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69章 二品宗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657654.html
    半空中,那个黑洞席卷而至,将秦墨的剑劲余波吞噬。

    此时,赶来的诸多强者才看清楚,那是一柄漆黑的神剑,挥动之间,犹如黑洞在旋转。

    咚!

    一场令人震动的碰撞爆发,无数气劲肆虐奔流,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不远处,众多强者皆是色变,那黑洞般的剑势中传递的波动,竟是逆命境修为。

    武至逆命境的绝世剑客!?

    秦墨眉头一皱,持剑手腕有些酸疼,身形一动,已是后撤。

    对面,伫立一位黑袍青年,他面如冠玉,额上带着紫金箍,黑发披肩,一柄黑剑倒扣在背后,整个人如汪洋一样不可测度。

    “是他。”秦墨眉头一挑,这黑袍青年正是那夜,在酒楼中遇到的那人。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连本公子的下人,你也敢伤。谁给你的胆子?”黑袍青年目光如冷电,沉声喝道。

    秦墨脸色沉了下来,这黑袍青年还是和之前一样,口气大到没边。

    “祁少,此人就是秦墨。”尚斩星在后面惨呼,盯视着秦墨,眼神充满了怨毒。

    刚才秦墨斩出的那道剑气,差点要了他的命,若非穿着护身宝具,尚斩星已经被废了。

    “哦。你就是秦墨,那个所谓西翎战城年轻一辈第一人?那个徒具虚名的小子?”黑袍青年忽然大笑。

    轰隆……,一股股气息如火山喷发,黑袍青年浑身真焰沸腾,如黑夜中一尊杀神。一声轰鸣,他头顶喷出一道剑柱,直冲天际,可怕凌厉的剑气扩散开来,将四周岩石斩成粉碎。

    “逆命境!真是逆命境修为!”

    “天呐!这青年才多大,看起来不超过30岁,就已武至逆命。”

    “此人绝非镇天国的天才,这服饰是外来者,不满30岁的逆命境剑手,太可怕了!”

    周围众多强者震撼惊呼,这是让他们恐惧的事实,一位不满30岁的逆命境强者。

    当今的镇天国,在30岁前,武至逆命的天才,唯一已知的,就是神秘莫测的羽先生。

    现在,又出现了一位,就站在诸强面前。这样的绝世天才,将来必成一代王者,甚至冲击圣境,成为一代武道圣者也是大有可能。

    这个时候,东圣海等人也是赶来,看到黑袍青年的模样,一群人皆是吃惊,自是记得那夜在酒楼上,那个口气大到没边的家伙。

    “这个家伙的实力,竟是如此可怕,已经武至逆命!”和共羊脸庞微微抽搐。

    他那夜在酒楼上,还站出来挑战黑袍青年,现在单从此人展露的场域,就知道不是对手。修为上差了足足一个境界。

    砰!

    黑袍青年身后的剑气凝实,化为一柄幽黑剑形,长达数百丈,悬于半空,直插天际。

    那幽黑剑形中,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锋芒,使得远处诸多强者惊骇不已,这幽黑剑形中蕴含着剑魂之力。

    这黑袍青年不仅武至逆命,连剑道上的造诣,也是凝练剑魂,实在惊世骇俗。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称一座战城第一,甚至是镇天国第一。你们这片小地方,还真是没有人才。”

    “对于你这种徒具虚名的家伙,本公子最看不惯,平素若是遇到,就是要打得你这种人原形毕露,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黑袍青年抬手,遥遥指着秦墨的脑袋,又指了指尚斩星,“今天,你这徒具虚名的小子,还敢伤本公子的下人,打狗还要看主人。你这瞎了眼的小子,本公子今天就教你做人!”

