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03章 晶冢葬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833129.html
    顺着地上的碎片踪迹,秦墨一行来到晶冢深处,他们越是深入,越是心惊,看到许多晶冢被掘开,被捷足先登了。

    奕铭风脸皮一个劲跳动,仿佛抽风了一样,他胃里翻江倒海,五脏六腑都在疼痛。前后加起来,足足有近百座晶冢被掘开,这些都是无缺神兵,至少是天级中阶的神物。

    甚至于,还有镇压气运的天级神器存在,却是都不见了。

    “老夫若是逮到这窃贼,一定将他抽筋剥皮……”奕铭风恶狠狠低吼。

    忽然,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在前方,矗立着一个晶冢,四周悬浮着一枚枚神兵,喷薄烟霞,将那座晶冢笼罩其中。

    这一枚枚神兵排列玄奇,构成一种无比玄奥的阵势,以银澄的阵道造诣,竟是看之不透。

    “这是被盗走的神兵!”奕铭风大叫。

    呼……

    一股风刮起,吹淡烟霞,显出晶冢中封葬的存在,竟不是一件神兵,而是一个老者。

    这老者穿着长袍木冠,其面容竟与奕铭风一模一样,根本是同一个人。

    “这……”奕铭风脸色木然,仿佛见了鬼一样。

    管一君则是一声惊呼,转头看着“奕铭风”,又瞅着晶冢中的老者,容颜充满了惊骇。

    晶冢中的老者,竟与奕铭风长相一般无二,这是怎么回事?

    秦墨面无表情,心绪浮动,眼前这个“奕铭风”是胡三爷假冒的。那么,晶冢中的这老者,就是货真价实的奕大师了,这位绝世阵道大宗师难道逝去了吗?

    前世,奕铭风分明一直健在,并且一直在延续他的传奇。

    难道说,是自己的重生,改变了这一切?

    秦墨难以平静,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念头,一下子想到很多。

    “奕铭风,这位阵道传奇人物,就这样逝去了吗?可惜……”银澄喃喃自语。

    “奕大师,这是怎么回事?那里面的老先生是谁?”管一君问道。

    “这……”

    奕铭风张了张嘴巴,随后一声长叹,“老夫就实话与你们说了吧,其实,老夫是奕铭风的孪生哥哥奕铭火。此来万年古墓,就是为了带走胞弟的遗骸。多年前,弟弟不停我劝说,执意深入此地,最终一去不复返……”

    听着这个“奕铭火”他与胞弟的情谊,秦墨嘴角抽搐,很想抬脚猛踹。这老家伙也是无耻,见到奕铭风的真身葬此,立刻动了脑筋,想要将这具真身掳走。

    绝代阵道大宗师奕铭风,本就是绝世强者,加之阵道造诣独步天下,本身就是一个宝藏,堪比一个三品势力的宝库,价值难以想象。

    “奕铭火老先生,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这座大阵由绝世神兵布成,无比玄奥,你能够破开吗?”秦墨撇嘴讥讽。

    “小兄弟,一切还要仰仗你。身为地脉阵道师,也是阵道一源,出手将晶冢破开,让我将胞弟的遗骸带回,入土为安。”改名为“奕铭火”的老家伙一鞠到底,态度很诚恳。

    秦墨、银澄一阵磨牙,胡三爷这老家伙的脸皮,还真是厚到没边。谎言被拆穿了,还能继续编,这老家伙就算不会幻术,也是一个级大忽悠。

    这时,秦墨的耳闻如视注视下,现这座神兵阵法不断变化,隐隐透着一丝灵动的轨迹,他似乎可以捕捉。

    “奇怪!”

    秦墨心中一动,以定脉之术推演,很快现那一丝灵动轨迹,竟是化为一段文字。

    “吾名奕铭风,误入上古皇主之墓,连遭凶险,在神兵晶冢中终不支。掘开近百件神兵,构筑神兵反哺大阵,以疗己身,期有一丝脱困之机,虽是生机渺茫,但吾辈地脉阵道师,本是与天争,与地争……”

    这一段话语,透露太多信息,令秦墨大吃一惊。

    “奕铭风大师,并没有死!”秦墨开口道。

    管一君捂唇低呼,不敢相信。

    “奕铭火”话语顿时噎住,说不出一个字,仿佛吞了一个鹅蛋,噎在了喉咙里。

    秦墨没有迟疑,立刻施展地脉阵道中的解构之术,拆解神兵反哺大阵。

    这个阵法固然玄奥绝奇,在银澄看来,也是需要长久时间,才能够破解。但是,以地脉阵道术拆解,则是很轻松。

    或许,奕铭风在自葬之前,也抱有一丝幻想,希望世间能有另一个地脉阵道师,解救他与危局。

    秦墨也很希望奕铭风活着,从这位传奇阵道师的留字中,说明其地脉阵道师的身份。

    数千年前,地脉阵道师已经绝迹,罕存于世,奕铭风和秦墨或许是仅存的两个地脉阵道师。

    秦墨很想知道,地脉阵道师的过往,由此推断天工开物的来历。随着他修为、眼界的开阔,已经越明白,秦家以前,绝不是那么简单。或许,能从天工开物的来历,推断出秦家以前的跟脚。

    咔嚓!

