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15章 地境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321690.html
    砰!

    秦墨斩出一剑,其势沉重而锋利,犹如一柄劈山的巨剑,隐隐泛着斩龙之势。

    这是【万谛斩龙诀】的其中一式,秦墨参悟数天,又不断压榨洛兵贤的修炼心得,终是领悟一丝皮毛。

    剑势有着裂地之韵,在虚空中激荡,缓缓消失。

    “那座龟驮碑的雕像吗?【玄龟承天仪】?堪比残缺的古皇器?”

    秦墨收剑而立,擦去额头汗水,想到在风王遗址中,发现的那件雕像,难道真是一件惊世神物?

    当初,那座龟驮碑雕像,可是吞了银澄许多真元石,也是未启动成功。

    现在则不同,秦墨拥有海量的真元结晶,想要开启应该不难。

    “等等再说,洛兵贤刚走,风轻侯还在绝梦峡谷,若是被他们发现,这件东西在我们手里,你这狐狸是想惹来一位剑圣的追杀吗?”

    “那倒也是,这七天可将这老家伙折腾的不轻,可惜这一具剑体无法炼化。”银澄嘀咕了几句,未能炼化这具剑体,让它很不甘心。

    秦墨翻着白眼,这狐狸的妖火已是蜕变出圣性,好歹性子也该神圣高洁一些,为何越来越贪婪。

    这七天时间,秦墨与洛兵贤交易,换取这门【万谛斩龙诀】,实则是扮成一头老虎,和一头病龙交易。

    若是洛兵贤知晓,秦墨并非【幻天极神剑】的剑主,也没有强大的师长撑腰,一定会狠狠报复。

    不过,凭秦墨、银澄的威逼恐吓,洛兵贤显然不知这一人一狐的底细,又担心剑体被妖族圣火炼化,最终将【万谛斩龙诀】的口诀全部说出。

    可是,若是让洛兵贤知晓,那具龟驮碑雕像在秦墨手上,必定会止不住贪念来抢夺,那就麻烦了。

    “闭关!填满丹田的地脉之形,冲击地境,彻底开启斗战圣体第六层!”

    洛兵贤的剑体离去,秦墨不愿再耽搁,他要在此地,一举突破。

    知晓七王之乱的秘密,明白栾皇一脉的跟脚,秦墨有种预感,镇天国内的暗流涌动,已是达到一个临界,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届时,唯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安然度过,也才能护持秦家,还有千元宗安然度过。

    况且,前世在他二十岁时,爆发的大陆剧变,也是只有数年时间,一切都很紧迫。

    随即,秦墨封闭洞府,开始闭关。

    这一次的冲关,他准备的很充分,祖脉地气给洛兵贤用掉两壶,依然还有整整九壶。

    凭着九壶祖脉地气,秦墨相信足以将地脉之形填满,这仅是第一步。

    冲击地境这一关,同样有着凶险,斗战圣体很可能产生异变,引发无比凶险。

    同时,在冲关过程中,秦墨还要时刻小心,在圣体第六层达成的那一刻,第七层可能会突然开启。

    银澄慎重警告过,斗战圣体第六层之后的记载,典籍已是不可考证,可能会发生种种不可预料的凶险,需要及时应对。

    轰轰轰……

    洞府中,真焰涌动的声音,犹如飓风般呼啸,即使封闭了洞府,外面也能隐隐听到。

    秦墨一口气灌下一壶祖脉元液,运转真焰,将之导入丹田的地脉之形中。

    他身上的真焰剧烈沸腾,直冲洞府顶部岩层,光辉闪耀,犹如一轮太阳般刺目。

    此时秦墨的真焰雄厚程度,已是达到了宗师境的极限,真焰翻腾中,隐现黑色光斑,犹如是太阳的日珥。

    真焰如阳,席卷整个洞府,若非绝梦峡谷的大阵防护,洞府早已被熔毁。

    许久之后,秦墨又喝下第二壶祖脉元液……

    又过了一天,灌下第三壶祖脉元液……

    三天之后,第四壶祖脉元液也饮尽……

    第五壶……

    第六壶……

    秦墨赫然发现,丹田的地脉之形,在即将填满时,忽然变成了一个无底洞,接连灌下三壶祖脉元液,也是未能填满。

    幸亏他准备充足,第七壶祖脉元液灌下后,丹田的地脉之形终于满溢,而后发生巨大变化。

    轰隆隆……,丹田中地脉之气翻腾,其地脉之形进一步变化,隐隐呈现一种瑰丽雄奇的轮廓。

    这形状,像是一条龙,却有着龟背,尾部则是鳄尾,散发着一种苍古横流的气势。

    “这种地脉之形,难道是一条祖脉的轮廓吗?”

