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87章 千年未曾磨灭的一指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749153.html
    漫天光辉翻腾,一具庞大身躯渐渐清晰,这是一头庞大的噬阵兽,如山岳般巨大,将偌大通道塞得满满的,散发着惊世骇俗的力量波动。

    秦墨踩中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这头巨兽的一小截指甲。

    “这样巨大的噬阵兽!”

    “惨啦!这是圣境的噬阵兽,真正实力堪比武尊,咱们完蛋啦!”

    一人一狐全身冰冷,秦墨头发都骇得竖直起来,银澄的狐毛则是直接炸开成刺猬状。

    这头噬阵巨兽身上的气息,犹如狂暴火山一般恐怖,秦墨、银澄仿佛站在火山口,随时可能坠落下去。

    这头巨兽,与一般的噬阵兽截然不同,通体晶莹,流转着玉石的光泽,透着一种神圣的波动,却又有着无比诡邪的气机。

    这是鬼兽达到圣境的体现,体内运转天地本源之则,却又有着鬼物的邪恶。

    一头堪比武尊的半鬼兽,简直是大陆上接近巅峰的存在,若是显于世间,则会掀起无边腥风血雨。

    在这头恐怖凶兽面前,秦墨、银澄渺小的如同两条小蛇,根本兴不起抗衡之心。

    事实上,即便银澄动用全部的青焰琉璃火,与秦墨的斗战圣体融合,也至多发挥出武道王者的战力。如何能跨越两个大境界,与这样一头凶兽周旋。

    随后,秦墨发觉不对,这头噬阵巨兽似乎陷入熟睡,至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

    “它陷入了长眠?”秦墨以心念传音道。

    “不对,这头噬阵巨兽似乎已经没有生命波动了。”银澄惊异不定,探出爪子,轻轻捏了一下巨兽的利爪。

    咔嚓、咔嚓、咔嚓……

    密集的龟裂声疯狂响起,这头噬阵巨兽全身布满裂痕,犹如一具玉雕崩溃一般,化为漫天光尘,纷纷扬扬,洒落在通道中。

    秦墨、银澄都直愣愣的发呆,这样一头强大的圣级半鬼兽,竟然已经死去了,是生命走到尽头?还是其他缘故死亡?

    这具庞大身躯犹如尘埃般消散,身躯由外至里的褪去,从鳞甲,到皮革,再到肌肉、血脉,而后是骨骼……

    “凡是达到圣境的存在,肉身近乎不朽,尤其是这种半鬼兽,一旦达到圣境之后,身躯近乎不可磨灭。它身体每一部位都充满生机,就是最好的明证……”

    银澄喃喃低语,刚才之所以被吓到,正是因为这具巨兽身躯保持着恐怖的生命波动。

    但是,这具庞大身躯却在崩溃,由此推断,这头噬阵巨兽很可能是被击杀的。

    “它心脏被洞穿了……”

    秦墨看到巨兽崩解的身躯中,心脏部位有一个指洞,很是清晰,指洞边缘还缭绕着缕缕光华,望之惊心动魄。

    毫无疑问,这头噬阵巨兽是被一指洞穿心脏而亡,不仅如此,指劲中残存的力道近乎不灭,一直在侵蚀巨兽的身躯,最终将这具身躯崩解了。

    “一指洞穿圣级半鬼兽,这样的修为未免太可怕!”秦墨倒吸口凉气。

    银澄亦是点头赞同,这样的修为很可能是武尊之上,可战天穹的武主境界。

    一人一狐踌躇片刻,终是决定前行,都已来到此处,又见到一具死去的噬阵巨兽,说明此前有盖世强者来过这里,前方的障碍很可能被排除了。

    事实的情况,正如秦墨、银澄预料的那样,前方并没有危险了,通行无阻。

    不过,越是深入,秦墨越是惊异,前方的道路实在太通畅了。不仅没有噬阵兽的存在,连上古大阵的阵纹都被磨灭了。

    刷!

    秦墨身形一闪,窜入一座冰宫,这里是通道的尽头。

    这座冰宫,与深渊外的那座冰宫很相似,乃是由冰玉雕砌而成,光辉流转,熠熠生辉。

    四处张望,这里一片空旷,很寂静,连桌椅都没有,很多地方还有开凿的痕迹。

    秦墨推测,这座冰宫是匆匆建成,却是不知为何,未曾完善。

    “建造这座冰宫的主人,乃是深不可测的强者,并非这座万年古墓的埋葬者,而是后来之人。为何要在古墓外围,建造冰宫?”银澄喃喃自语。

    能够一指洞穿圣级半鬼兽,并破除一部分上古大阵的阵纹,在此建造一座冰宫,这样的存在是何等可怕,在任何时代,都是伫立大陆巅峰,让无数人仰望的无上存在。

    可是,这样的强者却将冰宫建造于地底,并在古墓的边缘又建造一座冰宫。这样的行为,实是令人揣摩不透。

    “那是什么?!”

