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91章 八岳灵寰灯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765681.html
    这一剑,划破虚空,如王者斩龙,真正透发出的威势。

    剑光闪耀,半空一片璀璨,无比刺目,在场诸多强者都眯起眼睛,无法承受这种剑芒。

    “一个地境剑手,也想与我抗衡!”屠舒双眉立起,三盏八角玉灯疯旋,荡漾出缕缕阵纹,如天地纹络,散发无穷波动。

    他知晓三个逆命境强者已被斩杀,但是,屠舒丝毫不惧,他是逆命境后期,乃是年轻一辈绝世天才,亦是一位阵武者。若论战力,他翻手之间,就能碾杀三大逆命境强者。

    轰隆!

    阵纹爆裂,狂暴混沌光辉冲起,屠舒倒飞出去,撞在一根冰玉柱上,整个身体都陷了进去,出现一个人字形窟窿。

    四周,在场人群不分敌我,皆是神情骇然,尤其是阵城两大家族的强者,更是有人失声惊呼。

    屠舒被一剑斩飞,这是何等惊人。

    屠家屠舒,不仅在阵城,就算是在北寒圣城,亦是光辉闪耀的绝世天才。

    二十岁跻身逆命境,并且精擅阵法,拥有阵道神兵,是一位逆命境阵武强者。

    阵武者的强大,唯有达到一个层次的人物,才能真正理解可怕。

    这少年剑手一剑斩出,竟斩飞了屠舒,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对面,那金色霓裳的少女管一君,亦是睁着美眸,露出意外之色,这少年的无匹剑势,让她感到震惊。

    “你是谁……”管一君本能的问道。

    北寒圣城的年轻强者中,没有这样的惊艳剑手,这少年应是外来者。

    砰!

    冰玉柱碎裂,屠舒冲天而起,悬浮于空,三盏八角玉灯旋转,护持其身。

    刚才的一记碰撞,屠舒虽被劈飞,却并未有任何损伤。那三盏八角玉灯,乃是攻防一体的阵道神兵,防御力无比惊人。

    “小子,本狐大人想起来了,这是,三盏为一套,三灯循环,生生不息,乃是阵城七大阵道神兵之一。夺过来,这是不可多得的阵道神器!”

    银澄以心念传音道,它看到,又看到,接连想起很多事。

    秦墨腹诽,这狐狸果然是天性贪婪,正是这种贪性,才使得它冲破记忆封印,哪里是什么绝世天资的缘故。

    “小畜牲,你找死!?”

    屠舒一声厉喝,他无比愤怒,被一个毛头小子一剑斩飞,若是传扬出去,在阵城他会抬不头来。

    轰隆隆……,三盏八角玉灯旋转,灯盏扩大如磨盘,其上有山川起伏的图案,一股浩荡如岳的压力喷薄而出。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只觉身体沉重如铅,仿佛体重一下子沉重了数十倍。

    “死!”

    屠舒手指一点,三盏八角玉灯一闪,冲出三座山岳光影,横亘于空,犹如实质,朝着秦墨头顶直接砸了下去。

    “小心!这是的杀招,三岳镇山河!不要硬接!”管一君娇喝,提醒道。

    嗡嗡嗡……

    秦墨踏着,身如浮光,交错横移,一剑又一剑斩出,顷刻间,斩出九九八十一剑。

    的剑势,在的催动下,一下子提升至极致。

    这种天功的运转,极耗气血,不能久战,秦墨要速战速决。

    咔嚓!咔嚓!咔嚓!

    三座山岳直接被斩碎,秦墨一闪而过,剑势如潮,顺势斩向屠舒。

    一声巨响,无匹剑光斩在三盏玉灯上,暴起无边光辉,屠舒再次被斩飞,撞入又一根玉柱中,出现一个人形窟窿。

    砰!

    下一刻,玉柱裂开,屠舒咆哮着冲出,他依然毫发无伤,的防御力太惊人了。

    “好惊人的防御!”秦墨皱眉,屠舒的真正战力并不怎么样,空有一身逆命境修为,但是,这件阵道神兵确是惊人,其防御固若金汤。

    “好可怕的剑技,好强大的少年!”

