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68章 剑碎蚀月
    砰!

    那件赝品空间神器的障壁碎裂,里面的落月峰众多强者一声怒吼:“走!”

    漫天刀光乍起,如同是银月之辉,将四周湮没,汇聚成一片银色刀芒的海洋。

    以落月峰峰主为首的一群强者,他们已知无法尽数逃脱,为了争取一线生机,以刀芒惑敌,只求能够逃出一条生路。

    轰隆隆……,四周各大势力的强者们怒喝,怎容落月峰贼首逃脱,纷纷打出一股股气劲,封锁了这片空间。

    在场的强者数量超过千人,修为最低的也是宗师境,如此多的强者联手之威,当真惊天动地,那座山丘直接被轰成粉碎。

    嗖!

    一道银光飞掠而起,在漫天气劲的席卷中,这道银光如同一条小小的游鱼,寻找到一个缝隙,钻了出去。

    “太好了!终于让我逃了出来!”

    乱世飞溅中,尚斩星飞身而出,几个起落,已是脱离了战团。他披着一件薄银斗篷,显然是一件隐匿行迹的秘宝,流转着淡淡银光,与周遭的银色刀芒融为一体,很难发现其踪迹。

    此刻战团的中心,逆命境强者正大打出手,无人注意到一个地武境强者正在逃逸。

    嗡!

    一道剑光从侧面斩至,其速如光,令人惊惧的剑气袭至,尚斩星全身毛孔都倒竖起来。

    砰……,尚斩星仓皇拔刀迎上,依然被这一剑劈飞出去,他持刀的手臂剧疼欲裂,佩刀差点脱手飞出。

    “是你……”尚斩星看清来人,脸庞顿时扭曲起来,露出怨毒和畏惧之色。

    前方,秦墨手持【狂月地阙剑】,踏空而至,黑发如瀑,星眸如电,如同一位金童踏足虚空,整个人身上闪耀着一圈炫目光环。

    “尚兄,你别半年多,依然是风采依旧。你这么急着离去干什么?”

    秦墨注视着尚斩星,黑发飞扬之间,漫天剑气涌动,化为一柄柄剑形,剑形犹如实质,充斥着这片空间。

    顷刻间,一座剑阵已是布成,笼罩在两人身周,彻底封死尚斩星的退路。

    “剑意凝形,念动成阵!”尚斩星骇然失色。

    秦墨展现的手段,乃是先天剑芒达到十成,初步凝成剑魂的绝世剑手,才能施展的惊人剑技。

    当初,在武殿试炼中,秦墨展现的天赋固然惊艳,但是,也只是潜力很强。在年轻一辈的诸多天才中,还有很多天才在秦墨之上,在当时的尚斩星看来,秦墨只是一个小辈,根本不放在心上。

    短短半年,当时能够站在高处,俯视的一个小子,现在却已是地武境界,真正战力堪比逆命境大高手。

    对于这样的落差,尚斩星无法接受,心中如吃·屎一样难受,他脸庞抽搐,恨不得挥刀斩出,将这少年淡然的神情劈成两半。

    但是,尚斩星很清楚,他不能如此做,自己的实力绝不是这少年的对手。

    在落月峰刀王一脉的历代传人中,尚斩星算得上资质惊艳,在地境凝成了刀魄。剑魂、刀魄,乃是同一级的武道真意,本应有一拼之力。

    可是,尚斩星的刀魄凝成,却并非是依靠自己,而是依循刀王一脉的秘法凝成。比之真正的刀魄,相差的太远,又如何与真正凝成剑魂的绝世剑手比拟。

    “墨先生,请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尚斩星若能逃生,以后夜夜烧高香,感激墨先生的恩德,此生此世不敢忘怀。”尚斩星抱拳,低头恳求。

    “放你一条生路?以你刀王一脉的行事风格,我看不是烧高香,是夜夜想给我坟头上香吧。”

    秦墨讥笑,斩出一剑,砰得一声,虚空被斩开,剑势如游龙飞扬,直袭而至。

    尚斩星面无血色,他没想到这少年如此狠绝,毫不留情出手。

    “蚀月劈地斩!”尚斩星大吼,施展蚀月刀技的最强一式。

    刀王一脉的蚀月刀技,共分为三重大意境,一重斩地,一重斩星,一重斩月。

    半年多前,在落月峰下,尚斩星就是以这一式,对决化身为“羽先生”的秦墨。

    这一式,乃是刀王一脉最强刀技的杀招,一旦施展开来,漫天银辉如月华,遮蔽星空,劈山斩岳,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比之半年多前,尚斩星这一式的威力,足足提升了四成。

    然而,绝强刀势刚起,就被游龙般的剑势斩碎,尚斩星身体倒飞出去,口喷鲜血,神情难以置信,他竟连秦墨一剑都接不住,这少年的真正战力到底达到何等境地?

