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13章 万谛斩龙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311504.html
    六棱形晶体中,那具剑体表面泛起涟漪,或大,或小,涟漪很紊乱,甚至呈现一些龟裂的痕迹,好像下一刻就要崩溃消亡。

    片刻,一道剑气排斥出来,再次回归秦墨体内。

    “前辈,你没事吧。”秦墨问道,神情看起来很关切。

    连续问了三遍,那剑体也没回应,仿佛逝去了一般。

    “看起来,还是虚不受补,给补死了。等会将银澄唤过来,将这块六棱形晶体炼化,说不定能有意外的惊喜。”秦墨喃喃自语。

    “敢炼化爷爷我的剑体,放你小子的血!”那剑体终于回应,破口大骂,却是很虚弱。

    “你这臭小子,故意坑算老夫,明明是这种要命的剑魂奥义,竟敢让老夫吞噬。你的心思真是歹毒!”

    那剑体大骂不已,他本以为这少年的剑气中,蕴含一丝剑魂奥义之力,乃是大补之物。却是想不到,竟是一种要命的剑魂奥义,对于剑体来说,根本是穿肠毒药。

    “抱歉。我对自身的剑魂奥义,了解甚少,前辈,能否详细告知,是哪一种剑魂奥义?”秦墨神情很真诚的求教。

    不过,在这剑体看来,这少年根本就是一头心思百转千折的狐狸。

    “我呸!你想让老夫说出来,犯那忌讳吗?你这杀千刀的小子,老夫再不上你的当。”这具剑体气急败坏地吼道。

    秦墨摊手,他很无辜,从头到尾,都是这老家伙要吞噬剑气,关他何事?况且,自身的剑魂奥义之力,他确实不清楚。

    “你这臭小子,你师傅知道你这么一肚子坏水吗?”这具剑体依旧骂骂咧咧,他是真被气坏了。

    一代剑圣之尊,却被一个毛头小子折腾成这样,实是龙游浅滩遭虾戏。

    “我没有师尊。如果严格来说,那位师尊也沉睡了,可能永远不会醒来。”秦墨笑了笑,有些伤悲,他想到了阮意歌,或许这位亦师亦友的师长再不会醒来了。

    这剑体暗中谩骂,这小子真是坏得流油,这般咒自己的师尊。

    “老家伙,还要不要交易。”秦墨伸展了一下筋骨,力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倒是有一个提议,我的剑气无法吞噬。吸收纯净的祖脉地气,也是一样能够恢复。”

    “这当然是一个办法,你小子有那么多的祖脉地气吗?这至少需要一壶祖脉地气,或是祖脉地元液,需要最纯净的那种……”

    这剑体正说着,话语却是戛然而止,秦墨取出了两壶祖脉地气,乃是闯过“天地碑拓”所得,是最纯净的那种。

    “一壶,10万万枚真元结晶币,少一个子都不卖。”秦墨摇晃两壶祖脉地气,开出价码。

    “爷爷我放你的血……,10万万枚真元结晶币?这一壶最多值1万万……”这剑体顿时想吐血,这小子的心都是黑的,竟然这般坐地起价。

    秦墨不置可否,他对这剑圣没有一点好感,也不信任。

    这具剑体若是消亡,则本体将会修为大损,等于是丢失了一具魂魄,再难恢复巅峰战力,甚至可能从圣者境跌落,永远徘徊在武道王者境。

    两壶祖脉地气,助这具剑体脱困,价格涨个十倍,很公道。

    “小子,老夫身无长物,不如传授你两门地级中阶剑技,如何?”那剑体一咬牙,这般应承。

    对于剑客来说,地级中阶剑技的诱惑,无疑比真元结晶币要大的多,这剑体相信秦墨一定会动心。

    “没兴趣。我不缺剑技,再者,地级中阶剑技,我还不放在眼里。”秦墨淡淡开口道。

    “不稀罕地级中阶剑技?你这臭小子,太大言不惭,爷爷我忍你很久了。你小子修炼的剑技是什么,给爷爷我施展出来看看!”

    那剑体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怪叫咆哮,他被秦墨的傲慢彻底激怒了。

    不稀罕地级中阶剑技?

