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35章 只身拜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431421.html
    皇都有一处秀丽景观,名为青罗湖,风景秀丽,绿树成荫如盖,远望过去,犹如一片青色绫罗,由此得名。

    不过这数十年来,青罗湖区域再难见游客,此地是青罗山庄的地界。

    半年来,青罗山庄崛起,其势一飞冲天,使得青罗湖闻名遐迩。

    月夜之下,晚风吹过,树影婆娑,一条道路蜿蜒,直通青罗湖畔的一处山庄。

    一个身影在林间出现,漫步而行,很是悠闲,似是在欣赏月夜的青罗湖。

    “那里就是青罗山庄?”

    秦墨抬头远眺,前方一座山庄轮廓隐现,坐落在树荫如盖的山间,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目光微动,不经意扫视四周,秦墨“耳闻如视”展开,看到一个个隐匿的身影。

    诚然这些强者隐匿之术很高明,但是在秦墨的六识下,还是无所遁形。

    尤其一夜顿悟,秦墨的修为突飞猛进,除非是天境强者隐匿在旁,否则,都无法瞒过他。

    “周围有数百人隐匿,真想一把火烧死他们!”银澄咬牙切齿,这狐狸还在为天地源气轮的事嫉妒。

    “现在烧死他们,咱们这出戏还怎么演?就是要越来越多的人前来。”秦墨以心念传音回应。

    前一天,吩咐铁掌柜递出拜帖,虽然做的很秘密,但是,秦墨相信瞒不过皇都各大势力。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秦墨背后的势力做出让步,要与青罗山庄、炼霞门妥协。

    嗖!

    秦墨身形一晃,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已是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是百丈之外,身形又是一晃,已是消失不见。

    树林的阴影中,一道道身影出现,纷纷追了上去。

    “秦墨此子,竟敢独自一人,亲上青罗山庄,也实是大胆!”

    “这有什么大胆的,他身边必定有大高手保护,况且,栾皇旨意一下,谁也不能明目张胆动这小子。”

    “那也未必,若是青罗山庄、炼霞门不计后果,再与另一个四品势力结盟,联手将此子击杀。栾皇一脉也未必能如何。”

    “总之,此子亲自上门,肯定有一番苦头要吃。也是此子太张狂,现在要受教训,真是解气!”

    这些尾随的探子、强者低声交谈,他们都很兴奋,巴不得看到秦墨吃瘪。

    这段时日,秦墨的风头实是太盛,以弱冠之龄,便拥有与老一辈抗衡的战力,身后又后庞大势力支持,引来皇都各大势力的忌惮。

    这少年若是成长起来,是皇都各大势力都不愿看到的,即便现在有栾皇下旨,很多势力也希望,此子会发生意外,就此陨落。

    “丫的,这群混蛋的嘴巴好不干净!本狐大人很想捏死他们!”

    银澄愤愤不已,妖火蜕变圣性之后,它现在的灵觉实在太强,地境强者的传音都能探知。

    “冷静,这一出戏,你看着就好了。届时以圣火助我脱身!”秦墨连声安慰,他生恐这狐狸按捺不住,真的在此大开杀戒。

    一路前行,秦墨来到山脚下,这一路上,他随手破解一些陷阱、阵法,丝毫没有停留。

    可以想见,这些陷阱、阵法,皆是青罗山庄布置的,并非是想坑害、困住他,其意就是要挤兑他,当众拉他的面子。

    山脚下,竖着一具石碑,上有三字解剑石。

    石碑很新,显然是新近雕砌而成。

    “来者止步,想要入庄,解下佩剑!”一个青罗山庄弟子冷喝。

    “解剑石?我怎么没听说,青罗山庄有这样的规矩?”秦墨微微皱眉,淡淡道。

    “原来是名动皇都的羽馆二老板,秦墨!”

    那弟子似是才认出秦墨,冷笑道:“这解剑石,是庄内刚立下的规矩,就算天王老子来,也不能例外。秦二老板,你固然是青罗山庄的客人,但是,拜帖是你发出的,并非是我山庄邀请,也不能例外。解下佩剑,才能放心!”

    说着,那弟子扫过秦墨的佩剑,眼中露出贪婪之色。

    秦墨的剑,已经随着他的人,一样的名动皇都,这柄狂月地阙剑是无数人梦想的宝物。

    “好!既是青罗山庄的规矩,我自会遵守。”

    “什么?”那弟子眼睛有些发直,他并不认为秦墨会解剑,只是按照庄主的吩咐,在此挤兑一下这少年。

    秦墨解下佩剑,并未交给这弟子,而是插在解剑石前,手指连弹,布置一个小型剑阵。

    随即,秦墨也不停留,径直走过解剑石,拾阶而上,朝着青罗山庄大门走去。

    “真的解下佩剑?”

