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28章 古皇器下落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388001.html
    “想要探知另一端的情况,星占术中倒是有这种秘法,只是……”

    凌星海忽然开口,却是面露难色,“此等行为,无疑是助人行窃,与老夫修习星术的初衷相悖。不可为之!不可为之……”

    他喃喃自语,连连摇头。

    秦墨仨交换眼神,随即银澄露出笑容,操着一口蛊惑的声音,开始说服凌星海。

    “星海大师,本狐大人也看出来了,你的星占术已经达到瓶颈,想要再进一步,难之又难。”

    “星术师想要进阶,一是气运,二是观摩更高深的星象图,传说,古皇器中,包罗万象,涉及到天地间最深奥,最本源的规则。”

    “你若能观摩古皇器,星占术很有可能突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古往今来,有数的星术大师。”

    ……

    不得不说,妖狐一族天生擅长蛊惑,银澄拥有【青焰琉璃圣火】,更是此道的大高手。

    仅是一番说服,凌星海砰然心动,红着眼道:“好!老夫就破例,施术探查一次,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你这老头若见了古皇器,别说一次,就是百次,千次的探查,你也愿意。

    秦墨仨这般思忖,皆是一脸诚挚,赌咒发誓,下一次绝不找凌星海干这种勾当。

    “祖师爷,弟子凌星海为追求星术更高境界,只能违背师训,破例一次!”

    凌星海咬牙,随即施展这种秘术,拍出一道道星光,打入石碑的那个光点中。

    秦墨屏息静气,凝神观看,前世凌星海是名动大陆的星术大师,其星占术神乎其技,能够亲眼看其施展,实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银澄、高矮子也凝神观看,星占术与武道截然不同,但是,万法归宗,殊途同归,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石碑上,星光注入,那个光点泛起水纹光波,开始扩大,呈现一幕景象。

    光影中,浮现一个宫殿,竟是倒悬的,里面的布置皆是倒立过来。

    宫殿极尽奢华,鎏金龙柱,黑龙纹岩铺就的地面,充斥着无比的威严、浩荡。

    殿宇中央,有着一个法阵,其中封禁着一件器物,光华萦绕,看不真切,却是无数龙气环绕,在其上盘踞,摄人心魄。

    “真是一件古皇器!”

    秦墨等看清光幕中的景象,皆是倒吸凉气,眼珠子瞪得硕大。

    万千龙气盘踞,其威浩荡如天,这是典籍中关于古皇器的唯一描述。世间其余重宝,皆无法拥有这样的特质。

    “别拦着我,这件古皇器是本狐大人的,我要将它当枕头睡!”银澄激昂万分,再次跳起来,却被高矮子死死拽住。

    “星海先生,探查一下这座宫殿的情形。”秦墨也是呼吸急促。

    古皇器,绝对是与圣器同一级的宝物,即便是残缺的,也是有着无可估量的价值。

    【玄龟承天仪】固然是完整的空间圣器,举世罕有,但以实用性来说,绝对不如古皇器。

    因为,据典籍记载,古皇器既是聚拢龙脉之神器,也是一件威力无匹的武器。

    镇天国现在的形势,杀机四伏,瞬息万变,秦墨需要一件大杀器傍身。

    凌星海点头,迅速探查这座宫殿中的情况,他也是心动不已,在那件古皇器上,有着隐约的星图发现,这是星术师梦寐以求的东西。

    “奇怪!这座宫殿似乎是封死的,有许久的岁月未曾开启。”

    按照人皮秘图上的宫殿结构图,凌星海赫然发现,这座倒悬宫殿的大门是封死的,从一些角落里的痕迹推测,至少有千年岁月未曾开启。

    秦墨皱眉,旋即道:“能够扩大探查范围,看看这座宫殿到底在什么位置吗?”

    “这不是难事。”

    凌星海再次打入一道道星力,光幕中的景象迅速扩大,将倒悬宫殿外部的情形呈现出来。

    一时间,秦墨等不禁瞪大眼睛,这座倒悬宫殿竟是在地底,并且,还是极深的地底。

    宫殿外面,一座座大阵笼罩,阵纹交织,光芒明灭不定,竟是十二座地级大阵。

    “星海先生,再扩大搜索范围,看看是何处的地底。”秦墨急道。

    光幕中的景象不断扩大,浮现地面的情形,那是一座高山,巍峨磅礴,地气环绕,气象万千。

    “那是皇宫的后山,栾皇山,第一代栾皇的陵墓就在那里。”凌星海认出这座山的来历。

    秦墨心中震动,第一代栾皇果然布置周密,将古皇器埋藏在地底那般深处,并有十二座大阵笼罩,想要进入其中,实是千难万难。

    只是,为何这座宫殿长久未开启,是里面布置有致命的机关陷阱吗?

