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65章 欺师灭祖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633641.html
    车厢里,银澄伸出毛茸茸的爪子,与秦墨各自握着小盒子的一端,它眯着狐眼,一本满足,打开了话匣子,说起黄金地龙木的种种妙处。

    黄金地龙木,实则是一颗神木之心,其效用与七彩地龙木相似,却是要强上千万倍。

    武者服用一粒黄金地龙木的木屑,就能立刻顿悟,参悟绝世武学。但是,一旦进入顿悟状态,短则半载,长则有数十年,甚至百年的时间。

    据狐族的典籍记载,曾经有一位妖族天才,吞服一小块黄金地龙木,一闭关就是三百年,再出世时,则是武道圣者,突破了这个妖族天才曾经被预测的武道极限。

    不过,那闭关的时间也太长了,一定要小心使用。

    秦墨有些无语,难怪这狐狸能忍住,没有扑上来夺食,原来是这个原因。黄金地龙木的这个弊端,确实是一个难题,秦墨原本想过些时日,服用一粒神木木屑,现在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毕竟,他如今修炼,很容易就会进入玄之又玄的顿悟状态,若是再服用黄金地龙木,说不定真会进入长时间闭关。别说是闭关百年,就算是闭关十年,秦墨也不能接受。

    “这根黄金地龙木虽然暂时不能服用,但是,等到五色土彻底转化完成,将之植入神土中,平时吸收神木气息,修炼亦是事半功倍。拿来吧,本狐大人先暂为保管!”

    银澄爪子一紧,想要将小盒子夺过来。

    “银澄阁下,你想要保管权吗?那好,寂天经的心法口诀就算了。”秦墨这般说道。

    顿时,这狐狸只能松开爪子,龇牙咧嘴,立刻讨要寂天经口诀。

    秦墨想了想,也不能总是这样吊着这家伙,以这狐狸的性子,说不定会暴走。

    于是,秦墨面露难色,说了一句口诀。

    “真是无上心法啊!”银澄闭上眼睛,仔细揣摩每一个字,露出陶醉之色。

    不得不承认,寂天经确实无比玄奥,乃是无上的修炼心法,秦墨得到之后,尚未开始修炼,每每揣摩一遍,都会有所得。

    这狐狸依然是贪婪本性,得到一句口诀后不死心,又缠着要下一句。

    秦墨却是闭口不提,坚决不肯说下一句,“你这狐狸,别得寸进尺,马上就要杀上落月峰,你快准备一番,到时候手刃仇敌!”

    “就是要报仇,才要快一点提升实力,这心法对本狐大人的修炼大有裨益。小子,你别吝啬,快再说下面一句。”银澄死缠烂打。

    对此,秦墨腹诽不已,只适合人族修炼的无上口诀,对你这妖狐有屁的裨益。

    任凭银澄如黑威逼利诱,秦墨也不多说一句,只是保证,待到落月峰剿灭之后,再和这狐狸好好谈这笔交易。

    片刻,马车飞驰,驶进羿府之中。

    一人一狐却是不知,就在他们在车厢里密议的时候,西翎主城已是炸开了锅。

    简万宸进入羿府后,仅是过了片刻,西翎军团就对外宣布,陈列龙舵阁、落月峰的种种罪证,将这些令人发指的丑恶行径,一一告知整个主城的人们。

    整个主城一片哗然,一些人本来觉得,这是羿府对于此前谣言的回击。

    可是,看到那些卷宗的拓本,再无人敢站出来,为落月峰开脱。

    “暗中残害天才,布局铲除对手,近千年之间,有超过十个五品宗门没落,泯灭,皆是落月峰、龙舵阁作为主导策划。”

