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77章 黑雪巨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700311.html
    这两个月,冰焱峰后山深处,一座又一座地级大阵建起,又一座又一座炸毁,这片区域呈现一个又一个大坑,仿佛经历过绝世强者的激烈争锋。

    这种情况,皆是秦墨为了修炼【疾影浮光切】所致,这是【迅影切】的进阶之技,若是能够修炼成功,就是上古大阵的阵角也能切开。

    【疾影浮光切】的作用,比之【迅影切】强过太多,银澄都觉得这种奇技太变态了。

    这一段期间,秦墨除去闭关苦修之外,一旦有一座地级大阵布置成功,就尝试切开大阵的阵角。

    “你们不用担心,废了一座地级大阵,还可以再建,就当是修炼阵道,材料由我来出。”秦墨一副挥金如土的样子,很是豪气,对银澄、冬东咚说道。

    “秦墨,你这个臭小子……”

    银澄咬牙切齿,恨不得跳起来,将秦墨给生吞活剥了。这小子之所以说的如此有底气,是因为那些材料,都是它的。

    两个月前,在狐狸的软磨硬泡下,秦墨终于将【寂天经】的残缺心法说出,而狐狸付出的代价,不仅是那夜洗劫主城各大宗门的七成宝物,还包括在“寂天古墓”的一切所得。

    可以说,这狐狸是出了血本的,不过,能够得到【寂天经】地境、逆命境的修炼心法,银澄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然而,这狐狸闭关修炼半月,不仅毫无进展,还差点练岔了气,险些走火入魔。它一推敲才明白,【寂天经】根本不适合妖族修炼,是人族独有的修炼心法。

    只是,世间关于【寂天经】的消息太稀少了,只知道这是一部绝世神典,却不知道只适合人族修炼。

    了解到这些,银澄气得直接晕厥过去,却是吃了一个哑巴亏,别提多憋屈了。

    “你这臭小子,本狐大人下次要布置一座绝世杀阵,直接将你镇杀!”银澄龇牙咧嘴。

    忽然它惊异一声,绕着这片废墟探查一圈,捡起一块阵角,这狐狸皱眉,诧异道:“阵角切开了,你小子的【疾影浮光切】快要练成了。”

    秦墨走上前,端详着这块阵石碎片,露出一丝惊喜,修炼【疾影浮光切】近一月,终于有所成了。

    “哎呦,你这狐狸,要咬死我吗?快松手!”秦墨吃疼连连,这狐狸趁他不注意,冷不防扑过来撕咬,即便是身具斗战圣体,也是疼痛无比。

    远处,东圣海等人摇头,告诫秦墨他们小心点,别将后山给炸平了。

    打铁趁热,接下来的半个月,秦墨一边修炼,一边磨练【疾影浮光切】的娴熟度,有一次切开大阵阵角,将后山炸出了一个大窟窿,差点将山给炸穿了。

    对此,东圣海等人心惊肉跳,差点将秦墨、银澄和冬东咚踢出冰焱峰。

    至于镇守千元十峰的千元宗弟子,则更是心惊胆战,猜测十峰山脉是不是要崩塌了,怎会有这样恐怖的巨响传出。

    这两个半月,对于秦墨、东圣海等所有人来说,实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东圣海与和氏兄弟时常切磋武学,东家绝学气机悠长,如涛涛江河源源不绝,与兽王山脉的兽王武学的霸道狂烈迥异。彼此相互印证,皆是时时有所领悟,取长补短,三人的修为皆是一日千里。

    至于熊彪、秦云江的进境,有和氏兄弟的指点,这两个少年进步神速,让和氏兄弟啧啧称奇。

    对于熊彪的古兽血脉,和氏兄弟也不好判定,需要将熊彪带回兽王山脉,在兽王巢穴中,才能鉴定清楚。

    冬东咚的进步更是惊人,经常受到地级大阵的爆炸侵袭,胖少年的阵道造诣,已是达到了阵道小宗师的地步。

    后山中,最为悠闲的两人,则要数左熙天、恒不凡,两人整天跑着后山灵泉,喝着美酒,啃着黄金玉米,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而凌星海则成天逗弄小白虎和松鼠小钢,且时时往后山最深处转悠,这位星术大师对于那里的地势,一直有着疑惑,想要摸索清楚。

    当然,众人之中,修炼收获最大的,则是秦墨。

    修炼【寂天经】的进度,已是不能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寂天经】地境修炼心法,如同印刻在他骨子里,与自身真焰彻底融合了。

    秦墨的修为,也暴涨到地境八段,仅差一步,就要晋入第九段。

    这种修为提升速度,秦墨一开始都感到心慌,之后他推测,【寂天经】的修炼法门,就是为斗战圣体的修炼心法。

    所以,他的进境才能如此之快。

    “【寂天经】,‘寂天古墓’,两者之间有何关联吗?”

