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42章 搅动风云
    分馆前的广场上,铁掌柜一边亲手布置马车,一边向旁人解释,这是二老板皇宫赴宴准备的。

    能够参加皇宫夜宴,自是极为荣耀之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何炫耀都不过分。

    可是,羽馆二老板赶赴皇宫赴宴……

    广场上,人群为之侧目,众人的神情瞬息万变,什么样的表情都有。

    各大势力来访的使者,更是满脸涨红,如同茅厕蹲坑,突然便秘一样,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以秦墨现在的身份,自是能参加皇宫夜宴,并且,还是坐在最前列的位置,与四品势力各大首领同席。

    即便昨夜,秦墨飞掷手帖,等若是昭告天下,拒绝了栾皇的赐婚,直接驳斥了当代栾皇的面子。

    不过,栾皇一脉也绝不会震怒,反而会抚慰羽馆,不愿与这位二老板交恶。

    可是,让秦墨参加皇宫夜宴,使得无数人想到了青罗山庄的下场,若是这少年进入皇宫,在夜宴之上,一言不合,催动那件禁器,岂不是整个皇都的绝世强者都要死伤大半?

    这个猜测,绝非没有可能,此前皇都各大势力和羽馆之间,可是没有那么友好。

    “铁掌柜,贵馆二老板,真要去参加皇宫夜宴吗?”鸣凤楼一位长老低声问道。

    铁掌柜脸色一肃,道:“这位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栾皇可是下了旨意,让二老板前去参加夜宴,难道你想让二老板抗旨吗?”

    他·妈·的,秦墨昨夜不是当着整个皇都的面,拒绝了栾皇的赐婚吗?

    这还不是抗旨,那什么是抗旨?

    广场上,很多人心中狂骂,却也不敢说出来,只能悻悻而笑。

    一时间,秦墨在今夜,参加皇宫夜宴的事情,如同一场致命瘟疫,迅速传遍了皇都,并传进了皇宫中,传进了栾皇的御书房。

    谁也不知道,当代栾皇知道这消息时,是什么表情。

    据一些势力在皇宫中的眼线称,御书房外的侍卫统领知晓这消息时,整个脸色刷白,没有一点血色,仿佛是见了鬼一样。

    下午,皇宫就派出使者,带着一车队的礼物,到羽馆分馆宣旨。

    这一次宣旨,皇宫的使者非常谦逊,声称不愿打扰秦墨的休息,只要铁掌柜接旨就好,并当众宣读了旨意。

    这一封旨意,字里行间的态度,都非常亲和,在谈及赐婚一事上,言及玉灵公主的侍女冲撞了秦墨,实是皇室管教不严,这桩婚事未能促成,实是栾皇一脉的遗憾。

    同时,当代栾皇还表示,此前羽馆的风波,实是栾皇一脉督促不言,实是愧见秦墨,希望再过一段时日,再设宴另请。

    ……

    分馆前厅,众多访客都在聆听旨意,皆是听明白了,栾皇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秦墨你不要来参加皇宫夜宴了,给你带来一车队的礼物赔罪。

    铁掌柜很不甘愿,接旨的时候似是像抗议,却终是无奈接了下来。

    随后,秦墨也派人传话,感谢栾皇赐予的礼物,期待下一次的会晤。

    至此,在场众人才是松了口气,秦墨不去参加皇宫夜宴,一切都好说。

    若是秦墨执意要参加,那各大势力的首领们就要考虑考虑,是否要前往皇宫赴宴了。

    ……

    与此同时,分馆内院。

    “总算能平静一段时日了。”

    凉亭中,秦墨伸了一个懒腰,他全身还在酸疼。

    昨夜【兽魔噬神雷】的爆炸,虽然没有伤到他,但是,震动的余波还是令他筋骨受到震荡,一直隐隐作疼。

    “墨哥儿,青罗山庄、炼霞门那帮凶神恶煞,真的都死绝了吗?”冬东咚不确定的问道。

    前些时日,青罗山庄打上门来,将冬东咚打成重伤,胖少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一觉醒来,冬东咚听闻这个震撼消息,犹自觉得尚在梦中,十分不真实。

    “死绝了?我又不是屠夫,至于屠尽青罗山庄、炼霞门满门吗?”秦墨笑骂,“不过,昨夜镇守在青罗山庄议事厅周围的所有人,一起被炸死是真的。”

    凉亭中,东圣海、左熙天,和氏兄弟、李淡飞一脸震撼,也尚未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

    他们早就猜到,秦墨必定是有所依仗,能够度过这一难关。

    但是,却是绝对没有想到,一夜之间,青罗山庄、炼霞门的八成强者,皆是葬身于青罗山庄中。

    和乌狼、和共羊咋舌不已,秦墨一夜之间所行之事,实是吓到了他们。

    “老四,你真的动用了禁器,将青修墨四大天境强者,全部给炸死了?”东圣海问道。

    他不会问秦墨动用的是何种禁器,只是想确认一下,秦墨手中是否拥有禁器,这是东氏家族向他传达的意思。

    李淡飞也露出注意之色,他家族也传话,让他来探听一下口风。

    秦墨点了点头:“不仅是四大天境,还有一个天境强者,应是栾皇一脉的人。”

