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11章 剑圣之踪
    这种龙脉之形,是后天开凿,很可能是出自古皇器上的拓印,对于武道有极大的启迪。

    古皇器的由来,乃是上古时期,各族的盖代强者联手铸造,其中蕴含着无数玄妙,只要能参悟一丝,都足以受用一生。

    这也是秦墨、银澄、高矮子鄙薄第一代栾皇的地方,有残缺古皇器在手,却是以种种阴谋布局,来延续镇天国的统治,根本是本末倒置的行径。

    沿着七星地势,秦墨默默游动前行,在七星方位,寻找血魔祖骨、风王遗骸。

    连续经过三个方位,也看到三具骸骨,皆是骨质晶莹,数千年未有损伤,或呈玉质,或如神铁,骨骼中依然蕴含强大的力量。

    这三个方位,龙脉之气化为三个阵势,将三具骸骨镇在这里,浮沉不定。

    这是三位武道王者的遗骸,被镇在此,来压制绝梦峡谷的大阵反噬之力。

    “粗糙!这种封镇王者骸骨的手段,真是粗糙!”

    观察这三个方位的阵势,秦墨摇头鄙夷,换做他来布置,也要比这强上数倍。

    如果说这条龙脉地形,是浑然天成,那封镇王者骸骨的阵势,就是学徒工匠的劣质作品,根本没有可比性。

    由此推断,开辟这条龙脉地形,乃是借助古皇器的相助。

    至于封镇于此的骸骨,则是第一代栾皇自己寻找阵势,布置而成的。

    第一代栾皇在阵法上的天赋,实是有些惨不忍睹,在封镇六王遗骸时,已是武道王者的修为,并有皇者气运加身,竟然布置如此拙劣的阵势。

    不过,秦墨心中在诟病,却是相当欣喜,这样启骨就轻松很多。

    依循七星方位前行,秦墨思绪起伏不定,数千年前的恩恩怨怨,传说中的七王之乱,真相竟是如此。

    若是这个秘密诏告天下,真不知镇天国境内,要掀起怎样的风云,或许,不需要破坏龙脉,整个镇天国就会无比动荡,甚至风崩离析。

    毕竟,如今的镇天国暗潮涌动,群雄蠢蠢欲动,栾皇一脉的统治已是岌岌可危。

    “到了,血魔祖骨,风王骸骨,封禁之处距离最近,这是第一代栾皇有意为之吗”

    龙脉尽头,亦是龙头部位,有两个阵势浮现,呈犄角之势。

    其中一具骸骨,骨质纯白,在龙脉中浮沉,隐隐有轻风鼓荡而出,呜咽作响,犹如一曲悲歌在回荡。

    另一个阵势中,仅封镇着一小截骨头,仅有半截小指长短,如同是一块红玉,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妖异。

    那一小截红色骨头,比之六王骸骨加起来的力量,还要可怕百倍。

    秦墨确信,这是血魔祖骨,唯有一位武主之骨,才蕴含比王者骸骨强盛千百倍的力量。

    先启血魔祖骨?

    还是先启风王骸骨?

    秦墨有些犹豫,本应首先启出血魔祖骨,但是,他担心第一代栾皇布置了可怕禁制,严防启骨之人。

    七星方位中,血魔祖骨才是最关键的一环,若换做是秦墨,也会布置绝杀陷阱。

    略一沉吟,秦墨将保命的护具宝物,一一戴上,首先将风王遗骸启出。

    龙脉震动了一阵,却是并无巨变,仅是地底有轰鸣声传来。

    “接下来,启出血魔祖骨。”

    这一次的启骨,秦墨小心翼翼,并未上前启骨,而是运转剑气,凝成一道道小剑,纷纷射出,斩开周围的阵势。

    这一过程很顺利,那一小截血骨周围的阵势,如同是抽丝破茧,一一被剥离。

    “看来是我多虑了,想想也对,第一代栾皇阵道造诣如此浅薄,就算布置了后手,也会被我看穿。”

    突然之间,最后一道阵纹被斩断之时,在那一小截血骨的下方,忽然出现一股可怕的吸力,并非是吸扯秦墨的身躯,而是吞噬他操控的那些剑气。

    一瞬间,周围剑气被吸收一空,秦墨不禁大惊,抽身飞退,却是为时已晚。

    “怎么回事,我身上的保命宝物,竟然一件也没有示警!”秦墨大惊,竭力运转真焰,想从这股吸力中摆脱出来。

    奈何那股吸力中,涌出一股可怕的意志,牢牢锁定了他,让他无法退走,急得他满头大汗。

    一时间,秦墨只觉全身的剑气,都在蠢蠢欲动,要离体而出,被那股吸力夺走。

    “糟糕!根本无从抵抗,这是怎么回事,不吸收我的身躯,真焰,仅吞噬我的剑气。这股力量沛然莫御,连一丝抵抗都难以做到,是天境强者?还是武道王者?”

