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10章 震慑外族
    砰砰砰……

    阵城中传出巨响,如同是巨兽踱步,震得地面不断颤抖。

    事实上,不仅是地面、城池在颤抖,便是虚空都在抖动,无法承受这种响声。

    杀灵殿第七殿主不断惨叫,它身陷入地,想要挣扎翻身,却如被镇巨岳下,连动弹也做不到。

    在它背脊上,奕铭风踏步而行,一步一个脚印,将这只鬼禽的骸骨一块块粉碎。

    鬼族的鬼物,并没有形体,但是修为凡入圣,则能凝聚实体。

    这具鬼禽,体内有着一丝真凰印记,在王者境就化生躯壳,坚固无比,堪比天级神兵,若有损伤,能在顷刻间复原。

    可是,在奕铭风的踩踏下,躯壳却是一块块碎裂,连自愈都无法做到。

    旁边,秦墨默默观察,这只鬼禽上的脚印,交织着神秘阵纹,其落脚方位也是玄奥无比,透着一种至理。

    “这是无上阵技啊!这老家伙在阵道上的造诣,真是旷古绝今了。”银澄一边赞叹,一边仔细观看这些脚印。

    这狐狸告知秦墨,这种步法蕴含无上阵纹,乃是祖阵之七的麒麟踏瑞,又称为遁天步!

    传说中的祖阵之技,每一种皆有惊天动地之威,习成一种就能纵横天下。

    而奕铭风一人,竟修成两种祖技,先不说他如何得到,仅是两种兼修,已是惊世骇俗之事。因为阵道典籍有言,祖技难以兼修,这是逆天而为之事,且难以成功。

    秦墨震动不已,毫无疑问,在奕铭风漫长的人生中,必定遭遇种种奇遇,才修成两种祖技。

    这位传奇人物,乃是阵道上无与伦比的天才,前世如此,今生更加璀璨。

    轰隆!

    鬼禽背上的足印燃烧起来,交织成一个玄奥阵势,竟是将它躯壳当成炉鼎,淬炼起来。

    冲天火焰中,一丝晶莹光华出现,奕铭风抬手探出,将这个物体摘来。

    这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晶体,流转着神异光彩,蕴含着令人惊惧的气息。

    “这难道是……,那一丝凰血印记!”秦墨震惊。

    奕铭风点头,取出一个玉瓶,将之装起。

    “奕铭风,你这老匹夫,夺我本源……”鬼禽嘶吼连连,无比怨恨,它也硬气,自知在劫难逃,绝不松口求饶。

    “夺你本源又如何?你这鬼物,以为今日能生还?”奕铭风冷然道。

    正在这时

    半空中,数道身影出现,一股股恐怖波动扩散,竟是数位鬼族武尊齐至。

    其中一个身影开口,态度很恭敬:“人族奕大师,我殿第七殿主多有得罪,可否……”

    轰!

    奕铭风抬掌按出,整个阵城的半空都凹陷下去,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将数位鬼族武尊禁锢进去。

    “闭嘴!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与老夫说话?到人族地界,就夹起尾巴,想与老夫谈,让杀灵殿的太上殿主见我。那老东西,敢来人族地界吗?”奕铭风冷哼。

    数位鬼族武尊惊怒,却是不敢言语,他们深陷漩涡阵纹中,竟是一时难以摆脱。这种阵道手段,太过可怕,已是到了神鬼莫测之境,让鬼族数位盖世强者畏惧,哪里还敢提放过鬼禽武尊之事。

    见此情景,阵城中无数人暗呼痛快,曾经何时,鬼族盖世强者会如此敬畏,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轰隆隆……,这片区域的地面沸腾,将鬼禽的躯壳湮没,炼化为焦炭。

    一位鬼族巅峰武尊,便是这样被抹杀!

    这样的情景,令阵城无数强者呆,一位巅峰武尊的陨落,乃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你们这些外族,还留在人族地界,是要老夫送你们离开吗?”奕铭风淡淡开口。

    顿时,阵城众多外族强者如蒙大赦,朝着奕铭风的方向行礼,如飞一般离去。

    仅是片刻,偌大的阵城恢复了平静,再无一丝血腥厮杀。

    这个时候,奕铭风与秦墨一起,重新落到万年古墓之外,刚才与阵道七大家族众强生冲突的地方。

    奕铭风带着秦墨,大袖飘飘,每一步踏足,皆有瑞彩闪烁,这是麒麟踏瑞的余劲,尚未完全消散。

    一丝丝波动溢出,已是令人惊惧,这种阵纹太玄奥,也太可怕,即使武道王者也难以承受。

    前方,七大阵道家族的众强面无血色,他们身躯颤抖,如筛子般乱颤,奕大师这是要与他们清算吗?面对堪比武主的盖世人物,该如何应对?

