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94章 阵毒
    不仅管一君嗔怒不已,冬东咚亦是怒目而视,秦墨自言自语,阐述的阵纹深入浅出,却又直指玄奥阵纹的核心。

    这样的讲解,等于是一位绝世阵道大宗师的讲授,机会之难得,平素想碰都碰不到,却被青袍男子生生打断了。

    “原来是永林表哥,找我何事?”管一君看清来人,神情淡漠,开口道。

    冬东咚一怔,旋即怒容尽敛,在管族领地这两日,他已知晓管族年轻一辈,最为出色的两个人,一是护道人管一君,另一个,则是管族未来的族长管永林。

    传闻,管永林年不过三十,便已是阵道宗师,能够凭一己之力,布置一座天级阵法。

    这样的阵道造诣,乃是阵城年轻一辈的翘楚,也代表北寒圣城,乃至整个北域的一个高峰。

    冬东咚还知晓,管族高层有意,撮合管永林、管一君的婚事。

    门口,管永林走了进来,步履之间,无形阵纹隐现,他极为俊逸,笑容和熙,眉宇之间,却有淡淡的威严。

    见到这青年,胖少年顿时泄气,不得不承认,管永林和管一君很般配。

    “一君,家主、长老们要见你,让我过来找你。”

    管永林目光一转,落在秦墨三人身上,颔首致意:“墨兄弟,前两在闭关,研究上古大阵的破阵之法,没有来相见。还请见谅!”

    秦墨起身回礼,管族的这位未来家主确是气度不凡,难怪听管族的仆从闲聊,说将来管永林、管一君执掌管族大权,管族必定能够成为阵城第一家族。

    与秦墨三人闲谈几句,管永林告罪一声,与管一君一起离去。

    “俺不喜欢这家伙,一君小姐配他真是糟蹋了!”黑棍闷声嘀咕。

    冬东咚也是点头,赞同黑棍的说法。

    秦墨哑然失笑,这两个小子的心思,他很清楚,也不答话。与银澄一起,继续研究上古大阵的破解阵纹。

    “了不得啊!这座万年古墓外,还有五重完整的上古大阵,本狐大人怀疑,里面埋藏了惊天秘藏。可惜,想要探入古墓,这片大陆上恐怕没有几位阵道师能做到。”银澄慨叹不已。

    “奕铭风大师来此,说不定能破去古墓外的上古大阵。”秦墨嘀咕道。

    前世,绝世阵道大师奕铭风的传奇,一直在延续,这位传奇人物深入大陆绝域之一的幽寒古川,一路破除重重大阵,进入幽寒古川最深处。

    最后,终是逼出了古川中惊世存在,与之以阵道对决,其结果如何,无人知晓,只知奕铭风安然离去。成为前世中,唯一一个已知,从幽寒古川全身而退的超卓人物。

    现在,这位传奇阵道大师来到阵城,秦墨觉得,这座万年古墓外的上古大阵,未必能够难道这位传奇人物。

    银澄哼唧了两声,似是对奕铭风很不感冒,因为这是一个人族。但是,这狐狸也没有反驳,间接认可了奕铭风的阵道造诣。

    “咦!有门,凭这些破解的阵纹,本狐大人应该找到这座上古大阵的缺口。”银澄忽然惊喜喊道。

    “只是一座上古大阵的缺口,不是还有五重完整的上古大阵吗?”秦墨皱眉。

    “你小子懂什么!凭咱们现在的实力,你还想深入万年古墓的最深处吗?肯定是在古墓外围探索,这座古墓的规模,一直延续到阵城郊外,在阵城中进入的位置,已是万年古墓的里面了。”银澄驳斥鄙夷道。

