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39章 神雷之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456795.html
    “哼……,青修墨,还有你们三个老匹夫,我敢只身一人进庄,你们真以为我是送上门来的肥肉吗?早就防了你们这一手,有本事你们全力出手,将我护身神物破去呀?”

    “你们四个老家伙,平素道貌岸然,却行这等欺辱小辈的卑劣之势。”

    ……

    秦墨淡淡冷笑,一派有恃无恐的模样,置身青焰光罩中,指着青修墨四人,一个一个的喝骂,诸般脏言秽语层出不穷,其言辞之恶毒,用语之毒辣,简直令人发指。

    骂得青修墨四人怒火冲天,恨不得撕裂青焰光罩,将这少年一巴掌拍死。

    灯座空间中

    银澄甩动七条半尾巴,【青焰琉璃火】在尾尖疯旋,连通外界,维系青焰光罩的稳固。

    这道青焰光罩的防御,之所以如此变态,乃是依托灯座空间中的强大能量,即便四大天境强者狂轰滥炸十天十夜,也足以保证青焰光罩的牢不可破。

    不过,银澄是不痛快到极点,它在里面累死累活,维系青焰光罩的稳固,而秦墨却在外面嬉笑怒骂,横眉冷对四大天境强者,骂得他们暴跳如雷。

    这种事情,本该双方的位置调换,由它来怒骂喝斥才对。

    “这个臭小子,让本狐大人累死累活,他却在外面人假狐威,好不痛快啊!”

    银澄一边低吼着,一边心疼灯座空间中的能量流逝,它很后悔,之前自告奋勇揽下这种脏活累活。

    此时,大厅中,青修墨四人气得七窍生烟,他们身为天境强者,皆是一方绝世高手。四人聚首,即便以当代栾皇之尊,也要给予礼遇。

    现在,却被一个黄毛小子,当面指着鼻子喝骂,如同在骂四条癞皮狗,这如何能忍?

    “青庄主,咱们全力出手,将青焰光罩破去,让此子受尽炼霞门三百六十种酷刑!”

    另一位炼霞门天境强者愤怒咆哮,秦墨竟敢骂他“老阉货”,简直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青修墨脸上杀意狂炽,却是没有失去理智,他沉声道:“诸位,不要上当,这小子是在激我们全力出手,毁去外面的大阵,他就能够脱身了。”

    其余三人一惊,清醒过来,暗道好险,若是四人全力出手,大厅外的大阵必定会出现裂痕,此子就能趁机逃脱了。

    这时,秦墨目光一转,看向青修墨,冷笑道:“呵呵,青修墨,青庄主,果然城府极深。别人不知你的跟脚,我却清楚的很,你那原配夫人在地狱,托我给你带一句话……”

    “闭嘴,你这小畜牲!”青修墨脸色骤变,他没想到生平最深处的秘密,这个少年竟然一口道破。

    轰隆!

    青修墨身周青焰闪烁,如同青色玉石被点燃,冲天而上,这是【青罗玄天功】臻至大成的征兆。

    虚空呈现道道裂痕,在场其余三人色变,他们没想到青修墨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现在却突然失去理智。

    “青庄主,稍安勿躁!”

    一个森森的声音响起,仿佛是从地狱深处传来,一个身影从阴影中走出,他提着一个古旧的石壶,随手抛出。

    石壶旋转,在半空中放大,一道道鬼气窜出,化为一个鬼莲盘,压在青修墨头顶,将漫天青焰压制下去。

    “你……”青修墨见到来人,脸色一变,随即恢复平静。

    “是你!?”秦墨脸色一变,目光冰冷,认出了来人。

    这是一个中年人,穿着黑色四龙袍,身形颀长,面容俊逸,提着石壶的手萦绕森森鬼气,散发着诡异而强大的气息。

    这个人,秦墨并不知其姓名,但是,却是至今难忘。

    东烈战城的鹰隼试翼会期间,他险些丧命在此人之手,而那次鹰隼试翼会的种种阴谋,皆与此人有关。

    毫无疑问,鹰隼试翼会结束后,那高洁如竹的少年青竹之死,也与此人脱不了干系。

    关于此人的身份,无疑是栾皇一脉,现在看其身穿黑色龙袍,毫无疑问,他最终得到了栾皇一脉嫡系皇子的身份。

    “这是持有【天鬼壶】的那个混蛋!?”银澄亦是怒骂,当初秦墨受难之时,它也被坑得不轻。

    中年人提着【天鬼壶】,一步一幻,近乎缩地成寸,转瞬来到秦墨近前。

    “墨兄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这情景与上一次见面,何其相似,只是这一次,还有殷红翎那样的美艳强者助你脱身吗?”中年人微笑开口,如同和久别重逢的好友闲聊。

    “阁下好算计!这么说来,青罗山庄的这个局,是你主谋策划?还是出自当代栾皇的授意?”秦墨脸色不变,沉声问道。

    中年人脸色微动,露出些许惊讶,道:“对付你这样的稚鸟,何须陛下亲自布局,他老人家只需下达命令,就可以了。”

    “墨兄弟,你身陷此地,就算有神物护身,想要离开也是不可能的。你若能出面,将羽馆的羽先生找出来,可保性命无忧。”

    秦墨眉头一挑,冷然道:“只是性命无忧?我想知道,若是请出羽先生,我的下场究竟如何?”