    “嗯?那山上的陵墓前有人。”

    银澄目光如电,从光幕的景象中,竟辨认出高山中有人的踪迹。

    凌星海再次打入星力,将光幕中的景象进一步扩大,一座古老宏大的陵墓出现。

    陵墓前,有这两个人的身影,一人伫立,一人跪地。

    站立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头戴龙冠,身穿鎏金龙袍,身周隐隐有数股龙气绕体,气势磅礴,骇人心魄。

    秦墨曾见过大皇子展露龙气,与这中年男子的龙气相比,根本是小蛇与蛟蟒的差距。

    “当代栾皇!?”

    凌星海脸色骤变,星力控制不住,光幕中的景象一阵模糊。

    与此同时,那中年男子低头,朝着地面看了一眼,露出一丝奇怪之色,旋即恢复平静。

    “好险,好险!幸亏老夫是通过【玄龟承天仪】施展星术,否则,肯定瞒不过当代栾皇的六识。”凌星海连呼侥幸。

    “这就是当代栾皇,龙气绕体,近乎实质,气势如此庞大,天境巅峰强者也不过如此。恐怕已是步入武道王者境界。”秦墨很是吃惊。

    前世,黑焱蔓延镇天国后,当代栾皇消失无踪,镇天国四分五裂,由各大皇子,各大战城的统帅把持。

    想不到今日,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当代栾皇。

    “星海先生,能探听他们的交谈吗?”秦墨询问。

    “可以,通过空间圣器施展星术,即使当代栾皇也难以察觉。”凌星海很兴奋,他一直很想见一见栾皇,看看这位皇者的命相。

    ……

    陵墓前。

    “陛下,青修墨恐是夺不回青沉战的首级,他恳请再赐一张地图给他。”跪地的一名侍卫统领禀告。

    “无妨,就再赐一张地图给他。反正也是无用之物,不过,不能这么轻易给他,否则,就显得这地图太廉价。让青修墨将秦墨此子擒下,逼出羽馆羽先生,将这地图作为奖赏赐下。”

    当代栾皇面对陵墓,负手而立,声音隆隆响起,犹如一个轮盘在碾动虚空。

    “是。”那名侍卫统领恭敬应道。

    “此事不能再拖,叔王的病情已经恶化,一月之内,将羽先生捉拿回来,替两位叔王医治。我栾皇一脉的武道王者,不能再减少了。你去告诉青修墨,这件事上我给予他足够的权利,无论用何种方法,甚至可以借我名义颁布旨意,一定要将此事办成。”

    “若是逾期,我要见到姓羽的,还有秦墨此子分尸的尸体,羽馆分馆满门抄斩。”

    当代栾皇徐徐开口,充斥着生杀予夺的威严。

    那名侍卫统领抱拳领命,不再停留,飞快离去。

    “哼!先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将我栾皇一脉的最珍贵宝藏埋葬,连后世子孙也无从知晓。独留一张宝藏内部地图,等于是废图,又有何用?若是那处宝藏在手,镇天国又何至于如此境地!”

    当代栾皇怒哼,冷冷扫了这座陵墓一眼,龙行虎步,转身离去。

    ……

    密室中。

    凌星海收回星力,满头大汗,神情很疲累,这一番施展星术,令他损耗甚大。

    “丫的,这栾皇一脉真他娘的不是好东西,小子,咱们干脆返回‘寂天古墓’,将那条龙脉斩断。”银澄咬牙切齿,处于暴怒的边缘。

    当代栾皇竟想斩绝羽馆满门,这岂不是将它也包括进去,咽不下这口气。

    “我不断龙脉,是为了镇天国中的亲人、友人,你以为我在乎栾皇一脉。”秦墨冷哼,任谁莫名其妙就要被捉去分尸,都会感到恼怒非常。

    不过,由此秦墨也知晓一件事,那座倒悬宫殿中的宝物,当世恐是无人知晓。

    “既是如此,将这座倒悬宫殿席卷一空。”秦墨这般决定。

    “先说好,本狐大人缺一个睡觉的枕头,这件残缺古皇器正合适,本狐大人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枕着它睡。”银澄这般喊道。

    “凡是宝物,无论多少,平分,平分!”高矮子嚷嚷着。

    凌星海眉头纠着,他内心很挣扎,如此洗劫宫殿,与盗墓无疑,与他修炼星术的宗旨完全违背。

    “喂,老头,你如果不去,就别想观摩古皇器上的星图了。”

    银澄这一句话,使得凌星海慨叹不已,为了星术的更高境界,他妥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