    秦墨一愣,继而一喜,这狐狸确没说错。

    银澄亦是欣喜不已,它已是待不住了,恨不得立刻离开管族,到上古大阵外一探究竟。

    “别急,待到晚些时候,我找个理由,向管一君辞行。不辞而别,太失礼了。”秦墨这般说道。

    这个时候,有仆从送来午饭,品种很丰盛,皆是阵城有名的美食。

    “谢谢这位漂亮姐姐。之前送饭的那位姐姐今天没来么?”黑棍受到胖少年传染,看到美丽少女都喊姐姐。

    “唉。这位小姐姐,昨天送饭的那位大姐姐没告诉你吗?肉食要送双份啊!”冬东咚摇头叹息。

    送饭的婢女俏脸有些发黑,这胖少年再吃下去,岂不要成猪了。

    待这名婢女离去后,黑棍、胖少年打开饭盒,狼吞虎咽的扫荡,两人知道秦墨修为已能辟谷,一点饭菜也不给他留下。

    噗通、噗通……

    胖少年、黑棍倒地,不省人事,两人面色酡红,如同伶仃大醉的醉汉,口中喷出一股股酒气。

    “饭菜有毒!”秦墨一惊,起身检查两人状况,却发觉并未中毒,只是大醉状态,可能要昏迷数日。

    随后,秦墨检查饭盒、碗筷,也未发现有任何毒药、迷药。

    “小子,别白费功夫了,这是一种高明的阵毒。”

    银澄从秦墨衣袖中探出脑袋,喷出一团青色焰雾,笼罩这些饭盒、碗筷。

    在青色焰雾笼罩下,这些饭盒、碗筷表面,呈现密密麻麻的阵纹,很细小,犹如蝌蚪般游动。

    银澄告知,这是一种极高明的暗算手段,一旦这些阵纹发动,则会产生毒素,或是迷药的效果,再渗入饭菜中。用以暗算,防不胜防。

    “阵法一道,与武道一样,千变万化,又岂是外行人能够想象的。”

    呼……,这狐狸爪子轻挥,交织出无数道阵纹,与饭盒表面的蝌蚪阵纹相似。而后,它爪子一划,汇聚成一面青焰镜,逐渐浮现一幕景象。

    那是一间密室,有两人在密谈,其中一个是中年男子,气度威严,很有气势。

    另一个人,正是之前的管永林。

    “父亲,失败了。只有两人服用了饭菜,那个秦墨没有服用。现在恐怕打草惊蛇了。”管永林躬身道。

    “无妨。失败了就失败了。这小子就算怀疑,也不敢离开我们管族领地,否则,他将面临屠家的雷霆报复。下一次出手,再隐秘一点,一定要将弄到手。老夫要让这盏神灯,彻底消失在世间。”中年男子低沉说道。

    “父亲,为何要毁去神灯,传说的阵城七族诅咒难道是真的吗?一个家族,真不能持有两件阵道神兵?”管永林问道。

    “你不要存有其他心思……”中年男子挥了挥手。

    ……

    青焰镜中的景象,逐渐模糊,消失不见。

    “管永林、管族族长……”秦墨脸色很不好看,他刚才首先怀疑的是屠家,其次怀疑的是管族,却是想不到,是管族族长与其子的合谋。

    “这一老一少两个孙子,真以为阵道手段举世无双吗?在本狐大人面前,这两个家伙连孙子都不如。”银澄咬牙切齿,怒火中烧。

    不过,这一次,银澄却是很快平息怒火,让秦墨立刻离开,到那座上古大阵外一探究竟。它更关心万年古墓中的秘藏,至于仇怨什么的,在宝贝神物面前,都可以暂且抛在一边。

    秦墨点头同意,阵城如今的水太深,刚与屠家结为死敌,不易再与管族族长翻脸,这笔帐以后慢慢再算。

    随后,将冬东咚、黑棍再次放入灯座空间,秦墨伪装了一番,身形一闪,化为轻烟,穿屋而去。

    管族领地周围的大阵,固然是天级阵法,但在银澄面前,并算不了什么,熔穿一处阵纹,一人一狐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去。

    此时,正是中午,阵城大街上,人潮熙攘,强大武者、阵道宗师的身影不时出现,这座城池可谓是卧虎藏龙。

    “那座万年古墓的位置,是在何处?”秦墨低声询问路人,却被人投以白眼,仿佛看白痴一样,不愿回应这个白痴问题。

    “你想去万年古墓的位置吗?我可以带路哦。”

    身后,一个人走来,披着厚厚的斗篷,兜帽下是一张空灵绝美的容颜,正是管一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