    周围,人群皆是吃惊不已,震惊于这少年剑手的强大。

    管一君亦是睁大美眸,这少年连续两次,将屠舒斩飞,第一次还能说是出其不意,第二次就没有侥幸了。

    “小畜生,你真正激怒了我,准备受死吧!”屠舒怒吼,面目狰狞,三盏玉灯绕体疯旋,一股股气息冲天而起,似在酝酿极恐怖的杀招。

    这一刻,四周地气如潮水般汇聚,这片空间的天地之力枯竭了一般,屠舒头顶,一座黑色大岳呈现,如地狱深处的山川,又如魔渊中的妖峰。

    天境之势!

    秦墨一惊,立时慎重起来,这种黑山的影像,他很熟悉,与羿帅在天境时的异象相似。

    不过,这并不是屠舒的实力,而是那件的威力。

    关于阵道神兵,秦墨以前有所耳闻,却从未见识过,现在方知,这种阵道神兵的可怕,等于有一位绝世强者相助。

    也难怪屠家一方已经劣势,屠舒依然毫无畏惧,有这一件阵道神兵,可攻可守,即使不敌,也能从容退走。

    “屠舒,你还想顽抗?你犯下此恶行,还想继续当众行凶?现在束手就擒,返回阵城领罪。”管一君娇叱。

    “领罪?你们谁能拿下我?待我返回阵城,自有族人护持,谁敢问我的罪?不过是死了几百只香饵而已。”屠舒冷笑驳斥。

    这一番话,让一群俘虏暴怒不已,这青年实是该死,竟说死去的俘虏都是香饵。

    此时,秦墨仗剑凌空,传音道:“管小姐,的弱点在那里?”

    “弱点?”管一君一惊,旋即传音道:“阵城七大阵道神兵,几乎没有弱点,若真说弱点,就是屠舒自身,他的修为是强行灌上来的,若能切断他与的阵道烙印,或许……”

    轰隆!

    秦墨身后剑翼一展,万丈剑芒迸发,他身躯电射而出,犹如一道模糊剑光,快到不可思议,斩向三盏玉灯的空隙处。

    同时,他传音管一君,让她配合,抵挡的杀招。

    管一君一声娇喝,席卷而出,化为一片金光,托住隆隆盖压下来的黑山。

    “想破开的防御,做梦!”屠舒狞笑,立时催动阵道神兵。

    三盏玉灯旋转,产生一道阵纹漩涡,与深渊下圆台中的阵纹涡刀相似,迸发无穷杀机。

    三盏玉灯的空隙处,被一道道阵纹漩涡封堵,其中杀机无边,根本难以攻破。

    并且,这种阵纹漩涡隐于虚空,根本难以察觉。

    若非秦墨之前在上古大阵中,有连续穿过圆台的经历,他也无法立刻发现。

    秦墨皱起眉头,这件阵道神兵的强大,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若论真正战力,屠舒根本是逆命境的一个鱼腩,却凭借这件阵道神兵,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锵!

    一凝,剑锋颤抖,泛着青焰光辉,交织出无数道阵纹,切入一道阵纹漩涡中。

    “阵纹漩涡!这种小儿科的东西,给本狐大人破!”银澄怪叫连连,“这件是本狐大人的了。”

    “哈哈……,小畜生,你这是自寻死路!”屠舒却是仰天大笑,三盏玉灯之间的空隙,才是这件阵道神兵最可怕的杀招之一。

    然而,他的笑容下一刻就凝固,秦墨这一剑斩在阵纹漩涡上,仅是停滞一下,就切了进来,一剑斩断了屠舒的手臂。

    断臂从天坠落,血花四溅,屠舒捂着伤处,惨叫疾退。

    嗡……,秦墨长剑震动,剑锋直指,刺向屠舒的喉咙。

    “不要杀我!”屠舒大声嘶叫,魂飞魄散。

    紧跟着,漫天剑光乍起,秦墨运转剑势,斩断三盏玉灯的阵纹,身形窜上前,抓住一盏玉灯。

    “这件阵道神兵不错,与我很有缘,拿过来吧!”

    手臂用力,催动至极致,秦墨将一盏八角玉灯,生生扯了过来。

    屠舒立时凄厉嘶嚎,阵道神兵与持有者之间,是以神魂相联,现在被夺走一盏,等于神魂直接被抠掉了一块,比剥皮之痛还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