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27章 空间圣器
    凌星海道出一段往事,在许多年前,大雪纷飞的一天,他在一处偏低区域,曾经与青修墨见过一面。

    那时的青罗山庄庄主,只是一方武豪,素来古道热肠,很有清誉。

    那天见面时,正是青修墨再娶之时,其妻子死去多年,他才再娶,很多人前去府上道贺,凌星海与一位友人一起,也是一同前往。

    宴席中,观察青修墨的面相,凌星海乃是心中一惊,这分明是妻子新丧之相,如何是原配妻子死去多年?

    凭凌星海的绝世星卜之术,他稍一探查,就明白了个中原委。

    青修墨有两重身份,另一重身份,则是无恶不作的大盗,他的妻子多年前并未死去,而是以诈死,协助青修墨一起烧杀抢掠。

    后来,镇天国一位名宿强者之女,相中青修墨,有下嫁之意。

    若娶到此女,青修墨的身份立刻不同,有一位名宿强者的岳父,前途一片光明。

    于是,青修墨为了前程,下手非常狠辣,出手将其原配妻子击杀,连他的年幼女儿也没放过,一并杀死。

    “昔日,青修墨娶得第二任妻子,也已暴毙十数年。也不知是真的暴毙,还是其他缘故……”

    凌星海摇了摇头,“青罗庄主这样的为人,会发布这样的悬赏,太可笑了,其中必有缘故。正应了那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秦墨面无表情,喃喃道:“此人大奸大恶,我必要寻个法子,将他铲除。”

    “墨少,你要小心。不要贸然潜入青罗山庄,以青修墨的手段,很可能在那里布置天罗地网……”

    凌星海正说着,忽然惊异一声,目露奇光,取出一瓶玉液,滴落在人皮秘图上。

    随即,这张人皮开始变化,其中的图案不断延伸,竟是光华萦绕,浮现一个立体的光影。

    “这是……,一座宫殿!?”

    “奇怪,这座宫殿怎么是倒着的。”

    秦墨、凌星海瞪大眼睛,看着这个颠倒的宫殿光影,两人都很惊叹,不明白这种光影是如何刻在人皮上的。

    嗡!

    那座龟背碑雕像微微颤动,传出一阵鸣响,似是与这个光影产生了共鸣。

    “怎么回事?”

    “【玄龟承天仪】怎么触动了?”

    银澄、高矮子皆是一惊,而后窜了过来,盯着这个倒立的宫殿光影,却是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倒立的宫殿光影很清晰,但是,仅是一个结构图,似是一座宫殿的地图。

    可是,这宫殿究竟在何处,又是什么样的所在,秦墨等都看不出所以然来。

    “能够引起【玄龟承天仪】的共鸣?难道说,这座宫殿中,有那个武圣传承的秘宝,甚至是封存着残缺古皇器!”秦墨脑海灵光一闪,想到这个可能。

    凌星海睁大眼眸,低呼道:“古皇器?第一任栾皇得到的,那件残缺古皇器?”

    此次分馆风波,凌星海真正获得秦墨的信任,后者也没隐瞒“寂天古墓”的经历。

    四双眼睛对视,皆是认为很有可能,【玄龟承天仪】与残缺古皇器是一起发掘出来的,两者之间很可能有联系。

    “启动【玄龟承天仪】,一切就会分晓。”凌星海断定道。

    嗖!

    银澄已是窜了出去:“本狐大人出真元石,若有宝贝,本狐大人要分走一半,剩下的你们均分!”

    秦墨等皆是怒骂,这狐狸实是见宝眼开,太贪婪了。

    这一次开启【玄龟承天仪】,银澄也是下了血本,直接取出海量的上阶真元石,堆成一座小山,不断塞进乌龟的嘴巴里。

    也不知喂了多少枚上阶真元石,银澄看着不断减少的真元石数量,脸都快绿了,若是寻不到宝物,它就血本无归了。

    龟背上的石碑雕像,一处处亮起,传出缕缕波动,四周的空间都在震荡,呈现隐隐的扭曲。

    这种波动很诡异,秦墨皱眉,他感到身躯似要与空间同化,融为一体的诡异感觉。

    凌星海眉头耸动,骤然惊呼:“这波动……老夫明白了,【玄龟承天仪】是一件圣器,是一件空间圣器!难怪第一代栾皇对此执着,一代剑圣也要涉险打探此宝,这是超级势力也要疯狂抢夺的圣器啊!”

    圣器!

    还是空间圣器!?

