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43章 青罗分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479506.html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皇都接连发生变故,皇宫夜宴的第二天,便有两大四品势力的天境强者约战,决战皇都之巅。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差点将皇都的护城大阵捅破了一个大窟窿。

    两大四品势力亦是全面开战,流血事件不断升级,虽有其他势力的调解,也是小范围的冲突时有发生。

    同时,不断有各大势力的强者、名宿遇刺身亡,短短数日,人数已经高达近百。

    这是一种挑衅,也是一种纷争将至的讯号。

    整个皇都的气氛都很紧张,每夜的宵禁都提前了,城防军的数量增加了一倍,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暗杀的发生。

    皇都中谣言四起,矛头直指诸皇子的夺嫡之争,很多人认为这是诸皇子明争暗斗导致的。

    对此,一些有心人则是持有不同看法,他们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相对于皇都的紧张局势,羽馆分馆则很平静,铁掌柜从早忙到晚,负责分馆扩建的事宜。

    与此同时,青罗山庄的区域也被清理出来,正在迅速重建当中。

    这一次,秦墨展现了大手笔,广邀皇都的阵道宗师,构建分馆、青罗山庄区域的防御大阵。

    其耗费之巨,高达三万万枚上阶真元石。

    这样的惊人手笔,再次震动皇都,深深震撼羽馆的财力。

    对于各大势力来说,上阶真元石算不了什么,但是,数量达到三万万枚,实在是太过惊人,任何一个四品势力也无法一下子拿出这么多来。

    秦墨之所以如此做,一来是展现羽馆的财力,让皇都各大势力忌惮,二来,也是这段时日,皇都风云变幻,让他也嗅到不寻常的气息,感到莫名的压力。

    他有预感,似是青罗山庄、炼霞门的覆灭,加速了这种纷争的出现。

    只是,这种乱象的根源,肯定不会是诸皇子夺嫡所致。

    镇天国建朝以来,每一代夺嫡之争都很惨烈,但是,还没资格请动四品势力。

    因此,秦墨想要加速完成皇都的布置,以免夜长梦多。

    有钱能使鬼推磨,青罗山庄的重建非常快,短短半个月,已是基本完成。

    随后,各大势力探查到惊人的消息,青罗山庄内部,竟在建造一个小型的【大地轮盘】。

    这个消息,可谓是触动了各大势力的心弦。

    对于六品以上的势力来说,拥有一个【大地轮盘】的传送门,并没有什么。

    可是,在皇都之内,一个势力想要建造一个【大地轮盘】,那就是难之又难。

    因为,皇都的地脉,乃是万千条地脉的汇聚之处,想要建造一个【大地轮盘】,首先要能够定脉。

    想从万千地脉中,定位一条地脉,其难度之大,整个镇天国都难以找出一位这样的高人。

    传说中,唯有天生的地脉阵道师,才拥有在万千地脉中,定住一脉的天赋。

    在皇都中,除去栾皇一脉拥有【大地轮盘】,其余只有鸣凤楼、太鳄门拥有各自的【大地轮盘】。

    这三处【大地轮盘】,都不是三大势力建造的,而是镇天国建成以前就存在的。

    现在,青罗山庄却在建造一处【大地轮盘】,也即是说,羽馆之中,还存在能够定脉、锁脉的地脉阵道师?

    地脉阵道师,实是太罕见了,这是各大势力都想拥有的奇才。

    一时间,各大势力产生联想,羽馆的三老板,难道是一位地脉阵道师?

    这个猜测,使得各大势力坐不住了,纷纷派出高手,悄悄的一探究竟。

    待查明,短短数天时间,青罗山庄的那处小型【大地轮盘】,已是基本建成,皇都的各大势力都惊呆了。

    许多人已是坐不住了,在此非常时刻,若能请动这位地脉阵道师出手,为己方势力布置一处【大地轮盘】,将会获得极大的主动。

    因此,皇都各大势力固然忌惮秦墨的禁器,但还是派出使者,想与羽馆谈一谈条件。

    然而,就在那一天,青罗山庄的那处【大地轮盘】彻底建成时,一道如焚世巨炉的气息直冲天际。

    当天,天空仿佛多了一个太阳,气息如龙,贯通天地,直接震裂了皇都上空的大阵。

    见到这样的奇景,尚在半路的各大势力使者,皆是面无人色,纷纷掉头,原路返回。

    毫无疑问,是有绝世人物通过【大地轮盘】,来到了青罗山庄,修为惊天动地,足以横扫天境强者。

    武道王者!?