    此时,远处许多强者飞掠而至,乃是阵城之外的各大势力强者,其中有北寒圣城的枯刀等武道圣者。

    这些强者飞掠而来,皆是想目睹奕铭风大师的风采,欲与这位盖世人物交好。

    此刻的情况,与破解上古残阵前,已是截然不同。

    那时的奕铭风,固然是绝代阵道大宗师,但是,并未显现这样惊世骇俗的战力。现在,这些强者拜见,需要以武主之礼觐见。

    然而,一群强者们掠至,看到这样的气氛,皆是纷纷止步,他们察觉到不对劲。

    “你那儿子,便是我这小兄弟击毙的,你管族又想如何?”

    奕铭风伫立,负手而立,眸中明灭不定,注视着管族一众强者。

    管族一群人皆是汗如雨下,心中畏惧到极点,奕大师这是不打算揭过这场恩怨。这可如何是好?

    管族老祖面如死灰,他暗中叹息,若是管永林被这少年袭杀的,那也就算了。毕竟,这样还有话说,管族还能占一个理,偏生是管永林聚集阵道强者,联手袭杀这少年。

    “奕大师,此间恩怨,在下愿一力承担!”管族老祖抱着管一君,拜了下去。

    闻言,管族族长管哲锋暗露喜色,由管族老祖偿命,这场恩怨说不定能化解。

    “哼!你这老小子,要为一个心术不正后辈替罪,老糊涂!”

    奕铭风挥袖,一巴掌将管哲锋扇飞,砰得一声,将之轰成碎肉。

    随后,奕铭风不断挥动巴掌,将屠家数十人扇飞,皆是刚才出言不逊之辈,却是废去修为,没有伤及性命。

    这情景,在场诸多强者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与阵道七大家族交好的一些势力,也是不敢求情。知晓事情前因后果,围观的一群强者只能暗叹,这是管族、屠家等人咎由自取。

    管永林聚集高手,在古墓通道中袭杀这黑少年,无疑是想谋夺其地脉阵道术。而这少年靠上了奕铭风这样的巨岳,自是要替其出头,好好清算这一笔帐。

    圣城枯刀等强者则在暗中嘀咕,这黑少年乃是地脉阵道师,若是再师承奕铭风,习得震古烁今的祖阵之技,将来很可能是奕铭风第二。

    这时,奕铭风随手一指,一道阵纹浮动,没入管一君体内,后者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老祖宗,你……”管一君清醒过来,看清周围,容颜既是迷惘,又是惊愕。

    “奕大师,墨……”管一君转头,又看到奕铭风,还有秦墨,不知生了什么。

    奕铭风微微颔,没有再说什么,带着秦墨,飘然而去,转瞬消失在阵城。

    不久,管族老祖从管一君口中,才知晓她在古墓中的一些遭遇,也知晓金凤绫已是无缺阵道神兵。

    关于奕铭风自葬古墓一事,管一君却是隐瞒下来,只是言及在古墓中,受到奕大师,还有那个黑少年的诸多照顾。

    这个消息得到证实,立时掀起轩然大波,管族老祖震怒,返回管族清洗族长一脉势力。

    其余阵道六大家族,也因参与此事,成了人们口中的笑柄。

    很多人叹息,管族此次算是幸运的,损失了一个管永林,却也因此补全了金凤绫,管一君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不过,万年古墓的这场风波,并未就此落幕,奕铭风刚走,古墓区域就不断有争斗爆。

    神物动人心,谁又能按捺得住,只是,争斗并不激烈,大多以对决解决,少有死伤生。

    阵城的巨大城墙上,管一君裹着金凤绫,娇躯流光溢彩,衬得如玉肌肤越晶莹,她苏醒之后,整个人如脱胎换骨,空灵之气更盛往昔。

    “奕铭火”将之送至管族,虽是骗走了许多宝物,却也在她体内注入了奇怪的力量,令她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他真的走了么?我还没来得及告别……”管一君轻语。

    身后,管族老祖揉了揉她的脑袋,叹息一声,看着巨城外的茫茫雪原,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