    在漩涡之城中,秦墨曾见到那座巨城的过往,见到有一位斗战圣体在那里驻足,为保卫巨城而战。

    若是【寂天经】出自“寂天古墓”,那很可能这门绝世神典,就是斗战圣体的修炼心法。

    “可惜,只有地境、逆命境的修炼心法……”秦墨感到很遗憾,同时,对于剑武皇朝的秘藏,产生了一种极度渴望,或许那个皇朝的秘藏中,还有【寂天经】的其他境界修炼心法。

    ……

    这一天,秦墨在灯座空间中修炼,周身涌动金色真焰,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道道光纹,交织着一种玄奥的气机。

    这种变化,正是修炼【寂天经】后出现的,每运转一遍心法,秦墨的身躯就增强一分。

    现在,秦墨若是再次面对祁羽,只需要一剑,就能将对手斩杀。

    轰轰轰……

    秦墨体内传出洪音,在灯座空间中回荡,四周神土、【黄金地龙木】的气息弥漫,化为浓郁雾气,充斥着这片空间。

    其中一侧,高矮子趴在那里,全身插满【子午流注针】,已是昏睡了近一月。这一次的施针,这矮子体内的封印发生了一丝松动,终于起了效果。

    空间的另一边,【玄龟承天仪】摆放在那里,此时龟背上的石碑忽然亮起,交织出夺目光辉,碑体的一处光芒夺目,仿佛是一扇光门被打开。

    随后,汹涌光芒湮没了灯座空间,并透射到外界。

    一处洞窟中,银澄伸着爪子,不时拍着冬东咚的胖脑袋,指点胖少年的阵道。

    突然,一狐一人感到有异,刚一抬头,洞窟已被光芒笼罩,随即将它们吞没。

    ……

    大陆北域,与其他地方不同,这片广袤疆域常年飘雪,一年之中有大半时节都覆着冰雪。

    并且,很多地方下的雪颜色不同,有的呈绿色,有的是鲜红……,据说,这与上古年间的大战有关,改变了北域的气候,很是诡异。

    这片地域,虽是土壤贫瘠,一片苦寒,但却武风极盛,强大宗门势力林立,卧虎藏龙,强者如云。

    天象山。

    这是北域边缘的一处巨岳,此山极其巍峨,高耸如云,毗邻鬼雾海边沿,不仅人迹罕至,就连野兽也难见到几只,可谓是穷山恶水的典型。

    此时,天空中乌云盖顶,飘起了手掌大小的雪花,这种雪的颜色竟是黑色的。

    “该死的!怎么会到了这里,【玄龟承天仪】搞什么鬼,竟会将我们传送到这里。”银澄恨恨的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秦墨正在巨山中前行,顶着漫天的黑雪风暴,即使是圣体之身,也感到阵阵寒意。

    “你这狐狸抱怨什么?你们不都是待在灯座空间里吗?辛苦赶路的人是我。”秦墨嘴角抽搐,驳斥着。

    一天前,【玄龟承天仪】发生异变,将秦墨、冬东咚、高矮子,还有银澄,传送到这里。

    探查之下,秦墨等人心都凉了,竟是在大陆北域的最边缘,而镇天国则在北域的另一端。

    北域的辽阔,可谓是没有穷尽,即使武道强者想要横渡,也至少要数年时间。

    关键,【玄龟承天仪】异变之后,就再没动静,任凭秦墨尝试了各种方法,也无法启动。

    无可奈何,秦墨只能前行,先找到一个城镇,打听到最近【大地轮盘】的地点再说。

    灯座空间中,冬东咚一脸颓然,他前一天是阵道苦修的最后一天,准备结束之后,与左熙天、恒不凡一起,到主城中海吃海喝海玩一番,还有其他宗门的一位绝色少女相伴。

    现在,美食没了,美女也没了,外界只有高不可攀的巨岳,还有漫天的黑雪。他是阵道师,不是武者,何必经受这种苦修折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