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47章 城门翻车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501699.html
    血芒化兵,直斩而至,其中蕴含的气息令人战栗。

    秦墨目光一闪,一道剑芒斩出,将血光凶兵斩碎,化为光点消散。

    车宗主等人眼皮皆是跳了跳,这种血字中蕴含的气息固然可怕,但是力量并不强,宗师境强者也能承受。

    可是,秦墨以目力凝聚剑芒,将血芒凶兵斩碎,这等剑道造诣,已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即便车宗主是千元宗第一剑道强者,现在也是暗中嘀咕,在剑道上,他恐怕已经比不上这少年了。

    在座诸长老心跳加速,传闻秦墨以地境修为,一夜之间,力毙三大逆命境强者,看来传闻是真的。

    “这血字中,蕴含七名天境强者的力量!”秦墨一惊,一下子想到不久前,围攻羿武狂冲关的七大天境。

    车宗主点头,数天前,就在羿武狂闭关的当晚,主城百宗都收到同样一封血书信函,其用意不言而喻,就是要主城百宗不要相助羿武狂。

    东圣海、左熙天眼皮狂跳,这是一个惊人的阴谋,有人蓄谋已久,想在羿武狂冲关时,将之置于死地。

    “十大战城,任何一座战城出现王者境强者,皆是难以控制的局面。尤其是战城大帅突破,会触动太多势力的利益。”东圣海沉着脸,说道。

    “主城百宗都收到信函,这其中未必没有宗门参与其中。”左熙天脸色也很冷,推断道。

    两人与羿武狂皆相识,私下里有着很深的渊源,现在听闻这样的阴谋,皆是怒意翻腾,有些坐不住了。

    车宗主等人频频点头,他们都很惊叹,曾经的“宗门四废”,被认为是千元宗的四个废物,四个纨绔。但是现在,除去恒不凡外,皆展现夺目锋芒,千元宗可堪比拟之人,唯有神秘莫测的帝衍宗。

    “主城百宗之中,很可能有势力参与,栾皇一脉也极可能参与,还有镇天国之外的势力……”

    秦墨低头沉吟,现在看来,谋算羿武狂的势力,三方都有可能,也极可能是其中两方,甚至三方的联合。

    随即,秦墨将镇天国此时的形势,说与车宗主等人知晓,在座众人皆是震动。

    车宗主眉头连跳,镇天国如此形势,实是数千年来罕有。如此风云际会之时,任何一个决定的错误,都可能将宗门推上万劫不复之地。

    “宗主,羿帅那里,若是需要帮忙,我会去相助。宗门此次,还是作壁上观,休养生息为好。”秦墨这般建议。

    车宗主等宗门高层,都是点头赞同,他们知晓这少年经历的风波,已是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这少年要走的路,已是超过了千元宗任何一位天才,宗门只能默默的支持他。

    与车宗主等人又商议一番,秦墨起身相送,随后返回后山,准备连夜赶往西翎主城。

    “此刻主城之中,恐怕比皇都还要凶险,东咚、云江、熊彪,你们三人先留在这里。等到羿帅冲关成功,再前往主城。”秦墨慎重告诫。

    “一位武道王者的出现,足以改变西翎战城的全部局势,何况是一位大帅突破成王者。若是羿帅冲关成功,必定要清洗一切敌人,那些隐匿势力必定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西城现在,是一个风雨欲来的屠场啊!”凌星海感慨。

    他以星术卜算数次,显示皆是大凶之兆,这场王者劫难很可能演变成席卷西翎战城的大风暴。

    东圣海已是先行离去,他要通知主城中的家族势力,相助羿帅冲关。

    ……

    夜晚,西翎主城的城门处,戒备森严,守卫比平时增加了数倍。

    秦墨一行站在人群中,等待着守卫盘查进城,他们此行都很低调,虽然没有刻意乔装,但是,都收敛了气息,稍稍改变了容貌,不想引人注目。

    砰砰砰……

    阵阵蹄声传来,地面突然抖动起来,远处的道路上十数匹坐骑出现,每一匹坐骑都形似龙驹,毛皮火红,在黑夜中犹如一团团火焰燃烧,飞驰而至。

    “闪开,别挡路!”

