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12章 虚不受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304802.html
    “喂,小辈,你竟要离去?剑圣之尊在面前,一座活的圣者宝库,世间多少剑手梦寐以求,你竟白白错过?你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六棱形水晶中,那声音叫了起来。

    秦墨却不言语,头也不回,越游越快,迅速远去。

    “小辈,别走,快给我老人家回来!给我站住!否则,别怪我老人家动手。”那声音急了,疾言厉色的喝斥。

    “呵呵,动手?那你就出手啊?被血魔祖骨镇在此千年之久,你的剑体之力还存下多少?有本事你动手啊?”秦墨转头,反唇相讥。

    刚才发生的诡异情形,秦墨略一思索,便已明白缘由。

    这块六棱形水晶会在此,毫无疑问,是被血魔祖骨镇在此地。血魔祖骨启出之后,这块六棱形水晶才能发挥力量。

    一位剑圣的剑体,威力举世无匹,惊天动地,等若是剑圣的一具分身,堪比一位武道圣者。

    可是,这块六棱形晶体中的剑体,却没有那么可怕的力量。

    由此推断,这具剑体至少被封镇了千年之久,力量已经耗尽,所以,才会吸收秦墨的剑气,想要恢复力量。

    可惜,这具剑体打错了算盘,被秦墨剑气中的剑魂奥义之力反噬,吞噬的剑气尽数吐出。

    想通这一切,秦墨立时有了决断,离这六棱形晶体越远越好。

    “等等,等等,小辈,小子……,小兄弟,你别走,咱们有事好商量。我老人家与你做一笔交易。快停下来!”

    见秦墨越游越远,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六棱形晶体中的剑体真的急了,连声呼喊,晶体嗡嗡颤抖,仿佛是一个囚犯在拼命捶打牢笼。

    数百丈之外,秦墨停了下来,转身注视这块六棱形晶体,淡淡道:“交易?谁要和你做交易,刚才换做别人,早被你吸干了一身剑气。你就是这样做交易的吗?”

    “小兄弟,那是意外!我老人家的剑体被困在此千年,力量耗损过巨,忽然有剑气出现,就如同饿汉看到美食,本能的就会去吞噬。这是一个意外!”那个声音开口解释,语气很亲和。

    秦墨皱眉,撇嘴道:“老人家?别和我倚老卖老,我可不会认一个偷袭我的家伙做长辈,嘴巴放干净点!”

    他对这具剑体,没有一丝好感,刚才的情形,若是换成其他剑手,真的就被吸干死了。

    “你……”

    六棱形晶体一阵颤动,其中的那具剑体嗡嗡作响,实是愤怒到极点。

    他乃是一代剑圣,是何等尊崇的身份,在被封镇此地之前,乃是古幽大陆叱咤风云,名动八荒六合的盖世强者。

    现在,却被一个小辈这般喝斥,若非被困于此,他只需一个眼神,就足以灭杀这个小子。

    “怎么?你这老家伙是不是在想,若是实力尚在,仅需一个眼神就能灭杀我?”

    这小子练成了他心通吗?竟能知晓我的想法!

    那具剑体震惊不已,他没想到这个小辈如此敏锐,竟能洞悉他的想法。

    秦墨眯着眼,淡淡冷笑:“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在龙脉岸边,有我一位妖狐族至交知己,它已凝出妖族圣火。只需将你这老家伙炼上几天,相信就会灰飞烟灭!”

    “小子,你敢……”这具剑圣之剑体暴跳如雷。

    “你等上半个时辰,就知道我敢不敢。”秦墨淡淡冷笑,转身欲走。

    “等一等,小兄弟,咱们好好谈一谈,做一笔开诚布公的交易。”这具剑体终于服软。

    秦墨也止步,游了回来,在距离六棱形晶体百丈之外,停了下来。

    “老家伙,你要谈什么交易,有话快说!”秦墨坐了下来,暗中调息恢复,刚才的一番惊险,实是耗费了他不少力量。

    “小兄弟,不用这么警惕生分。说起来,咱们也不算外人。你进入这条龙脉,启出风王遗骸,想必是风王后人。老夫与你先祖风王,乃是至交好友,真的不是外人。”这具剑圣之剑体语气柔和,开始套近乎。

    秦墨一怔,斜眼看去:“抱歉的很,我和风王一脉之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会来此启骨,是风王子孙许以重酬,还打了一张欠条,我才会来此。说起来,风王子孙也付不起这张欠条,你既是风王的至交好友,要帮其子孙兑现这张欠条吗?”

