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34章 天地源气轮
    灯座空间里,中央的一堆废土已经变色五分之一,五色土之光流动,充斥整个空间,宛如一处梦幻之地。

    半空中,祖脉地气凝成一团,极是浓烈,其中许多已是凝成祖脉元液,化为丝丝雨雾,渗入废土之中,加速五色废土的转化。

    这处空间,祖脉之气如天,五色神土之气如地,天地交汇,犹如阴阳交泰,化生万物气机。

    这种气象,便是所谓圣地气韵。

    空间的一处,摆放着那座【玄龟承天仪】,沐浴着这里的玄妙气机,这尊石雕也蒙上一层神光,充满了神异色彩。

    对面,银澄全身插满【子午流注针】,匍匐在那里,陷入一种深层次的入定。

    它鼻息掀动,每一次呼吸,皆有缕缕光焰流转,为其雪白毛皮披上圣洁之色。

    【青焰琉璃火】蜕变出圣性以来,这是银澄第一次接受【子午流注刺法】,并非是它不想寒毒尽快拔除,而是担心这种神奇刺法,会干扰妖火的圣性。

    银澄身上的气机,初时浩荡无边,盘踞在上空,形成一片妖云。

    而后,这片妖云迅速稀薄,尽数归于体内,气机不断减弱,竟是降至地境巅峰的层次。

    不过,它喷出的火焰,却是越来越圣洁,仿佛彻底蜕变为一种圣火。

    “这头狐狸真是疯狂,为了凝聚圣火,竟将自身境界不断散去,降至地境巅峰。这是要重修地境的根基吗?不过,若是换成本大爷我,也会这样做。”

    高矮子打量狐狸的情况,喃喃自语。

    这矮子身上插满了光针,乃是秦墨的剑芒所化,他的身躯实在太过坚固,堪比地级神铁,【子午流注针】根本无法刺入,唯有用这种剑针。

    这也是秦墨修为达到地境后,才能施展这种剑针,至于是否能够破解高矮子体内的封印,尚未可知。

    另一边。

    秦墨周身喷薄万千剑芒,形成一道剑轮,盘膝悬空,运转真焰,吸收四周的庞大地气,巩固自身的境界。

    返回镇天国以来,这是他首次闭关修炼。

    此时,他体内气机澎湃如海,在四肢百骸中涌动,冲击着更高的境界。

    晋入地境之后,修炼速度慢了许多,只有宗师境的进度的十分之一。

    这是很正常的,传说境的修炼,需要庞大的积累,还有顿悟,才能不断突破。

    古往今来,跻身地境的武者,能够一年提升一段,都是修炼无比迅速的。

    即便有天材地宝相助,也难一年之内,连升两段,除非得到世所罕见的神药,或是千载难逢的机缘。

    秦墨也知道,进入地境之后,修炼进境是急不来的,唯有一步一个脚印,循序渐进。

    “咦!这是什么……”

    识海中忽然光芒大亮,秦墨的意识进入一个奇异空间,一本黑岩石书悬在半空。

    “【天工开物】!”

    黑书震动,荡出一股光芒,射出秦墨体外,直接注入【玄龟承天仪】中,这件空间圣器颤动,传来一道轰响,仿佛一扇巨门被打开。

    秦墨身躯一颤,识海深处,他看到黑书发生变化,整本石书发光,而后掀开其中一页,呈现无比震撼的一幕。

    那页石书中,显现残缺古皇器的影像,并且,层层递进,不断放大。

    “这件古皇器里盛装的是什么?”

    秦墨双眼圆睁,之前在宫殿中,他就产生一个疑惑,那件残缺的三足鼎中,到底盛放着什么东西。

    现在他看清了,是一块大陆的轮廓,山川河流,万里河山,那是古幽大陆的完整轮廓!

    光影之中,那块大陆不断变迁,山川化为平地,河流开拓为海洋,不断的变化着,仿佛千万年的光阴,化为过眼一瞬,沧海变成了桑田。

    这是一种推演,世界的推演……

    古皇器中盛装的,乃是无比浩大的天地之力显化,演绎出的古幽大陆的变迁。

    这种景象,太过磅礴震撼,带给秦墨无与伦比的冲击。

    这一幕,如同目睹世间最本源的一种变化,直至本心!

