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75章 失诸交臂的大机缘
    留下来参加宴会?

    秦墨摇了摇头,暗忖,若是以羽先生的身份赴宴,他真正的身份怎么办?

    与简家家主几人寒暄几句,秦墨起身离开,却是有着些许遗憾。

    此次前来简府,一是为简万宸疗伤,二是将见一见简月玑,看一看她刀骨彻底融合的状态。

    当日,为简月玑补全刀骨时,曾有诡异状况出现,六道轮回之一的门户开放,出现了一个令人惊悸的恐怖存在,后来又莫名消失。

    秦墨对那场诡异状况,一直心存疑惑,狐狸似是知晓缘故,却又三箴其口。

    之后,秦墨有所了解,那个状况会莫名消失,很可能与自身的剑魂,或是与简月玑的刀骨有关,他想检查一下简月玑刀骨的状况。

    可惜,来到简府才了解到,简月玑从皇都返回后,就遇到大陆西域的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刀客,见到简月玑后,如见到一块璞玉,将之收为徒弟,前往了大陆西域。

    从简家家主的述说中,那个刀客的修为无比强大,至少是王者境巅峰的绝世强者,简月玑没有拒绝,就随之离去。

    “月玑临行前,曾说起羽先生,说先生将来若有闲暇,可到大陆西域去看望她。当然,月玑她是开玩笑的。”简家家主笑着说道。

    秦墨遗憾之余,也为简月玑庆幸,或许今生,西翎刀姬取得的成就,比之前世更加惊人。

    “今生的镇天国,已经发生变化,与前世不同。或许,数年之后,席卷大陆的黑焱来临,镇天国能够安然度过……”

    行走在简府庭院中,四周银花纷飞,这是西翎战城特有的银树,开得很茂盛,花瓣纷纷扬扬洒落,萦绕着秦墨飞舞,却是难以靠近他身周。

    秦墨思绪起伏,很快否决了这个念头,镇天国的改变有弊有利。现今大陆西北域的形势,可谓是瞬息万变,镇天国一旦卷入其中,很可能就会提前遭受劫难。

    祁麟!

    秦墨想到两天前,那个白衣青年,感到一种压力。这样的绝世天才无比惊人,是大陆一域的真正奇才,而将来他要面对的敌人,或者对手,很可能都是这样的天才。

    要迅速强大起来!

    秦墨带着这样的紧迫感,离开了简府,在一个隐蔽处,卸去伪装,又折返回来。

    ……

    正午,简府的宴会正式开始。

    这确是一场盛会,西翎主城百宗之中,有半数的年轻俊杰到场。一些宗门甚至派出雪藏天才,争先恐后的前来赴宴。

    这场面之盛,近十年也是罕见,而简府能够开设这场宴会,也可见简万宸在西翎军团的地位。

    秦墨、东圣海、秦云江、冬东咚等人,一起赶来赴宴,成为宴会中的焦点。

    在宴会上,秦墨本应居于首座,却被他拒绝了,让给简万宸居于首位,他坐在次席。

    “乖乖,墨兄弟,你们西城的天才女武者真是美丽啊!”

    “是极,是极,左兄,你是此道老手,就不给我们引荐一下吗?”

