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66章 凭空消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639600.html
    天色刚蒙蒙亮,随着秦墨的到来,各大势力立刻出动,发起对落月峰的猛攻。

    从黎明开始,落月峰四周的区域就被围住,并布置了大阵,严防落月峰门人逃走。

    各大势力联军从落月峰各条通道杀入,如摧枯拉朽一般,一路杀了上去。

    仅是两个时辰,落月峰的诸峰已是扫荡一遍,遭遇的抵抗却是甚微。落月峰上下的门人知道大势已去,皆是不予抵抗,束手就擒,任凭宰割。

    对待落月峰门下的弟子处置,与龙舵阁一样,先天境以下的少年人,皆是放过一条生路,发配边疆,其余人皆是伏诛。

    不过,诸多强者杀上落月峰的宗主峰时,却是赫然发现,宗主峰已是人去楼空。该宗门宗师境以上的强者,皆是早已逃窜,不见踪影。

    “是谁?帮助落月峰的贼子逃脱,一旦查出来,格杀勿论!”

    西翎军团各大将领震怒,他们已是布置天罗地网,竟然还让落月峰众多强者逃脱,这是对西翎军团的挑衅。

    在场各大势力的强者们亦是震惊,从深夜开始,落月峰周围区域已是被封锁,根本难以进出。

    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封锁,谈何容易,就算外面有接应,也无法做到悄无声息。

    这一次铲除落月峰的行动,主城各大宗门皆是不遗余力,都不是做做样子那么简单。因为落月峰、龙舵阁过往的罪行,实是罄竹难书,激起了各大势力的公愤,要一举铲除这颗毒瘤。

    羿武狂亦是震怒,当即下令,掘地三尺,将落月峰铲平,也要将落月峰的一众贼首揪出来。

    随即,各大势力的联合队伍展开搜查,对落月峰的诸峰进行地毯式搜查,并没有发现落月峰的高层人物。倒是在诸峰的隐秘角落,搜出了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其中,西翎军团的一支队伍,在一处山脚下的庭院中,救出了一个人,赫然是千元宗的“宗门四杰”之一,恒不凡。

    “落月峰,你们这帮孙子,给哥哥我滚出来。我要扒了你们的皮,滚出来……”

    落月峰山脚下,恒不凡站在山门前,疯狂叫嚣怒骂,暴跳如雷。

    这位“宗门四杰”的老三恒不凡,此时脸色苍白,眼圈发黑,全身缠满绷带,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模样极是狼狈。

    不久前,西翎军团一支队伍,将恒不凡救出来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势并不重,不过却是奄奄一息,仿佛被掏空了一样。

    检查恒不凡的身体状况,救出他的众高手很快找到缘由,皆是脸色古怪,不方便言语,将之送回山下。

    左熙天等人匆匆赶来,才了解到事情经过,半年多前,进入“寂天古墓”的历练,恒不凡也受到家族征召。

    只是,恒不凡惫懒惯了,哪里愿意去历练,随即就溜了回来,在西翎主城中藏匿玩乐。

    却是不曾想,被三位***子盯上,将他掳走,这半年来,每夜都是挑灯夜战,将恒不凡征伐的奄奄一息,差点********被救出来后,恒不凡才知晓,他所在的地方是落月峰山下,那三个**贼是落月峰的门人。

    对于恒不凡的经历,左熙天等人皆是脸部抽搐,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凡兄弟,你就别骂了,这等好事,其他男人求都求不来。你在这里喝骂,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和乌狼拍着恒不凡肩膀,这般说道。

    恒不凡一脸悲愤,咬牙切齿道:“这是便宜吗?哥哥我又不是铁牛,就算是铁打的,这么折腾也会垮的。”

    “那三个**贼漂亮吗?”和共羊问道。

    “姿色是有几分姿色,但是,她们晚上就是一群恶鬼……”恒不凡回忆这半年来的遭遇,苍白的面容又白了几分。

    “唉。不凡兄弟,你这身板,真是苦了你了。可惜啊,我倒是愿意替你,过这半年。”和乌狼依然拍着恒不凡肩膀,惋惜说道。

    两个兽王后裔唉声叹气,一个劲的嘀咕,镇天国实是一个美妙的地方,他们应该早点过来才对。凭他们超强的能力,别说是三个**贼,就算是多出十倍,也能应付的来。

    恒不凡非常不忿,指着和氏兄弟的鼻子,喝斥道:“你们俩个家伙,是在质疑哥哥我那方面的能力吗?”

