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76章 别离难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692896.html
    在简府偏厅中,秦墨见到了炼雪竹,他有些怔然,才半年多不见,这少女消瘦了许多。

    以前的炼雪竹,娇躯略显丰腴,那种妖艳的丰满乃是天生,充满了冷艳风情。可是现在,她浑身散着一种灵气,与天生的妖艳融合,越显得不可方物。

    “半年多不见,雪竹你可是瘦了许多。”秦墨微笑道。

    在西翎战城的这两年,秦墨最相熟的女子,就是炼雪竹。两人一起经历了很多,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神韵,让秦墨感到亲近。

    事实上,即便是身为狐族的银澄,也对炼雪竹很欣赏,这狐狸似是知晓些什么,却是未曾想秦墨说起。

    “别人都说我漂亮了许多,你却说我瘦了。”炼雪竹莞尔一笑,如幽兰绽放,不可方物,美眸中隐隐有雾气浮现。

    “哼!”

    旁边响起一声冷哼,如万针刺耳,让秦墨身躯一震,他看到了那位宫装女子,心中顿起波澜。

    武道圣者!?

    秦墨的斗战圣体对于危险极其敏锐,立时察觉出这宫装女子的恐怖修为,在她身周有缕缕光华流转,仿佛是一头凤凰收敛了所有神光,却是仅仅释放一缕锋芒,就足以震慑万灵。

    这宫装女子的容貌只有二十岁左右,但秦墨很清楚这是驻颜有术,这女子真正的年龄,恐怕堪比天藤宗的莫老。

    “哼!又一个武道圣者,现在武圣这么不值钱吗,一个又一个跳出来。”银澄冷哼,旋即没了声息,这狐狸也担心被武圣察觉出行藏。

    “雪竹,这位是你师长……”秦墨皱眉问道。

    宫装女子扫了秦墨一眼,侧过头去不言语,不屑之色溢于言表。

    秦墨眉头皱得更深,他心中也不悦,暗道,自己也没得罪她,摆这个脸色作甚。

    “师叔,让我和墨师弟单独待一会儿,就随你离去。”炼雪竹看向宫装女子,眼眸有着哀求之色。

    宫装女子冷着脸,“这小子也配做你师弟?”身形一动,她如鬼魅般消失。

    偏厅中,一时有些沉默,秦墨端详着炼雪竹,这位绝色女子真得变了许多,似是修炼了某种独特功法,连气质神韵都在生变化。

    “雪竹,你师门有武圣强者坐镇,问鼎西翎战城第一宗门,指日可待哦!”秦墨笑着说道。

    “师叔她不是缠灵宗之人,她来自北域,要带我前往北域,拜入一个宗门。师傅她老人家也同意了。”炼雪竹摇了摇头,轻声道。

    秦墨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炼雪竹的情况,与简月玑一样,被北域的庞大宗门看中,要离开西翎主城了。

    此时,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果然,本狐大人之前就觉得,这丫头体质不一般,只是不能确定。现在看来,确是如此,这丫头去北域也好。据本狐大人所知,北域一个二品宗门,有一门绝世秘典,正适合她这样的体质修炼。”

    秦墨暗自点头,微笑道:“这是好事,将来雪竹你修为大成,也能反哺西翎战城。这也是你师傅愿意看到的,镇天国固然辽阔,但与大6一域相比,还是很渺小的。”

    “是的。我也是如此想的。”炼雪竹上前,第一次很主动,握着了秦墨的手。

    秦墨心中一荡,少女的纤手很柔软,冰凉凉的,犹如冰玉一般,令人爱不释手。

    两人握手相对,却是一时无言,片刻后,秦墨终是两世为人,先回过神来,牵着炼雪竹的手,两人坐了下来,他打开话茬,说起在皇都,在“寂天古墓”的种种。

    炼雪竹坐在那里,一如以往,只是静静的听着,偶尔会心一笑。

    “这么说来,墨师弟你对栾皇的公主,是真的无意喽?”炼雪竹忽然问道。

    “我连那位公主长得阿猫阿狗都不知道,怎么会有意。”秦墨哑然失笑。

    炼雪竹嫣然一笑,似是很开心。

    秦墨问及炼雪竹将要前往的宗门,想到将来有暇,就去北域看望她。少女只是摇头,默然不语。

    见状,秦墨想到那宫装女子的态度,心中了然,在北域这些大宗门眼里,又怎么会看得起西翎战城这样的小地方。在那宫装女子眼中,西翎主城与焚镇其实是没有区别的,都是山间小地方。