    秦墨心绪震动,却是不敢分神,连忙抱元守一,运转丹田中真焰,开始冲击地境壁障。

    宗师境之与地境,其本质的区别,就是以丹田为沃土,培育一棵树苗,贯通颠顶百汇。

    头顶为天,丹田为地,树苗为桥梁,将天地之力贯入体内,则是步入地境。

    这一过程,是人体的小天地,与世间的大天地的一次直接沟通,也即是所谓的天人合一。

    “连续三天,竟是无法沟通天地!”

    秦墨枯坐三天,惊愕地发现,他步入地境的条件已经无比充分,却是无法引动天地之力由颠顶入体。

    头顶处,仿佛有一层厚厚的壁障,牢不可破,天地之力根本无法涌进来。

    “这层壁障,是我宗师境的根基太过牢固所致?还是圣体的壁障,难以突破,彻底开启第六层?”

    万事俱备,只差临门一脚,却是不得其门而入,这种感觉别提多郁闷。

    秦墨又静坐许久,却是依然没有头绪,不禁有些心浮气躁。

    圣体第六层,能够开启,典籍已是不可考,难道说,斗战圣体真的难以再现世间吗?

    细思之下,秦墨心绪越是不稳,这种猜测是极有可能的,令他坚定不移的武心,产生了缕缕波动。

    “不行!不能再枯坐下去,需要做些什么,消弭心中的浮躁,以免酿成心魔。对了,【万谛斩龙诀】!”

    秦墨眼睛一亮,霍然起身,他想到了刚修炼的这门剑技。

    【万谛斩龙诀】,这门剑技若是登堂入室,则能在运剑之中,不断汲取天地之力,直接化为剑芒,越战越勇,越战越强。

    若是能将这门剑技修炼有成,说不定能借此剑技,一举突破自身桎梏,跻入地境层次。

    铿锵!

    【狂月地阙剑】已是出鞘,秦墨捏着剑诀,心神一片空明,遁入参悟剑技的修炼之中。

    ……

    一月的时间,如水流逝。

    绝梦峡谷的一处洞府中,忽然爆起惊天动地的剑鸣,如山岳崩塌,如蛟龙悲鸣,大门中一道剑光透出,而后,大门龟裂,支离破碎。

    一道身影御剑而出,身周真焰流转如华,剑气喷涌如山,遮云蔽日,一股可怕气息弥漫开来。

    身形如剑,似缓慢,实则快到极致,仅是一闪,秦墨伫立一块岩石上。

    他身周的气息迅速收敛,犹如飓风般聚拢,飞速收回体内,使得四周的空间产生了一种真空。

    片刻,秦墨身上的惊人气势消失,他一身劲装,衣襟无风自动,体表有着一层鳞甲状的真焰流转,犹如甲胄一样。

    “想不到,当【万谛斩龙诀】修至登堂入室,身体与天地之力自发鼓荡,晋入地境层次。原来,这一层次是这般滋味。”

    手中长剑嗡鸣,一股剑气吞吐不定,久久方才消散。

    远处,一道道身影飞掠而至,东圣海、左熙天等人闻声赶来,他们猜到秦墨应是出关了。

    “老四,你出关了!恭喜,终于晋升传说境,真正步入一方强者之列!”

    东圣海大笑着奔来,秦墨身上的气势固然收敛,但是身周那一层真焰甲胄,散发着震慑心神的气息,已是远远超出地境层次。

    和乌狼、和共羊两兄弟则是在嘀咕,这少年剑客太不可思议,跻身地境之中,流露出的气息如渊似狱,令他们本能感到畏惧。

    “墨兄弟是怎么回事?跻身地境的变化,未免也太巨大了点,简直像是咱们当初兽王血脉觉醒一样。”和乌狼暗中传音。

    “确实太奇怪!地境与宗师境之间,固然是天壤之别,但是,墨兄弟的战力却好像提升了十倍不止。这太不寻常!”和共羊亦是极为敏锐,察觉到秦墨实力的天翻地覆变化。

    “不错嘛!你小子终于跻身地境,够资格当本狐大人的首席跟班了。”银澄不知从那里钻了出来。

    秦墨不由气结,突破境界桎梏的好心情,顿时被这狐狸破坏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