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19章 屠馆
    大厅中,三枚阵旗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宝光萦绕,犹如星光般璀璨,将整座大厅卷入其中,自成一方天地。

    “这是,地级阵旗!”

    “不仅是地级阵旗,并且,还能一根阵旗独自成阵!这是稀世珍宝啊!”

    众人两眼发直,这样的神物世所罕见,在镇天国中各大势力中,也没有几个势力拥有这样的阵旗。

    “乖乖,这阵纹,这络印,太精妙了!”冬东咚更是口水直流,他是阵道天才,对于这种阵旗根本没有抵抗力。

    “这是伪梵音镇岳旗,先用来镇守分馆,这番风波后,送给东咚你一根。”秦墨笑着说道。

    冬东咚吓得一哆嗦,连连摆手拒绝,他可是清楚这种阵旗的价值,哪里敢要这样的神物,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和氏兄弟则是一咧嘴,他们可是识货的,这种地级阵旗在漩涡之城售卖,一件至少要60万枚真元结晶币,也太大方了点。

    秦墨笑了笑,没有再言语,这三根伪梵音镇岳旗本来有其他用途,用来镇守宗门、秦家和冰焱峰。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凭他现在的家底,再买上一打这种阵旗,也算不了什么。

    哧!哧!

    秦墨连续打出两根阵旗,分馆周围的区域阵纹滔天,雾气涌动,而后又恢复平静。

    “还有一根阵旗,先不忙插下,留待他用。”

    一座剑阵,加上两座地级大阵的防御,一个大宗门的山门防御也不过如此,何况是一处分馆,可谓是固若金汤。

    秦墨又取出一枚枚血色小旗,分发给众人,这是血魔昔日炼制的阵旗,用以武者自身的防御,乃是一次性消耗品,一旦插下,就算是天境强者的攻势,也足以抵挡一时三刻。

    这种血色小旗弥漫血光,旗杆晶莹,血旗如纸,却是任凭如何用力,也是扯之不坏,也不知用什么材质炼制而成。

    东圣海、左熙天、和氏兄弟大喜,忙不迭接过,这是一位武主炼制的防身宝具,他们在绝梦峡谷中就很垂涎,有此物在身,不亚于多了一条性命。

    西一等八大英灵很吃惊,他们见多识广,自是知晓血色小旗的不凡,这是大宗门秘藏的重宝,秦墨竟然一下子拿出这么许多。

    “二老板,不用给我!我就不用了吧!”那杂役连连摆手,他只是一介下人,那里敢要这么贵重的东西。

    “收下。”秦墨的语气不容置疑,分馆患难之中,其余杂役、随从都是逃的逃,遣散的遣散,唯有这个杂役不离不弃,怎么也不能因为此风波丧了性命。

    “喂!小子,你不能厚此薄彼,忘了咱们患难与共的交情啊!”

    “墨小子,这血色小旗我也要一根。”

    银澄、高矮子从灯座空间中跳出,吓得冬东咚三个少年,八大英灵一阵惊骇,那杂役更是一阵惊叫,当场跌坐在地。

    任何人族看到一头七条半尾巴的白狐,都会感到惊骇欲绝,传说中三尾以上的妖狐,都是各种灾厄的化身。

    “你们这帮凡人,看到本狐大人这样美丽优雅的狐,还不快点跪拜!”

    这狐狸昂着脑袋,摇晃着尾巴,一派俯视众生的架势。

    秦墨、东圣海等人侧目,这狐狸妖火蜕圣之后,越来越肆无忌惮了,敢在人族的皇都现出真身,实是胆大包天。

    “既然银澄阁下出来,那也出一份力吧。”秦墨斜眼开口,这狐狸想要血色小旗,自是不能让这家伙白拿。

    随后,由银澄出手,又在分馆周围,布置了一座幻阵,一旦发动,各种可怕幻想纷呈,想要破阵,难如登天。

    冬东咚观摩狐狸布置,两眼直发光,叹服得五体投地:“这位妖狐大人的阵道造诣,真是登峰造极,这等阵纹唯有阵道绝顶宗师才能布成。”

