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67章 败露
    落月峰山门处,一个士兵与老者交谈,之后,士兵可怜这老者太年迈,竟还被落月峰弟子骗了一桌酒钱,随即动了恻隐之心,取出一串钱币交给老者。

    “落月峰已经要被除名,老人家,你快离去吧。”这个士兵劝说道。

    见此情景,远处的秦墨等人松了一口气,齐齐拍了拍羿慕风的肩膀,赞叹羿帅统兵有方,这个士兵值得重重褒奖。

    那老者接过钱币,连声感谢,随后坐了下来,他一路赶来,实是疲累了,要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他·娘·的,这衰老头要休息,也到别处休息去呀,这里山风这么大,会着凉的。”和乌狼嘀咕,却是不敢大声言语。

    山岩上,那老者坐在那里,揉了揉筋骨,很是惬意,舒服的吐了一口气。

    “我怎么看到一股衰气喷出来,朝着咱们这边来了?”左熙天脸色惊恐道。

    “你小子别自己吓自己,那是你的幻觉吧,哪里有这么邪乎!”东圣海喝斥道。

    随后,一群人瞪大眼睛,就看到一股透明的气息涌动,直扑过来。

    这真不是幻觉,那老者喷出的气息,犹如一股实质气劲,席卷而来。

    这衰气也太浓烈了!

    秦墨等人大骇,纷纷散落开来,不敢沾上一点。

    山脚下,一群高手们封锁了落月峰前山,严阵以待,他们目力如电,扫视周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

    一股山风吹过,这群高手忽觉脖子凉飕飕的,浑身打起了冷战,纷纷开始打喷嚏,竟是立刻发起了高烧。

    “怎么回事?”

    “我修为达到宗师境后,早已寒暑不侵,怎会发起高烧。”

    一群人很吃惊,连忙探查自身,以为是受了什么暗算,却是发现无恙,是真的感受风寒,发高烧了。

    一时间,山门前的一群高手皆是打着喷嚏,流着鼻涕,好不狼狈,哪里有半点高手的风范。

    秦墨等人见此情景,则是一个个脸色顿变,这衰气也太可怕了,仅是沾上一点,就倒霉的感染风寒。

    这些高手中,修为最低的也是宗师境初期,竟然立刻就发高烧了。

    “乖乖,这真是一个衰星啊!老四,咱们快点离开吧。”恒不凡屏住呼吸,不敢在这里逗留。

    正在这时,四周竟是刮起狂风,整片落月峰的山脉忽然转冷,寒气刺骨,天空开始飘落雪花,一片片的有鹅毛般大小。

    片刻之间,地上的雪花就堆积了一层,狂风鼓动,让在落月峰的众多强者感到吃惊,这场雪来的太突然,太诡异,令人不安。

    这个情景,让秦墨等人纷纷变色,这若是衰气所致,这老者未免太可怕了,根本沾之不得。

    “不对。这老头很不一般,很可能是一位盖世强者。”高矮子在灯座空间中惊醒,哪怕隔着灯座空间,这矬子也感到很不寻常的气息。

    银澄亦是传音,焦急告知秦墨,千万别惹那老者,这很可能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绝世高手。

    “我大狐族的典籍中,曾经记载一种无上功法,能将衰运转化为真焰,修炼者的衰运越强,修为就越深。这是一种无比诡异的功法,在古老的鼎盛大世昙花一现,修炼这种功法的是一位无上强者,纵横世间,几乎没有敌手。事实上,也无人敢与之交手……”

    银澄语气凝重,若是这老者修炼的是这门无上功法,以这样的衰运来看,很可能是超凡入圣的绝世强者。

    远处,山岩上的老者忽然笑起,看着秦墨等人,又看向山间一处。而后,老者身影逐渐模糊,如同轻烟一般,消失无踪。

    轰隆!

    漫天雪花舞动,朝着一个方向汇聚,堆积起来,出现了一个门户。

    “这是……,一个场域空间的门户!”

