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16章 重返镇天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322356.html
    时光如水似沙,匆匆而过。

    秦墨出关后的半月,血炼邪也是出关,她的血魔之力已是苏醒。

    这情形,让秦墨一行有些错愕,感到惋惜,因为血魔后裔苏醒力量,其血魔之力越是强大,所需闭关的时间也是越长。

    数千年前的那位血魔后裔,足足闭关两年之久,才完全觉醒血魔之力。

    而血炼邪却是只耗费两月,使得秦墨等人不禁感慨,看来血魔祖殿想要再次兴盛,有些困难了。

    “我体内的血魔之力太过雄厚,若想完全苏醒,至少需要闭关十年以上。所以,我提前出关了,以后每隔一段时间,闭关开启一部分血魔之力。”

    血炼邪的回答,则是让一群友人无语,原来真实的情况是如此。

    ……

    当夜。

    绝梦峡谷中,燃起熊熊篝火,烤架上串着一具具烤肉,香味四溢,引人食指大动。

    秦墨一行欢聚,为彼此离别践行。

    “今日一别,再次见面,或许是数年后的事情。若无意外,三年五载后,我会前往南域,看望诸位。”

    秦墨看向和氏兄弟,而后目光转向血炼邪,今夜过后,众人想要再聚,则是有些困难了。

    他想到数载之后,大陆四处剧变,漫天黑焱席卷镇天国,若是巨变真的发生,他,以及他的族人,友人,能够安然度过,必定会赶往南域,与三人再聚。

    “嘿嘿,墨兄弟,何须三年五载。”和乌狼咧嘴大笑,啃着肥美肉腿,大口吃酒,大口吃肉。

    “没错。墨兄弟,咱们兄弟俩,想与你同行,一起前往镇天国,你不会不欢迎吧?”和共羊道出兄弟俩的打算。

    秦墨一怔,举杯相敬,他怎么会不欢迎。

    “我要返回血魔祖殿,处理殿中事务,并要在那里,修炼血魔秘典的绝世武学。恐怕短期内,无法去镇天国看你了。”

    血炼邪咀嚼着烤肉,小嘴边角还有油渍,透明眼眸流转奇异色彩,直直的看着秦墨,那模样如同精致剔透的瓷娃娃,让人忍不住想掬在手心中。

    女孩眼眸中的神采,很纯净,也很浓烈,她也不知道何为掩饰,就这般展露出来,却是直击人心。

    这一刹那,在场一行皆被血炼邪的美丽震撼,这女孩尚年幼,仅是十二三岁的年龄,就已如此芳华绝代,也不知她真正长成,会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秦墨张了张嘴,饶是久经世故,却也难以有些难以招架。

    旁边,风轻侯美目怔怔,她心绪起伏,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

    从风王的过往,以及洛兵贤口中,她了解到血魔祖殿的过往,这一古老势力未来的主人,竟对秦墨如此倾心。

    这少年剑手已是绝世之姿,背后的势力更是神秘强大,再得血魔祖殿相助,难道会是镇天国未来的真正霸主吗?

    “呵呵,这小子的本性终于暴露了,真是上至八十岁老妪,下至八岁幼女,一个都不放过。”

    “唉,炼邪小妹妹,你千万要擦亮眼睛啊!本大爷才是男人中的男人,万千少女梦中的最佳伴侣!”

    银澄、高矮子开口,如此讥讽秦墨,同时告诫血炼邪。

    左熙天则是一脸哭丧,嘀咕道:“真不公平!老四为何这般讨妹子喜欢,我也很喜欢炼邪妹妹呀,若是能将她带回去,说不定家族就立我为下代家主了。”

    “你这臭小子,别想将好事占尽,你都得了武道圣者传承,还不满足吗?”东圣海传音,他才是最悲催的,不仅要给家族那些老家伙背锅,还在年少时被坑,执掌五榜之一的奇榜,简直是脏活累活一起干了。

    “圣海老大,你不懂!武圣传承想要参透,多累人啊!娶一个武主后裔的美眉回去,安心被女人保护,多么惬意啊!”

