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08章 龙脉血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278335.html
    “命门!这血玉矿层后,封禁的很可能是栾皇一脉的命门!”

    秦墨做出这样的推测。

    在场众人皆是发呆,栾皇一脉的命门为何封禁在此?里面封禁的又是什么?

    一时间,秦墨、左熙天和东圣海心绪激荡,他们皆算是镇天国中人,却是发觉栾皇一脉远比想象中的神秘。

    “不管如何,我相信打开这层血玉矿层,一切就会水落石出。”

    左熙天这般嘀咕,看向东圣海,此时此地,这位东氏子孙要遵循祖训,誓死捍卫栾皇一脉的命门吗?

    嗖嗖嗖……

    狐尾横空,须臾伸长至数十丈,如同雪白蛟蟒般,将东圣海捆住,将之牢牢困住。

    “既然你小子有祖训,那就暂时当阶下囚,看着咱们凿开矿层吧。”

    银澄冷哼一声,前爪连弹,【青焰琉璃火】交织,化为一个火焰牢笼,将东圣海囚禁。

    “唉!身为东氏子孙,我虽想遵循祖训,誓死守护栾皇一脉命门。但是,强敌环伺,寡不敌众,只能束手就擒。”

    东圣海神色凛然,义正言辞的开口,而后脸色一变,道:“带我一起进去,咱们大家都是兄弟,都是朋友,你们不会想贪墨我应得的那一份吧。”

    众人无言,深觉当初第一任栾皇找错了人,这根本是监守自盗的家伙,竟让其看守栾皇一脉的命门。

    片刻,血玉矿层被凿开,这矿层的厚度超乎想像,深达数里。

    如此庞大的神矿,完全足以治愈血炼邪的伤势,即使无法觉醒血魔之力,也足够恢复实力。

    咔嚓!

    矿层被凿穿,狂风涌进,鼓荡着至纯如雾的地气,冲击得秦墨等人一阵窒息,光华如羽,大片大片涌进矿层通道中。

    探头望去,众人都震撼了,呆立原地,一个个犹如雕塑。

    矿层外的下方,一股股地气翻腾交织,犹如一条条蛟龙在涌动,一条地脉在下方流淌,蜿蜒如龙,散发着磅礴威严的气势。

    “龙脉!绝梦峡谷的地底,竟有着一条龙脉!”

    众人骇然惊呼,这样的情景,任谁心境再无波,也会被震动。

    一瞬间,在场一行都明白过来,栾皇一脉的命门是什么,就是这条龙脉。

    “这条龙脉,难道凝聚的是镇天国的气运?可是,为何会在‘寂天古墓中’?”东圣海震动不已,实是想不通太多的事情。

    秦墨、银澄则是很快平静,观察周围的情形,这条矿层的通道是在上方,在不远处,有一个漩涡流转,将下方的龙脉之气吸收进去。

    “小子,看到了吗?”银澄以心念传音问道。

    “嗯。那漩涡吸收龙脉之气,传送向他处,很可能是传向镇天国境内。这等手段,通天彻地,非人力可以为之,应是古皇器的威能。”秦墨回应道。

    一人一狐的见闻、睿智,皆是无与伦比,很快推断出这里的一些奥秘。

    探查一番,确定并无危险,在场一行相继降落,来到下方的龙脉边缘。

    近距离观看这条龙脉,更是感到震撼,其地势蜿蜒,如同蛟龙般,其中的地气更是汹涌,翻腾之间,甚至可见龙头抬起,仰天欲啸,龙鳞发光,栩栩如生。

    面前,仿佛真的横卧一条巨龙,带给人无与伦比的震撼。

    “想不到,此地竟有这样一条龙脉!虽不是祖脉地气,但也足以建立一大王朝。”和共羊感叹不已。

    “这条龙脉,真是镇天国皇室的那条龙脉,为何会在此?又如何灌注镇天国境内的气运?”和乌狼很疑惑。

    东圣海、左熙天沉默不语,两人出身庞大势力,平素并不是太将栾皇一脉放在心上。

    可是,在此地看到这条龙脉,两人不得不承认,很可能低估了镇天国皇室。

    “这条龙脉的地形有些奇怪,呈现七星之形……”

    秦墨皱眉沉思,琢磨着这条龙脉,发现这里的地形,与所知的龙脉有所不同,呈现七星之形排列。

    “难道是古皇器强行凝聚龙脉的缘故?”