    咝……,东圣海等人倒吸一口凉气,外界议论纷纷,猜测昨夜在青罗山庄中的天境强者,应是不止四位。

    现在,从秦墨口中得到证实,竟是真有第五位天境强者。

    “老四,你这一记手笔,可是有些太大了点,别说是皇都各大势力,就是镇天国各大势力都吃不消啊!”东圣海笑着摇头。

    不过,东圣海也清楚,青罗山庄、炼霞门的覆灭,秦墨,以及分馆的危机是彻底解除了。

    从今天起,面前的这黑发少年,已是真正踏入镇天国绝世人物的行列。等到将来,这少年踏破逆命,跻身天境之时,则是当之无愧的镇天国第一人。

    “来,来,来……,咱们喝一杯!庆祝咱们‘千元四杰’即将真正名动镇天国!”左熙天举杯,眉飞色舞喊道。

    “不是‘千元四废’么?”熊彪瓮声瓮气的愣道,回应他的是三记重重的拳头。

    这一顿酒,喝得很尽兴,让秦墨遗憾的是,梅中影今晨赶来道别,因族中有事匆匆离开了。

    董夜棂也在昨天,就被董家强者护送离开皇都。

    百里烟则是在今晨,得知两大四品势力覆灭的消息,留下一封信函,就匆匆返回北灵战城。

    信函中,告诫秦墨不宜在皇都久留,速回西翎战城,不久之后,北王会拜访西翎战城,届时再把酒言欢。

    “皇都事情了结的差不多,是时候返回西翎战城,回归宗门了。”秦墨想到阔别近一年的千元宗,心绪不禁有些激荡。

    不过,在离去之前,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布置,以防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分馆。

    ……

    分馆密室。

    堆满了真元石、兵刃、宝物,皆是从青罗山庄、炼霞门的宝库中搜寻来的,昨夜两大势力覆灭后,银澄第一时间瞄上了两大势力的宝库,潜入其中,刮起一股妖风,将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卷了回来。

    “上阶真元石六千七百万枚……”

    “玄级武器三千四百七十六柄……”

    凌星海负责清点这些东西,他已经忙碌了一个昼夜,不过却是精神亢奋,因为发现了两本星术典籍的孤本。

    旁边,银澄则是打着哈欠,对于这些宝藏不感兴趣。

    以这狐狸现在的家底,堪比一个三品宗门的移动宝库,而青罗山庄、炼霞门虽然号称是四品势力,但是,宝库中的典藏却只相当于五品势力。

    “就因为门下弟子,机缘巧合得到大宝藏,使得势力中多了两大天境强者,就野心膨胀,想要一飞冲天。可惜,步子迈得太大了点,扯到蛋了。”

    秦墨摇头,这就是人心,一旦获得强大的力量,就很容易忘却自我,这也是对他的警醒。

    “对了。那【天鬼壶】呢?银澄阁下,你收起来了吗?”秦墨忽然想起,看向这狐狸。

    昨夜在青罗山庄的废墟中,他搜寻了一阵,并未发现【天鬼壶】的存在,想及很可能是这狐狸拿走了。

    “没有。本狐大人对于那玩意没兴趣。”银澄眯着眼睛,打着哈欠,看起来真要睡着了。

    秦墨眯着眼,根本不相信,以这狐狸见宝眼开的性子,会对【天鬼壶】没兴趣?

    那东西诡异绝伦,蕴含着令人忌惮的力量,但是,毕竟是一件地级神物。

    “算了。银澄阁下你既拿了,那就给你吧。我对那玩意,没什么兴趣。”

    秦墨颔首,他对鬼族的宝物,是真的没兴趣,他对这一族向来无任何好感。

    “本狐大人说没拿就是没拿,以本狐大人的高洁品性,至于拿了说没拿吗?”银澄顿时怒了。

    这狐狸没拿?秦墨一怔,这狐狸的表情看起来不似作伪。

    “哦?【天鬼壶】?”凌星海抬头,似是想起了什么,“清晨时候,我好似看到高少拿着一个石壶,不知是不是【天鬼壶】。”

    高矮子!?

    秦墨、银澄一惊,连忙探查灯座空间的情况,却是看到空间边缘,高矮子正对着一个石壶小解。

    石壶剧烈颤抖,不断传出厉鬼的阵阵哀嚎,似是正承受油煎火烤的酷刑一样。

    “舒服,舒服,你们这些怨魂厉鬼,本大爷的尿是否非常痛快?这可是寻常人都无法承受的神液,你们这些鬼物好好享受吧。”高矮子大笑不已,身躯时不时哆嗦一下,很是畅快。

    察觉到秦墨、银澄的探查,高矮子痛快大笑,告知【天鬼壶】被他的尿浸泡一段时间,其中的怨魂厉鬼就会消散,这个石壶就会成为地级的神料,用来铸造其他神物。

    秦墨、银澄的脸都黑了,这矮子竟拿【天鬼壶】来当尿壶,就算其中的万千厉鬼尽数消散,真的成为一件神料,他们也绝对不会要这石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