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89章 暴体天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757103.html
    这块冰玉砖上,果然留有取莲之法,且是一门天功。

    “天功!天级功法!”秦墨眼睛发亮,很激动。

    不久前,西翎主城半空一战,他深切感受到天级武学的可怕,这也正是他现在最紧缺的。以他的剑技,若有天级功法相辅,战力必定倍增。

    “这位前辈真大方,连取莲之法,都传授一门天功!太大方了!”银澄狐眼眯起,七条半尾巴兴奋的乱摇,连称呼都变了。

    对于这头狐狸来说,唯有天级以上的绝世武学,才能真正吸引它。

    这强者遗骸生前,修为在那个时代几近无敌,其修炼的武学必定惊世骇俗,银澄如何不动心。

    一人一狐皆是欣喜若狂,不仅能取走万年冰玉莲,还能获得一门天功,实是惊世大机缘。

    可是,将暴体天功心法看了一遍,银澄的脸色立刻很难看,这门暴体天功的修炼,并不是那么简单,有着种种苛刻的条件。

    冰玉砖上,暴体天功的口诀很少,只有寥寥千字,却是无比艰涩,玄奥难懂。况且,这是一种古字,与今世有所出入,有些字义与今不同。

    若非秦墨、银澄的悟性超凡,见闻渊博,根本连一句话都难理解。

    这种天功的修炼,若是一开始就入门,则进境神速,若是修炼速度极慢,则是资质与暴体天功不符,强行修炼,则会走火入魔,暴体而亡。

    且这种暴体天功极其霸道,乃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可怕武学,以此功对敌,自身实力能在短时间内暴涨十倍,但是,对于身体也是极大的透支。

    在冰玉砖上的最后一句,则是告诫后来者,除非身具古之战体,或是十成兽王血脉,才能时常施展对敌。

    否则,即便练成此功,也只能作为玉石俱焚的杀手锏,最好一生也不要施展。

    “这门天功,实则是古之战体,古兽王者修炼的绝世武学吗?”秦墨动容,眼睛很亮,这是他最迫切需要的武学。

    “这……这不公平!”银澄则是出离愤怒了,它既不是古之战体,也不是古兽王者体质,岂不是说,就算练成,一生也施展不了几次?

    “别说了,快点修炼暴体天功,取走冰莲,离开这里。”

    秦墨走到房间中央,盘膝而坐,静心涤念,默默参悟那一段口诀。

    片刻,他已经入定,那一段口诀在心田流淌,如同流水无痕,一下子在脑海中消失,却又似铭刻在骨子里,体内真焰流转,依照这段口诀开始循行。

    轰隆!

    秦墨身体发出轰鸣,与平时修炼的巨响不同,而是身体每一部位都在震动,汇聚在一起,犹如惊涛拍岸,震耳欲聋。

    银澄亦是吓了一跳,它的狐眼发直,秦墨周身气血翻腾,在身后凝聚,形成一条血气大龙,翻腾盘旋。

    这是气血凝练到极致,血气凝固如汞的征兆,暴体天功仅是初步修炼,就有这样的奇象。

    显然,正如冰玉砖上所说,这门天功一旦入门,进境神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小成。

    “好一门惊世武学!本狐大人也要练成。”

    银澄大叫,身上腾起青焰,笼罩全身,也开始依循口诀修炼。

    噗!

    片刻后,银澄一口老血喷出,身周青焰消散,它狐脸扭曲,难以置信,它体内气血逆流,骨头几乎要裂开,差点走火入魔。

    “这不公平!本狐大人是狐族五千年来第一奇才,为何会不能修炼!”

    这狐狸很不甘,想要强行修炼,却是发觉身上有异,爪子摸了摸,摸了一爪子雪白狐毛,它的美丽狐毛脱落了一小半。

    它当即蔫了,不敢强行修炼,担心真会出事,陨落在此。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一天后,秦墨身体中的洪大震音消失,他睁开眼睛,一股气血如龙冲起,震得整个房间颤了颤。

    “好可怕的暴体天功!”秦墨一声感慨。

    一抬眼,秦墨吓了一跳,银澄满眼血丝,正恶意的瞪视着他。

    “银澄阁下,你是不是修炼的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吗?”秦墨说道。

    “去你丫的,你小子故意挤兑本狐大人吗?你小子修炼的如何,展示一下看看。”银澄龇牙说道。

    秦墨起身,他也想尝试一下暴体天功的威力,运转心法,以指代剑,斩出一式。

    砰!

