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797章 粉金天蚕袜
    “奕铭风”从数百位阵道天才中,选出三名年轻阵道师,如之前一样,耳语一番,让三人分别去破阵。

    四周,人群目不转睛,紧盯着三个年轻人,不愿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这个时候,在场人群中,至少有一半人还是将信将疑,不敢相信“奕铭风”只是指点一番,就能破去上古大阵的一成阵纹。

    诚然,这位老者名动古幽大陆,有着千年威名,乃是绝世阵道大宗师。其阵道手段高深莫测,可谓是通晓鬼神莫测之机。

    可是,这座上古大阵存在这么久时间,难倒了太多的阵道天才,就这样轻松的破去一成,让很多人难以接受。

    片刻,这座石碑再次轰鸣,大块大块的碑体碎裂崩解,在半空中化为齑粉。

    一瞬间,这座残缺石碑断去一小半,四周阵纹消散了许多,这座上古大阵又是破解了三成。

    “多谢奕大师指点!”

    “大师指点之恩,终生难忘!”

    “奕大师,请收我为徒吧!”

    三个年轻阵道师从大阵中回转,皆是深深鞠躬,佩服的五体投地。其中一人直接趴倒在地,请求奕铭风收为弟子。

    这样的举动,立时引来其他阵道天才的喝斥,纷纷涌上前,想要拜师。

    场面一度很混乱,若非在场诸多老一辈强者拦着,“奕铭风”瞬间就被人潮吞没了。

    “都怪你,若是我上前,说不定就被奕大师收为徒弟了!”管一君撅着红唇,开始责怪秦墨。

    “一君,你是阵武者,并非纯粹的阵道师。奕大师为何会收你为徒?难道你想……”

    秦墨打量管一君,目光怪怪的,即使经过伪装,这少女的魅惑气质也无法掩盖,若是她执意请求,确是没有多少男人能抵抗得住。

    管一君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脸颊绯红,嗔怪道:“你这家伙,胡思乱想些什么!”

    秦墨笑了起来,耳边忽然响起银澄的心念传音。

    “本狐大人明白了,这老家伙装神弄鬼的把戏!”银澄叫嚷着,“这老家伙一定有这座上古大阵的阵势图,知晓解阵之法,所以才这般笃定。”

    这狐狸龇牙咧嘴,上古大阵布成之后,想要破开,实是千难万难。可是,一旦大阵有缺,有阵势图在手,想要破开就绝非难事。

    “若是本狐大人有阵势图,进出这座残缺的上古大阵,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来去自如。”银澄冷哼,“这老家伙之所以来此,是因为阵道造诣极弱,需要有人帮助破解。你看看,这老家伙至始至终,都没有踏足大阵边缘。”

    秦墨皱眉,抬头望去,忽然他双眸一凝,看到“奕铭风”的鞋跟上,露出一小截粉金袜子的边角。

    “真是胡三爷那老家伙!”秦墨脸色变了,眉角连连跳动。

    他对这粉金袜子,印象很深刻,当初在西翎城外,他与狐狸收刮胡三爷的全身,他就发现了这袜子。这是一种异种天蚕的丝,制成的宝袜,穿之可水火不侵,踏波而行,极是珍贵。

    不过,因为穿在胡三爷脚上,秦墨、银澄都有洁癖,就放过了这双粉金袜子。

    “该死的胡三爷,跑到这里来坑蒙拐骗!他果然是想干一票大的。”秦墨也是咬牙。

    “揭穿这老家伙,让他成为过街老鼠!”银澄已是愤怒叫嚷。

    一人一狐暗中合计,却是无奈发觉,现在想要揭穿这老家伙,实是无比困难。

    经过刚才两次破阵,奕铭风已经博得无数人的崇拜,在场阵道师们恨不得跪倒在地,聆听这老家伙的教诲。

    现在,若是秦墨跳出来,指出“奕铭风”是假冒的,估计反而会倒霉,成为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接下来,就是要将这座上古大阵彻底破去,这件事本该由老夫出手。不过,这么多后辈天才在场,老夫还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