    秦墨、高矮子震惊的脸皮都麻了,这世间的圣器太罕见了,整个古幽大陆都找不出几件来。

    圣器与天级神器不同,乃是蕴含了天地之间最本源、最深奥的规则的器物,拥有难以想象的莫大威能。

    比如【大地五蕴灯】就是一件圣器,曾经创下无数传奇事迹,只是,这件圣灯残缺太过,只有一个灯座在秦墨手中,难以见证真正的威力。

    至于空间圣器,就更加罕有,这等于是一个移动的大地轮盘,启动之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传说,空间圣器中录入了一些秘地的空间节点,开启之后,能够直接进入其中,发掘秘地中的宝藏。

    “星海先生,这座【玄龟承天仪】是完整的吗?不是残缺的吗?”秦墨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很激动,若有一件完整圣器在手,则是一个巨大的依仗。

    凌星海闭目感应这波动,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波动与典籍中记载的很相似,应该是一件无缺的空间圣器。不过,圣器应是瑞祥万千,交织天地之则,不该如此情形。这座【玄龟承天仪】很可能被加持了封印,或是曾经耗尽了能量,需要再次充能才能彻底开启。”

    “我的,我的,都是本狐大人的!”

    银澄一听之下,嘴角直留口水,两眼赤红,猛地甩动七条半尾巴,挡在秦墨等人前方,喂真元石的速度更快了。

    秦墨等见状怒骂,这狐狸实是贪婪,想要独吞这件空间圣器吗?

    只是,又一座小山数量的上阶真元石喂了下去,这座龟背碑雕像隐隐放光,却是未被启动。

    银澄不甘心,又取出海量的上阶真元石,飞快的塞进龟嘴里,一枚接着一枚。

    良久,第三座小山数量的上阶真元石喂了下去,【玄龟承天仪】依然是隐隐发光,并未被启动。

    银澄的狐脸扭曲了,它已经耗费了千万枚上阶真元石,真是下了血本了,这座空间圣器怎么还没开启。

    “一件圣器的充能,需要的天地之力难以估算,据典籍记载,上古时代,一个强盛王朝曾经举国之力,耗时十年,才完成了一件圣器的充能。”凌星海这般说道。

    “喂!狐狸,你不用急,上阶真元石没了,你不是还有真元结晶币吗?”高矮子好整勿暇说道。

    “银澄阁下,你不用急,若是你身上的真元石,真元结晶币耗完,我们这里还有。不过发现的任何宝物,都要平分。”秦墨微笑开口。

    “丫的,这东西是一个无底洞吗?到底还要多少上阶真元石。”银澄气急败坏,它耗费了这么多上阶真元石,心都在滴血。

    银澄咬牙切齿,它现在是骑虎难下,已经耗费了这么许多上阶真元石,让它如何愿意放弃。

    无可奈何,这狐狸只能忍痛,不断取出上阶真元石,不断塞入这座雕像中。

    见此情景,秦墨嘴角一阵抽搐,他刚才的想法太天真了,一件圣器固然举世罕有,但是,启动圣器的耗费也是无比惊人,不可能轻易启用。

    砰!

    一声轻响,石碑雕像彻底亮了起来,与人皮的宫殿光影相互联系,而后石碑开始变幻,有着无数光点闪烁,犹如星空一般璀璨。

    而后,石碑暗淡下来,只有一个光点隐隐发光,传出缕缕特殊的波动。

    “开启了!丫的,终于开启了。”

    银澄差点泪流满面,损耗了它身上所有的上阶真元石,终于将【玄龟承天仪】开启了。

    这次开启,耗费了足足两千万枚上阶真元石,幸亏不是真元结晶,否则,这狐狸的心都快疼裂开了。

    “只是开启了一个空间节点,应该是这宫殿光影,与【玄龟承天仪】有联系,才会开启。并非真正完成了这件圣器的充能。”

    凌星海的话语,让银澄两眼直翻,差点晕了过去。

    “不管了,先进去看看再说,古皇器,本狐大人来啦!”

    银澄大叫着飞窜而起,想要开启那个空间通道,却被秦墨、高矮子死死按住,让其难以动弹。

    “你这财迷心窍的家伙,又不知道另一边的情况,闯过去送死吗?”

    “你这狐狸,以为自己是武道圣者吗?若是通道另一边,有武王之类的绝世强者看守,你这张皮就成了别人的坐垫了。”

    秦墨、高矮子喝骂连连,这狐狸真是奇葩,见了宝物就失去理智。

    “本狐大人不管,耗费了这么多真元石,一定要收回本来。”银澄龇牙咧嘴,一个劲叫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