    秦墨心中骇然,他推测这是武道王者的力量,甚至可能更强。

    第一代栾皇果然布置后手,并且,是极其可怕的杀招。

    轰隆隆,体内真焰鼓动如潮,剑气喷涌全身,秦墨全身汗水密布,咬牙将力量瞬间推至极限。

    这是生死关头,不容一点松懈,否则,就是陨落当场。

    猛地,这股吸力收缩,来得快,去得更快,瞬间消失无踪。

    “啊”

    一道若有若无的惨叫,隐约回荡在秦墨耳边,令他惊骇莫名。

    随后,一缕缕剑气倒涌而出,化为细碎气劲,重归秦墨体内。

    “这是怎么回事!?被吞噬的剑气又返回来。”

    远远退开,秦墨惊疑不定,这样的情况实是太诡异,令他难以琢磨,心中则是越发忌惮。

    伫立远处,秦墨的“耳闻如视”尽数展开,探查前方情形,他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绝杀陷阱。

    前方,那一截血玉骨头脱离阵势后,开始颤动起来,一圈圈波动摇曳而出。

    嗖,血玉骨头一闪,竟是窜出了龙脉,朝着岸边飞去。那个方向,正是血炼邪等人聚集的地方。

    随后,岸边隐隐传来呼喊声,若有若无,隔着龙脉听不真切,想来是血炼邪等人在呼唤他。

    秦墨长出一口气,彻底放松下来,转身欲返回岸上。既然血魔祖骨、风王遗骸都取回,何必在这里逗留,至于前方是什么绝杀陷阱,又管他什么事,反正不会在回来了。

    “小子,等一等,别走!”

    一个声音忽然传来,似是在秦墨心中响起,令得后者身躯一僵,直觉毛骨悚然。

    此地是龙脉之中,封镇得是六王遗骸,以及血魔祖骨,现在却是忽然传出声音,任凭秦墨胆大包天,也感到发毛。

    “谁!?出来。”秦墨运转剑气,加固身周防御。

    这一瞬间,他想通了很多事,刚才的吸力之所以消失,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的剑气所致。

    如今秦墨的剑气中,蕴含着一丝剑魂奥义之力,这种剑魂之力,能将血主镜像都斩灭,拥有神秘可怕的威能。

    刚才涌现的那股可怕意志,极可能是被剑魂奥义之力所伤,才撤回了吸力。

    前方,地气如水,一圈圈涟漪荡出,一块六棱形的晶体凭空出现。

    “小子,是我老人家在唤你。”那块六棱形晶体中,隐隐有一个剑形影子浮现,似是被封在晶体之中。

    秦墨目光一凝,失声道:“剑体!?剑魂化形,远遁万里!剑中圣者!”

    开始凝练剑魂之后,秦墨曾翻阅典籍,对于剑道有了更深的认知。

    剑道之中,一旦剑魂彻底凝练成功,则是迈上了无上剑道的路途。

    对于无数剑手来说,这是一生追寻的终点,但是,对于绝世剑手来说,凝练剑魂只是一个开始。

    再进一步,就是剑魂化形,脱体而出,另塑剑体,可以远遁千万里,杀敌于无影踪。

    这一步,又称为剑体之境!

    达到这一境界的剑手,不仅剑道造诣登峰造极,武道修为亦是震古烁今,必定是武道圣者的惊世境界。

    剑圣,这是世间的巅峰战力!

    秦墨则是想不到,在这条龙脉中,封镇血魔祖骨的地方,竟有一位剑圣的剑体在此。

    “哼!你这小辈还算有些见识,既知我老人家是剑圣,还不快点上前拜见,我老人家一时高兴,传你几手绝世剑技也说不定。”

    六棱形晶体中,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老气横秋,仿佛是一个长辈摸着晚辈的脑袋,让其下跪请安一样。

    眯着眼,打量这块六棱形水晶,秦墨当即转身,朝着岸边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