    左熙天的人生理想,气得东圣海差点当场开打。

    “你还小,尚年幼。等你十六岁后,血魔祖殿事了,思虑清楚,再来镇天国相聚。”秦墨笑着开口。

    这世间太多的事情,都抵不过时间的侵蚀,秦墨相信等到血炼邪长成,应会有不同的想法。

    “这小子,心思太龌蹉。想在镇天国寻花问柳数年,再让小炼邪长成后,送上门来让他采摘?”

    “太无耻了。大爷我怎么会认识这样的朋友。”

    银澄、高矮子的对话,让秦墨气得想抡翻这两个家伙。

    血炼邪则是点头,恢复了平素的冷漠,她的眼眸微微闪动,似是做了一个决定。

    这一场聚会,气氛很欢乐,在场一行把酒言欢。

    秦墨则是感慨,数千年前,绝梦峡谷中的那场欢聚,却是以悲剧收场,造成了种种惊天变故,等若是直接促成了一个王朝的诞生。

    这一次的峡谷欢聚,自然不会再有悲剧发生。

    只是,曲终人散之后,出了这座绝梦峡谷,再次相聚,是否会物是人非呢?

    ……

    深夜,凉风习习,夜凉如水。

    镇天国皇都,皇宫广场。

    距离上一次“寂天古墓”的界门开启,已有近半年,这里的守卫禁军削减九成,只有几队禁军巡逻。

    虚空微微震动,一道涟漪若有若无泛起,数道身影窜出,无声无息掠出皇宫广场,投入漆黑夜幕中。

    四周巡逻的禁军队伍,毫无所觉,只感一股轻风拂面,还觉得很凉爽。

    “祖地界门开启,已经半年,该回归的都回归了,没有回归的必是死了。何必派这么多人手巡逻。”有禁军护卫小声抱怨。

    “还有数位大势力的核心门人未回归,即使是死了,咱们栾皇也要做做样子,派人日夜巡逻。”

    “说到未回归的人中,还有半年前,如流星般崛起的‘羽馆’二老板秦墨,看来也是葬身在祖地。”

    “呵呵,既是流星般崛起,自也如流星般陨落,这小子已是明日黄花,提他做甚。况且,就算他回来,也没好果子吃。”

    一些禁军护卫的议论声轻轻响起,谈及半年来皇都的形势,他们都来了精神,没了睡意。

    广场边缘的夜色中,秦墨、东圣海、左熙天,以及和氏兄弟敛息伫立,听着这些禁军护卫的谈论。

    秦墨眉头皱起,半年来的变化,出乎他意料。

    三个月前,进入“寂天古墓”的年轻武者纷纷回归,其中有半数陨落身亡,但回归的年轻武者皆是有惊人际遇。

    有的获得莫大机缘,一举跻入地境,修为突飞猛进,跻身镇天国年轻武者最强之列。

    有人获得绝世强者传承,带着惊人秘藏回归,不仅跻身人榜前列,其所属势力也是水涨船高,一飞冲天。

    也有人进入漩涡之城,闯过两重、三重的“天地碑拓”,修为连番突破,已具龙凤之姿。

    ……

    可以想见,当初在“寂天古墓”爆发的黑色飓风,实是改变了很多人的际遇,也埋葬了许多天才的生命。

    两月之前,最后一批天才回归,秦墨、东圣海等人却是不在其中,有人推测他们已是遭遇不测。

    现在,距离祖地开启已过半年,秦墨等人的陨落已是成了定论。

    这一段期间,随着一批批天才武者的回归,镇天国年轻强者的排位,不断发生变化,经历一次次洗牌。

    皇都的形势,也是暗潮汹涌,不断有新的强大势力崛起,向皇都的庞然势力发起冲击。

    短短数月,皇都堪比四品宗门的势力,竟是增加了五个之多。

    从这些禁军护卫的交谈中,羽馆的分馆这段期间,也遭到了麻烦,不知为何,惹上了新窜起的几个四品势力,随时可能被拆了。

    “走,返回羽馆瞧一瞧,到底是哪一方势力在找麻烦!”秦墨目露冷芒,身形掠起,朝着远处的黑暗投去。

    其余同伴也是纷纷跃起,展开身法,如同一道道轻烟,风驰电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