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03章 遗祸千年
    细沙如粉,沿着地面那条缝隙流进去,传出“沙沙”声响,在洞府中回荡,令人莫名悚然。

    “会不会是绝梦峡谷被破,这块葬地也随之破裂了。”和共羊语调都变了,形势羊面的脸庞一个劲的发绿。

    秦墨脸色骤变,摇头否定。

    银澄的下葬地周围,乃是他亲自布置,设下了重重阵纹,并以剑气构成无数剑痕,防止外力侵袭。

    不仅如此,秦墨还耗费真焰,将这块葬地彻底凝固,可谓是无比牢固,堪比玄铁的硬度。

    即便整个洞府坍塌,绝梦峡谷毁灭,这块葬地也能存在。

    现在竟是出现这样的诡异变化,着实让人联想到不妙的事情。

    “地底看来有变化!希望那狐狸的棺材不会有事,我要下去一探。”

    秦墨并不相信妖狐凝聚阴魂之说,他首先想到的是峡谷入口被破,地下的禁制可能被触动,说不定会毁坏狐狸的乌棺。

    与这狐狸终是相识一场,如是它死后,连它尸首都无法保全,秦墨实是有些难以心安。

    剑光一闪,秦墨踏着【邪影剑步】,已是射向那条裂痕。

    “喂,墨兄弟,你真的要下去?刀山火海我都可以跟你一起,闯进妖狐坟墓这事,我们就不奉陪啦!”

    和共羊嚷嚷着,不愿靠近洞府深处,担心沾上什么不详的东西。

    这时,窜入裂缝中的秦墨,却是遇到奇异之事,四周的岩层竟是迅速沙化,无比松软。

    “这是何故?是地底的禁制触发,还是那狐狸真的产生异变……”

    正惊异不定时,秦墨身体一轻,周围的岩层彻底沙化,迅速下陷。

    砰!

    地下传出闷响,地面的裂痕迅速扩大,那块葬地迅速下陷,烟尘弥漫中,形成一个深深的洞口,隐隐有血红光芒传来。

    身在半空,秦墨脚步一顿,运转【邪影剑步】,在半空中转折,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坑底。

    周围,散落着乌棺的碎片,其中还有着缕缕银色毛发,却是不见银澄的尸首。

    “这狐狸的棺木呢!?难道是地底有东西,将它的尸首盗走了。”

    秦墨脑海砰得一声,似有什么东西炸开,胸口翻涌无边杀意,这是他重生以来,首次爆起如此可怕的杀机。

    洞府中,和共羊等人立时感应到,皆是料到有变故,纷纷窜进坑中,看到这情景皆是惊骇莫名。

    “那狐狸的尸骨呢?!怎么不见了!”高矮子亦是怒发冲冠。

    和乌狼、和共羊对视一眼,后者猛地打了一个寒战,指向一处:“又来了,那东西又来了,就在那个地方!”

    沿着和共羊所指的方向,秦墨身形一动,已是窜到那处坑壁,摸索一番,立刻发现不对,这处坑壁竟是空的,隐约有血红光芒透出。

    砰……

    坑壁被一拳砸开,露出一条幽深通道,血色光芒犹如血月之华,一下子喷涌而出,充斥着四周的空间。

    血炼邪娇躯一颤,露出震惊之色:“这光华,我感到一种温暖的力量,如同【血魔祖经】中描述,此经修至大成境界,骨蕴含血月之力,宛如月华烁烁。难道说,血魔祖骨是封存在地底?”

    秦墨并未言语,率先冲入通道,展开身法,迅速深入。

    这一路上,他不时看到缕缕银色毛发,赫然是银澄的毛皮,还不时看到一些骸骨,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了。

    这情景,让秦墨心中越发紧起,加快了深入的速度。

    突兀的,通道的一个拐角处,一个黑影趴在那里,传出若有若无的声响。

    秦墨一惊,身形顿止,眸生剑芒,两道剑光刺出,直射向黑影。

    同时,剑光映亮了黑暗,显出这黑影的模样,赫然是一头七尾狐狸,全身毛皮白如雪,身后还有半截的第八条尾巴在摇曳。

    这模样,正是银澄。

    呼……吸……,这狐狸趴在那里,正惬意酣睡,嘴角流着一丝唾液,混杂着一些奇异的血色粉末。

    它身边,散落着几块血色矿石,在黑暗中散发微弱的荧光,流动着一种奇异的气息。

    “你这死狐狸!?”