    那弟子很吃惊,看了看狂月地阙剑,很想拔起试试手。

    此时,一阵晚风吹过,临近神剑三尺之内,立时撕拉一声,剑阵发动,剑芒狂舞,将风儿也切成碎片。

    那弟子冷汗直流,他本以为凭自己宗师境的修为,至少能够拔剑一试,现在却是彻底断了这念头。

    远处,尾随的一群强者惊愕不已,秦墨竟然解下佩剑,这少年真以为这是赴宴?一旦进入青罗山庄,即便身旁有绝世强者护持,也未必能毫发无伤。

    青苔覆石阶,明月映山涧。

    秦墨沿着山路,缓步而行,月光倾洒下来,照在他身上,如同一名文弱书生月夜爬山,风雅脱俗。

    “二老板,你倒是悠闲呀”

    一道悦耳如天籁的笑声响起,秦墨身周的景物一变,这片天地似乎都扭曲起来,陷入一片奇异的空间中。

    一抹白衣身影出现,同样是一袭书生打扮,却是手持一柄古朴阔剑,神秀内蕴,玉骨天生,倾城绝世。

    “雪,你怎么会在这里?”秦墨很吃惊,他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萧雪晨。

    银澄、高矮子立时没了声息,这两个家伙对萧雪晨无比忌惮,不愿她发现自身的存在。

    “二老板你来游山玩水,为何不知会我?”萧雪晨浅笑,如月夜幽昙般美丽,令人为之窒息。

    “我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

    秦墨不由失笑,这人儿真会说笑。随即他脸色一变,反应了过来,这并不是萧雪晨的真身,而是类似剑体的存在。

    这个空间,已是与外界隔绝,乃是一种剑域。

    “这是剑意飞驰千里,布成剑域,凝成剑体的雏形吗?雪晨小姐,你实是在打击世间的剑手。”秦墨不禁苦笑。

    他帮萧雪晨治愈前世暗伤,对于她的剑道进境,或许是世间最清楚的一人。

    她如今的修为,绝对没有达到圣者境界,却是已经凝成剑体,并能在此显化,而无人发觉,这已经是一代剑圣的手段。

    天生剑魂,确是有无与伦比的优势,单是从起点上,就与其余剑手判若天地。

    “你也不差,半年不见,剑魂已经开始凝练。在此年岁凝成剑魂,未来成就并不会比我逊色。你的剑魂奥义,我以剑魄天眼观之,也是看不透了。”

    萧雪晨抿嘴一笑,并不掩饰她的惊讶。

    话语一顿,她秀眉颦起,不悦道:“二老板,你我朋友一场,你在我萧庄还修炼过一段时日。羽馆分馆的风波,为何从不曾向萧庄知会一声,我萧庄与栾皇一脉祖上虽有约定,但是,若是友人遭到欺辱,也不会坐视。”

    秦墨一愣,旋即笑了起来,少有的开怀。

    他自是明白佳人的意思,萧庄限于第一代栾皇的约定,不能主动出手。但是,若是羽馆求助,那就是两回事了。

    “雪晨小姐,若是这样的风波,也需要其他势力相助。那你来当羽馆的四老板,也当不安稳了。这场争斗,今夜就会解决,你不需担心。”秦墨开口道。

    “你此来青罗山庄,不是为了谈和吗?真的不需要相助?”萧雪晨美目一动,真的有些吃惊了。

    她是听闻秦墨独自一人,亲上青罗山庄,才以剑体显化,欲助其一臂之力。现在看来,这少年似是胸有成竹。

    “若要相助,你在山庄外,为我呐喊助威就好。”秦墨点了点头,认真说道。

    萧雪晨樱唇微动,白了他一眼,那风情如歌,曼妙似谪仙下凡。

    片刻,半山腰处,秦墨的身形再次出现,朝着青罗山庄大门走去。

    他短暂的失去踪影,还是引来很多强者的注意,猜测这是随行秦墨的绝世强者所为。

    山庄大门处,站着两队青罗山庄强者,穿着内甲,带着刀兵,杀气腾腾,一点不像是在迎接宾客。

    “来者是羽馆秦墨?”一位逆命境强者低喝,其声如雷,震得地动山摇。

    在场强者皆是身躯震动,迸发气势,齐齐笼向秦墨,要当场震慑这少年。

    数日前,青罗山庄一群强者尽数陨落在羽馆大门前,成为青罗山庄的奇耻大辱。

    庄内一干强者皆是认为,凭秦墨的真正战力,根本无法战胜逆命境强者,必定是有大高手在旁相助。

    这少年的真正实力,至多与青沉战持平,甚至还有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