    “哈哈哈,墨小子,你这朋友很有眼力嘛!不错,不错,孺子可教!”银澄得意大笑,很是受用。

    享受着胖少年的崇拜吹捧,银澄狐心大悦,又多布置了许多阵纹,加固这座幻阵。

    不得不说,青焰琉璃火蜕变出圣性之后,能够施展种种神奇手段,这头狐狸若是愿意,配合子午流注刺法,能在短短半载之内,就彻底祛除寒毒。

    不过,这狐狸似是另有打算,一直未曾向秦墨提出根治。

    “有此幻阵,我们只要在阵中不出,就算青罗山庄强者尽出,我们也能固守无忧。”冬东咚摇晃着肥肥的脑袋,摇头晃脑,他是真的安心了。

    秦墨闻言,笑而不语,看向屋外夜空,眼中则是寒意弥漫,宛如万年坚冰般不化。

    深夜。

    皇都各处,一道道身影掠起,朝着羽馆分馆的方向而去。

    此前青罗山庄的烟花信号,早已惊动了皇都各大势力,现在不断有人出现,赶往分馆一探究竟。

    分馆大门处,一支支断臂一字排开,其衣袖皆是青罗山庄的服饰。

    “这么多断臂,那些衣袖都是青罗山庄的核心弟子服饰,刚才爆发了大战吗?”

    “难道是羽馆分馆内的八大逆命强者出手?这是要向青罗山庄彻底宣战?”

    “青罗山庄现今很强大,核心弟子皆是宗师境,就算在四品势力中也非常强大。凭八大逆命强者坐镇,也毫无胜算啊!”

    “羽馆此前一直被动挨打,为何突然反击?难道是传闻中的羽先生抵达皇都。”

    四周的阴影中,一个个人影赶至,看到大门口的一排断臂,都很震惊,揣测不已。

    呼

    远处的夜空,忽然出现一群身影,踏着一张青绫飞毯,随风飘来,宛如一群天外飞仙。

    为首的是一位青年,一身青衣,无尘无垢,身周萦绕青朦光晕,犹如神仙中人。

    “青沉战,青罗山庄第一弟子,他亲自来了!”

    有人惊呼,认出了这青年强者的身份,此人崛起只在近三月之间,却已是皇都年轻一辈的六大强者之一。

    此次祖地的磨砺中,青沉战无疑是最大的赢家之一,不仅发掘一位武道王者传承,修为突飞猛进,突破宗师境,连续跨越四个段位,跻身地境四段的强者。

    并且,还获得一瓶神丹,能助武者突破境界桎梏。

    青沉战回归后,青罗山庄立刻崛起,凭借神丹造就了十位逆命境强者,并且,还助青罗山庄庄主一举突破,跻身天境之列。

    青罗山庄从一个五品势力中垫底的位置,一飞冲天,跻身四品势力行列,只在数月之间,实是一个传奇。

    同时,还有人看到青沉战身后,还站着十六名老者,一个个气势沉凝如海,紧紧相随。

    “麻烦了!还有青罗山庄的十六逆命境大高手,羽馆完了,要被夷为平地了。”

    “青罗山庄出动了近一半的强者,这是要铲平羽馆立威,同时彻底吞下这块肥肉吗?”

    四周观战诸人震动,青罗山庄的动向太惊人,今夜之后,皇都又是一番动荡了。

    片刻,青罗山庄一群强者落地,看到分馆大门前,一排青罗山庄弟子的手臂,顿时目绽寒意。

    “好大的胆子,敢伤我山庄的弟子!”

    一个老者脸色沉下来,他发丝如雪,随风飘扬,一股浩大气息铺开,牢牢笼罩整个羽馆分馆。

    这是一位逆命境大高手,气息展开,如同一座杀阵布成,瞬息笼罩数千丈范围,足以动念之间,震死宗师境强者。

    “确实是好大的狗胆!”

    青沉战扫视这些断臂,他脸上流转寒意,“秦墨此子,自恃是世家子弟,刚一返回,就重伤我山庄这么多弟子。如此乖张恶行,罪无可恕!整个羽馆中人,不能姑息,要尽数诛绝!”

    言辞如刀,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已是宣判了这座分馆的结局。

    旁边,一位逆命境强者抱拳,低声道:“少主,别忘了庄主的吩咐,不易多造杀孽。还是留下这些人的狗命吧。”

    青沉战皱眉,终是颔首:“擒下所有人,废去武功,断去双臂,刺瞎双眼。让他们去清扫山庄的马厩!”

    周围,隐在暗处的各大势力强者,皆是心惊不已,青沉战真是好生狂傲,不过,此人确是有狂傲的本钱。

    忽然,分馆大门处,光与暗交织,虚空似乎发生了扭曲,一个身影出现,坐在太师椅上,旁边斜靠着一柄长剑,正平静注视着一群青罗山庄强者。

    这个身影,正是秦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