    哪怕是修炼天级剑技的剑手,也会正视地级剑技,品质达到地级的武学典籍,皆是绝世武学。

    一部地级武学,若是修炼至大成,修为登峰造极,则能触类旁通,开宗立派都很正常。

    即便修炼天级剑技,若有地级剑技在手,也能相互印证,使之修炼进度激增。

    这毛头小子,竟说看不上地级剑技,让这具剑体如何不怒,他身为一位剑圣都不敢这么说。

    轰隆!

    六棱形晶体涌动光华,那是极致凌厉的剑意,一瞬间交织纵横,构成一方天地,将秦墨也笼罩进去。

    天地变幻,周围情景霍然一变,秦墨已是进入一片密闭空间。

    一股股剑气喷涌如龙,在半空中盘旋,垂落下来,使得秦墨感到无比舒畅,他感到在这个空间施展剑技,威力能激增三成以上。

    “这是剑域,已臻完美的剑域!”

    秦墨很吃惊,他已经足够小心,却还是被这剑体卷了进来。

    前方,一位中年男子的光影出现,身着青鳞软甲长袍,手持一柄青鳞剑,一人一剑,有着撼动天地的气势。

    这种气势,无与伦比,秦墨今生从未遇到这样的人物。

    “小子,你太狂妄!性子奸诈狡猾,心黑无耻也就算了,老夫都可以容忍。但是,辱及剑道,鄙视绝世剑技,实是剑客之耻。老夫就代你师长,好好教训你!”

    “你小子大言不惭,不将地级剑技放在眼中,老夫就施展一种剑技。若你能接下,一切就此揭过,若你接不下,乖乖接受这笔交易。否则,老夫拼得剑体消亡,也要将你这小混蛋力毙于此!”

    铿锵!

    青鳞剑出鞘,剑刃之中有一条血线凹槽,剑锋流转,如幻如真,一股滔天剑势冲天而起。

    秦墨眉角连跳,这股剑势实是磅礴如天,仿佛有吞天之势。

    中年男子并未注入真焰,仅是剑势的显化,就有举世无敌之威。

    轰!

    剑势磅礴,化为山岳之势盖压而来,虚空异象连连,一条条巨龙飞舞,却被重若山岳的剑势一一斩断。

    这种惊世剑技,仿佛能搏天斩龙。

    “!”中年男子低喝,身周威势仿佛爆炸开来,腾起一股股剑焰。

    这片空间,并未是真实的,乃是一种剑魂交感的显化。

    难以想象,若是在外界,这位剑圣巅峰状态,施展这种剑技,会是这样的惊天动地。

    秦墨一阵窒息,这种剑势太过浩荡,即使没有注入真焰,但在剑意的领悟上,则是超过他太多,无从抵御。

    本能的,秦墨的右手,还是搭在剑柄上,身体无意识的前倾,呈现一个拔剑的姿势。

    下一刻,长剑出鞘,一道剑光乍起,像是划破时空,呈现一片绚烂飞鸿,穿过时间和空间的阻隔,迎接而上。

    !

    这一剑,轻灵的玄妙,充斥着一种天地本源的规则,令得整片空间都静止下来。

    中年男子的脸色骤变,而后被这一剑斩断身躯,消失无踪。

    周围的空间,顿时布满裂痕,宛如破碎的万花筒,一刹那便支离破碎。

    秦墨又回到了龙脉中,却是全身渗满冷汗,面对刚才威势震天的剑势,他差点以为难以幸免。

    剑圣之威,果然不可侵犯,哪怕是力量耗尽的一具剑体,再如何虚弱,也是一条垂死的蛟龙。

    秦墨回过神来,才看到那块六棱形晶体光华暗淡,仿佛即将燃尽的烛火。

    “呵呵,想不到,老夫此生,还能遇到的这一代主人。难怪,难怪你这小子看不上地级剑技。”

    这剑体的声音响起,很虚弱,“小子,老夫生平最强的剑技,就是刚才施展的,乃是地级上阶的绝世剑技。你若要交换,老夫就只有这门剑技最珍贵。”

    刚才激怒难抑,不计后果施展剑域,这剑体仅剩不多的力量,则是耗损了七七八八,离消亡已是不远。

    这剑体生平极是自负,却发觉手中视若珍宝的剑技,在这少年面前,根本不值一哂。

    既是没有东西交换,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剑体消亡。

    “地级上阶的剑技吗?就以这门交换,成交!”

    秦墨取出一壶祖脉地气,直接灌入六棱形晶体中,得到灌注后,这剑体顿时发光,迅速恢复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