    这些坐骑一眨眼,已是窜至城门前,宛如一道洪流袭来,惊得人群纷纷散开。

    这些人丝毫不停留,从守城士兵的头顶越过,传出阵阵讥笑,飞驰而去。

    这情景,引得无数人怒骂不已,许多人愤懑,一边咒骂,一边祈祷羿帅成功突破,将这些嚣张的外来者赶出西翎主城。

    片刻后,远处的道路上,又传来阵阵轰鸣,一些人骑着异兽奔腾而来,有的异兽形如雄狮,喷吐缕缕火焰,这是一种可怕妖兽,却被人驯服成坐骑。

    见状,不仅人群纷纷退避,连守城的士兵也不敢阻拦,纷纷让开,让这些人飞驰进城。

    人群中,一些孩童吓得嚎啕大哭,这种妖兽的气息很可怕,没有武道根基的人根本承受不住,孩童甚至可能被吓破胆。

    秦墨面无表情,西翎主城的形势,比想象中的还要纷乱,不断有强大武者肆无忌惮的进城。却因为羿帅冲关受阻,无法震慑这些人。

    忽然,夜幕中,远处的道路尽头,飞禽一阵啼叫,纷乱飞向天空。

    夜空中的云层,似乎都隐隐变色,模糊间有风雷之声。

    “有大高手来了吗?”秦墨微微变色。

    凌星海、和氏兄弟等人也露出注意之色,这种气息很诡异,常人难以察觉,却瞒不过他们的灵觉。

    道路尽头,一团烟雾出现,包裹一个身躯,却是速度很缓慢。

    一行人目力敏锐,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老者,头发稀疏,几近半秃,黑色衣袍很是褴褛,布满了油渍,杵着一根枯木拐杖,蹒跚朝着城门走来。

    秦墨等人皆是愣神,仔细观察,发觉这半秃老者体内毫无一丝气机,根本是一个普通人。

    “奇怪,难道是我的六识出了问题?”秦墨皱眉,很是古怪。

    “这老头生得也太丑了点,那嘴脸看起来像一只乌鸦,长成这样不会是有着一丝古兽血脉吧。”左熙天撇嘴,本能不想靠近这半秃老者。

    旁边,和氏兄弟一个劲摇头,非常严肃的告知,这老头绝不是古兽血脉。若有古兽血脉生得这般寒碜,他们首先就灭了那家伙。

    “这老人的面相,好生……”凌星海则是有些惊异。

    就在这个时候,地面又一次抖动起来,远处出现大队人马,坐骑皆是幽蓝色神驹,在黑夜中犹如一道幽蓝火焰,飞驰而至。

    城门口人群见状,都已是有了经验,纷纷四散躲避。

    那半秃老者蹒跚而行,则是躲避不及,被这一队人飞驰而过的疾风卷中,跌倒在地,呻吟呼疼。

    “哼!老不死的,走路不看眼睛吗?下次记得走道路旁边,否则,小心肚子被踏穿,肠穿肚烂。”一个银甲男子冷哼,却是一刻不停,驾驭坐骑,飞驰冲过城门。

    然而,这银甲男子的坐骑疾驰的太快,一下子撞到前面的同伴,顿时,两匹坐骑撞在一起,将两个骑手直接掀飞。

    一时间,人仰马翻,这支队伍有半数骑手撞在一起,神驹惨嚎声,骑手的惨叫声,骨骼碎裂声交织在一起,场面一片混乱。

    之前的那个银甲男子,则是躺在地上大声哀嚎,肚子被自己的坐骑踏穿,肠子都被踩烂了,双腿也断了,躺在地上抽搐,身受重伤,看起来还有生命危险。

    这支队伍的其他人,也是受伤过半,坐骑神驹也是有好几匹断腿。

    周围人群先是一片寂静,而后暴起阵阵哄笑,很多人更是大声讥笑,骑术不精,就不要出来献丑,真以为烈马神驹是那么好驾驭的吗?

    “呵呵,神驹烈马,也要骑手高明才能骑上去。年纪轻轻,就学会闯城门,现在翻车了吧?”

    “肚子被踩穿的那个小子,脸色苍白,眼窝发黑,分明是纵欲过度,外强中干的草包,还敢骑这样的烈马神驹。”

    “哼哼,这样的银烛蜡枪头,估计在床上驾驭胭脂马,也是三声缴械投降。这种废物,也好意思闯城门。”

    人群讥笑不断,哄笑不停响起。

    那支队伍的众人愤怒不已,却是忙着抢救同伴,不能来找麻烦。

    秦墨等人则是很沉默,他们的神情皆是惊异不定,刚才那坐骑前冲的速度,并不致于撞上同伴。

    但是,偏生两个坐骑就莫名撞上了,令秦墨等人心中涌现无比的古怪。

    “千万别和这半秃老头起冲突。”凌星海一扯众人,神情无比凝重,“老夫生平阅人无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衰运罩顶之人,简直就是霉星高照!这种人,万万不可发生任何联系,否则,莫名奇妙死了,都不知怎么死的。”

    闻言,秦墨一行人凛然,想及刚才的情景,确实太过古怪,总觉得冥冥中有种力量,生生将两匹坐骑撞在了一起。

    “没错。本狐大人一看到这半秃老头,本能就觉得不要与之接近。”银澄的告诫也是响起。

    这个时候,就见那半秃老头拄着拐杖,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浑浊目光扫过秦墨等人时,好像露出一丝笑容,吓得秦墨一群人颈脖发凉,纷纷退到老远的地方,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