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74章 风波落下
    “少主,羽少爷他……”

    “少主,您来了就好,快救救羽少爷!”

    半空中,两个老者见到白衣青年,立时慌忙见礼,态度恭敬之极。却被白衣青年看了一眼,两人身体一哆嗦,不敢言语。

    羿武狂沉着脸,这两个老者称呼祁羽为少爷,称呼这白衣青年为少主,这样的称呼差别,也证明白衣青年在青曦宗的地位。

    “羿帅,那位小兄弟,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青曦宗与西翎战城并无恩怨。但是,若是舍弟真的身死,即便之前签有生死状,但是,我身为兄长,将来也只能出手报仇。这并非我之所愿,还请网开一面,放过舍弟。”

    白衣青年再次拱手,言语依然云淡风轻,却是满城皆知。

    这一番话,让西翎主城无数人心惊不已,这白衣青年的气度太惊人了,放眼镇天国,无人能与之比拟,毫无疑问,是一位绝世人物。西翎战城结下这样的大敌,确实是不智之举。

    羿武狂神情冷漠,他身为王者之尊,被一个后辈青年这般说,让他很不喜。

    忽然,翠绿光芒如霞雾般涌动,一个身影无声出现,半空中多了一个青袍老者,翠光翻腾,散着令人惊悸的气息。

    武道圣者!?羿武狂、秦墨心中狂震,这青袍老者难道是青曦宗的盖世强者,那可就麻烦了。

    “天藤宗,莫老,晚辈有礼了。”白衣青年一怔,当即行礼,态度很恭敬。

    青曦宗的那两个老者的表情,更是见了鬼一样,连忙行礼鞠躬,不敢怠慢。

    主城中,来自境外的许多强者骇然失色,北域另一个霸主势力天藤宗的强者竟出现了,并且,还是该宗的一位大人物来此。

    “祁麟小友,数年不见,已是跻身天境,后生可畏啊!”青袍老者抚着长须,转而看向羿武狂,“羿帅,这件事情,就由老夫做一个和事佬,如何?”

    青袍老者一边说着,一边以腹语之术,与羿武狂交代了几句。羿武狂一听之下,身躯一震,露出惊容,点了点头。

    擂台上,秦墨却是很干脆,直接飞起一脚,将祁羽踢飞,朝着白衣青年飞射而去。

    “多谢小兄弟,还有舍弟的断臂。”白衣青年一抬手,凌空将祁羽摄住,依然淡淡微笑道。

    秦墨一招手,将擂台上的断臂摄来,却将那柄幽黑神剑取了下来。这柄神剑很沉重,刚一入手,秦墨只觉腕部一沉,竟比狂月地阙剑重上数十倍。

    “小子,你想干什么?当众贪墨我青曦宗的神器吗?”其中一个老者低喝道。

    “既是生死之战,祁羽这家伙死了,身上的宝物不应该是我的战利品吗?”秦墨冷冷回应。

    “你这邻牙俐齿的黄毛小子,敢在少主面前逞口舌之利!”另一个老者眉毛都立了起来,充斥狰狞杀意,救回了祁羽,没有了顾忌,这老者当场想出手。

    白衣青年叹息一声,看了两个老者一眼,让两人噤若寒蝉。

    秦墨随手抛出那条断臂,随后手臂一动,将幽黑神剑掷出,剑光一闪,化为一道惊鸿,朝着地面射去。

    下一刻,地上传出一声惨叫,尚斩星站在一处高楼顶端,被这柄神剑从天灵盖刺入,贯了一个透心凉。

    秦墨做完这一切,飞身跃下擂台,悬空而立,站于羿武狂身后。

    “你这小子,好重的杀伐之气。”莫老皱眉摇头,抬指一点,射出一缕绿光,笼罩祁羽,瞬间治好了伤势,连断臂竟也恢复如初。

    这等手段,让无数人震撼不已,秦墨亦是心中震动,这位青袍老者的手段,堪比神针之效了。

    祁羽刚一恢复,就已跳了起来,眼神怨毒地瞪视秦墨,咬牙切齿:“大哥,这小子可恨,杀了他!”

    在场的莫老、羿武狂皆是皱眉,祁羽伤势刚恢复,就这般闹腾,实是令两人不喜。

    “技不如人,就只会请帮手来吗?”秦墨淡淡说道。

    白衣青年转过头,看了祁羽一眼,神情也是不愉,他这个弟弟实是上不了台面,将来难有大成就。

    砰!

