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84章 地底冰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736891.html
    咚咚咚……

    蹄声如雷,一匹匹冰鳞兽在冰原上狂奔,所过之处,扬起冰雾般的风烟。

    这种冰鳞兽的体型庞大,普通成年冰鳞兽的个头堪比大象,其中雄壮的冰鳞兽更是犹如一座小山丘。

    这些冰鳞兽身上,悬挂着一个个笼子,每一个笼子都有一个人的身影,秦墨也在其中。

    “你这狐狸,若不是你太嚣张,释放那么强的妖力。我们现在早走脱了。”

    笼子中,秦墨看起来依旧是晕厥状态,却是清醒的很。这群强盗并没有下杀手,而是将他关进笼子,使得秦墨放弃动用兽魔噬神雷的打算。

    毕竟,兽魔噬神雷乃是他最强的杀手锏之一,且数量太少,用一颗就少了一件翻盘大杀器,就这样用在此处,秦墨舍不得。

    “那三个王八羔子这样侮辱本狐大人,本狐大人能忍吗?狐生于世,若不能手刃仇敌,如何成为绝世大妖狐?”银澄很是愤然的辩驳,它感觉爪子上还有异味。

    秦墨很无言,这狐狸性子太暴烈了,也不知十多年前,它在北寒圣城干了多少坏事。

    轰隆隆……

    一人一狐正说话间,前方的冰层忽然裂开,出现一条幽深通道,冰鳞兽巨蹄如雷,冲入通道中,冰层旋即闭合。

    “进强盗窝了?”

    “这强盗窝也太奢华了点。”

    在笼子里,秦墨以耳闻如视探查周围,这是一片冰雪宫殿,很古老,也很奢华,笼罩在一片莹莹雪光中,如同地底深处的冰雪仙宫。

    宫殿的地面,一片雪白,竟是一整块的冰玉铸就。

    北寒圣城固然盛产冰玉,但是也售价昂贵,况且,由一整块的冰玉铸成宫殿地基,这手笔也是惊世骇俗。

    宫殿中奇景处处,美不胜收,冰玉生花,雪树摇曳,汩汩灵泉绕殿而过,华丽之中有着无比灵气。

    宫殿中布满守卫,皆是身穿重甲,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这些守卫至少是宗师境修为,很惊人。

    秦墨、银澄吃惊不已,这么多宗师境强者担当护卫,这个强盗窝也太可怕了点。

    砰砰砰……

    一处广场上,冰鳞兽上的笼子被卸下来,如同丢家畜一般,一个个笼子被抛落在地上,堆砌在一起。

    广场的四个角落,放置着四个香炉,飘散着奇异香味,笼罩着这片广场。

    秦墨探查四周,这片广场上堆满了笼子,垒在一起,数量有近万个之多。

    “这次收获不错。”

    “又多了三百多只饵,少主一定会很开心。”

    “将这些饵喂饱,再过两天,又到了放饵之日,少主会过来。”

    这群强盗低声交谈,渐渐远去,他们言语之间,俨然将这些笼子里的人,当成了畜牲一样。

    秦墨心中泛着冷意,这群强盗将这么多人掳来,如同家畜一样圈养起来,是存着比杀人更恶毒的心思。

    “小子,小心一点,这种异香有古怪!”银澄忽然提醒道。

    异香入鼻,秦墨一阵头晕目眩,下一刻,只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舒坦,有种飘飘欲仙的美妙滋味。

    脑海中,幻想纷呈,前世今生经历的种种美妙时刻,一一浮上心头,秦墨很想就此睡去,从此不醒。

    随即,秦墨心中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暗道好险,这种异香竟是如此可怕,连斗战圣体都差点中招。

    同时,这种异香入体之后,竟是融入真焰、血肉骨骼中,再难分离。

    “这异香不仅能产生幻觉,还有剧毒?”秦墨一惊,探查体内,并未发现异状,才心安下来。

    很快,他发觉这种异香不仅无毒,还能滋养体魄,使之在昏睡之中,并不会饥饿,甚至还能帮助真焰运转,保持身躯活力。

    “这是一种辟谷香,很珍贵。”银澄认出这种异香的来历。

    “以辟谷香来喂饱这些人,真是把人当家畜养了,他们提到饵食。是要将这些人喂给某种凶兽吗?”秦墨心中滋生冰冷杀意。

    若真是如此,这些强盗的行为实是穷凶极恶,近万个笼子里的人,十有是冰原上的外来者,无缘无故被掳来,要成为饵食,成为凶兽的盘中餐。

    “先别急,这座冰宫很古老,应该不是这些家伙建造,是一座古老冰宫。这些人在此聚集,目的一定很惊人,说不定这里有惊人秘藏。”

