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71章 六玄天剑
    天空一声巨响,一座擂台缓缓升空,周围萦绕云雾,如同云端之上的擂台。

    这是千元宗的三千惊云擂,封存于千元宗内,现在由数位绝世强者出手,将这座擂台升上天空,悬浮于西翎主城半空。

    主城各处,无数人翘首以望,无数人都在议论即将开始的一战。

    “墨峰主他……”

    “与二品宗门青曦宗的绝世天才一战?”

    “对手是逆命境的绝世天才,墨峰主怎么如此鲁莽!”

    主城千元宗内,众多宗门弟子心急如焚,却是无可奈何。车宗主已经严令,宗门弟子不得前去观战,秦墨的这一战,与千元宗毫无干系。

    这个命令,实则是秦墨的意思,即便战死,一切与千元宗毫无关系。

    可是,命令归命令,千元宗众多弟子还是悄悄乔装,溜出了宗门,要亲眼目睹这一战。

    从三千惊云擂升空,短短一个时辰,主城中央的区域,已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

    “墨师弟……”

    人群中,炼雪竹披着斗篷,兜帽下的容颜如画,傲人双峰在衣袍下若隐若现,这位少女比之半年前,更加的美艳,浑身透着一种莫名的灵气。

    她想要挤进人墙,近距离观看,却被另一只纤手紧攥住,难以如愿。

    “我只是想近一点观战!”炼雪竹挣扎手腕,美眸中有着愠怒。

    终于,那只纤手松开,任其挤进人群。

    另一边,一栋酒楼顶楼,东圣海、恒不凡等人占据最佳观战位置,注视着半空中的擂台。

    “老大,老二,你们与老四一起这么久,这一战他有胜算吗?他真如传闻中那么厉害?”恒不凡问道,神情中透着担忧。

    东圣海、左熙天,以及凌星海等人皱眉,西翎主城关于秦墨的传闻,并没有夸大。

    但是,这一战的对手非同一般,他们已经了解到黑袍青年的身份。

    大陆北域的二品宗门青曦宗,年轻一辈前十的天才,祁羽,其宗门一位太上长老的亲孙,逆命境三段修为,凝练一颗剑魂,并已掌握剑魂之力。

    这样的对手,不仅实力强得可怕,同时,来头也是大得惊人。

    “若是再过两年,老四顺利跻身逆命境,倒是可以一战。现在……”东圣海摇头苦笑。

    二品宗门,在大陆一方地域,乃是最为庞大的势力。青曦宗在大陆北域,是真正意义上的庞然大物,这样一个宗门的年轻一辈前十,比之镇天国第一天才,份量也是要重得多。

    凌星海等人神情都很凝重,觉得秦墨太鲁莽了,擅自提出生死之战,根本不给自己留下任何斡旋的余地。

    与此同时。

    一处高塔的顶端,银澄、高矮子也在注视擂台,它们的神情并没有太多紧张。

    “秦墨这小子,终于要对上大陆真正的天才,本狐大人很期待,他一败涂地!”银澄仰天大笑。

    “彼此修为相差一个大境界,对方又是甲等之上的天级资质,你这狐狸不去暗中帮忙,这小子若是被斩掉了怎么办?”高矮子咧嘴道。

    “被斩掉倒不至于,斗战圣体哪里是那么容易斩掉的,被击败是很有可能。不过这是好事,这小子这段时间太得意了,要挫一挫他的锐气,要知道刚则易折嘛!”银澄舔着爪子说道。

    高矮子斜眼,这狐狸分明是得不到寂天经的修炼心法,怀恨在心,想看秦墨出糗。

    ……

    嗖!嗖!

    主城中,两道流光冲起,一道幽黑如墨,一道璀璨如星,直射向半空中的偌大擂台。

    砰……,秦墨落在擂台一端,四周云雾弥漫,隐隐传来擂鼓之声。

    “这就是三千惊云擂,可惜,曾与衍宗师兄约定,要在此一战的。”秦墨环顾四周。

    此次返回宗门,帝衍宗并未回宗,应该是在其所属的家族中闭关。

    与帝衍宗一战,一直是秦墨渴望的,却是一直未能如愿。

    刷!

    擂台另一端,幽黑光芒一闪,祁羽已是浮现而出,负手而立,脚步悬于擂台上半尺,似是不屑于落地,他俯视着秦墨,目光中充满讥讽。

    “你这徒具虚名的低贱小子,本来只是想让你原形毕露,想不到你竟要找死。”祁羽轻蔑冷笑,“我就一剑碾碎你,让西翎战城的乡巴佬们知道,胡乱吹嘘的下场。”

    “一剑碾碎我?希望你有那个本事。”秦墨神情平静,握上了狂月地阙剑的剑柄。

    他的黑发狂舞起来,眼眸璀璨如星,浑身剑气涌动,似有无数道神剑要透体而出。

    “这种战斗,出到第二剑,就是我的耻辱!”祁羽眸中剑芒一闪,背后黑墨长剑已是出鞘,剑光冲天而起,直贯云霄。

    轰!