    半个时辰后,炼雪竹站起身,轻笑道:“墨师弟,我要走了,这一别,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再见。”

    那笑容美得令人炫目,秦墨一怔,也是站起身,道:“或许用不了多久。”

    炼雪竹只是摇头,她红唇微动,似有很多话想说,终是说不出口。

    忽然,她娇躯一动,扑入秦墨怀中,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宛如秋水,要融入秦墨身体里。

    “墨师弟,你若是让我不走,我就不走了。”炼雪竹将头埋在秦墨胸前,低声说道。

    秦墨暗中叹息,拍着佳人的玉背,道:“去吧,雪竹,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的。”

    最终,炼雪竹眸中噙着水雾,转身离去。

    忽然,缕缕光辉闪烁,那个宫装女子出现在大厅中,她很冷漠,注视着秦墨。

    “算你小子识相,没有花言巧语哄骗我师侄,否则,本宫绝不饶你。”宫装女子冷声开口。

    秦墨皱眉,淡淡道:“你将来是雪竹的师叔,我敬你是长辈。有一句忠告,若是雪竹在你那宗门中,受了什么委屈,将来我若知晓,必不会饶了你那宗门。”

    闻言,宫装女子一怔,旋即笑了:“你这小子,倒是会嘴上逞能。算了,今日你与雪竹别离后,未来你们的差距判若云泥,彼此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本宫也给你一个忠告,将来雪竹以鸾凤之姿崛起,你莫要再来纠缠,否则,本宫也不会饶了你。”

    说完,宫装女子身躯一动,化为轻烟消散。

    “他丫的,这老太婆嘴巴真臭,若非是在人族城池,本狐大人直接跳出来,撕烂她的嘴。”银澄在灯座空间中不断叫嚣。

    秦墨摇了摇头,他对宫装女子的话语,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有种预感,今生的大6局势更加混乱,未来是强者的天下,他要迅强大起来才行。

    返回镇天国后,经历种种风云,收获也是甚大,秦墨迫切需要闭关,消化这一段时日所得。

    ……

    两个月后,冰焱峰后山上空,雷云滚滚,一道道粗大雷霆如蛇,直劈下来,将后山某处炸成一片废墟,而后传来阵阵惨叫。

    “秦墨,你这崩阵大王,本狐大人要活剥了你。”

    后山深处的一片焦黑石砾中,银澄飞窜而起,雪白毛皮也是一片焦黑,追着秦墨背后撕咬。

    秦墨踏着邪影剑步,身形如疾电浮光,快如鬼魅,却是逃不过狐狸的撕咬、尾巴抽打,全身衣衫破破烂烂,肌肤上皆是白点,却是毫无伤。

    “你这狐狸,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尝试这种进阶的破阵之技,一时失败了。”秦墨吃疼喝骂,却是怎么也摆不脱狐狸的追杀。

    那片石砾废墟中一阵晃动,一个布满焦灰的胖子窜了出来,也是在高喊:“墨哥儿,你这崩阵大王,赔我三天来的心血!我也要活劈了你!”

    冬东咚劈手打出一道道阵器,化为一道道细小雷霆,犹如电光游蛇一般,追在秦墨屁股后面狂轰滥炸。

    远处,一片铁柳树林中,东圣海、和氏兄弟等人听到动静,皆是摇头。

    “又开始了。”

    “这是墨兄弟破坏的第几个地级大阵?”

    “第十七座了吧,这个崩阵大王,要是换成我,也要砍死他。”

    众人低声议论,却是习以为常,一边切磋武学,一边继续指点熊彪、秦云江的兽技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