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14章 玄龟承天仪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316595.html
    六棱形晶体中,剑体一阵呻吟,舒服得都快大叫起来。

    千年以来,他被血魔祖骨镇在此处,剑体之力一点点消逝,无时无刻都在承受消亡的恐惧煎熬。

    现在,忽然灌注这样精纯的祖脉地气,如同久旱甘霖,让剑体不禁贪婪的吸收起来。

    猛地,祖脉地气的灌注停止,秦墨倒了五分之一壶的祖脉地气,便是收了起来。

    “小子,你做什么,别停啊!咱们不是达成交易了吗?”

    剑体急得嗷嗷叫唤,这感觉如同与一名尤物在床上翻云覆雨,做到紧要关头,尤物美人却是消失了。

    “我已付一部分,该你了。”秦墨催促道。

    “你小子得到的天大传承,还会对老夫我的剑技感兴趣?不如老夫先欠着,等到剑体返回肉身,再来还你20万万枚真元结晶币。”这剑体这般说道。

    “那就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了。”秦墨撇嘴,“地级中阶的剑技是一回事,地级上阶又是另一回事。这门剑势霸烈无匹,最适合与敌搏杀,我很中意。你这老家伙再推脱,交易就取消,刚才的那些祖脉地气,我就当是喂狗。”

    “你敢说爷爷我是狗!”那剑体暴跳如雷,却是无可奈何,只能说出一部分口诀。

    秦墨铭记于心,一边铭记,一边推敲,谨防有问题。

    越是推敲,秦墨越是心中激荡,实是一门绝世剑技。与他修炼的截然不同。

    ,以天地间的大道自然为势,由此演化剑式,施展出来固然威力无穷,但是,除去之外,其余八剑,皆非攻伐杀生大技。

    则不同,这门剑技以斩龙为名,这剑体刚才施展,仅现一鳞半爪,已是展现无匹的杀伐之气。

    秦墨很清楚,未来的道路充满杀伐,正需要这种剑技在手,与强敌搏杀,征战四方。

    当然,若是真的得到的传承,秦墨或许是看不上,但问题是,他只会一式,连的名头也只听过两次。

    这一段口诀玄奥艰涩,非常难懂,不过难不倒秦墨,他对剑道的领悟,已是达到精深层次,即使一些地方难以参透,也能确定这段口诀的真伪。

    稍一体悟,秦墨心中狂跳,若是有成,能在战斗中,不断汲取天地之力,迅速转化为剑气,越战越强,实是万战不怠的绝世剑技。

    “很好,这确实是开诚布公的一笔交易。先让我修炼这段口诀两天,确定真伪,再进行下一步的交易。”

    秦墨这般说着,抓着这块六棱形晶体,朝着岸边游去。

    那剑体暗中狂骂不止,这少年真是坏得流油,不仅想要剑诀,还要他在一旁指点,简直就是一个奸诈无耻的坏种。

    “对了。还没请教前辈的名讳?“秦墨忽然想起这事,问道。

    这剑体顿时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这小子折腾他半天,终于想起询问他的名讳。

    “老夫·洛兵贤。”剑体闷闷的开口。

    秦墨从没听过这个名字,想想也正常,洛兵贤的剑体在此沉寂千年,岁月如沙,昔日的威名也是没落了。

    ……

    岸上,秦墨窜出龙脉时,左熙天一行已是等得心焦不安了。

    血炼邪一溜烟,已是扑进秦墨怀中,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般举动,只是想扑进这少年怀中,确定他的安全。

    秦墨抱着女孩柔若无骨的娇躯,承受着一行人的瞪视,暗叹不已,他与血炼邪的关系,看来是解释不清了。

    “这是风王遗骸,还有这个东西,一位剑圣的剑体。据他说,是风王生前的至交好友。”

    将风王遗骨交给风轻侯,秦墨一并将那块六棱形晶体取出,他要确认一下洛兵贤的身份。

    出乎意料,风轻侯露出震惊之色,显是知晓这个名字。并且证实,洛兵贤确是风王好友,相交莫逆。

    “小子,老夫堂堂一代剑圣之尊,需要欺骗你一个小辈吗?”洛兵贤知晓秦墨的意图,气得暴跳如雷。

    “嗯?一具衰弱的剑体,很稀有啊!”

    银澄两眼发光,盯着六棱形晶体,垂涎不已,“若以本狐大人的火焰炼化,则是大补之物。小子,对你的剑魂,本狐大人的妖火,都是稀世的宝物啊!”

