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64章 黄金地龙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632369.html
    密室中的架子上,摆放着一把雪白尺子,晶莹如玉,散发的寒气将四周冻成冰霜。

    仔细看去,这把尺子竟是由冰丝交缠制成,其中刻入无数阵纹,散发的寒气令在场诸强忌惮不已。

    冰蚕,乃是天地间一种通灵妖虫,一出生就堪比武师境的武者。成年冰蚕的实力难以想象,据说不逊色武道王者,甚至更加恐怖。

    这种通灵妖虫一身是宝,尤其是吐出的蚕丝,乃是铸造神兵的绝佳材料,世所罕见。

    秦墨心中震动,他想到了火蚕,与冰蚕是同一等级的妖虫。冰蚕丝比之火蚕沙,还要珍贵许多。

    不过,简万宸、程门主等人脸色很难看,千年之前,崩云宗是西翎主城的百宗之一,极其强盛。却因一处秘藏,崩云宗派出大批强者,最终都陨落在外,从此宗门没落,连镇宗之宝【冰蚕尺】也遗失。

    现在,这把神尺却出现在这间密室中,以龙舵阁过往的种种劣行,在场众人都确信,崩云宗的没落与龙舵阁脱不了干系。

    随后,众人检查架子上的宝物,又发现了两件神物,与主城中曾经存在的强大宗门有关。

    “龙舵阁这个毒瘤!”简万宸咬牙切齿。

    其余诸强亦是惊怒交加,密室中三件神物牵涉到三个宗门的衰落、泯灭,毫无疑问皆有龙舵阁的参与。

    龙舵阁实是一头毒蛇,隐在西翎主城中,一直伺机算计其他宗门。此次若未剿灭龙舵阁,真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宗门是哪一个。

    “密室中的宝物,都分掉吧。【七彩地龙木】对我有大用,我要一半。”秦墨忽然开口。

    在场众人从愤怒中惊醒,纷纷点头,没有任何异议。事实上,秦墨即使提出,将二十多根【七彩地龙木】全部拿走,也无人有异议。

    这处藏宝密室,若没有秦墨发现,根本难以察觉。以洛天辉的狡诈,即使死到临头,也未必肯说真话,道出这处密室的隐匿之处。

    瓜分这些宝物、财富时,简万宸则是在搜寻宗卷,他对洛天辉所说的绝密宗卷很在意。

    很快,从堆积的上阶真元石中,简万宸抽出一个匣子,里面封存着一封封卷宗。

    “龙舵阁、落月峰……,这些毒瘤……”翻开一封卷宗扫视,简万宸脸色铁青,气得浑身发抖。

    秦墨在旁扫了一眼,卷宗上记载的是龙舵阁与其他势力的秘密行动,针对主城曾经的强大势力。其中记载的盟友,落月峰赫然是其中之一,并且,两宗之间的合作由来已久,竟能追溯到两千多年前。

    这是名副其实的狼狈为奸!

    周围众人皆是色变,这些卷宗中记载之事,实在是骇人听闻。

    “诸位,我要将这些卷宗,速速呈给羿帅,失陪!”简万宸带着那个匣子,飞速离去。

    其余诸多强者也是心不在焉,瓜分了密室中的宝物后,也是纷纷离去。他们很清楚,不久之后,羿帅必定会下达命令,围剿落月峰,铲除西翎主城的这个毒瘤。

    “给我准备一辆马车,我要休息一会儿。”走出密室时,秦墨向羿慕风说道。

    东圣海等好友一怔,旋即看到秦墨的脸色有些苍白,脖子上有一道淡淡的血痕,若隐若现,显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一群好友大吃一惊,立刻想到之前的刺杀,秦墨固然躲开了绝杀一击,但是,必定受了伤势,再加上刚才破解阵法,肯定牵动了伤势。

    片刻,一辆马车准备妥当,载着秦墨,朝着羿府飞驰而去。

    ……

    车厢中,银澄身形一闪,窜了出来,七条半尾巴甩动,打出数百道阵纹,一下子将车厢封住,与外界隔绝。

    秦墨轻咳两声,苍白脸色红润起来,喃喃道:“以地境修为,即便有妖族王火融合,凝练一具剑体,还是太勉强了。刚才自己杀自己,我差点真的受重伤了。”

