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09章 真相大白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285460.html
    地底,那条龙脉奔腾呼啸,地气如蒸,氤氲一片磅礴气象。

    岸边,那个回溯阵势中,一幕幕景象纷呈而现,述说一位绝世天才的短暂一生。

    这具血色骸骨,正是数千年前,血炼邪的那位先祖。

    他也是这一纪元以来,第一位能够开启血魔之力的血魔后裔,并且,他资质绝世,从出生开始,就展现无与伦比的天赋,连续刷新修炼纪录,弱冠之时,就已是血魔祖殿年轻一辈第一强者。

    不久之后,他身系血魔祖殿的兴衰之望,进入“寂天古墓”,要开启绝梦峡谷,苏醒血魔之力。

    那时的他,意气风发,带着血魔祖殿一群强者随行,如同众星捧月,自信苏醒血魔之力后,一定能够一飞冲天,带领血魔祖殿重回巅峰。

    在“寂天古墓”的旅程,亦是无比顺利,甚至是充满了种种惊喜。

    他在一片荒漠中,发现一处秘藏,乃是一代巅峰武道圣者的传承。同时,还救下两个四品势力的年轻武者,一个姓栾,一个姓风。

    以他的身份,即便血魔祖殿没落,终是一代武主的后裔,巅峰武圣的传承固然无比珍贵,却还不足以让他欣喜若狂。

    最终,这处秘藏的传承,他并未独吞,与那两个年轻武者一起分均了一些。

    至于这两个年轻武者,属于四品势力的天才,也是不足以与血魔祖殿相提并论。

    不过,这两个年轻人很热忱,又和他年龄相仿,颇有些意气相投,便结伴而行。

    得到武道圣者传承,又结交两位好友,再进入绝梦峡谷,开启血魔之力,他觉得未来的道路,一片光明。

    带着一群随从,并带着两位好友,一起进入绝梦峡谷中。

    阵势中的景象再变,乃是他在绝梦峡谷中,他以血魔祖骨开启血魔之力,但是情况发生变化。

    他开启的血魔之力,极其强大,在血魔祖殿的记载中,恐怕能跻身前百的行列。

    这是一桩喜事,他自是欣喜若狂,随后匆匆交代一番,便开始闭关。

    越是强大的血魔之力,开启的时间也越长,他此次闭关,足足持续了两年。

    这期间,风姓武者因为家中有事,先行离开,栾姓武者则一直留在绝梦峡谷潜修。

    他出关之时,修为突飞猛进,遂在峡谷中欢聚,与随从、好友畅饮。

    可是,宴会进行一半,一干随从强者纷纷中毒,暴毙身亡,而他也被栾姓青年暗算,重伤心脉,以奇诡手法封禁了一身修为。

    至此,他才明白引狼入室,这一切的阴谋,栾姓青年已是布置两年之久。

    这一切的缘由,乃是因为那圣者秘藏而起。

    在那处秘藏中,他,栾、风三人皆有收获,但是,他、风姓武者皆不知晓,栾姓青年在那里,得到了一件惊世神器残缺的古皇器。

    一件皇器在手,就能凝聚龙脉,开疆拓土,开创一个王朝。

    建成一大王朝,远比开宗立派还要有吸引力,并且,若无浩荡如皇天厚土的气运加身,开创一个王朝根本是痴人说梦。

    可是,有了一件古皇器,一切就有了可能。

    在他宣布要闭关数年时,栾姓青年就有了计划,先是博得所有随从的信任,并私下里炼制一种无色无味的奇毒。

    此后,又借口支走风姓青年,将一切局势布置妥当。

    待到他苏醒血魔之力,出关之时,便是计划实施的那一刻。

    这一切的计划,布置缜密,天衣无缝,直至他倒下的那一刻,才明白真相,但是一切已晚。

    此后数年,栾姓青年在绝梦峡谷中潜修,一边开凿地底,开拓出龙脉雏形,并将峡谷中的血魔后裔尸骸,纷纷融入地底,造就这些血玉矿层。

    布置完全后,他并未被杀死,而是被栾姓青年封在龙脉之中,以他体内强大的力量,来镇住绝梦峡谷的阵法反噬。

    做完这一切,栾姓青年才得意离去,返回族中,去开疆拓土。

    又过了许多年,栾姓青年重返绝梦峡谷,潜入龙脉之中,在他面前炫耀这些年的功绩。

    栾姓青年已是在七王之乱中胜出,开疆拓土,开辟一个王朝,名为镇天国。再有此处的龙脉之气灌注,镇天国必定永世不衰,永远强盛下去。

    可是,很快栾姓青年就发现,如意算盘落空了,绝梦峡谷的阵势还是开始反噬,压缩这条龙脉的空间。

    毕竟,这座峡谷的开辟,乃是出自一位武主之手,这里的阵法反噬之力,又岂是那么容易镇住的。

    随后,栾姓青年开始苦思冥想,想要保住龙脉不衰竭,终于让其想出了办法。

    以血魔祖骨镇在龙脉中,压制这里的阵法反噬,这确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不过,麻烦接踵而来,一位武主之骨蕴含无穷玄妙之力,实在无法镇在龙脉中,哪怕是一小块的血魔祖骨。

