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49章 帅府剧变
    大厅中,灯火通明,映照着羿慕风憔悴的面容。

    身为羿武狂的亲孙,羿慕风一向淡然,处变不惊,有着世家子弟的气度。可是现在,他很焦躁,再不复平素的冷静。

    “羿府中出了内鬼,很可能是我两个伯伯中的一人。”羿慕风凝重的神情中有着悲伤,道出这个惊人的秘密。

    秦墨等人皆是心中剧震,他们猜测到很多敌人,却是没有想到羿府内部会出现内鬼,还可能是其至亲。

    众人很不理解,家族中出现一位武道王者,立时就能开宗立派。何况,羿府本就权倾西翎,再有一位武道王者出现,那是堪比北灵战城的势力,不受皇权左右,独霸一方。

    羿慕风摇头,他眼中有着悲伤,也不理解为何如此。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羿武狂此次冲关,暗中筹备了数年,一直在寻找时机,担心被强敌破坏。前段时日,局势纷乱,羿武狂感到危机,准备秘密冲关,只说与最亲近的子孙知晓。

    然而,就在闭关当夜,就有强敌来袭,若非羿帅府周围的大阵阻挡,恐怕当夜就会发生剧变。

    那时,羿慕风的羿昌就断定,是羿府中出了内鬼,很可能就是羿武狂的其余两个儿子。

    同时,西翎战城中也是形势突变,不断有陌生强者进城,怀着敌意而来。

    主城百宗,每一宗都接到血字帖的警告,皆是各有心思,大多作壁上观。其中,很可能有暗中谋算羿帅的大敌。

    至于西翎军团中,也出现许多不和谐的声音,除去最核心的禁卫军,都不可信任。

    秦墨问及西翎卫,羿慕风摇头叹息,西翎卫是最不可信任的,因为从很早以前,西翎卫营中就有栾皇一脉安插的奸细。

    “人心,实是难测。”凌星海慨叹,羿帅的至亲之人会出现内鬼,实是没有料到的事情。

    羿慕风取出一枚古朴的钥匙,递给秦墨,道:“爷爷闭关前,听说了墨兄弟你在皇都的事迹,让我将此钥匙转交你,说他若是冲关不测,由你开启他留下的遗物。爷爷说-西翎虽非你故乡,但望在彼此相识之缘,能够顾护西翎。”

    握着这枚钥匙,秦墨觉得有些沉,这位西翎大帅一生都在守护西翎,难道没有战死沙场,而是死在阴谋算计之手吗?

    “羿帅府周围的青钟守护,难道守不住吗?”秦墨问道。

    羿慕风颓然摇头,说出古藤钟的秘密,早在百年前,古藤钟就已力量耗尽,无法再次启用。

    这件残缺天器,实在破坏的太厉害,只能用来作为试炼之所。

    现在再次启用,古藤钟坚持不了半月之久,三天之内,青钟光罩就会消失。

    “此次来袭的敌人,绝不止七位天境强者,半个月,帅府的防御根本支撑不了。”羿慕风说出这个可怕的现实。

    这场风波,确是羿府的大劫,一旦羿帅身陨,整个羿家都难幸免。

    “古藤钟还能坚持三天……”

    秦墨略一沉吟,随即与凌星海、银澄商量对策,抗衡七位以上的天境强者,自是做不到的。

    但是,守住羿帅府半个月,却是还有希望的。

    一行人当夜行动,观察羿府外的阵势,羿慕风涌现一丝希望,拿出羿府的阵图,供秦墨等人参考。

    彻夜未眠,众人商议出对策。

    “羿府外的阵势,有着九重地级大阵,面对天境强者的侵袭,并不足够。可以将之加固,提升至地级巅峰大阵,足以抵挡数十位天境强者数天的狂攻。”

    凌星海指着羿府阵图,这般说道。

    “在九重地级大阵外,再布置九重地级大阵,足以确保羿帅府七日平安。”秦墨颔首说道。

    加固九重地级大阵,再布置九重地级大阵,算一算需要三天,恰好是古藤钟的防御消失之时。

    羿慕风瞪大眼睛,这些人说起布置地级大阵,怎么如此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加固九重地级大阵,再布置九重地级大阵,三天真的足够?