    六棱形晶体中,洛兵贤浑身冰冷,他感觉到这头妖狐的危险,真是一头拥有圣性妖火的妖狐。

    妖族圣火,乃是一切魂魄的克星,若是洛兵贤的这具剑体力量尽复,倒是并不畏惧。但现在,根本不敢靠近这头狐狸身边。

    “小子,不要让这头妖狐碰老夫,否则,咱们的交易告吹。”洛兵贤连声吼道。

    “一边去,你这狐狸之前不进龙脉,现在还想分一羹。没门。”

    秦墨剐了这狐狸一眼,自不会让它得逞,这是剑圣的一具剑体,敲诈折腾一番也就算了。若是真的炼化,那就麻烦了,这仇怨就结大了。

    洛兵贤就算损失了这具剑体,肉身还在,至少也是王者境巅峰的绝世大高手。

    平白竖立这样一个绝世大敌,实属不智。

    撇开银澄,秦墨带着这块六棱形晶体,直接闭关进行交易去了。

    ……

    七天后。

    绝梦峡谷,一处洞府中。

    “轻侯,老夫今日将离去,你返回镇天国后,安葬风王遗骸。顺便管好你的族人,让他们勿做报仇之念了。好好积蓄力量,繁衍兴盛风族。”

    六棱形晶体悬空,洛兵贤的光影若隐若现,剑气奔涌如潮,散发浩荡无匹的威势。

    七天的时间,得到两壶祖脉地气的灌注,洛兵贤的剑体终于恢复了力量,足以支撑远遁,返回他的肉身。

    此时,这具剑体才展现一代圣者之威,气势磅礴如渊,有着深不可测的感觉。

    “洛爷爷,你的意思,我们风族的血海深仇,就不报了吗?”风轻侯一袭白衣,肌肤亦是欺霜傲雪,美艳绝伦。

    她神情之间,却是有着仇恨,风族和栾皇一脉的恩怨,怎能如此算了。

    “报仇?仇固然要报,但是,你这丫头的眼界,怎么和风王那家伙一样,如此狭隘。你们风氏一族,好歹获得了一部分武圣传承,可是数千年来,你们做了什么?出了几个武道王者?”

    “只顾布局,暗中搅动风云,撼动栾皇一脉的根基。你们怎么就没想过,若能将那部分武圣传承全部参透,培养出两三个巅峰武道王者,这才能真正动摇栾皇一脉的根基。眼界,眼界开阔一点。”

    洛兵贤沉声告诫。

    风轻侯咬着贝齿,低头不语,洛兵贤的告诫,与此前秦墨所言如出一辙,她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已是动摇,只是还有些无法接受。

    “返回镇天国后,多与秦墨这小子走动,多多亲近。对你,对你们风族都有好处。”洛兵贤牙齿磨了磨,如此说道。

    “与秦墨多亲近?洛爷爷,你不是说这小子品性坏到出脓,乃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坏种吗?”风轻侯美眸睁大,很是诧异。

    这些天来,只要谈及秦墨,洛兵贤立时如爆发的火山,恨不得生啖其肉,怎会劝自己与那少年亲近?

    “秦墨,这个小子根本就是坏种!若非在绝梦峡谷中,容易触动血魔布置的阵势,老夫早就出手,狠狠惩治这个小混蛋。”

    洛兵贤咬牙切齿,牙齿咯吱作响,“不过,祸害活千年,这小子的潜力难以测度。若是成功跻身地境,凭他的实力,恐怕横跨一个大境界,击杀逆命境强者都没问题,真正与老一辈强者平等对话。这是一个惊世天才,你谨记要多与之亲近。”

    风轻侯怔怔点头,她心中很震撼,能让一位剑圣如此痛恨,又这般赞誉,已是极为恐怖的评价。

    随后,洛兵贤又交代了几句,临行前,沉声问道:“当初,风王得到的武圣传承中,那件神物-,务必寻找其下落。这是一件堪比残缺古皇器的重宝,若能寻到,你们风族兴盛只在数载之间,切记!”

    风轻侯点头,谨记于心。

    ……

    另一处洞府中。

    青金火焰翻腾流转,形成一面焰镜,显现洛兵贤、风轻侯的密谈。

    “?咱们在风王遗址中,发现的那件破东西?”

    银澄眼睛闪烁精光,看向一旁练剑的秦墨,“洛兵贤这老家伙,果然隐瞒了绝大秘密,看来要好好揣摩揣摩这件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