    “哦。教我做人?就怕你没那个本事。”秦墨冷冷回应。

    远处,东圣海等人咬牙切齿,那夜在酒楼,他们就受不了黑袍青年的狂妄。想不到再次见面,此人狂妄得快上天了,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这个混蛋,本公子才要翻手拍死他!”左熙天牙齿磨得咯吱作响。

    旁边众人按住左熙天,不让他轻举妄动,这黑袍青年不仅自身修为高绝,来历也是莫测,不易妄自动手。

    猛地

    远处的山峰上,传来阵阵怒啸,简万宸带着西翎军团一群高手赶至,这群强者刚铲除落月峰的余孽,杀气腾腾而来。

    简万宸从半空中飞落,看到周围剑拔弩张的状况,不禁心中一跳。他统军多年,固然心烈如火,心思却是敏锐的很,立时察觉到黑袍青年的莫测。

    “逆命境修为,不足30岁,这个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

    一个个念头在心中转了转,简万宸脸色肃然,喝道:“这位朋友,西翎羽军团在铲除西翎余孽,这是西翎战城内务,你要出手干预?”

    这一番喝问很讲究,简万宸已是看出来,黑袍青年十有八九来自镇天国之外的大势力。如今,西翎主城中,境外各大势力皆现踪影,但是,却有一个共识,就是不干涉镇天国内务。

    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谁也不愿轻易打破。

    这时,尚斩星在后面高喊:“祁少,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你也知晓,我早已脱离落月峰,这次回宗门做客,与故旧好友相聚。却被无故追杀,这等丑恶行径,祁少你要为我做主!”

    闻言,周围人群皆是暗中磨牙,尚斩星这个卑劣小人,还真会颠倒是非。

    “哦?原来是这样!”黑袍青年冷笑,目光如利剑,扫射在场众人,“尚斩星是二品宗门青曦宗的外门弟子,也是我的仆人,打狗还要看主人,你们这些小地方的乡巴佬,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青曦宗!?

    二品宗门?!

    周围众多强者脑袋嗡得一下,皆是神情骤变,暗中狂呼坏了。显然,落月峰这一段时间,与勾结,攀上了青曦宗这样的庞然大物。

    由此推断,围攻羿府之事,绝对有青曦宗的一份。

    不过,落月峰绝没有想到,羿帅会成功突破,并布局请君入瓮,一举粉碎了所有的阴谋。

    一时间,在场诸强的脸色变幻交加,既有震怒,也有畏惧,却是无人敢跳出来指责。

    二品势力,在古幽大陆上,是真正叱咤风云的庞然大物,底蕴深厚得吓死人。

    每一个二品势力,皆是传承万年以上的古老门阀,拥有天级绝世武学,门下强者云集,单是武道王者的数量至少超过百位,并且,每一代都有武道圣者坐镇。

    西翎战城的各大势力,对于二品势力的了解仅限于此,但是,单是这些认知,就让在场众人心中颤抖。

    黑袍青年言语中透露的信息,着实无比惊人,若是尚斩星是青曦宗的一个外门弟子,却又是黑袍青年的仆从。毫无疑问,此人在青曦宗的身份绝不一般。

    “不要在那里废话!”秦墨皱眉,脸色很冷,“你不是想教我做人吗?现在却抬出二品宗门弟子的身份,是手底没有硬实力,想以宗门之势压人吗?”

    周围,主城各大势力的强者们闻言,皆是松了一口气,对秦墨极是感激。这少年实是有胆色,将一切揽到自己身上,只是,秦墨天资固然惊艳,战力惊人,真能战胜黑袍青年吗?

    “不知死活的小子,敢对少爷言语不敬,你找死!”

    无声无息的,两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分立在黑袍青年左右。他们都很苍老,却是气势沉重如山,冷冷瞪视着秦墨。

    哗啦……,周围人群纷纷散开,皆是朝着后方远远退去。无数人脸色惊恐,难以置信,这两个老者显露的气息,如同高高在上的君主,俯视千万臣民,分明是王者境界。

    两位武道王者,竟称呼黑袍青年为少爷,这事情麻烦大了。

    “两位长老,这个徒具虚名的小子,本少爷要亲手惩治。你们不用出手相帮。”黑袍青年冷然道,竟是半命令的语气。

    砰!

    其中一个老者探出手,掌势铺天盖地,恐怖气机蔓延,仿佛要压塌这座山峰,“少爷要亲手惩治,也不该在这里。待我擒这小子回去,明日择一个吉时,在西翎主城的帅府上空设擂,让少爷尽显神威。”

    黑袍青年点了点头,接纳了这个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