    之后,栾姓青年又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将击杀的六王之骨,镇封于此,来制衡武主之骨。

    自此,这条龙脉形成了七星之形,他作为血魔后裔,目睹了这一切,终是愤恨交加,伤势发作身亡。

    他的尸骨,则是被栾姓青年抛在龙脉中,作为养料,血肉消融,只剩一具血色骸骨。

    血炼邪一口鲜血喷出,洒在这道回溯阵势中,顿时景象纷乱,如光阴凌乱,一切碎裂为光雨消散。

    “先祖,栾皇一脉”血炼邪脸色苍白如纸,她固然生性淡漠,但是血魔后裔之间,自有血脉联系,让她感同身受。

    在场一行皆是神情变幻,心绪激荡,被这惊世秘密震得难以自抑。

    “的,这栾皇龟孙子真是卑鄙无耻!”和乌狼破口大骂。

    “这等手段固然卑鄙阴狠,却是枭雄手段,第一代栾皇能开辟镇天国,确有非凡之处。”和共羊中肯评价。

    他们是兽王血脉后裔,对于血魔祖殿、镇天国之事,皆是旁观者的身份,并无太多的仇恨。

    不过,秦墨、左熙天和东圣海则是不同,三人脸色都很难看,怎么也没想到镇天国的建成,竟有这样的隐秘。

    “该死的栾皇一脉,当初必定是以武道圣者的秘宝,与我族先祖达成协议。他娘的!”

    东圣海气急败坏,难怪东氏一族会有这样的祖训,武道圣者的秘宝为代价,谁不动心?

    显然,第一代栾皇布置了种种后手,来确保这条龙脉的安全,但是现在,依然被秦墨一行寻到。

    “第一代栾皇,权势迷心,愚蠢!”

    秦墨脸色冰冷,摇了摇头,给第一代栾皇冠以“愚蠢”的评价。

    银澄、高矮子也是点头,赞同秦墨的评价,第一代栾皇实是愚蠢。

    执有古皇器又如何,开辟一个王朝又如何

    皇权从来没有永恒,没有绝对的力量镇守,坐拥无垠江山又能如何?

    不过是一场虚无梦幻而已。

    若是换成秦墨,他得到武道圣者传承,必定拼命修炼,冲击武道巅峰。若是限于资质,难以达到武道绝巅,也可以将传承流于后世子孙。

    若是子孙后辈,每一代皆有绝世强者出世,终将形成一个庞大势力,不逊色一个王朝。

    可是,栾皇一脉又做了什么,数千年岁月,坐拥镇天国万里山河,暗中掌握武道圣者传承,却是一代不如一代,现今连武道王者也难超过三位。

    这样的皇权,不是一场虚幻,又是什么。

    一时间,在场一行陷入沉默,皆是思绪万千。

    “老四,此事该如何处置?”东圣海看向秦墨,问道。

    一双双眼睛看向秦墨,等待他的回应,经历了这么多变故,这少年已经成为在场一行的中心,尤其是此等重要之事,唯有他的决定,才能让人信服。

    “墨兄弟,你要考量清楚。栾皇一脉虽然不是东西,但是,第一代栾皇确是枭雄,这条龙脉一旦破坏,栾皇一脉固然气运尽失。但是,你不要忘了,栾皇一脉是镇天国皇室,一损俱损,龙脉一旦破坏,镇天国气运也会巨损,整个王朝都可能分崩离析。那时,就不是栾皇一脉的存亡,整个王朝的疆域都会牵涉进去。”和共羊这般警示。

    闻言,银澄狠狠瞪了这山羊脸小子一眼,它巴不得镇天国大乱呢。

    东圣海、左熙天脸色越发难看,这才是难题所在,这条龙脉关乎镇天国的气运,若是破坏会引来镇天国的浩劫。

    可是,现在血炼邪又在此,目睹第一代栾皇的所作所为,她又如何容忍这条龙脉继续在绝梦峡谷地底存在。

    秦墨眸光闪动,注视这条龙脉,其目力如电般流转,他身上有一股锋锐跳动,令人感到难以抵挡的锋芒。

    东圣海、左熙天心脏乱跳,两人知晓秦墨和栾皇一脉之间,是有一些过节,难道这少年要趁此机会,断了龙脉,将栾皇一脉的气运断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