    此时在落月峰的皆是高手,立时发现异状,随即明白过来。这是一个空间神器的门户,突然在山间出现,立刻让人联想到许多,落月峰消失的那些强者,很可能就在其中。

    秦墨等人皆是震撼,一件空间神器一旦开启,根本无从探查位置,竟被漫天雪花覆盖,显出行迹,这等手段太惊人了。

    咔嚓、咔嚓……,门户开始龟裂,仿佛受不住雪花的重压,以及寒气的侵袭,砰得碎裂开来,显现出里面的情景。

    那片空间龟裂,一群人的身影显现,皆是穿着银袍,腰佩蚀月弯刀,赫然是消失的落月峰一群强者。

    这群人本来还在谈笑,有几人还指着秦墨等人的方向,摇头讥笑不已,似是能从里面看清外界的情形,在嘲弄无数强者搜寻他们的踪迹,而又不可得。

    现在,这群人的笑容纷纷凝固,他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何空间神器会突然崩裂,现出行藏。

    “落月峰峰主,你竟躲在这里!?”

    “还有落月峰的太上长老,你们这群老匹夫,龟缩在这里!”

    顿时,前门的一群高手扬手,纷纷打出信号烟花,而后飞掠而起,朝着那个方向杀去。

    一场激战立刻爆发,气劲冲天而来,轰得山岩粉碎,地裂山崩。

    远处,其他方向的强者们闻讯赶至,他们见到落月峰峰主的身影,立时咆哮怒吼,加入了战团。

    然而,那件空间神器固然出现裂痕,却还未完全碎裂,围剿落月峰的强者数量虽然占据绝对优势,但是,想要将落月峰一群人擒下,一时也无法做到。

    轰隆隆……

    一股股劲气犹如飞龙翻腾,轰向空间神器的障壁,使之障壁的裂痕不断增多,已是坚持不了多久。

    “简万宸,你非要如此咄咄相逼吗?”一个落月峰强者低吼,这是一个银袍中年人,右臂的肘部以下已是断去,缠着的绷带中还有血丝,显是新伤,手臂刚断不久。

    “呵呵,咄咄相逼,你这混蛋伙同两个逆命境强者,前日一起偷袭围攻我,反被我斩去一臂。现在说我咄咄逼人?”简万宸冷笑,不断打出可怕气劲,轰击在空间神器的障壁上。

    旁边的众人明白过来,原来偷袭简万宸的敌人,就是落月峰的强者。此前落月峰峰主还大义凛然,撇清一切关系,这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

    咔嚓咔嚓……,障壁上的裂痕越来越多,如同蛛网般蔓延。一些强者已是看出来,这件空间神器是仿制的,是一个赝品,有使用次数,防御力也不是那么惊人,并非是真正的空间神器。

    远处,秦墨的手掌已是搭在剑柄上,目光如电,扫视落月峰的众多强者,他在搜寻刀王一脉的传人,也即是狐狸的仇敌。

    “奇怪!没有那人的踪影,此人藏在何处?”

    当初,银澄与落月峰强者,骨族强者之间的大战,秦墨也在场,对于落月峰的那名强者印象深刻。

    那人修为极高,绝对是逆命境之上的大高手,甚至更强,但是,秦墨却没有发现那人的踪影。

    事实上,秦墨抵达西翎主城后,曾经探查过这人的踪迹,奈何落月峰刀王一脉太神秘,究竟有那些强者存在,外界难以知晓。

    秦墨和银澄原来的计划,只要看见那人,立刻联手,将之击成重伤,再带回去。这狐狸已经想好了数百种刑罚,要好好“照顾”那人,一雪中毒之仇。

    目光一动,秦墨忽然看到一个青年,一袭银袍,腰佩弯刀,气度卓然,只是脸色微微有些泛青,却是无损其翩翩风采。

    落月峰一群强者中,这青年混杂其中,正竭力收敛气息,目光游移,似是在寻找一会儿逃生的路线。

    “尚斩星!”秦墨嘴角翘起,露出一个冷冽的笑容,他与此人真是久违了。

    当初在西翎主城,秦墨以“羽先生”的身份,为简万宸疗伤,就是此人从中挑拨,让数大势力针对他发难,最终爆发一场大战。

    “嘿嘿,正好,本狐大人还苦恼,找不到那个家伙的踪迹呢。尚斩星这小子,一定是那个混蛋的晚辈,甚至可能就是那混蛋的徒弟。”银澄也是冷笑,在暗处露出森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