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72章 剑傲森罗
    轰!

    祁羽手持幽黑神剑,浑身爆发出万丈黑光,犹如一轮黑日,从地狱深处冲出,要取代世间的太阳。

    强盛无匹的气势,如打开巨闸的堤坝,波涛如江河般倾泄而出,整座西翎主城都充斥着这种光芒。

    主城中,无数人仰望着情景,皆是感到窒息。

    祁羽展露的气机,并未超出逆命境的范畴,但是,却迸发出堪比天境强者的威势。

    这是武学上的巨大压制,天级绝学堪称震世,一旦施展出来,足以惊动天地。

    人群中,映照出一张张神情各异的脸庞,认识秦墨的许多人脸色焦急,担忧这少年的安危。

    “墨师弟,你一定要没事,无论胜败,无恙归来”

    炼雪竹咬着红唇,唇色近乎苍白,如画容颜怔怔木然,宛如雨打的海棠般凄美。

    “祁羽施展的这一式剑技,乃是六玄天剑的第二式剑傲森罗。配合他的剑魂之力,同阶之中除非绝世天才,无人能够抵挡。在我北域的年轻一辈中,能够接住这一式的青年天才屈指可数。”一个悦耳声音传来,正是之前攥住炼雪竹的那人。

    轰隆隆

    此时,祁羽身上迸发让人惊悚的气机,其身后的巨型黑色剑形旋转,不断缩化为一道黑色剑光,注入他手持的佩剑中。

    嗡!

    擂台上的虚空仿佛停滞,只有祁羽一人的存在,那里仿佛成了他的世界。

    随后,虚空浮现一道道光影,如远古楼台,又如地狱深处的宫殿,神秘而诡异,环绕成一片森罗地域。

    祁羽手持幽黑神剑,身上幽黑光芒萦绕,犹如从地狱中踏足世间的魔王使者,那气息诡异可怖,令无数人畏惧。

    这一剑尚未斩出,整个西翎主城已是天地色变,这片天地仿佛已经变了。

    剑傲森罗!

    有人道出这一剑式的来历,六玄天剑的第二剑,天级剑技的每一式,都有着无比辉煌的过往。

    传说,在古老岁月,青曦宗曾一度沉寂,势力大不如前,遭到北域其他霸主势力的窥视,想要将其吞并。

    彼时,青曦宗一位绝世剑手出世,一人一剑,仅凭其这一式剑傲森罗,败尽北域无数豪雄,震慑世间,无人敢犯青曦。

    此时,西翎帅府的高台,羿武狂伫立其上,目睹这一剑的出世,他的神情很凝重。这一剑的威力超乎想象,便是他手臂上的本命王铠也在颤抖,似是对这一剑式之威很忌惮。

    “小墨,这是迈上武道巅峰的必然考验,是龙是蛇,看你自己了。”羿武狂喃喃自语。

    哧!

    祁羽动了,手中神剑挥动,黑色剑势随之斩出,虚空如同水波一般,轻易被撕裂开来,呈现一种柔滑的感觉。

    这种情景,诡异而可怖,什么样的剑势,能将虚空如此轻易的切开。

    随即,黑色剑势爆发威力,一剑斩来,有古老楼台宫殿相随,诡异呼啸声此起彼伏,其中似有无数怨魂在咆哮。

    “好诡异的剑魂之力!”

    对面,秦墨很凝重,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祁羽的真正实力很可怕,修炼天级剑技,又已经凝聚剑魂,娴熟运用剑魂之力。

    这样的对手,自秦墨武至地境以来,从未遇到过,是一个可怕的大敌。

    嗡!

    狂月地阙剑颤动,剑影层层叠叠,呈现明灭不定之势,万谛斩龙诀和大易周天剑的剑势不断切换,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气息。

    不过,面对剑傲森罗的剑势,两种地级剑技的融合,依然不足以抗衡,在黑色剑势侵袭中退却。

    “血气沸腾!”秦墨眼眸跳动焰光,准备启动斗战圣体的一记杀招。

    自他修为有成以来,面对年轻一辈的敌人,从未启动过血气沸腾。

    猛地,秦墨脑海一阵空明,寂天经一段心法口诀掠过心田,他陷入一种玄奥的状态。

    这是寂天经地境的修炼心法,顷刻间,秦墨体内真焰鼓荡,以心法口诀的运行路线,自动运转起来。

    轰隆!

