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09章 麒麟踏瑞
    昏暗天空一瞬间亮了,璀璨夺目,如旭日东升,炽热气息如海潮般翻腾。

    此时此刻,阵城人群心中战栗,刚刚涌现的一丝希望,就这样被破灭了。许多人神情惨淡,诚然奕铭风是绝世阵道大宗师,但是,在一位巅峰武尊面前,也要饮恨收场。

    毕竟,既是阵道大宗师,无法布势成阵,又如何挥惊世大阵的威力。这是很多人的心声,若是给奕铭风时间,布置一座惊世大阵,一定能对抗鬼族武尊。

    可惜,战局混乱,奕铭风根本没有这个空隙,布置惊世大阵对敌。在常人想来,布置对抗巅峰武尊的惊世大阵,至少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

    轰隆隆……,那道光柱变幻,化为一个熔炉,七彩光华开始内敛,一种幽黑光辉透射出来,散着令人战栗的恐怖。

    无数人惊骇欲绝,早就觉得这鬼族武尊的气息诡异,原来是外蕴神圣,内敛鬼邪,端是可怕。

    “这是一种阴阳交汇的鬼术,在鬼族秘术中,乃是无上绝学。”有老一辈强者低语,充满敬畏。

    也有人轻言,鬼族这种阴阳秘术,每一次出世,皆代表鬼族要出世作乱。距离上一次,人族、鬼族的大战,才不过五百年而已,难道又要爆大乱,生灵涂炭?

    “奕铭风,本座要先炼化你的护体阵纹,本命阵袍,然后再慢慢捏死你。”那个声音响起,无比邪恶。

    与此同时。

    漆黑熔炉中,奕铭风孔雀翎衣摆动,撑开一个护罩,将秦墨护持在内。

    指着熔炉上的奇诡纹路,奕铭风道:“这是鬼族的阴阳圣鬼术,以神圣之气惑人,内蕴无穷鬼邪,其术之原理,直指天地之则本源,讲究阴阳互生,以一点至阳求无穷阴邪……”

    奕铭风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被困之扰,秦墨默默聆听,他对这位长者很感激,在这等层次的强者对决中,依然谆谆教诲,令他感念于心。

    “不久未来,大6很可能剧变,与外族的战斗在所难免,你身为斗战圣体,一些战斗责无旁贷。你要记住!”奕铭风说道。

    秦墨点头,他也正是为了应对大6剧变,不断提升实力。

    “好了。出去吧,杀灵殿第七殿主,千年前,我本欲亲自除去它。却因事耽搁,今日不会让其逃生。”

    轰!

    奕铭风身上,一股恐怖绝伦的气机出,滔天波动席卷,这股气势令秦墨惊惧,这仿佛是一具古兽王者展现可怕气血。

    其头顶上空,一丝丝阵纹交织,光华流转,形成一顶若有若无的王冠,加冕在身。

    呼呼呼……,孔雀翎衣光辉闪耀,如火焰般沸腾,竟是流转出翎羽的质感。

    奕铭风双眸一动,两道神光射出,如同刺破天穹的神剑,璀璨了世间。

    那眸光,并非人眸,仿佛是传说中的孔雀王的神眸,洞穿世间万物,无坚不摧。

    咔嚓!

    这座漆黑熔炉洞穿,化为无数碎片飞溅,无边光辉如巨浪般翻腾,奕铭风腾空而起,凌空漫步,每一步踏出,皆有一方阵纹浮现,自成一座大阵。

    “奕铭风,你竟能破去本座的阴阳圣鬼炉!”那声音充满不可思议。

    奕铭风并不言语,双臂挥动,万千阵纹涌现,一圈圈扩散,如同世间的命轮,交织无穷波动。

    顷刻间,整座阵城上空,一座巍峨大阵浮现,阵纹如世间巨轮,缓缓转动,传出雷霆般洪音。

    那声音太沉重,也太悠远,仿佛在生灵的心头敲响,震得心神俱颤。

    巨大阵轮中央,奕铭风伫立,孔雀翎衣不断变化,仿佛成了真正的孔雀翎。在其身后,一具庞大威严的光影浮现,伸展双翅,扇动世间风云。

    许多阵道宗师惊呼,那是传说中,神兽孔雀王的影子,与真龙、麒麟等存在并列。

    传说,世间一切杀伐、幻杀大阵,皆起源于孔雀王的翎羽纹路。

    而在阵道中,至高无上的祖阵之技,其中之三,即是大梦孔雀。关于祖阵,只是阵道界的传说,数千年来,从未有人见过祖阵的踪迹。

    “祖阵之三大梦孔雀!”

    奕铭风双臂展动,如孔雀王展翅,这一刻无穷杀机如海啸般喷,一头孔雀王巨影横亘天际,朝着云层直击而去。

    其羽翼展开,若垂天之云,似要将天地切割成两半。

    吼!