    “这么不济事?”秦墨眉头皱起,本想以【万谛斩龙诀】,与【蚀月刀技】印证一下,却不料尚斩星根本不堪一击。

    随即,秦墨明了过来,外界盛传尚斩星凝聚刀魄,实情根本不是如此。尚斩星的刀魄,并非自己凝练而成,而是依靠了外力,与真正的刀魄无法比拟。

    不过,【蚀月刀技】确实是一门绝世刀法,由一位刀王开创,乃是王者境的绝学。只是在尚斩星手中,根本发挥不了真正威力。

    “先废了这家伙武功,带回去慢慢拷问刀王一脉其他人的下落。”秦墨心中盘算,手中长剑嗡鸣,准备动手。

    忽然,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传出,尚斩星屁股后面仿佛放鞭炮一样,疯狂的放着响屁,臭不可闻。

    “这……”秦墨脚步一动,后撤百丈,衣袖捂鼻。

    只见尚斩星脸上青色弥漫,他整个人如筛子一样颤抖,屁股噼里啪啦响阁不停,屁声如雷。

    “墨大爷,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我半年多前,练功走火入魔,已是半废之人,只要全力运功半刻时间,就是响屁不断,哪里还能暗算他人。你高抬贵手,放我离去吧。”

    尚斩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痛哭流涕,悔恨之色溢于言表。

    对面,秦墨神情古怪,他想到了尚斩星响屁如雷的缘由,乃是银澄和他所为。

    当初,售卖给落月峰的神针中,银澄注入了一丝【青焰琉璃火】,就是要坑算尚斩星。

    这狐狸本来的打算,是隔一段时间,就潜入落月峰,隔空操控妖火,折磨一番尚斩星。

    只是,之后经历种种风波,一人一狐并未在主城多待,所以,银澄的折磨计划就搁下了。

    “银澄阁下,刀王一脉是你的恩怨,还是由你暗中出手,废了这家伙武功,带他回去吧。”秦墨以心念传音道。

    “不行,这里高手云集,本狐大人出手,岂不是容易被人察觉。小子,能者多劳,这事就由你出手吧。”银澄这般回应。

    一人一狐互相推诿,都不想被臭气沾上。

    “在运河上袭杀我的刺客,施展的是刀王一脉的蚀月刀技,那是一个逆命境强者,想必是你的师长。说出他的行踪,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秦墨淡淡说道。

    闻言,尚斩星脸色一变,隐隐透出恐惧之色,随即哀求道:“墨大爷,我不瞒您。我的师傅在我十多岁时,就已离开落月峰,下落不明。我已十数年未见他,确是不知其行踪。”

    秦墨哂笑,单从尚斩星的神情,就看出其言不由衷。

    这个时候,远处的一场混战已是接近尾声,落月峰一众强者死伤大半,落月峰峰主也被斩首。很多人已经注意到这边,正朝着秦墨这边赶来。

    猛地,尚斩星一声怒吼,面目狰狞扭曲,从他身上溢出一丝诡异刀气,让这片空间都颤动了,仿佛是地狱饿鬼斩出的刀芒,将四周剑阵斩出一个缺口。

    嗖……,那丝刀气裹着尚斩星,朝着远处飞遁。

    同时,那丝刀气中分出一股,直袭秦墨,所过之处皆被冰封,无数黑冰如毫芒,疯狂蔓延。

    这一幕,让远处赶来的诸多强者色变,许多人浑身冰冷,如坠冰窟,这种刀气太可怕,仅是一丝就让人感到致命危险。

    砰!

    秦墨浑身真焰大盛,犹如一座火炉,吞吐着炽热焰光,化为一道焰刃,斩向那一丝刀气。

    锵!

    这道焰刃中,蕴含着一丝剑魂之力,撞击在这丝刀气上,如同一锅滚油中滴入了水花,顿时沸腾起来。

    这片虚空顿时炸开,四周的剑阵被炸得粉碎,这情景让远处众人惊呼,东圣海等人皆是色变,纷纷赶来,担心秦墨的安危。

    轰!

    一道剑光乍起,秦墨踏着【邪影剑步】,已是追了出去。

    这一丝刀气,与当初重伤银澄的蚀月刀芒,几乎是一模一样,那个中年文士与尚斩星之间,必定有着莫大的关联,不容尚斩星走脱。

    刷!

    秦墨的速度快到极致,光芒一闪,他已是迅速逼近,眸光一闪,眼中射出一道剑芒,斩中尚斩星的后背,将之从半空中劈落。

    “住手!小子,你敢伤我的手下,谁给你的胆子!”

    轰!

    远处,一片乌云压盖过来,却是漆黑如墨的黑洞,仿佛能够吞噬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