    来到冰宫深处,秦墨看到一扇门内,散发着莹莹光辉,很是朦胧,里面似有什么东西。

    他大步走去,刚一进门,顿时浑身僵直,冷汗刷得渗透全身,大汗如水般从脸颊流淌。

    “你小子,怎么了?”银澄从衣领中探出头,顿时,这狐狸也是身形僵直,仿佛有把利刃抵在喉咙上,它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一根指头,遥遥指着他们,指尖萦绕淡淡光华,很微弱,却是有着无比恐怖的气息。

    秦墨一眼认出来,这根指头,就是洞穿噬阵巨兽的指头,大小一般无二。

    随后,秦墨才注意到,这是一具遗骸,盘膝背对而坐,抬手似是随意点出一指。

    在遗骸前方,有着一方玉台,其上生着一朵冰莲,犹如一具冰雕般,栩栩如生,极其美丽。

    叮!

    冰莲花瓣微微抖动,传出清越声响,如同泉水叮咚,流淌于山涧,空灵之中,有着漫长岁月的寂寥。

    一缕淡淡清香袭来,秦墨闻之浑身一阵,宛如身躯淬炼过一遍,之前损耗的力量迅速恢复。

    “那朵冰莲是绝世神药!”秦墨两眼发光,仅是一缕香气,就能让他力量尽复,他无法想象,这朵冰莲是何等惊世的神药。

    银澄已是满嘴口水,只知道点头,再也说不出话来。它两眼放绿光,对于这朵冰莲势在必得。

    然而,一人一狐迟迟没有动作,他们不能确定背对而坐的这个人的生死。

    “这位前辈,死了吗?”秦墨嘀咕道。

    “本狐大人怎么知道,这真是一个恐怖的家伙,随手一指,就洞穿了圣级半鬼兽,到底实力是什么层次?”银澄也是呢喃。

    终于,秦墨一步步挪上前,确认这是一位人族,已是逝去许久岁月,至少超过三千年。

    这具遗骸的姿势很奇怪,一指向后点出,洞穿了遥远地方的噬阵巨兽,另一只手则是指着光滑地面。

    “这位前辈逝去前,是想要预示些什么吗?”秦墨皱眉思索。

    嗖!

    银澄已是飞跃而起,扑向那朵冰莲:“小子,这朵冰莲就归本狐大人了,算是寂天经的补偿。”

    “你这狐狸……”秦墨惊怒不已。

    噗通……,银澄双爪一握住冰莲,浑身就颤抖起来,跌落在地,一个劲的哆嗦,全身覆满冰霜,白色毛皮透着一丝淡淡的暗冰色。

    “冰莲的寒气,引动了体内的暗冰之烙寒毒?”秦墨一惊,快步上前探查,随即放下心来,这狐狸的情况并不严重,以子午流注针过一遍,就能无碍。

    不过,秦墨则是站起来,若无其事的检查这间屋子,翻出了一些大陆地理志,又找出了几件古玉饰品,一一收入囊中。

    “你这……小子,吃……独……食……”

    银澄躺在那里,全身寒气涌动,无法动弹,却是看得分明。它眼睛都绿了,那些大陆地理志,还有古玉饰品都是价值难以估量的宝物,全都进了秦墨的口袋。

    随后,他才走过来,为银澄施展子午流注针。

    片刻,这狐狸恢复过来,嗖得窜起来,速度如电,再次朝着冰莲扑去。

    “你这狐狸,太贪得无厌了!”秦墨恼怒不已,早防了它这一手,也是身形如电,冲了过去。

    这一次,银澄早有准备,毛茸茸爪子上戴着一双火蚕丝手套,不惧酷寒,抓着冰莲就要连根拔起。

    “咦!”银澄一扯,竟是扯之不动。

    “你这臭狐狸,别想独吞!”秦墨窜过来,抓着冰莲的一截根茎,也是扯动,而后,他亦是惊疑一声。

    一人一狐交换眼神,一起运足全力,猛地拔动莲茎,却是如蜉蝣撼树,冰莲连一丝抖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