    秦墨身上的气势一瞬间变了,他神情无悲无喜,心中一片空明,一边揣摩着心法口诀,一边随之挥出一剑。

    这一剑,看似很随意,有些漫不经心,却又浑然天成。

    嗡,这一剑的轨迹,烙印进虚空中,划出一道游龙般的剑痕,又如天地极尽处的杀机,了无痕迹,又森然可怖。

    剑光过处,森罗般的楼台宫殿纷纷碎裂,剑傲森罗的剑势被一一斩开。

    “这”

    祁羽脸色顿变,他此时真的吃惊了,他没想到秦墨竟能化解剑傲森罗的剑势。

    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身形一动,化为一道幽黑剑光,踏着无比玄奥的步法,一闪身就到了秦墨身后,一巴掌拍向秦墨的天灵盖。

    这一巴掌,无声无息,在剑傲森罗剑势的覆盖下,根本难以察觉。

    “一巴掌拍死你!”祁羽眼中跳动寒光,他虽是剑手,但是,出身极是尊贵,乃是青曦宗太上长老的孙子,从小就吞服灵液,以神药淬体,其身躯之强悍,已经堪比天境强者。

    这一掌若是拍实,在祁羽看来,一个地境武者的身躯,甚至可能直接被拍得四分五裂。

    在这记巴掌即将拍实之时,秦墨忽然转身,左臂挥动,轰出了一拳。

    咔嚓!

    一连串骨骼碎裂声响起,祁羽大声惨呼,他感觉像是拍在一根锋锐铁杵上,掌骨立时碎裂,差点被洞穿。

    这乡巴佬小子的左臂,难道经历过特殊淬炼,改造成地级神铁般的护臂?

    祁羽大惊之余,身形一动,踏着玄奥步伐,迅速遁入虚空,再出现时,已是在擂台另一端,不敢与秦墨近身。

    “以剑傲森罗耗死这小子!?”

    幽黑神剑光华一闪,剑势冲天而起,比之刚才更盛,半空中古老楼台宫殿的光影环绕,将整座擂台都覆盖其中。

    那些楼台宫殿的光影震动,从中冲出无数道怨魂,化为无数道漆黑剑芒,铺天盖地,朝着秦墨斩落。

    一霎那,这座擂台被漫天的黑色剑芒笼罩,形成一片漆黑剑域,与外界彻底隔绝。

    这一幕,落在主城无数人眼中,犹如无尽黑夜般恐惧,他们无法想象,面对这样可怕的剑势,秦墨如何抵御。

    即便是天境强者,面对这样强绝可怕的剑势,也唯有退避,难捋其锋。

    主城一处,青曦宗的两个老者冷笑不已,他们早就预料这一结局。

    不过,两人依然在私下讨论,虽然战胜的是一个小地方的乡巴佬天才,但是,该如何将少爷的战绩夸大,回去禀告太上长老,让那位存在开心。

    尚斩星则是在一旁狞笑,能够目睹秦墨的陨落,对他来说,是无比开怀的事情。

    嗡嗡嗡!

    秦墨挥动狂月地阙剑,划出一道道玄奥的剑痕,每一剑斩出,都会在虚空中烙印一道剑痕,明灭不定,宛如惊鸿般璀璨,却不消散。

    此时,他的心境无悲无喜,沉浸在寂天经的心法口诀中,心中不断掠过明悟,将种种领悟自如运用到剑技之中。

    寂天经的修炼口诀,似是真的为斗战圣体量身定做,一旦运转起来,根本停不下来,心中明悟连连,自如运用到实战中,使得秦墨的剑势越来越空灵,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该结束了!以六玄天剑第二式结束战斗。”祁羽一声大喝,身上气息陡得暴涨,足足提升了三四倍,达到一个令人惊悸的程度。

    漫天幽黑剑芒纷纷融合,化为一道巨型剑芒,犹如一柄巨大剑岳从天而降,斩落下来。

    这是剑傲森罗的最终变化,昔年,这一式剑技的最终变化出世,群雄俯首,无人敢捋其锋芒,北域诸雄皆不敢应战。

    砰!

    此时,秦墨的剑势终于成形,虚空中无数剑痕闪烁,汇聚成一个剑气圆球,蕴含着混元如一的气机,璀璨如星。

    剑锋一颤,这个剑气圆球迸射出去,与巨大黑色剑岳相比,这个剑气圆球渺小的犹如一颗鸡蛋,却是撞在黑色剑岳上,撞出了无数道龟裂的痕迹。

    同时,秦墨身形一动,身剑合一,身躯似是融入剑气圆球中,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窜至祁羽面前,一剑斩下祁羽一条手臂。

    紧跟着,秦墨身形一旋,飞起一脚,踢在祁羽的脸上,让那张俊逸面孔顿时开花,嘴巴崩裂开来,血水飙起,碎牙迸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