    秦墨的揣测,却是被银澄否定,这狐狸对古皇器有着相当的了解,以古皇器聚集的龙脉,并不会形成这样奇怪的形状。

    一人一狐讨论一阵,并无结果,随即便靠近一些,来到龙脉边缘,仔细探查。

    轰隆隆……

    这条龙脉并不广阔,事实上,仅有一条地下河流的规模,却是地气奔腾如潮,宛如怒海般汹涌。

    如此近的观看一条龙脉,并非常人能够办到,龙脉乃是世间气运所聚,汇聚的乃是一个王朝的气运,何等磅礴浩荡。

    若是气运不足的人来此,哪怕是武至传说境的强者,也是承受不住,很可能气运被夺,甚至可能当场陨落。

    不过,秦墨、银澄并不担心,一个身具斗战圣体,一个蜕变出妖族圣火,根本不惧气运被夺之事。

    其余众人,也是纷纷跟过来,在场一行皆是绝世天才,对于自身气运有着绝对自信,不惧被龙脉反噬。

    “那是……,一具骸骨!血色骸骨……”

    和乌狼目光最利,看到龙脉边缘的一具骸骨。

    那是一具血色骸骨,一半浸在龙脉中,另一边则是在岸边,两只手骨插入岩石中,做出挣扎上岸的动作。

    “血色骸骨,这应是我的先祖!”血炼邪惊呼,想要上前,却被秦墨一把拽住。

    “你重伤在身,不要太过靠近龙脉。”

    秦墨这般警告,而后由银澄出手,【青焰琉璃火】幻化为锁链,将这具骸骨拉了上来。

    这具血色骸骨,骨质如血玉,和血玉矿石有些相似,其中蕴含着慑人的气息,令人忌惮。

    显然,这具血色骸骨身前,乃是一位绝世强者,逝去之后,其骨骼中依然蕴含可怕的力量。

    在场一行推测,这具骸骨生前,至少是天境巅峰的修为,甚至可能是武道王者。

    只是,这里只有一具骸骨,再无他物存留,也不知是那一代的血魔后裔,是否就是数千年前,失踪的那名血魔后裔。

    若是这具血色骸骨,并非是数千年前,血炼邪的那位先祖,很可能就更加久远,甚至可能追溯到上一纪元。

    “小心!这里恐怕有大危险,否则,这样一位强者为何陨落在此。”左熙天警告同伴。

    “这条龙脉很稳定,不似有凶险存在。这位强者并非在此陨落,而是被敌人袭击,受了重伤,很可能是被抛尸在此。”

    和共羊指着这具骸骨的胸骨处,那里的一侧有数百个细小的孔洞,每一个孔洞只有发丝的百分之一粗细。

    数百个孔洞聚在一起,如同筛状,却也只有一根发丝的面积。

    那个位置,正是胸口的心脏部位。

    众人神情凝重,猜测这具骸骨生前,很可能是被暗算,重创了心脏要害,才由此身亡。

    “在绝梦峡谷中,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何一位苏醒血魔之力的强者,会在这里陨落,还被抛尸在此?”

    在场一行都是产生这样的疑问,这情景太过匪夷所思,绝梦峡谷既是血魔创造的居所,血魔后裔在此,应该非常安全,外敌难以侵入。

    血炼邪脸色变幻,旋即做了一个决定,她请求银澄,将一截血骨焚成灰烬,而后在地上布成一个阵势。

    那是一种回溯时光的绝世阵法,一般唯有阵道宗师才能布置,只是就算是阵道宗师布置的阵势,也无法回溯许久之前的事情。

    回溯数千年前,甚至是更久远的岁月,即使燃尽一位阵道宗师的生命,也是难以做到,这已是逆天之举。

    除非,有惊天动地的神级阵器辅助,并有绝世强者在旁护持。

    不过,血魔一脉的后裔,却能凭借同族的血肉、骸骨,显现曾经发生的事情。

    即便年代再久远,只要血肉骸骨之中,依然存留力量,就能显现一部分。

    “毁去祖先一截骸骨,显现生前之事,祖先应该不会怪我……”

    血炼邪低语,小手捧着一抔血色骨灰,从手中缝隙中滑落,洒在这个阵势中。

    灰尘如烟,纷扬飘洒,宛如岁月流沙,交织朦胧光华,在阵势中浮现模糊影像。

    光华萦绕流转,影像逐渐清晰,如同在时间长河中俯视过去,一窥曾经的物是人非。

    一幕幕景象呈现,倒映在众人的视野中,在场一行的脸色显是震惊,而后骇然,继而愤怒,情绪激荡,难以自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