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59章 开启之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599722.html
    风声鼓动,渗入骨台,这一次却无擂鼓之声,而是传出阵阵妙音,绕梁三日,袅袅不绝。

    这种神骨乃是制造乐器的绝世材料,世所难寻,传说中天级乐器,就需要这种神骨作为核心材料。

    秦墨想到珑轻烟,若以这种神骨,制成一张古筝,会奏出怎样的天籁呢。

    北王皱眉,武道王者目力如电,几乎洞悉了这块骨台的全部,并没有发现任何杀机隐藏。

    “这是天钟之灵的遗言,具体如何,本座不知晓。”

    羿武狂摇头,浮现尴尬之色,他依照天钟之灵所留的方法,尝试开启这块骨台,并没有任何反应。

    事实上,藤岛上每一次开启的“烟雨杀境”,都是在寻找合适的开启之人。只是,长久的岁月以来,从未有任何一人,能够开启这块骨台。

    羿武狂很怀疑,骨台中是否蕴含这样的机缘,毕竟,古藤天钟曾遭到大破坏,丧失了太多的力量,也遗失了太多的记忆。这份机缘在许久之前,或许就被他人开启带走了。

    不过,无论天钟之灵所言是否属实,羿武狂还是招来秦墨三人。若是这块骨台中,蕴有旷世机缘,他希望将这份机缘,留在镇天国。

    “既是旷世机缘,也是绝世杀机,这是天钟之灵的遗言。你们是否愿意开启,速做决定!”羿武狂很干脆的说道。

    “什么样的机缘没有凶险?身为武者,若是畏畏缩缩,哪里能冲击更高境界!”

    “小墨,幽统领,虽说机缘要留给晚辈,但是,本王远来是客,就先让我来吧。”

    北王先一步站出,笑得很豪迈,他要第一个尝试。

    秦墨没有意见,他挠了挠鬓角,觉得自己没有机会。因为已经经历了“烟雨杀境”试炼,若是开启之人,应该那时就知晓。

    西翎幽冰眸微动,她是西翎战城中人,自是参加过“烟雨杀境”,她估摸自己也不是开启之人。

    算来算去,也只有北王最有机会。

    嗡!

    羿武狂催动臂铠,射出一道光芒注入骨台,而后,骨台表面呈现无数纹络,交织成神秘的图案。

    北王依言上去,将手掌按上去,注入真焰,尝试沟通。

    片刻,光华消散,骨络消失,毫无反应。

    “什么?本座不是开启之人。”北王瞪目,撇嘴道:“这骨台中所谓的机缘,恐怕早已被取走了吧。”

    身为北地之主,北王的崛起是一段传奇,盖压了北灵战城无数天才,一步步登上巅峰,成为无数人仰视的存在。

    北王在年轻时的战绩,绝对不比秦墨逊色多少,他有着绝对的自信,也有着极大的气运。

    现在,骨台毫无反应,北王有些恼,认为其中的机缘,早已被取走。

    羿武狂摇头叹息,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如今大陆局势纷乱,已是呈现乱象,镇天国需要这样的旷世机缘,才能确保在乱局中屹立不倒。

    “小墨,幽统领,你们来尝试一下吧。”羿武狂依然不死心。

    秦墨自是愿意尝试,他也需要旷世机缘,迅速提升实力。

    嗡!

    骨台再次亮起,秦墨上前,按上右掌,注入真焰。

    突然,骨台震动,迸发漫天光焰,汹涌扩散,将盆地中央湮没。

    片刻,光焰消散之时,这块骨台周围,只有羿武狂、北王两人,却是不见秦墨、西翎幽的身影。

    “人呢?”

    “难道被吸入骨台?”

    两大王者大惊失色,连忙运转目力,探查骨台内部,却是毫无发现。

    只是,骨台中的脉络,似是被激活了一样,流转着缕缕气息,犹如一座被开启的门户。

    羿武狂、北王面面相觑,这样的变故,出乎两人意料,只能在一旁守护,静观其变。

    ……

    沧海横流,大浪搏天。

    轰隆……

    一道巨浪冲天而起,跃于怒海之上,沟通天地,仿佛一道天柱,横亘于天地之间。

    “这是哪里?我怎会在此。”