    轰……

    秦墨识海似是炸开,空白一片,他感觉似是徜徉在一片海洋中,也不知要飘向何方。

    身后,剑轮开始变幻,化为一种璀璨光轮,如大日轮盘,散发威严如岳的气势。

    这种变化,惊醒了银澄、高矮子,它们惊得跳了起来。

    “【天地源气轮】!”银澄怪叫不已,声音都变了。

    “怎么会是【天地源气轮】!千载难寻的顿悟大机缘,传说中,唯有浸在一条祖脉中,才有机会把握到这种大顿悟机缘吗?”高矮子怪叫连连。

    两个家伙两眼赤红,嫉妒到抓狂。

    传说中,唯有身浸在一条祖脉中,才有一丝机会,进入一种大顿悟的状态,身现【天地源气轮】,悟通种种武道玄机。

    这种顿悟机缘,古今罕有,即便是银澄、高矮子,也做梦想要碰到一回。

    银澄暴跳不已,也不顾身上插满长针,嫉妒的满地打滚。它若有这种机缘,恐怕立刻就能完成妖火蜕圣。

    高矮子亦是捶胸顿足,捶得胸膛发红,他若有此机缘,体内封印估计都解开了。

    两个家伙咬牙切齿,终是没有打扰秦墨,任其继续修炼。

    轰轰轰……

    秦墨体内,不断传出阵阵洪音,真焰不断流转,每运转一个大周天,修为便是增进一分。

    地境第三段……

    地境第四段……

    砰!

    【天地源气轮】散去,秦墨睁开眼睛,只觉自身与【天工开物】的联系,又增进了许多,彼此生出一种难以分割的感觉。

    隐约中,他似能感到【玄龟承天仪】,乃至那座残缺古皇器的存在。

    “难道说,【天工开物】与那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秦墨想到第一代栾皇留下的典籍,提到上古时的那个无敌皇朝,猜测是否与之有关。

    “我的修为,怎么到地境中期了?”

    猛地,秦墨察觉到自身修为,吓了一大跳,这一番入定,他的修为竟是连跳三段,进入地境中期。

    糟糕!难道说这一次闭关,有数年之久吗?

    秦墨首先想到这个问题,一抬头,一张狐狸就在眼前,几乎要贴在他脸上。

    “银澄阁下,你做什么?我入定了多久?怎么修为提升了这么多?”

    秦墨一时有些发慌,难道他真的修炼了数年?这头狐狸为何不叫醒他。

    “正好一天!你这臭小子,给本狐大人老实交代,是不是私藏了什么秘宝?”银澄狂吼道。

    从这狐狸的叫嚣中,秦墨才知道【天地源气轮】的事情,他心中一跳,越发确定【天工开物】,与两件圣器之间,有着神秘的联系。

    “在漩涡之城的【天地碑拓】中,我吸收了那么多祖脉地气,会出现【天地源气轮】的大顿悟,也是正常的。厚积薄发嘛!”秦墨很平静的解释。

    “为什么本狐大人没有!”

    “为什么本大爷没有!”

    银澄、高矮子咬牙切齿,它们真的很不平衡。

    “那是人族的大机缘,你们不是人族,有什么法子?”秦墨摊手,那神情很无辜,也很欠揍。

    狐狸、矮子交换眼神,两个家伙开始商量,抽出秦墨体内的一些圣体之血,炼制一番,吞服下去,或许也能进入【天地源气轮】的大机缘。

    秦墨脸色发黑,很想将这两个家伙踢出灯座空间,竟然想吸他的血。

    ……

    从灯座空间中出来,又是一个深夜。

    夜凉如水,已是进入皇都的初冬,很是寒冷。

    分馆内院,秦墨找到铁掌柜,后者已是等候了一天。

    “铁掌柜,拜帖都递出去了吗?”

    前一天,秦墨找来铁掌柜,让其送出两份拜帖,一是给青罗山庄庄主,二是给炼霞门,提出要与两大势力和解。

    今夜,秦墨要亲上青罗山庄,与两大势力的首领会面。

    “送出去了。二老板,这样合适吗?即便有栾皇的旨意,你独自一人前往青罗山庄,也是羊入虎口,太危险了。”铁掌柜一脸忧色。

    他不明白秦墨为何会有这样的决定,或许是秦墨背后的势力做出的决定,会暗中派人保护,但是,这也太危险了。深入虎穴,很难全身而退。

    “不用担心,我有依仗。铁掌柜,今夜你可别睡着了,等我回来。”秦墨拍了拍铁掌柜肩膀,出门而去。

    咯吱!

    分馆大门打开,秦墨走了出来,冰凉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呈现一层朦胧的银光。

    探查周围,秦墨察觉到一股股隐藏气机,他淡淡笑着,身形一纵,化为一缕轻烟,没入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