    奕铭风和善笑着,环视四周,他感慨引领阵道千年,可谓独领风骚。却无一个后辈追赶上来,这并不是好事,他希望有后辈阵道师出现,长江后浪推前浪。

    无数人赞叹,对于奕铭风的胸襟更是敬佩,唯有这样的气魄,才能伫足阵道巅峰。

    在场,一些大势力首脑,还有七大阵道家族的高层,皆是神情激动,对于他们的后辈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若能在这样的场合,破去上古大阵的剩余部分,并获得奕铭风的肯定。哪怕是一头猪,也会立时飞上天,成为阵道界举世瞩目的天才,未来甚至可能成为阵道师们的领军人物。

    “接下来,需要三十岁以下,能够独自布成天级大阵的阵道天才。谁愿意上前一试?”奕铭风环视左右。

    一时间,人群陷入寂静,再没有之前的踊跃,这样的阵道天才太少了,在整个大陆北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甚至有人怀疑,在场人群中,是否有这样的阵道天才存在。

    此时,一个年轻阵道师从人群中走出,此人极是俊逸,如鹤立鸡群,一下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管族,管永林!”有人低呼。

    许多人惊呼连连,认出了这个青年,正是管族这一代的继承者,管永林。

    阵城的阵道天才中,管永林一直是翘楚,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这青年能够独立布置一座天级大阵。

    “晚辈管永林,拜见奕大师!”管永林拱手行礼。

    管族的高层笑容满面,眉宇间透着得意。

    其余六大阵道家族的高层人物,脸色都相当不好看,他们各自的家族中,并没有这样的绝世阵道天才。

    正在这时,又一个人走了出来,披着赤袍,全身笼罩于长袍中,看不到真面目。

    不过,这人长袖轻挥,一座微型阵法立时浮现,正是一座微缩的天级阵法。

    人群皆是震撼,举手成阵,这阵道造诣实是深不可测。

    “晚辈无阵。来自西域。奕大师,家祖向你问好!”赤袍人拱手行礼。

    “你是那老儿的孙子?”奕铭风露出惊容,而后感叹,“三百年了,也只有那老儿,与我斗阵了三个昼夜。他可好?”

    “家祖十年前逝去。”赤袍人低沉说道。

    周围,诸多强者心中震动,能与奕大师斗阵三个昼夜,那也是绝世阵道宗师。一些武道圣者神情波动,似是想到了赤袍人的身份。

    “好!都是出色的后辈。不过,单凭你们俩,还不足以破去剩下的上古大阵,还缺一个关键之人。”奕铭风抚须,“若是在场没有这样的人,老夫只有亲自出手破阵了。”

    “在场,可有定脉、锁脉的地脉阵道师存在?”

    一瞬间,在场人群彻底安静了,许多强大武者面面相觑,他们甚至没听说过地脉阵道师。

    而在场的阵道师们,则是一个个瞪大眼睛,他们是知晓地脉阵道师。只是,这世间还有这类阵道异禀的天才存在吗?

    从千年之前,地脉阵道师就凋零于世,再未听闻有这样的阵道天才存在。

    “原来如此,上古大阵的布置,皆由地脉阵道师主持。在久远的时代,阵道界的领袖一直是这一类绝世阵道天才。想要破解上古大阵,确是需要地脉阵道师出手。”有阵道大宗师低语,想通了这一环节。

    人群中,秦墨面无表情,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胡三爷的计划,是想在这样的场合,寻找一名地脉阵道师,这才是胡三爷现身人前的真正目的。

    旁边,管一君则是很失望,她低声嘀咕,地脉阵道师太罕见了,据说千年来,尚未见到一个这样的天才。

    “都无人吗?”

    奕铭风连问三遍,摇头叹息,“也罢,那老夫只有亲自出手破阵了。”

    说着,他转身,朝着残缺的上古大阵走去。

    “糟糕!这老家伙是想开溜。”银澄忽然喊道。

    秦墨一惊,也是明白过来,胡三爷找不到地脉阵道师,自是要开溜。他有阵势图在手,一旦溜进上古大阵中,想要找到他,则是千难万难。

    身形一动,秦墨窜了出去,伫立人前,一时间,无数双目光落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