    旁边,左熙天扯了扯恒不凡,小声告知和氏兄弟的身份,恒不凡登时目瞪口呆,没了声音。

    秦墨啼笑皆非,他早知恒不凡的性子,却是想不到,连家族安排的历练,恒不凡也能开溜。

    这个时候,耳边传来银澄愤怒的咆哮:“他·丫·的,刀王一脉的那群混蛋呢,怎么一个不见!到底是谁,帮助这群杂碎逃脱。”

    这狐狸施展秘术,也是搜寻了一个多时辰,却是毫无所获。它可以肯定一点,落月峰的诸峰上,早已没有落月峰的高层存在。

    这件事太不寻常,羿府风波刚平息,落月峰周围区域,就已经被监视,变是一个人想要无声无息逃走,也是难如登天。更何况,是落月峰宗师境以上的强者,全部凭空消失了。

    “墨少,还记得那天在酒楼,遇到的那个嚣张年轻人吗?”凌星海忽然开口。

    这位星术大师经过卜算,发觉落月峰众多强者凭空消失,与那个年轻人有一点联系。

    秦墨一怔,也是想了起来,那天在酒楼上,那个华服青年左右,有龙舵阁、落月峰的核心弟子作陪。

    并且,那个年轻人口气大到没边,浑然没有将西翎战城、镇天国放在眼里,其言语中还透露出,对于三品势力也是毫不畏惧。

    “会是那人吗……”秦墨沉吟,觉得很有可能。

    “可惜,那天夜里,咱们遇到那衰星,逃得太匆忙。否则,老夫能多端详一下那青年的面相,能够推断出更多的线索。”

    凌星海正说着,声音忽然戛然而止,他看向一处,露出惊恐之色。

    秦墨一愣,感到诧异,顺着凌星海的目光,朝着一处望去。

    随即,秦墨亦是脸色大变,噔噔噔连退数步,似是看到一具厉鬼。

    不远处,落月峰山门旁边,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出现,他的衣衫褴褛,衣物上布满油渍,很是邋遢,步履蹒跚走向一名负责守卫的士兵。

    “这位小兄弟,请问这是落月峰的门址吗?”这位老者有气无力的问道。

    那名士兵一怔,打量着这个老者,看其年迈可怜,压低声音道:“老人家,落月峰这个宗门已被通缉铲除,你若是有亲人在里面,还是快快走吧,免得惹上祸事。”

    这个士兵见老者年迈,以为这老者的子孙辈,是落月峰门下的弟子,劝其快点离开。

    “什么?被铲除了?”这位老者很吃惊,脸色沮丧,嘴里嘀咕,谈及落月峰门下的一个弟子,曾欠他一顿酒钱,他赶来这里想讨回来。

    另一边,秦墨听着士兵、老者的对话,脸色很难看,刚谈及这个衰运罩顶的老者,这老头就出现了,简直是阴魂不散。

    和氏兄弟等人本来还在议论,见到秦墨、凌星海的异状,诧异的望过去,一群人皆是骇然失色,纷纷退后。

    “你们怎么了,那老头是谁……”

    恒不凡看了过去,好奇问道,话未说一半,就被左熙天捂住嘴巴,呜呜说不出话来。

    “这个衰老头为何会突然出现?”东圣海的声音都走样了。

    “我怎么知道,不会是咱们当中,有谁被衰运缠上了吧。”左熙天紧张的额头冒汗。

    众人面面相觑,皆觉得对方脸上有霉运,一时猜疑起来。

    恒不凡听着众人的悄声嘀咕,已是明白过来,立时退得比谁都远。他刚从厄难中脱困,可不想再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