    要知道,简帅府外的九重地级大阵,可是耗费了羿帅数年的时间,才布置完成的。

    “这位老先生,想必是一位阵道绝世宗师,在下刚才眼拙,有失礼之处,还请恕罪!”

    羿慕风看向凌星海,赶紧行礼,在他看来,众人当中是阵道宗师的,只有这位仙风道骨的老者。

    周围,秦墨、东圣海、左熙天脸色立刻变了,他们可是知道狐狸的脾气,恐怕马上要跳出来闹腾了。

    果然,灯座空间中,银澄已是两眼喷火,青焰翻腾,它才是阵道绝世宗师,这小白脸没一点眼色吗?

    “不,不,当然不是老夫。老夫的阵道水准,只配给这位提鞋。慕风小哥,你可别乱说,小心这位一时不愉,就不出手了。”凌星海连忙撇清。

    羿慕风一愣,他也是心思玲珑,立时连连道歉,对着在座众人鞠躬赔罪。

    “别耽搁了,开始。”秦墨做出决定,经历种种风波,使得他一贯雷厉风行。

    ……

    第二天,正午。

    西翎主城,禁军统领羿昌府上,升腾起缕缕轻烟,近乎透明,飘散在空中,转瞬消失不见。

    府中后院的假山内,一处阵坛连夜布成,这里阵纹交织如链,地气浓郁如雾,散发着无比滂湃的气息。

    阵坛一侧,一个身影笼罩青焰雾气中,若隐若现,正是银澄所化。这处阵坛,也是它一夜布成。

    “你们这些阵道小菜鸟,多学着点,这里每一道阵纹能够领悟一二,对于你们将来有莫大的好处。”

    虽是改换了行迹,但是,银澄一开口,还是让众人一阵牙痒痒,这狐狸的嘴巴总是这般恶劣。

    “哥哥我以后也不会学习阵道。”和乌狼嘀咕着。

    其余众人,无论是东圣海、左熙天,还是和共羊,则是都看得很仔细。

    银澄刻下的阵纹,古朴玄奥,既有妖族的专有阵纹,也有人族的阵纹,还有一些上古的阵纹,融汇其中,竟是毫无冲突,实是大宗师的手笔。

    秦墨看得也很仔细,这狐狸妖火蜕出圣性之后,手段越发层出不穷,若是人族中有这样的天才,当真是学究天人。

    按照高矮子的说法,这狐狸在狐族中还很年轻,至多相当于人族三十岁左右的年龄,就能有这样的阵道成就,只能用天赋绝艳来形容。

    “小子,仔细看着,一会儿还要你出手。能否守住羿帅府,你才是关键。”银澄忽然心念传音道。

    秦墨一愣,不明所以,他对阵道固然了解,但是,绝对及不上银澄的一半,连冬东咚的阵道水准也比不上,怎么帮忙?

    “你以为,光凭十八重地级大阵,就能护持羿帅府半月平安吗?”银澄冷哼一声,“十八重地级大阵,挡住天境强者十天半月,确实没有问题。但是若半月将至,羿帅府还未攻破,你觉得真正的幕后黑手会坐视吗?”

    秦墨心中一震:“银澄阁下,你是说,会出现武道王者?”

    “不说别的势力。单是栾皇一脉,若是知晓羿武狂冲关,会放任其成功吗?西翎、北灵两大战城本就交好,若是两大王者出现,西境、北境遥相呼应,当代栾皇的皇位还坐得稳吗?”银澄一针见血的说道。

    “该如何做?”秦墨问道。

    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羿慕风带着十数位绝色美女进来,顿时,整个阵坛周围都亮了起来。

    为首的一位少女,怀抱一张玉筝,面蒙轻纱,眉如轻烟,腰身盈盈不禁一握,仿佛是没有骨头,令人一见便口干舌燥。

    和氏兄弟两人眼珠子都凸出来,这等天生魅惑的尤物,他们生平想都没想过,见都没见过。

    “风少,咱们此来帮忙,你也没必要那么客气啊!”和共羊狂吞口水,看着这群绝色佳丽。

    和乌狼则是两眼直冒绿光,身体开始长出狼毫,激动的都快变身了。

    “你……”秦墨看向为首的那少女,不禁怔神,许久未见这少女,想不到在此时此地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