    和乌狼、和共羊两眼发光,看着在座的一群绝色少女,两人的眼珠子都绿了,恨不得扑上去,一人抢走一个,带回兽王山脉当压寨夫人。

    “难道兽王山脉的女人都是抢的吗?亏他们还是来自三品势力。”高矮子一边嘀咕,一边对着桌上的美食,如风卷残云般扫荡。

    熊彪也是一样,独自占据一桌,和高矮子比拼进食速度,吃得不亦乐乎。

    另一边,冬东咚端着酒杯,满脸通红的走过来,他脸颊上还有一个唇印。

    “墨哥儿,我刚才莫名奇妙,被一个美女强吻了。那滋味,啧啧,和烤肉一样美妙呢!”冬东咚酒不醉人人自醉的说道。

    秦墨有些无语,却是无暇说什么,因为他也被很多人缠住,不断的敬酒。

    周围,许多人缠着秦墨、东圣海等人,询问他们在皇都的事迹,也有人不断提出邀约,邀请秦墨前往他们的宗门做客。

    与此同时

    在简府一处高楼上,站着羿武狂和莫老,两人正注视着宴会上的人群。

    “老夫也该走了,古藤天钟既然燃烧器灵,成为你本命王器的一部分。你也算与我天藤宗有缘,将来卸下西翎战城统帅一职,可往天藤宗一行。”莫老这般说道。

    羿武狂微微行礼,以示尊敬,这位天藤宗的武圣此来西翎主城,是感应到西城的古藤天钟的波动,赶来一探究竟。

    那座古藤天钟,与天藤宗一位先祖有着极深渊源,至于天钟的具体来历,莫老并未详谈。

    “可惜,你一不是少年,二有俗世缠身,无法前往天藤宗。否则,你将来的武道成就,必定不止于此,甚至可能超过老夫。”莫老摇头,遗憾说道。

    “莫老,这场宴会中的年轻俊杰,无一人入你法眼吗?”羿武狂沉声询问。

    他很清楚,这是一份大机缘,若能将西城一位少年天才,引入二品宗门天藤宗,对于西翎战城的将来,有着极大的好处。

    莫老摇了摇头,看了羿武狂一眼,抚须笑道:“老夫知道你的心思,不用担心,西翎主城之中,那些璞玉都已被发掘。比如简府的那个丫头就是如此。”

    羿武狂点头,又道:“那秦墨呢,他可是以地境修为,战胜了青曦宗的祁羽,他的武道天赋可谓惊艳。莫老难道不考虑一下吗?”

    “这个小子……”

    看着大厅中,被许多人围住的秦墨,莫老皱了皱眉头,随即摇头:“此子确实不错,能够以地境修为,胜过祁羽,确是可造之才。不过,一来他杀气过重,心性与我天藤宗不合,二来他与青曦宗有此过节,我宗也不会接收。若是此子的资质,能与祁麟不相伯仲,倒是可以考虑,不过,在老夫看来,此子与北域地榜前十,还不小的差距,所以……”

    羿武狂暗叹一声,知晓莫老是变相的拒绝,没有再刻意强求,只能为秦墨可惜,与这场大机缘失诸交臂。

    “行了,老夫也要启程了。你交由聚宝斋的骨台,将在北寒圣城拍卖,本想带你一起前去,西翎战城也就你有此资格。可惜,你无暇分身,也就算了。”

    两人伫立高楼,又注视了一圈,莫老没有再停留,交代了几句,翩然而去。

    这个时候,大厅宴席上,忽有简府下人来报告秦墨,递上一封罗帕,称有一位故人即将离开主城,希望临行前,与秦墨私下见上一面。

    罗帕绣工精美,留有余香,帕角有一个字炼。

    “是她。”秦墨一震,顺势摆脱众人,离席而去。

    席间人群皆是哄笑,并不以为意,都认为这是佳人有缘,自不会拦着。只是有很多人猜测,到底是那位佳人,容貌又如何?

    ……

    简府一处偏厅,坐着两位绝色女子,其中之一便是炼雪竹。

    另一位女子,穿着一袭宫装,眉目如画,肌肤如象牙般白皙,红唇鲜艳,美艳绝伦。

    这女子看起来约莫二十岁芳华,却是气度雍容,与炼雪竹坐在一起,却如同是后者的长辈。

    “雪竹,你加入宗门之后,我就是你师叔。身为长辈,我会视你如己出,我也要给你一个忠告,秦墨此子,不是你的良配,他配不上你。”

    “你身具的体质,修炼宗门绝世心法后,不出数年,就能冲击北域地榜前十。你将来的对手,会是青曦宗祁麟,天藤宗风绝斋那样的人中之龙,而不是秦墨这样的泥沟沟里的小蛇,连越过龙门的机会都难有。”

    “在西翎战城,乃至镇天国中,此子虽然声名远播,一时无两,那是因为这里的水太浅,雪竹你的眼界只能看到这些。等到出了镇天国,踏入北域的无垠疆域,见到无数人杰奇才,你就会明白,对于这小子的迷恋是一场虚幻而已。”

    “你本该端坐云端的雏凤,不该留意地上的这么一只小爬虫。”

    宫装女子神情慎重,坐在那里,告诫炼雪竹。

    “师叔,你不要说了,我会与你一起,前往北域,只是想临行前,见故乡的好友一面而已。”炼雪竹容颜无波,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