    西翎主城上空一片黑暗,天空犹如出现一轮黑月,诡异凌厉的剑气肆虐,地上许多人直接瘫倒在地上,无法承受这种剑气的锋锐。

    “六玄天剑的苍澜月陨式!”有人道出这一剑的来历。

    “想不到,祁羽练成了六玄天剑的一式,不过,他应该只会这一式。一出手就是绝世杀招么?”有人神情惊悚,低语道。

    青曦宗的镇派绝学六玄天剑,这是一门天级武学,在古幽大陆北域拥有无上威名。

    传说,六玄天剑的六式剑技,每一式皆有惊天动地的威力,开创这门剑技的青曦宗无上强者,生平对敌,从来是一式毙敌。

    也有传闻,六玄天剑的六式剑技,只有四式出世,剩下的两式,从来无人能够目睹。因为这种剑技太强,凡是与之交锋的对手,能够支撑到第四式,已是世间巅峰的盖世强者。

    地上,主城的诸多强者们骇然失色,祁羽一出手,就是天级剑技,这是根本不留一丝余地吗?

    一霎那,幽黑剑势展开,化为一道漆黑剑幕,笼罩整个擂台,仿佛夜幕降临一般,却是充斥着地狱般的可怖气息。

    天级剑技,仅凭一式剑技,就能自成一方剑域,让无数人骇然不已。

    嗡!

    这个时候,秦墨也出剑了,右手一震,神剑已是出鞘,划出一道轻烟般的轨迹,剑速快到不可思议。

    以幻天拔剑术施展的快剑,在一瞬间,就将秦墨的剑速催动至极限。

    然后,剑锋剧烈颤抖,将“震”字诀发挥到极致,幻出一道道剑痕。

    砰砰砰……,虚空冲出一道道游龙,光辉闪耀,生生将幽黑剑幕挤开一片光明的区域。

    这一道道游龙,是一道道万谛斩龙诀的剑式,秦墨将所学剑技融合,运用种种技巧,在一瞬间,将这门剑技催动至巅峰威力。

    万谛斩龙诀,一旦威力催动至顶峰,拥有堪比天级剑技的威力。

    秦墨很清楚,面对苍澜月陨这样的天级剑式,想要将万谛斩龙诀一剑剑施出,将剑势叠加至最大威力,根本没有时间。

    唯有使用这种方法,才能将这门剑技的威力,在一瞬间发挥至最大。

    轰隆!

    一道巨龙冲天而起,将漫天黑幕撕裂,那片虚空呈现一道道巨大裂痕,犹如一块巨大琉璃被刺破。

    咔嚓……

    虚空彻底碎裂,暴戾气劲朝着四周疯狂蔓延,毁灭剑气与斩龙剑气碰撞,将一切有形之物斩成粉碎。

    “什么!?破了苍澜月陨!”祁羽脸色变了,这样的结果令他意外。

    嗡!

    秦墨面色无波,他手腕震动,将万谛斩龙诀的剑势催动至极限,而后,在剑势开始衰落之时,引动大易周天剑,剑势霍然一变,无匹杀伐的大道杀剑斩出。

    狂月地阙剑震动,剑势不断运转,万谛斩龙诀与大易周天剑的剑意互相融合,两种绝世剑技仿佛融为一体,互相切换,丝毫没有滞涩。

    轰轰……

    漫天黑幕不断撕裂,虚空不断碎裂,剑气狂暴汹涌,两种剑意的碰撞,犹如两座山岳在撞击,令无数人头皮发麻,心中战栗,担心天空真有两座巨岳要坠落下来。

    祁羽的神情彻底变了,这样的战斗超出了预计,他的剑势被卷入其中,竟是一时无法挣脱。

    轰!

    一声巨响,秦墨将大道杀剑和万谛斩龙剑的剑势相融,爆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可怕剑势,一举撕裂漫天黑幕,彻底斩碎了苍澜月陨的剑式。

    祁羽惨叫一声,身形飞退,握着幽黑神剑的手掌,渗出丝丝缕缕的鲜血,他瞪视着秦墨,神情有着骇然。

    这黑发少年施展的剑技,皆是地级的层次,修为也是地境中期而已,为何能破去天级剑技?

    此时,秦墨身后的剑意如火焰,翻腾汇聚,逐渐凝实,凝成一柄长达千丈的璀璨剑形,与祁羽身后的幽黑剑形遥遥相对。

    这一记碰撞,让他对剑道的领悟,达到一个新的层次。

    “一剑碾碎我?希望你使出耻辱的第二剑时,能够真的碾碎我。”秦墨持剑而立,浑身真焰翻腾如炉,如同一位少年战神,伫立当空。

    祁羽的目光彻底冰冷,这个卑微少年竟用他的话来讽刺他,擦拭手中的血迹,他冷笑道:“既然你想找死,就让你在临死前,见识一下青曦宗,六玄天剑第二式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