    漫天旋转的神兵纷纷坠地,其中有一大半已是彻底报废,与凡铁一样。只有少数神兵,依然保有灵性,但也不是无缺神兵,只能算是天级品质。

    秦墨、“奕铭火”度飞快,如同鬼魅一般穿梭,各自捡走一半的神兵。

    “见者有份,盗亦有道,来,一君,这是你的。”秦墨将一套六枚的青柳袖刀递了过去。

    管一君浅笑接过,她虽出力不多,但此等神兵谁不渴望,既是秦墨送的,她自是收下了。

    “这小子,不但滑头的很,对女孩子也有一套。真是一个讨厌的小子!”奕铭火小声嘀咕。

    秦墨耳目何等敏锐,自是听得清清楚楚,斜眼瞪着这老家伙,暗道,上一次再西翎主城郊外,将这老家伙坑得还不够狠,早知就该更狠一点。

    滴答……

    神兵反哺大阵解开,这座晶冢竟开始液化,晶莹珠子纷纷滴落,显出奕铭风的真身,却是依然紧闭眼睛,似是长睡不起。

    砰!

    奕铭风的衣袍鼓动,其上浮现繁复阵纹,犹如大地脉络,冲出种种光影,如龙跃凤翔,无比神异。

    置身种种光影中,奕铭风如仙人降世,道骨仙风,让人忍不住想膜拜。

    “这是本命阵袍,阵道造诣沟通天地,达到天人之域时,经由天地之力淬炼而成。堪比本命王器,但更加神秘,也更强大,等于随身有绝世阵法护持,单是一件阵袍的威力,堪比一位武道圣者。”银澄低语,很是忌惮。

    秦墨怔怔不语,从这位奕铭风本尊的身上,他感受到一股亲近的气息,或许,这是同为地脉阵道师的一种联系。

    “真的未死!”奕铭火脸色骤变。

    刷!

    奕铭风睁开眼眸,有无数阵纹倒挂而出,如星河流淌,这片天地立时变了,化为一片星空,浩瀚无边,让人不禁迷失。

    秦墨、银澄悚然,这是何等可怕的阵道造诣,眸生阵纹,立成绝世幻阵,这等手段简直惊世骇俗。

    下一刻,这片星空不见,前方,奕铭风站在那里,微笑点头,很是和蔼。

    “小友,多谢援手,助我脱困。老夫奕铭风,有礼了。”奕铭风拱手。

    秦墨等人松了口气,这位奕铭风本尊看来性子温和,并不难相处。

    管一君先一步上前,浅笑行礼,谈及管族的祖上,与奕铭风之间的一段交情。

    “哦。你是管族那小子的子孙?”奕铭风露出惊容,又问及如今年月,才知自葬已有近三百年。

    “想不到,冒险启动神兵反哺大阵,一葬就是三百年,物是人非。不过,我已是经历漫长岁月之身,也算不了什么,能够活下来就是幸事。”奕铭风抚须叹道。

    转头,奕铭风看向秦墨,目光中充满惊奇,这少年身上有太多秘密。正欲开口,奕铭风身躯猛震,他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就站在秦墨旁边。

    “别走!这不是你的胞弟吗?你为何要走呢?”秦墨紧攥着奕铭火,不让他溜走。

    “疼,疼,疼……,你小子轻一点!咱们好歹也是相识一场,何必这般呢?”奕铭火怪叫,想要挣脱秦墨的手。

    奈何,秦墨现在右臂中封存那件无名臂环,臂力暴增到无可估量,连一座山岳都可以举起来,比拼肉身,奕铭火哪里是对手。

    那手掌如同铁箍一样,无论“奕铭火”如何挣脱,只是越收越紧,疼得“奕铭火”两眼翻白,胡子连翘,一个劲的抽冷气。

    嗖!

    奕铭风迈步上前,一步一光纹,幻灭不定,来到“奕铭火”面前,上下打量,神情逐渐泛冷。

    “你是何人?为何乔装成我的模样?意欲何为?”奕铭风沉着脸,喝问。

    任何人,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都不会想到任何好事。事实上,旁人伪装成自己,向来只有坏事。

    奕铭风自葬在此近三百年,外界却有一个人,伪装成他的模样,到处招摇撞骗,也不知干了多少坏事。

    想到这些可能,奕铭风脸色黑,身上阵袍鼓荡,嗡得一声,背后弹出十八柄阵纹剑,锋利无匹,气势滔天,无比强横的波动如怒涛般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