    说着,秦墨将手伸进百宝囊,似是在摸索那张欠条。

    “慢!”这剑体急忙叫嚷,“朋友归朋友,哪有老夫代为兑现欠条的道理,风王一脉的子嗣不至于如此寒酸吧。”

    秦墨遂停止动作,他身上也没有欠条,只是咋呼一下这老家伙。

    不过,由此推断,这老家伙和风王身前,确实相识,交情还匪浅的样子。

    “我们谈谈交易内容吧。”秦墨这般说道。

    六棱形晶体中,这具剑体松了口气,若是他有肉身,已是直抹冷汗。这少年实是难应付,根本不像是一个16岁左右的少年,而像一个久经世事的老狐狸,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小兄弟,我千年之前,寻觅故友风王的遗骸,进入这条龙脉。不曾想被血魔祖骨镇在此处……”

    这具剑体述说陷入此地的遭遇,他并非是镇天国中人,在数千年前一次机缘巧合,与风王相识,彼此相当投缘。

    七王之乱爆发时,风王曾派人向他求救。然而,他那时正在闭关,未能接到消息。

    出关时,七王之乱已是过去许多年,镇天国已是建成,风王子嗣销声匿迹,一切都晚了。

    他感慨之余,却是无可奈何,那时镇天国大势已成,他当时修为是武道王者,对抗一个王朝实是无能为力。

    许久之后,辗转得知风王遗骸不知所踪,他感念好友之谊,不愿其尸骨无葬身之地,便一直寻觅,发现了这里的踪迹。

    只是,绝梦峡谷的大阵,乃是血魔武主布置,对于天境以上的强者,有这极为可怕的压制力,他想要进入其中,难如登天。

    千年前,他凝成剑体分身,武至圣境,遂以剑体遁入地底,想要取走故友遗骸,却是不料,这里竟然有一块血魔祖骨。

    当即就被吸入阵势中,镇在血魔祖骨之下,足足千年之久。

    “千年光阴,只为寻得故友遗骸,我并不后悔。小兄弟,我这具剑体力量几乎耗尽。你在这块水晶中,注入一半的剑气,助我恢复些许力量,脱困而出。老夫传授你一门地级中阶剑技,如何?这笔交易对你来说,可是千百倍的回报。”

    这具剑体动之以情,又以绝世剑技诱惑,他暗中很得意,一门地级中阶剑技,乃是震世的绝学,但凡是剑客都无法拒绝。

    眼前这少年刚才释放的剑气中,隐隐蕴含剑魂之力,称得上是绝艳剑道天才,想必也修炼了绝世剑技。

    但是,面对一门地级中阶剑技,任何剑客都会动心的。

    “你这老家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吗?刚才的教训,你还没吃够,还想吸收我的剑气,来补充剑体之力?”秦墨撇嘴,警告反问。

    “老夫说了,刚才只是意外,那是剑体本能的吞噬剑气。被困此千年,剑体之力太虚弱,吞噬过猛,有些虚不受补。再来一次,就不会如此,小兄弟,老夫只需你一半的剑气,足以脱困。”

    这剑体这般回应,刚才吞噬剑气时,他是没有想到,这少年竟领悟了一丝剑魂奥义之力。一时不察,才会被剑气反噬。

    在这剑体看来,这种情况,就如同一口喝下热汤,自会被烫到。若是一点点喝,自是不会有事。

    “哦。是吗?你确定?只是虚不受补?”秦墨再次确认。

    “老夫非常确定。”这剑体笃定回应。

    手指一弹,秦墨射出一道剑气,注入六棱形晶体中。

    那剑体大喜过望,暗中得意非常,这少年果然是动心了,连是什么剑技都不问,就直接注入剑气。看来之前高估了这小子,还嫩得很,是一个雏,很好忽悠。

    砰……,这道剑气被剑体吸收,其表面泛起涟漪,而后,这剑体顿时惨叫起来,鬼哭狼嚎般嘶嚎。

    “这是……,怎么是这种要命的剑魂奥义,爷爷我真是倒了血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