    “那是你小子太稚嫩,本狐大人在你这年纪,别说凝练一具假身,就算是凝练三个假身,也是绰绰有余。”银澄咧嘴讥讽道。

    秦墨翻着白眼,这能比吗?【青焰琉璃火】本就拥有拟形之能,武者想要凝练一个假身,并且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让人识破,那是何等困难。

    一人一狐正在讨论的,正是在铁甲船上遭遇的那场刺杀,凶手不是别人,正是秦墨自己。

    他以真焰与妖族王火融合,凝成的一具逆命境假身,布置了那一场袭杀。

    那一具逆命境假身,实则只有一击之力,随后远遁,就会自行消散,无人能追查出踪迹。

    “落月峰,一直以来暗中进行种种阴诡勾当,这次也让他们尝一尝,被人嫁祸的滋味。”秦墨喃喃自语。

    之前的半个多月,秦墨被困于羿府,被种种谣言中伤,其中许多谣言辱及他的族人,他心中早已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这一次,正好趁此机会,将落月峰铲除。

    “不过,落月峰与龙舵阁不同,这个宗门曾经出现过一位武道王者,底蕴深厚。未必能够将之连根拔起。”秦墨皱眉,喃喃道。

    “不能将落月峰连根拔起,也能将之重创,剩下的事情,本狐大人会与他们慢慢清算,哼哼,刀王一脉,一定能揪出那个混蛋!”银澄语气阴森,充满杀意。

    这狐狸对刀王一脉,充满了仇恨,这一脉的强者令它身中寒毒,到现在还未完全拔除。以这狐狸睚眦必报的性格,这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随即,银澄语气一顿,斜眼瞅过去:“小子,别以为勾起本狐大人的仇恨,就能隐瞒过去。在那间密室中,你小子悄悄顺走的那个宝盒,以为能瞒过本狐大人的神目吗?快拿出来,见者有份,本狐大人要分一半。”

    “你这狐狸……”

    秦墨很无奈,手掌一翻,掌心多出一个黑不溜秋的小盒子,只有半个巴掌大小。

    这个小盒子,由一种不知名的木头雕刻而成,看起来毫不起眼。

    进入那间密室时,秦墨以【耳闻如视】探查周围,唯一看不透这个小盒子。在一群强者为【冰蚕尺】震惊不已时,他立刻出手,将这个小盒子给顺走了。

    这一番举动,无人发觉,却是瞒不过这狐狸的耳目。

    咔嚓!

    秦墨很小心,将小盒子打开一道缝隙,立时金光爆射而出,异香狂涌,一股神药气息翻腾,充斥着整个车厢。

    一人一狐吸上一口,顿时体态轻盈,全身毛孔都畅通,喷薄出异彩,身躯仿佛没有了重量,像羽毛一样飘起来。

    “乖乖,这东西了不得!”银澄差点跳起来,七条半尾巴疯狂摇晃,将车厢的阵纹增厚了数倍。

    秦墨心神俱震,知晓小盒子里装得是不得了的宝物,立刻完全打开,入眼晶莹剔透,是一根黄金地龙木,它是如此奇特,通体黄金色,流动玄奥纹路,仿佛其上印刻着无比深奥的文字。

    “这是【黄金地龙木】!”银澄的狐眼罕有的瞪得浑圆,充斥着难以置信,“这种纹路,乃是天然生成,代表着天地之间最本源的规则体现。天呐!本狐大人吞服一点,恐怕立时就会顿悟,说不定【青焰琉璃火】立刻就会蜕变,真正进化为妖族圣火。”

    这狐狸一边惊叹,一边吞咽着口水,恨不得扑上去,将这根黄金地龙木吞下去。

    秦墨将小盒子盖上,他真的很担心,这见宝眼开的家伙真会扑过来,将这根至宝吞掉。

    “放心,本狐大人是那样性急的狐吗?”银澄擦拭着口水,辩驳道。

    随即,这狐狸告知【黄金地龙木】的由来,这是一根神木之心,那艘龙舟很可能就是由神木制成,而最精华的部分,则是这根【黄金地龙木】。

    “你小子千万不要服用【黄金地龙木】,这东西确是一件神物,寻常武者炼化一丁点,就可能进入顿悟状态,并且,是你小子曾经进入的那种领悟状态。不过,这神物却有一个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