    银澄说起秘藏,立时兴奋起来。

    秦墨自是不会急,这处冰宫中强者如云,单是逆命境强者,就超过百位,还有一名天境绝世强者,这股势力太惊人了,堪比一个四品势力了。

    想从这里脱身,需要暗中谋划一番,况且,秦墨也不想独自脱身,广场上笼子里的人,其中很多是无辜的。秦墨就看到数个身影,是之前同一车厢的乘客,还一起笑着交谈过,若是能够搭救,自是要将这些人救出去。

    七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七天里,每隔一两天,就有一批笼子被拎走,却是再不见回来。这些人的下场可想而知,秦墨只能暗叹,他终非盖世强者,无法跳出来,横扫这群恶徒,保住这些可怜人的性命。

    这一天,又有一队护卫来到广场,将一批笼子带走,其中包括秦墨的这个笼子。

    片刻,这一批笼子被运送到冰宫深处,一座大殿中,森森寒气袭来,有着刺骨的寒冷。

    “不错。这一批香饵质量不错,应该能多钓上几头。”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秦墨展开耳闻如视,看到不远处,说话的是一个瘦削年轻人,一身随从打扮,却是颐指气使,指挥着一群宗师境护卫,态度很是神气傲慢。

    不过,四周的护卫神情很恭敬,对于这瘦削年轻人的命令,没有丝毫不满。

    “快将这些香饵熏蒸一遍,少主就要过来了,若是惹得他不满意,咱们谁都不好过。”年轻随从尖锐喊道。

    大殿深处,那里有一个池子,一群宗师境护卫抬着一个个笼子,将之丢进去,池子里异香扑鼻,是液化的辟谷香。

    “等一等。这个笼子,我要多检查一下,你们先将其他笼子抬过去。”年轻随从指着秦墨所在的笼子,说道。

    年轻随从站在笼子前,上下打量秦墨,随后,他打开笼子,走了进去,将秦墨的腰带解了下来,掂量了一下腰带的份量。

    “一条赤金丝编织而成的腰带,外观低调,内在奢华,价值不菲!若非我的眼睛够利,还真错过了这件好东西。这小白脸还真是有钱,可惜,身上的其他财物应该被洗劫干净了。”年轻随从喃喃自语。

    秦墨放松下来,他刚才已是暗中蓄力,准备暴起击杀这个年轻随从。

    “一条腰带都是赤金丝编织而成,这小白脸身上穿得东西,应该都很值钱。少主就喜欢穿冰蚕丝制成的底裤,这小白脸的底裤,说不定是赤金丝制成的。”年轻随从眼睛一亮,看向秦墨的下半身。

    顿时,秦墨只觉浑身一紧,暗中狂骂不已,他见过贪财的,但贪到连别人底裤都惦记的,还真是少有。

    “他·丫·的,这家伙连底裤都想要,真是人才!”银澄亦是目瞪口呆。

    秦墨运转真焰,功聚双臂,这年轻随从若是有下一步动作,他立刻就动手杀人。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他也没能屈到这种程度,连底裤都能任人脱走。

    正在这时,大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年轻随从一惊,立刻退出笼子,吩咐护卫赶来,将这个笼子也带进去熏蒸。

    ……

    汩汩汩……

    这片冰宫最深处,是一个深渊,深不见底,不时有声响传出,似是流水之声,又似是某种凶兽呼吸之音,令人听之毛骨悚然。

    远处,距离这个深渊千丈之外的地方,聚集着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名青年,穿着一袭冰丝华袍,身周环绕三盏八角玉灯,萦绕不止,有着无比华贵的气度。

    “香饵都准备好了吗?这一次,一定要钓上十尾。”这名青年缓缓说道。

    那年轻随从连连鞠躬,神情谄媚,声称这一批香饵的质量很不错,一定能够满足青年的要求。

    笼子里,秦墨以耳闻如视,注视着这一切,他心中杀意弥漫。将无辜的人掳来,果然是为了喂食某种凶兽,这种行为实是穷凶极恶。

    “银澄阁下,准备动手,引爆兽魔噬神雷。”秦墨以心念传音道。

    “别动手,小子,本狐大人想起来,这群家伙要钓的是什么东西。”银澄连叫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