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05章 巡天台·启神镜
    石台高耸,无比巍峨,抬头望去,竟是看不到顶处,仿佛直贯天际。

    这很诡异,明明是在地下,这座石台却有万丈般高耸。

    四周气息流窜,卷起淡淡雾气,秦墨感到空间扭曲,明白过来,这是一处开辟的独立空间。

    “古之皇朝太鼎盛,连这样的巡天台都能建造出来,全部由地级精金铸成,极尽奢华!”奕铭风感叹。

    一行人这才注意到,石台纹路古朴,看起来如山岩一般,但仔细辨析,却是一种地级神金,乃是铸造神兵利器的绝佳材料。

    “这一整座石台,都是由地金铸造而成?!”管一君低呼。

    这确实太奢侈了,穷尽一个二品势力的全部财富,也未必能铸成这样一座石台。

    奕铭火搓了搓手,眼珠子转了转,动起了心思。不过,他留意到四周密布的阵纹,很快放弃了撬开石台一角的想法。

    奕铭风迈步前行,述说着这座巡天台的来历,这是放置贯日无痕镜的地方,也是古之皇朝代为巡天的地方。

    日镜光照山河,尽显天下万物!

    那两个纪元,这个皇朝的威势太盛了,皇令所至,万族臣服。便是那些天生无比强横的种族,也慑于这个皇朝的强大,虽未臣服,也选择了退避,隐于大地山川中,不再出世。

    秦墨听得心神震动,这样的皇朝只存在于传说,近三个纪元以来,已经不可见了。

    呜呜……

    狂风刮起,一道巨大石闸挡在前方,断了前路。

    石闸上布满黑色龙鳞,散着森冷气息,缕缕黑焰滋生出来,朝着四方涌动。

    “这是通往巡天台的闸门,小兄弟,靠你了。”奕铭风笑着,拍了拍秦墨肩膀。

    秦墨很不解,为何靠他,这老人家的实力,分明过武圣。一座石闸能拦住?

    “这不是普通的闸门,不能动用真焰之力,唯有依靠肉身。小兄弟,得了这件臂环,是开启石闸的不二人选。”奕铭风指着秦墨右臂,说道。

    秦墨心中微微一跳,他总觉得奕铭风话中意有所指,似是知晓他斗战圣体的秘密。

    轰隆隆!

    石闸震动,迸无穷气息,秦墨抬着石闸边缘,他全身也在光,气血翻腾如炉,在身后交织成一幅巨兽的图案,若隐若现,犹如传说中的一头撼山巨兽。

    他右臂的淡金环印亮起,射出一道道金线,顺着右臂蔓延,将秦墨的臂力推至极限。

    石闸不断震动,终于被抬起一丝缝隙,但这并不足够通过。

    后方,管一君美眸闪动,有些看直了,她听说过世间有以力开山之人,但却只是听说,从未遇到过。

    何况,秦墨看起来很清秀,身形瘦削,此时打扮,与一名书生无异,却有这样恐怖的肉身,实是令她震惊。

    “这个小子,这么久不见,斗战圣体开启到第六层了?”奕铭火暗中嘀咕,也很吃惊。

    奕铭风则是抚须,频频点头,微笑不语。

    “哼!”秦墨冷哼一声,运转暴体天功,鼻息喷吐如火般的气血,猛地力。

    轰隆隆……,秦墨整个人迸无穷力量,生生将石闸抬了起来。

    “进去。”奕铭风大袖一挥,无数阵纹交织,形成一个支柱,撑住了石闸。

    一行人窜入,掠过千米,才到达石闸另一端。

    前方,是一条古老石梯,一直通向尽头,那里竖着一面巨大的四方镜子,仿佛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户。

    “到了,那就是贯日无痕镜。”

    石梯不知有多少层台阶,有光雾涌动,淹没双足,让管一君很不安,担心有凶物袭出。

    “毋须担心,此地无险。不过,能否抵达顶端,就看你们的造化,若是不支,不用强撑。”