    无数人都无比震惊,因为这千年来,西翎主城中有几个强大宗门的没落,一直充满了种种谜团,让人无法理解。

    现在,则是一切都有了答案。

    主城百宗之间,固然一直有纷争,一直有仇怨,但是,暗中施展手段,残害天才,布局灭杀一宗之行径,实在耸人听闻。这样的行径,是主城所有势力都不能容忍的。

    在龙舵阁被铲除后,才过了一个时辰,主城百宗之中,就有超过六十个宗门站出来,声称要派出各自势力的全部强者,围剿落月峰,还西翎主城一个朗朗乾坤。

    面对这样的可怕声势,整个落月峰上下都慌了,之前围攻羿府一事,落月峰高层就已迅速集结,商议出对策,准备牺牲宗门一小半的强者,作为替死鬼,来化解这场厄难。

    这样的对策,确实是一个方法,因为围攻羿府一事中,落月峰的峰主,众多长老,还有核心刀王一脉都没有出面。对于围攻、造谣之事,亦皆是不闻不问的态度。

    追究起来,由落月峰峰主出面赔罪,推脱说御下不严,再赔偿西翎军团价值连城的宝物,相信拼得宗门实力大损,还能将这场危机度过。

    可是,龙舵阁封存的卷宗出现,其中甚至有落月峰先辈强者的亲笔手书,这麻烦就大了。

    “愚蠢!我落月峰的祖师爷们为何如此愚蠢,要留下亲笔手书。”

    落月峰的主峰大殿,落月峰主双目赤红,气得想要杀人,直接破口大骂落月峰众多祖师爷的名讳。

    这些亲笔手书,可是直接断了落月峰如今的生路,面对主城半数势力的联合力量,落月峰根本无可抵御。

    “峰主,莫要慌张,老夫有一计。”落月峰一位太上长老开口。

    ……

    深夜,从落月峰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对于龙舵阁的那些卷宗,落月峰上下皆是震撼莫名,却是毫不知情落月峰祖师爷们的恶行。

    “落月峰祖师爷们的种种罪行,确该由后世徒子徒孙们承担,我落月峰愿迁出西翎主城,闭峰千年,每天上香祈祷,为祖师爷们的罪行恕罪。”

    落月峰峰主出面,当众痛斥其祖师爷们的丑恶行径,并声称这些恶行,如今的落月峰上下绝不知情,亦没有参与。若是西翎主城的广大人群不信,可以找出龙舵阁的人出来,当面对质。

    无耻!

    无耻之尤!

    主城无数人心中怒骂,为了活命,连祖师爷们也能当众痛斥,简直与欺师灭祖没什么两样。还想借此机会,迁出西翎主城,真当其他人是傻瓜吗?

    这个时候,西翎军团,还有主城的数个势力的强者站出来,质问在运河上,刺杀秦墨的强者,分明是落月峰的逆命境强者,这又作何解释?

    “刺杀我的刺客,施展的分明是落月峰刀王一脉的绝世刀技,你们落月峰高层如何解释?”秦墨站出来质问。

    顿时,众多强者也站出来指证,当时在运河上,那绝杀一刀太可怕,仿佛有斩月之威,唯有落月峰刀王一脉有那种绝世刀技。

    “绝不可能,这一定是有人嫁祸!”

    落月峰峰主脸都绿了,刺杀秦墨一事,他根本不知情。同时,他也能确信,这根本不是刀王一脉的强者所为。

    羿府风波刚平息,落月峰撇清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派出绝顶强者,当众刺杀,还显露刀王一脉的蚀月刀技。这不是裸的嫁祸,又是什么?

    可是,在这种时候,任凭落月峰如何辩解,也是无法平息主城各大势力的怒火。

    黎明时分,羿帅羿武狂下达命令,西翎军团各路精锐再次集结,将落月峰一片山脉封锁。

    “旭日东升时,杀上落月峰,这一宗门行径,人神共愤,凡是落月峰门人,不留活口。”羿武狂沉声说道。

    见到那些绝密卷宗时,这位西翎统帅就暴怒了,这些卷宗中记载的刺杀名单,其中有几位,乃是羿武狂年轻时的友人。

    这些友人之后行踪飘渺,羿武狂以为是出外历练,遇到凶险陨落了,想起他们时,还会慨叹一番。却是想不到,这些友人竟是被刺杀身死。

    “大帅,为何不现在出兵,踏平落月峰。”简万宸断去一臂,却依然性烈如火,嫉恶如仇,要立刻动手,铲除西翎主城这颗大毒瘤。

    “落月峰与秦墨之间,有着种种恩怨,等那小子一起。”羿武狂这般说道。

    简万宸一怔,点了点头,再没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