    云层深处,传出一阵巨吼,一双巨臂垂落,不断结印,神圣与鬼邪之气交织,形成一圈圈诡异的圆,仿佛能拘禁天地,朝着孔雀王巨影迎去。

    一瞬间,天空一片璀璨,这种碰撞太绚烂,仿佛世间最极致的美丽,令人迷醉,也充满了最至极的危险。

    虚空彻底崩碎,阵城三分之一的建筑毁灭,如细沙般飞散,那片区域彻底被夷为平地,什么也没有留下。

    唯有万年古墓区域,被上古大阵的力量护持,并没有受到影响。

    许多强者先一步躲避,但是,波及的区域太大了,依然有不少强者卷了进去,皆是身死陨落。

    这种碰撞的余波,是无差别的,无论是人族,外族,皆是难以幸免,能否逃脱,各凭本事。

    良久,这片天空终于安静下来,云层被冲淡了许多,尚有一层云雾笼罩,有一个庞大身影盘踞在半空,一双巨臂垂落下来,其上布满伤痕,有着汩汩黑血流淌而出。

    “奕铭风,你这老匹夫,怎么可能,你竟彻底练成了祖阵之三大梦孔雀!”那个声音充满惊怒,以及难以置信。

    身为杀灵殿第七殿主,对于祖阵之技,有着天生的恐惧。

    传说在远古时代,鬼族的数位至高存在,每一位皆是被镇在祖阵之中,最终被炼化在里面。

    祖阵的恐怖威能,代表着上古时的阵道最高成就,万族皆为之敬畏,而其中鬼族最甚,祖阵中的每一阵,皆是鬼族的克星。

    “练成祖阵之三,很奇怪吗?”奕铭风淡淡微笑,大袖飘飘,衣不染血,凡出尘。

    嗡!

    天空中,那个巨大身影出乌光,巨大双臂不断结印,如同一尊魔神在云端,要施展巨大威能,将天灾降临到世间。

    一个巨大的圆轮出现,其上圣光与鬼气交织,一个个神圣、鬼邪的图案浮现,一股玄奥莫测的波动出现,其恐怖气机仿佛能侵吞整个大6。

    “这是圣鬼之轮!祸乱天下的鬼轮!”有人骇然惊呼,软倒在地。

    这是阴阳圣鬼术的最可怕杀招,鬼轮所过之处,侵吞万灵之魂魄,魂化为鬼邪,魄为滋生神圣,万物皆要凋零。

    这是灭世的禁招,由一位鬼族武尊施展,造成的后果难以想象。

    此时,奕铭风脸色冷淡,眸中掠过杀意,对圣鬼之轮的出现,他动了真怒。

    “人族与鬼族的那一纸和谈,真是一纸空谈,可笑……”

    奕铭风忽然踏出一步,竟是一步万丈,直入云端,而后,踏脚又是一步踏出。

    轰隆!

    虚空震动,一只巨兽的蹄足出现,瑞彩万丈,晶莹如琉璃,天地间皆是充斥神圣气息。

    砰!

    圣鬼之轮崩裂,根本承受不足踢踏,直接崩成粉碎。而后,云层被踏开,一只巨禽身影出现,这是一头五彩飞禽,庞大如山,其形似传说中的凰鸟,却是生着单爪,有着一双类人的巨臂。

    这只巨禽,正是杀灵殿第七殿主的真身。

    “这是祖阵麒麟踏瑞!”

    巨禽失声狂吼,庞大身躯从高空坠落,事实上,它是被一只巨兽蹄足踩下来的。

    轰隆!

    地面塌陷,出现一个巨大的轮廓,这只鬼禽陷入地下,挣扎着想起身,背脊上却是站着奕铭风,在其背上印着一个深深的足印。

    这只脚,与鬼禽的身躯相比,如同一只蚂蚁对比巨象,但是,却压得这只鬼禽翻不了身。

    “千年前,念你这鬼物体内,有一丝凰血的印记,才放过你。今日,老夫就亲手抹杀你,了解千年前的恩怨因果。”

    奕铭风一只脚用力,一道道古老阵纹交织,万千祥瑞迸射,顿时压得鬼禽嘶吼连天,充满了无边绝望。

    “祖阵之技麒麟踏瑞!怎么可能,你这老匹夫,竟练成了两种祖阵之技。”鬼禽不断挣扎,不断嘶吼。

    这个时候,整个阵城一片寂静,半空中只有鬼禽嘶吼惨叫之声,其余强者皆是不敢出一言。

    无数阵道师神情变幻,皆是充满了震撼,传闻中,掌握两种祖阵之技的阵道师,古今罕有,数万年来几乎不可见。

    若是真有存在,阵道典籍中有言,乃是阵道师中无上存在,堪比武中之主,睥睨天下,莫敢不从。

    堪比武主!?

    阵城中,许多外族强者心神战栗,想要当即退走,却又不敢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