    一位武道王者出现在青罗山庄,这个猜测,令各大势力无比忌惮。

    “那气息,似曾相识,好似半年前,那位羽先生的力量波动。他突破到武道王者了?”有人惊呼。

    许多人经历过半年前的镇天楼风波,亦是很肯定,这是羽先生的气息无疑。

    随即,有人找上神都卫营的侯府,想要询问侯云爵,半年前,镇天楼风波的另一边的当事者,被秦墨杀其子,后被羽先生击败的侯帅。

    若说谁对羽先生的气息最熟悉,自是侯云爵无疑。

    可是,当有人来到侯府,却是得到消息,侯云爵已是当天出了皇都,寻友远游,归期未知。

    身为三帅之一,军务在身,如何能够擅离职守,分明是托词。

    于是,人们已是明白,侯云爵是知晓羽先生达至武道王者境界,担心羽先生秋后算账,所以匆匆离去。

    这个消息得到证实,皇都各大势力都炸锅了,此前有关羽先生闭关疗伤的谣言,不攻自破。

    原来羽先生并非是闭关疗伤,而是闭关修炼,冲击武道王者的境界。

    传闻,半年前这位羽先生年龄不过三十岁,现在至多刚满三十岁,就已跻身武道王者,这是镇天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修炼纪录。

    可惜,关于羽先生的来历,人们知晓的太少,无从探寻其跟脚。

    想要强请那位地脉阵道师的事情,各大势力皆是偃旗息鼓,不敢再有任何异动。

    现在的青罗山庄,有一位掌握禁器的剑道奇才,一位年轻的过分的武道王者,还有一位地脉阵道师,再加上八位逆命境随从……

    单是这些明面上的力量,已是真正的龙潭虎穴。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在各大势力心目中,羽馆的所在,已是成为仅次于萧庄的禁地,比之栾皇的皇宫还要神秘可怕。

    ……

    夜幕降临,月华如水,倾泄而下。

    青罗山庄上空,大阵交织,地气涌动如潮,笼罩这片区域,一派万千气象。

    山庄中央的深坑,已是被填平,建成一座假山,泉水汩汩,流淌其间,与山庄的静谧气氛相合,十分幽静。

    山庄的最高处,是一栋阁楼。

    此时,阁楼上,一桌,一壶酒,秦墨与萧雪晨对坐。

    从高处眺望,远处皇都万千灯火,街道上人潮涌动,川流不息,有着世事如潮的景象。

    阁楼周围,则是树涛起伏,泉水叮咚,幽静如潭,月华如洗,仿佛能触摸到天地归真的本源。

    对面,萧雪晨是一副书生打扮,以“草先生”的化名拜访。

    “小墨,你也真是,羽兄既是来此,为何不留他一些时候,我还想与他切磋一番石雕之技。还有那位地脉阵道师,我庄内的一位长辈,也好像拜会一番呢。”萧雪晨端着酒盏,月光映在她容颜上,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亦嗔亦怒的表情,动人到极点。

    秦墨怔了怔,撇嘴道:“切磋石雕之技?雪晨小姐,你其实是想偷师吧?至于那位地脉阵道师,他性子古怪的很,不喜与陌生人碰面,我平素也难见上,这一次他会帮忙,我可是下了血本的。”

    这般说着,秦墨心里则是在嘀咕,若是萧雪晨知晓,羽先生,还有那劳什子地脉阵道师,都是他一人,也不知做何感想。

    能够建造【大地轮盘】,纯是一个意外发现,【天工开物】的更深层一篇,就是讲述定脉之术,秦墨一试之下,竟是能够轻松掌握。

    由此,就在凌星海、银澄的帮助下,建造一个【大地轮盘】,与西翎战城相通。

    “羽先生不似小气之人,何必那么敝帚自珍,这等风雅之技,就该不吝赐教才是。”萧雪晨红唇微翘,这神情出现在她的书生打扮之下,有着分外的风情。

    秦墨摇了摇头,不欲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以免露出破绽,到时候就会有许多的烦恼。

    随即,秦墨问及皇都如今的形势,如此纷争乱象,到底根源在何处?

    萧雪晨眯着眼睛,玉指轻敲桌面,沉吟不语,似是在考虑,是否说出这些纷争的源头。

    “镇天国,属于大陆西北域,属于大陆西域和北域的交界,数千年前,这片区域由风族统御,属于一个三品势力的地界。”

    “第一代栾皇动用残缺古皇器,强占了这片区域的地脉,也等于强占了这片区域。不过,栾皇一脉的才能,总体很薄弱,数千年的经营,依然没有突破四品势力的范畴。”

    “大陆西域、北域的三品势力,顾忌到古皇器的存在,不愿气运被压制,所以,一直没有干涉镇天国的事情。”

    “现在,则不同了,半年前出现了一件大事。三个纪元前,也就是三万年前,一个消逝的古皇朝的遗址线索,出现在大陆西北域的交界处,任何三品势力,甚至二品势力都不能坐视。”

    “这个古皇朝,可不是镇天国这样的四品顶级王朝,而是真正的一代古皇朝,由一代武主剑武皇帝缔造的皇朝,曾经在三万年前,称雄了半个纪元。”

    萧雪晨语出惊人,使得秦墨心神俱震,他已经猜到纷争的源头,很可能来自镇天国之外,却是没有想到,这源头是这等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