    “自是废去武功,被囚禁在皇宫深处。你放心,到时有羽先生与你为伴,你们这对难兄难弟,不会寂寞的。”中年人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样的下场,你觉得我会接受吗?不若你先打碎这道防御,再来和我谈吧。”秦墨面无表情,淡淡开口。

    此时,青修墨四人已是上前,其中一人森然道:“殿下,何必啰嗦,快点动手,破开这护罩,擒下此子。我有一百种方法,从他脑子里搜出姓羽的下落。”

    中年人轻声叹息:“本来想留你一命,你既如此冥顽不灵,就怪不得我不留情面了。”

    “哦。这么说来,当初在东烈战城的那晚,你这家伙还手下留情了?”秦墨冷笑,对于此人的虚伪,实是厌恶到极点。

    轰隆!

    中年人也不答话,再次驱动【天鬼壶】,悬于秦墨头顶,壶口吐出一道鬼雾,犹如地狱中倾泄而出的冥河水,朝着青焰光罩卷去。

    旁边,青修墨四人也未旁观,皆是纷纷出手,从不同角度轰向这道护罩,他们对秦墨已是恨极,根本不容此子再安然半刻。

    滋滋滋……

    鬼雾倾泄在青焰光罩上,顿时沸腾起来,犹如岩浆中灌入了滚油,疯狂翻腾着,光罩表面摇摇欲坠,似是坚持不了多久。

    “那光罩要支撑不住了,一起动手,再加把劲!”

    “封锁四周空间,以防这小畜牲有后手,撕裂空间遁走!”

    青修墨四人大喜,却是很谨慎,在周遭打出一道道气劲,将大厅内部再次封锁。

    咔嚓!

    青焰光罩终于碎裂,但是,在场五大绝世强者还来不及欣喜,就感到莫大的吸力传来,碎裂的光罩产生一股绝强的粘力,将五人的气机吸附住。

    随后,五人看到秦墨取出一个金属圆球,后者稍一按动,触动了圆球的机关,顿时,整个金属球亮了起来,一股窒息奔腾的气息狂涌而出。

    在场五人身为天境强者,战力无双,体魄近乎不坏,依然感到一种心惊肉跳的危机感。

    刹那间,这颗金属圆球中,产生一股无比恐怖的吸力,将五人的气机完全定住,难以动弹。

    “这是什么凶物?!”

    “糟糕,此物很危险,快退!”

    “快快离开这里,此物若是爆开,我等难以承受。”

    青修墨、中年人的脸色彻底变了,再不复此前的得意,想要抽身退走,却是怎么也摆脱不了金属圆球的吸力。

    “青庄主,许多年前,当你为远大前程,杀死你的妻女时,就该记住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秦墨捧着这颗【兽魔噬神雷】,转头看向中年皇子,“你杀死青竹,取得信物,成为栾皇一脉的嫡系皇子时,一定觉得有朝一日,有望问鼎镇天国皇位。你放心,你死之后的不久将来,我会让你梦想的皇位,变得一文不值。”

    随后,秦墨扫了一眼其他三个天境强者,直接引爆了【兽魔噬神雷】。

    而他的身躯,则是被一团青焰裹住,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下一刻……

    【兽墨噬神雷】爆开,这里的天地之力疯狂汇聚,朝着一个极点压缩,其中产生的吸力,仿佛能将一个世界都吞噬。

    在场五人固然是天境修为,根本无法抵御这股恐怖吸力,皆是被吸了进去,化为五团肉球,而后生生被压入这个点,传出一阵骨骼碎裂,以及阵阵惨叫声。

    轰隆!

    这个极点被压缩到极限,随即爆炸开来,大厅立时被掀飞,飞灰湮灭。

    一道直径数百丈的光柱冲天而上,虚空如破布般撕裂,一层层洞穿,这道光柱直冲入夜空,直贯天际。

    一霎那,天地色变,夜空一片璀璨,白炽的光辉一圈圈荡开,连明月都被遮蔽。

    整个皇都周围,乃至皇都外数千里之遥,所有生灵都感到一股心悸,仿佛有大难临头,真要天崩地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