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四十八章六万亩!!

    云氏大堂云琅身着大衣裳跪坐在大堂中间在他身后是两个老婆以及一个闺女。

    全家人全部盛装的样子让梁翁刘婆泪流满面。

    而云氏谒者平遮则戴着一顶平顶小帽有红色的粗丝线绳子穿过小帽然后牢牢地绑在下巴上。

    在他面前有一盆清水他的作用就是牢牢地看着这盆水务必要让半空中的明月准确的在水盆中露出容颜。

    此时此刻云琅还有心情评判一下张汤跟儿宽的袍服到底有什么不同。

    张汤一身黑衣站在黑夜里根本就是一身很好地隐身衣儿宽的袍服则跟云琅身上的差不多都是黑面红边的只不过衣服太大穿在瘦弱的老头身上一点都不好看。

    圣旨已经宣读完毕如今被安放在一张长条桌上就等着看有没有天雷一类的异象出现。

    这时候别说天雷了哪怕是突然下雨也是不祥之兆需要重新选时间宣读旨意。

    云琅再看看晴朗朗的夜空觉得这样的倒霉事情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半个时辰匆匆而过就在云琅快没有耐心的时候张汤走上前来抱拳道:“恭喜云少卿!”

    云琅缓缓起身还礼道:“看来我明日就要去长安赴任了。”

    张汤摇头道:“不必。”

    “不必?”云琅奇怪的看着儿宽希望能从老倌口中得到一个完美的解释。

    “司农寺左右少卿不进京。”

    儿宽很认真的回复了云琅。

    “司农寺左右少卿乃是职事官宰相认为与其让你们每日在长安办公来回折腾不如就留在上林苑。”

    张汤笑吟吟的做了解释。

    云琅笑了再次拱手道:“如此说来上林苑从今天起就归我们兄弟管辖了?”

    张汤嗤的笑一声道:“你想的倒好上林苑南北三百余里呢其中汤池就有二十七眼殿堂七十余座八条大河从上林苑流过如此肥美之地全部给你们少府监会发疯的。”

    云琅再次看向儿宽想要准信还是听老倌的比较靠谱。

    “六万亩!起自骊山南至终南山这一片地域将作为司农寺的农田陛下希望你们能从这里开始。”

    云琅苦笑一声道:“还真是一个种地的官。”

    儿宽笑道:“司农寺不就是种地的吗一心种地不一定就是坏事而且等你把地种出名堂来了接管上林苑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云琅笑道:“这六万亩的地只需要找一个胥吏就能做好哪里有必要用两位关内侯。

    在下向陛下推荐长门宫胥吏东方朔只要有此人六万亩良田指日可待。”

    张汤皱眉道:“你不想接这个差事吗?”

    云琅长出一口气道:“我胸中沟壑万千恐怕不是六万亩地所能安置的。

    请张公转告陛下就说这样的羞辱让云琅无地自容不如就留在家里耕种我云氏的一万亩地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

    儿宽叹口气道:“这并非陛下的安置册封你为司农寺右卿才是陛下的旨意。”

    “公孙弘?”

    张汤笑道:“丞相府几场争论下来就成了目前的局面。”

    “谁与谁争?”

    “少府监与丞相府。”

    云琅想了一下道:“差事我接了只是要任用东方朔为监司!”

    张汤瞅着云琅道:“东方朔?”

    云琅肃手邀请张汤与儿宽去大厅叙话刚才萌生出来的怒火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消散了。

    他现在很想知道为何是张汤与儿宽来宣旨而非其他人这样的羞辱连他都无法接受更不要说向来骄横跋扈的曹襄了。

    曹襄自家的地都不止六万亩。

    一场酒宴下来宾主皆欢云琅却什么消息都没有问出来不论是张汤还是儿宽都很喜欢云氏的酒宴酒宴之上更是对云氏的庖厨赞叹不绝至于云琅想知道的事情却绝口不提。

    这就是两个老官油子吃干抹净之后一句困顿不堪就直接去了云氏的客房休息。

    直到两人离开云琅才重重的拍了一下脑门他忽然想起来想要探听隐私消息就不该同时问两个人。

    云家的排场早就撤下去了云琅也回到了卧房站在平台上俯视云氏庄园是云琅每日里都要做的事情。

    然后他就发现张汤居住的小楼灯火依旧亮着。

    儿宽居住的小楼早已熄灯多时了。

    宋乔见云琅似乎很不高兴就小声问道:“不如意?”

    云琅低声道:“被人羞辱了。”

    “夫君得罪人了?”

    “当上永安侯本身就把很多没有封侯的人给得罪光了。”

    “夫君如何自处?”

    “等我去拜访完张汤之后再做论断。”

    云琅说着话就披衣去了张汤的房间。

    月光如水云琅站在窗前看着百无聊赖的拨弄着茶碗的张汤轻声道:“漏夜等候张公有何教云琅之处?”

    张汤放下茶碗慢悠悠的道:“你不该接下差事。”

    云琅笑道:“接下又如何总之可以让东方朔一展所长我们兄弟依旧走马章台有何不妥?”

    “不该这么做陛下对你有厚望。”

    “有厚望就该让我被一介争权夺利之徒羞辱吗?”

    张汤摆摆手道:“总归是博弈的结果陛下原本准备将上林苑的农田全部托付与你只是后来有了一些变化让陛下都不得不置身事外。”

    “甘泉宫吗?”

    张汤淡淡的道:“皇太后虽然久病缠身却还能说话事关少府监存亡久不出世的皇太后以为依旧由少府监管理上林苑为要皇帝要亲农有六万亩地足矣。

    还说等她死后皇帝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些话说的很重陛下不得不退让。”

    “如此说来曹襄已经领命了是吗?”

    “孝亲大于天不由平阳侯不领命你为长平公主之义子这一条同样适用于你。”

    “所以陛下派来了我最信任的你跟一向宽厚的儿宽来给我宣旨意陛下甚至不忍心见我跟曹襄?”

    张汤淡淡的道:“阳陵邑边上的阳陵墓道已经打开不久之后皇太后就会迁居其间。”

    云琅无声的笑了一下道:“少府监的那些人都是傻子么?”

    “他们认为皇后卫氏会成为他们新的主人。”

    “卫氏?”云琅惊讶的叫了出来。

    张汤别有深意的道:“阿娇贵人不知进取养虎为患的事情总是有的。”

    云琅回头看一下依旧趴在他卧室平台上的看月亮的老虎摇摇头道:“老虎养着养着就没了凶性。”

    “你这么看?”

    “是的以大将军的性子他只会效忠陛下以长平的性子来看她只会支持陛下如果这两个人不支持皇后皇后在大内里面恐怕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而我不认为大将军与长平长公主会妨害陛下的筹粮大计更不会任由曹襄与我被人戏弄。”

    张汤笑了一嘴的白牙被月光染色之后显得格外狰狞。

    “有些人总想垂死挣扎一下他们没有你的眼光也没有对内宫有那么多的认知。

    他们总以为皇后如今怯懦如果有少府监投效皇后一定不会对他们如何。”

    云琅疑惑的摇头道:“不对啊他们不会那么傻的这个局面太明显了羞辱我与曹襄就等于羞辱了陛下。

    在国事上陛下历来是没有什么人情好讲的如果他们一定要推动这件事那么我觉得他们应该还有别的靠山否则不会这么大胆。”

    张汤笑道:“你该接手廷尉府的而不是去什么破烂的司农寺!

    明日我们就走你们且在六万亩的土地上开始准备种一季庄稼吧。

    皇太后笃信巫蛊假死两次以避开索命的阴魂这一次恐怕是避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