    秦墨脸色顿时黑了,飞起一脚,踹在这狐狸的身上,却是如同踢在一块神铁上,震得他脚趾生疼。

    “谁!?那个混蛋敢偷袭本狐大人!”

    这狐狸也是一阵吃疼,叫嚷起来,这语气使得秦墨认定,这是银澄无疑了。

    转头,银澄看到秦墨,立时怔神,而后忽然伏地,捂着脑袋,呻吟道:“头好疼!吞噬紫火火种的后遗症好厉害,本狐大人现在脑袋有些晕!”

    这边说着,银澄的尾巴一扫,其速如鬼魅,飞快将那几块血色矿石卷起,收进百宝囊中。

    秦墨眯着眼,他目力如电,洞察秋毫,这狐狸的这番动作,如何能瞒得过他。

    以秦墨对这狐狸的了解,他立时想通了种种环节。

    这狐狸吞噬紫火火种后,或许是进入深层次的假死,但是,决计不会生机断绝。

    可是,进入绝梦峡谷后,必定是这狐狸有所发现,所以,干脆以假死骗过所有人,其目的,无非就是吃独食!

    “银澄阁下,你就别装了,帮你造棺木、造坟墓的酬劳,我就不和你算了。但是,你在此发现的宝物,按照规矩,见面分一半,你别想独吞!”

    秦墨面无表情说着,之前自己费了大力气,造了乌棺,造了墓地,还为这狐狸哀悼。

    现在想来,秦墨气得鼻子发歪,这狐狸就是一个祸害,真是能遗祸千年!

    “你小子也太狠了,张嘴就是一半,你知道本狐大人耗费了多少力气,才探查到这种【血玉矿】的所在吗?最多给你三成。”

    见欺瞒无果,银澄也不装了,坐在地上,敲着二郎腿,七条半的尾巴抖动着,龇牙咧嘴和秦墨讨价还价。

    后方,和共羊等人接踵而至,见到狐狸端坐的模样,不禁脸色发白,这妖狐看来不是阴魂凝聚,而是诈尸了。

    “墨兄弟,你怎么样,小心你的诈尸的妖狐宠物,不要被它靠近!”和共羊怪叫不已。

    “你这小羊羔,敢说本狐大人是宠物!?这小子才是本狐大人的首席人宠!”

    银澄一听,立刻炸毛了,狭长狐眼流转光华,如梦如幻,宛如一个世界在转动,呈现无限缤纷色彩。

    “【天狐万化瞳】!”高矮子一声低呼,立时转头,不与这狐狸对视。

    和氏兄弟未有防备,与这妖异眼瞳一接触,两人立时定住,仿佛成了两具雕塑,动弹不得,连眨眼也不会了。

    砰砰砰……,七条尾巴晃动,一缕缕火焰旋转,青中蕴金,妖异中透着一股子神圣的气息。

    这种火焰的颜色,与之前秦墨真焰与王火融合不同,呈现一种剔透的玉质。

    秦墨心惊不已,知晓银澄的王火终于蜕变了,真正迈出了蜕变为“圣火”的那一步。

    不管王火蜕圣的过程,是否彻底完成,这狐狸此时的妖火,已是蕴含圣火之能。

    一缕火焰弹出,将和共羊脸上的胡须,头顶的毛发烧了一个干净,连眉毛也没有放过,顷刻间,成了一个很彻底的光头。

    随后,银澄七条尾巴暴涨,如同七条蛟蟒,不断抽打和共羊,将之身形抽肿了一圈。

    而后,七条尾巴在收回之时,顺势将和乌狼抽飞,撞在墙壁上,滑落下来。

    两人跟着清醒过来,同时发出骇然惊呼,尤其是和共羊惨叫连连,他最得意、最帅气的山羊胡子,竟然被烧了一个干净。

    “说本狐大人是宠物,还敢叫这种名字,这一次小惩大诫,下一次,就没那么幸运了。做人,最主要是管好自己的嘴,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银澄伫立在那里,踱步而行,那身姿充满了难言的优雅,但是落在和氏两兄弟眼中,却是无比可怕。

    兽王血脉,对于妖火最是敏感,这是他们的天敌。

    而这头狐狸发出的妖火,更是可怕,似是蕴含一丝妖族圣火的力量,令和氏两兄弟惊惧不已。

    无论是月狼王血脉,还是地龙羊王的血脉,对于妖族圣火有着天性上的畏惧。

    正在这时,通道剧烈震动,阵阵轰鸣从地上传来,秦墨等人心中一跳,知晓隐匿的洞府很可能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