    秦墨悬浮半空,被一道光环笼罩,发现置身一片怒海之上,正是骨台光影中的那片汪洋。

    四周,海天一线,根本看不到边际,充斥着无边的波澜壮阔,也弥散着这片怒海的危险。

    一声巨响,海面翻腾,冲出一条巨鳄,身躯长达数千丈,妖气冲天,遮云蔽日,直冲云霄,与一头火鸟激战。

    这片天空沸腾,湛蓝之光与涛涛烈焰碰撞,仿佛要将天穹都炸开。

    秦墨骇然失色,这种级别的战斗太过恐怖,这两头妖兽绝对有传说中神兽的血脉,是圣者之上的存在。

    这种战斗的余波,哪怕是一丝,都足以碾碎他这个地境强者。

    想要退避,秦墨发觉难以移动,四周空间被这道光环定住,根本不受他控制。

    随后却发现,自身并未受到波及,光环之内风平浪静,与外界完全隔绝。

    在光环中,很安全。

    “这是骨台中封存的过去影像吗?还是类似器灵的记忆……”秦墨喃喃自语。

    “秦墨,你这是什么样子,你……”

    西翎幽动人的声音传来,却蕴着薄怒,轻吟喝斥。

    转头望去,秦墨霍然瞪大眼睛,他看到一具冰晶般的胴·体,雪白滑腻,高耸,纤腰只禁一握,双腿浑圆,凝脂般的肌肤吹弹可破。

    这具娇躯太过完美,宛如是冰玉雕刻而成,世间最顶级大师也雕刻不出。

    秦墨眼眸圆睁,他仔细端详,觉得是不是看花眼了。诚然,西翎幽冰肌绝色,有倾国之貌,但是,他定力深厚,对于这位倾城统帅并无甚想法,为何会看到这位佳人的胴·体。

    “你那眼睛看那里,你那里……”

    西翎幽的妙目下移,随即冰玉般脸颊绯红,侧过头去。

    秦墨下意识低头,眼眸瞪得更大,他看到自己赤身,下体正在高昂,坚硬如铁。

    “怎么回事!我衣服呢。”秦墨这才反应过来。

    西翎幽亦是娇呼,她也才意识到身上不着寸缕,也明白秦墨刚才在看那里。

    光环震动,缕缕光辉流转,在秦墨身上化出一套衣裳。

    这种服饰很古老,秦墨只在一些古籍中看到过,就算是上一纪元,也不曾有。

    “刚才有些眼花,我什么也没看到。”秦墨抚着这套服饰,立刻开口,他神情很平静,仿佛真的什么也没看见。

    这时候,秦墨很庆幸自己是两世为人,养气功夫深厚,就算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

    西翎幽注视着秦墨,她的目光一如既往,如冰棱般漠然。却让秦墨心里发毛,以实力而论,他没有一丝自信打赢这位绝色强者。

    毕竟,两者之间的差距,恐怕不仅是逆命之与地境的距离。

    在秦墨的推测中,西翎幽与萧雪晨之间,两女无论资质,还是实力,皆是不相伯仲,恐怕是步入天境的绝代天才。

    “你若想第三人提及此事,我追至天涯海角,也要诛杀你。”西翎幽却是很直接,说道。

    秦墨暗中汗颜,却是一脸无辜,他不是少不更事的少年。西翎幽这般说归说,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只是装傻,佯作不知。

    两人探查周围,推断是被骨台吸入其中,所见所闻,皆是剑武皇朝曾经发生的事情。

    嗖嗖……

    两道光环疾掠,速度极快,在怒海上空飞行,不时看到怒海中冲出可怕妖兽,还有不知名的恐怖存在。

    空中,不断有强者凌空飞渡,朝着怒海一段飞掠。

    这些强者气势滔天,经过秦墨身边时,让他感到窒息,却是一掠而过,根本无视了秦墨、西翎幽。

    “这是剑武皇朝曾经的疆域吗?”秦墨震撼慨叹。

    这样的皇朝太辽阔,从上一纪元到现在,从未有这样的庞大势力出现。

    西翎幽不语,冰眸怔怔出神,环视周围,似要将一切所见,深深印刻在脑海中。

    “旷世机缘,绝世杀机,会在何处?我们被吸入这里,就是开启之人,究竟何是机缘,何是杀机?”西翎幽轻语。

    忽然,两道光环速度陡增,化为两道流光,朝着大海一段飞去。

    片刻,海岸遥遥在望,流光速度越来越快,飞过万千山峦,远远看到一座巨城悬浮天空之上。

    剑武皇朝的皇都!?

    秦墨心神激荡,这是要送他们进入无上皇都,寻找那份机缘吗?

    突然,秦墨目光一凝,看到天空中,一道道如龙的剑芒开始崩溃,天地之间传来轰鸣,那座巨城呈现龟裂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