    莫老浑身燃烧青焰,而后扩散开来,覆盖整个西翎主城,顿时,天空风起云涌,一片暴雨来袭,笼罩这座巨城。

    城中人们纷纷想避雨,但很快现,雨水中蕴含浓郁地气,竟是一场甘霖。

    半空中,羿帅等人已是失去了踪迹。

    人群中,炼雪竹伫立在街头,任由雨水淋湿全身,她仰望天空,神情迷离,犹如一抹绝艳的精灵。

    “走吧。”那只纤手探过来,是一位美艳绝伦的女子,攥着炼雪竹离去。

    帅府中,羿武狂等人出现,白衣青年带着祁羽等人并没有逗留太久,与莫老寒暄一番,就告辞离去。

    莫老则是留在帅府,与羿武狂密谈,显然,这位武道圣者出现,绝不是当一个和事佬那么简单。

    秦墨没有逗留,转身离去,这一战损耗甚巨,他很疲累,也要静修几日,消化这一战的所得。

    这一场风波,就此落幕,西翎战城出现一位绝世王者,以摧枯拉朽之势,先后铲除龙舵阁、落月峰,扫平了西翎战城的隐患,使得西城未来一片光明,至少能成为与北城一样的庞大势力。

    可是,这一场风波中,也让西翎主城的许多人明白,相比古幽大6的霸主级势力,西翎战城还是太弱小了。即便是十大战城合一,镇天国上下齐心,也无法与二品势力相提并论。

    这样的事实,冲击着西翎战城无数年轻天才的认知,许多少年有了不同的念头,想要走出西翎战城,走出镇天国,看一看这片大6的波澜壮阔。

    ……

    这一日,主城简府,张灯结彩,一派热闹非凡。

    来往行人不解,四处打听,才知道简府今天有盛会,主城各大宗门的年轻俊杰皆会参加,其中还包括千元宗的秦墨。

    这样的盛会规格,可谓是西翎主城最顶级的,许多人艳羡不已,却是没有进入宴会的资格。

    与此同时,简府后院,与前面的热闹不同,则是传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轻点,轻点,羽兄弟,你轻一点,疼死老哥我了!”

    床榻上,简万宸全身如筛子般颤抖,冷汗如雨般流淌,坚毅脸庞都扭曲起来,不断翻着白眼,仿佛下一刻就要晕厥过去。

    旁边,秦墨戴着兽骨面具,化身为“羽先生”,正给简万宸接续断臂,顺便治疗简万宸的内伤,以及残留的“暗冰之烙”寒毒。

    周围,简家的家主,以及几位高层都在场,看着简万宸痛不欲生的样子,他们皆是不忍,却是欲言又止,不敢打断秦墨的施治过程。

    这位神秘青年,如今的身份与以往截然不同,不仅是镇天国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甚至有人猜测,羽先生已经跻身王者境界,在镇天国的盖世强者中,能够跻身前十的行列。

    并且,羽先生背后的势力,也是强大的惊人,至少是一个四品势力,甚至可能更加庞大。

    前两日,经历主城半空的惊世擂台战,无数人目睹青曦宗祁麟的绝世风采,皆是认为唯有羽先生能够与之比拟。

    面对这样的人物,简家家主等人应对的都很谨慎,不敢得罪。

    “简老哥,你还真是喜欢逞威风,明明寒毒未痊愈,却要与人全力出手。还被斩去一臂,你这样的行为与找死何异?”

    秦墨施展子午流注针法,每刺入一针,简万宸就惨嚎一声,却是不敢反驳。

    这场治疗经历了一个时辰,终于结束,简万宸趴在床榻上,已是奄奄一息,动弹不得,很快就昏睡过去。

    探查简万宸的情况,秦墨微微点头,站起身来:“简老哥已经无碍,半年之内,不要让他与人动手。我即将远行,未必能及时赶来救治了。”

    简家家主等人纷纷道谢,皆是出言保证,一定看住简万宸,绑也会将他绑住。

    “羽先生,本府上马上要举行宴会,西城诸多年轻俊杰皆会到场,墨先生也会前来。你何不留下来,指点他们一番?”简家家主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