    如同一座火山喷发,一股强大剑势澎湃冲起,似要斩破苍穹。

    “剑气暴涨了近一倍!”秦墨吓了一跳,连忙收手,喜悦溢于言表。

    “果是惊世武学,此功与血气沸腾效用相似,并且,两者应是能一起开启。若是对上强敌,开启血气沸腾,再施展此功,我的实力能暴涨数倍。可惜,这门天功的弊端,与血气沸腾一样,不是生死大敌,最好不要施展。”秦墨既是惊喜,又是遗憾。

    毫无疑问,暴体天功的攻击力之强,简直惊世骇俗。

    若是修炼至大成,能将实力暴涨十倍,当然,对于自身的损伤,也会加剧十倍。

    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惊世功法,也难怪以“暴体”为名,实是很贴切。换成其他武者施展,即使气血强盛如海,一次施展后也会枯竭。

    不过,对于斗战圣体来说,只是一种消耗性极大的绝世功法,正是秦墨梦寐以求的。

    “小子,你闭嘴!你再说下去,本狐大人与你没完……”

    银澄气得直跳脚,秦墨施展的这门天功越强大,它越是气愤,因为无法修炼。

    “寂天经也是,暴体天功也是,还有这朵万年冰玉莲,其性极寒,本狐大人也服用不得。都给这小子占足了便宜……”

    此时,这狐狸心中很苦,它觉得太倒霉了,连续碰到三件惊世功法、神药,对它却是无用。

    “银澄阁下,不用如此,天功口诀与狐族无上心法相互印证,也是极有裨益的。等到你体内寒毒尽去,也能服用一些万年冰玉莲。哦,不对。我倒是忘了,你身具青焰琉璃火,与冰莲属性相克……”

    秦墨一拍脑袋,似是才想起来。

    银澄龇牙咧嘴,这小子这般言语,绝对是故意气它。

    暴体天功初成,秦墨没有停留,立刻运转无上心法,施展这门天功,将冰莲连着玉台拔起,收入百宝囊中。

    轰隆!

    那具遗骸震动,四周一道道纹路浮现,粗大如蛟蟒,交缠着这具无上强者的遗骸,纳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秦墨、银澄震动,这位无上强者原来早有布置,一旦冰莲被取走,其遗骸就会破入虚空,以免后来者侵扰。

    “这位前辈生前,乃是不世之雄,晚年却是至此,可叹……”秦墨慨叹,深深鞠躬,转身离去。

    从原路返回,秦墨、银澄并没有遭到太多阻碍,连续度过可怕圆台,穿过了阵纹封锁,从水潭中游出来。

    深渊底部,一片寂静,那些笼子依然在,里面的人尚陷入沉睡,并没有伤亡。

    显然,那些噬阵兽都陷入沉睡,也不知何时会醒来。

    “这帮混蛋此次的垂钓,是彻底失败了。下一次的垂钓,他们也没机会进行了。”秦墨冷笑,黑暗中,他的眼眸掠过一道冷芒。

    那片冰玉宫殿的底细,他已经基本摸透,有三位天境强者出没,但并不是一直在此。只有在每次垂钓,或是出动掳人时,三名天境强者才会轮流来此。

    剩余有威胁的,则是数十位逆命境强者常驻,若是之前,即使秦墨、银澄联手,能够安然离开,但是,想将这里的俘虏都救出去,则是难以办到。

    现在则不同,修炼暴体天功后,秦墨相信,体内融合妖族王火,实力必定暴涨,战力很可能堪比武道王者,根本无惧。

    “走,上去杀他们一个人仰马翻!”秦墨说道。

    “哼!这些人的生死,与本狐大人何干,为何要出手帮忙。”银澄咧嘴,它心情非常糟糕。

    咯吱!

    笼子上的绳索动起来,提着笼子飞速上升,临近深渊出口时,震耳欲聋的厮杀声轰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