    奕铭风大袖飘飘,走在前面,片刻,已是登上百层石阶。

    一行人紧随其后,但是攀至近百层台阶时,就觉巨大压力扑面而来。

    石梯顶端,那座神镜散无穷威压,如同潮水般倾泄而至,恐怖的压力足以将人碾碎。

    管一君娇躯晃动,脸色苍白,已是不支。她身为阵武者,并不专注修炼武道,肉身最弱。

    “以金凤绫护身。”奕铭火提醒道。

    取出金凤绫,裹在身上,管一君顿觉压力骤轻,可以继续前行。

    耽搁了这一会儿,奕铭风已是走的没影了,只能看到前方一个隐约的身影。

    继续前行,攀登至近千台阶时,管一君再也支撑不住,只能颓然停下。

    “算了。老夫我也不走了,反正达不到顶端,留下来照顾小丫头吧。”奕铭火也停了下来。

    秦墨看了看这老家伙,很不信任,不过,也相信这老家伙没有恶意,随即,他与管一君叮嘱几句,继续前行。

    此时,前方石阶上,已是彻底不见奕铭风的踪影,也不知是否已至顶端。

    秦墨身形一动,加快了脚步,石梯上的压力固然沉重如山,但是,对于他造成不了影响。

    片刻,秦墨已经攀登至近万层石阶,这个时候,他真正感受到压力,仿佛有一堵巨墙拦在身前,想要迈动一步,都有些艰难。

    “还没到达顶端?”秦墨额头渗出汗水。

    “他丫的,还没到顶吗?本狐大人也有些吃力了。”银澄开口,它一直和秦墨暗中较劲,比拼谁能扛得住。

    现在,一人一狐都有些吃不消了,皆有些喘息。

    前方,一个身影浮现,大袖飘飘,如踏波而行,正是奕铭风。

    “你这小子,果然是跟了上来,果然是斗战圣体,在地境修为,就有如此强悍的肉身。”奕铭风笑道。

    秦墨暗道果然,奕铭风早已看穿了他的体质,只是一直未说破。

    “走吧,小兄弟,一起上去。”

    两人并肩而行,继续拾阶而上。秦墨本想询问一些事情,但是,前方铺天盖地的压力袭来,让他无暇开口,只能顶着滔天威压,一直向上。

    噗通……,秦墨瘫坐在石梯顶端,全身湿透,筋疲力尽。

    刚才最后一层台阶,他拼尽全力,也是迈不上来,却是那支臂环光,护住了他,托上了石梯顶端。

    “终是差了一层。”秦墨想纯凭肉身,攀上顶端,却是未能真正如愿。

    至于银澄,早以用青焰琉璃火护体,陷入深层次的安眠,来抵御无穷无尽的压力。

    “你这小子,还真是胆大,想纯凭肉身攀上来。你的圣体终是未完全,不能挥斗战圣体真正的威力。”

    奕铭风走过来,他周身笼罩无数阵纹,在这股威压面前很轻松。

    秦墨一声苦笑,摇了摇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坚持,就算是残缺的圣体,也要追求极限,寻求突破。

    刷!

    奕铭风并未停留,构筑阵纹,在虚空中交织,立刻着手开启贯日无痕镜,这是他三百年前来古墓的目的,现在就更加执着。

    轰隆!

    巨大神镜光,冲出一道光柱,将虚空贯穿了一个大洞。

    此刻,神镜四周流光溢彩,浮现四种神兽之影,青龙飞腾,火凤盘旋,白虎盘踞,玄龟驮镜,一股股神异气息弥漫。

    巨大镜面出现一个漩涡,随后映照出古幽大6的万里山河,一览无遗,这情景,犹如在天空俯瞰大地,无比壮观。

    秦墨心神震动,同时,他产生一个疑问,那玄龟驮镜之影,竟与玄龟承天仪有着几分相似,难道贯日无痕镜与玄龟承天仪之间,有着什么联系?

    轰隆隆……,镜中景象变幻,越过大6五域,深入鬼雾海,在一片黑蓝海域深处,有着一座岛屿。

    一座由黑焱构筑的岛屿,犹如一团巨大火焰,在黑蓝海域上燃烧。

    “这黑焱……”秦墨眼眸圆睁,心神俱震,今生竟是再次见到这种黑焱。

    “终于找到了,源头原来在鬼雾海的最深处!”奕铭风也是低语。

    轰隆!

    镜中景象里,那座黑焱岛屿忽然震动,一股股黑焱直冲而起,竟似朝着神镜轰击而来。

    咔嚓!

    贯日无痕镜受到震动,漫天光华顿时黯淡,巨大镜面上呈现一丝裂痕,顿时所有景象都消失了。

    四周铺天盖地的压力,迅削弱了一半,秦墨只觉浑身一轻,再没有那么吃力。

    可是,他的心情无比沉重,今生再遇黑焱,预示着数年后的焚镇巨灾必定生吗?

    “奕大师,这黑焱是何物?如此可怕,能够隔空击损贯日无痕镜?”秦墨问出困扰了两世的疑问。

    奕铭风神情凝重,却是摇了摇头,他调息了一会儿,没有多说什么,带着秦墨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