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11章 冰川潜修
    月光皎洁,冰原一片雪白,森寒的风刮过天际,万籁俱寂,这是北寒圣城荒原的夜晚。

    冰原起伏,时有黑影掠过,在雪地冰川上飞驰,狂暴气息不断涌现。这样的区域很危险,若无绝顶实力,很容易在冰原上遇险。

    夜空中,一座冰川离地千丈,悬空而立,这是秦墨等人临时的歇脚地点。

    一处冰台上,黑小子黑棍裹着一件冰衣,脸庞冻得通红,周身刻满阵纹,正在运转一种功法。

    “胖咚,这种功法真的有效吗?真得能让俺皮肤变白,变俊俏,不花钱就能娶到媳妇?”黑棍睁开眼,看着不远处的冬东咚,问道。

    这个小子,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吗?

    冬东咚暗中翻着白眼,停下雕刻手中的阵器,很是耐心的解释,这种功法一定有效。只要长期修炼,一定能皮肤白皙,样貌俊美,绝色少女都会来投怀送抱,哪里需要买媳妇这种作为。

    “你这黑小子,别在三心二意,照你这样练练,又停停。这门功法没个十年八载,也别想有所成了。到时候你都老了,别说漂亮媳妇,一个老太婆都娶不到。”胖少年板着脸说道。

    “行!俺懂,为了漂亮媳妇,俺一定专心修炼。”

    黑小子一个劲点头,随即闭目修炼,片刻之后,他身上的阵纹亮了起来,黑漆皮肤透着一种晶莹光泽。

    冬东咚不禁咧嘴,暗道黑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这门功法可是奕大师传授,最适合黑小子修炼。

    这黑小子还不想修炼,只能骗其说能够变得俊俏,能够娶到媳妇,这黑小子才心甘情愿的接受。

    离开阵城,已有半月之久,这一段期间,秦墨等人跟着奕铭风,在这座悬空冰川上修炼。

    对于冬东咚、黑小子的资质,奕铭风很是赞许,鉴定冬东咚在阵器铸造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

    至于黑小子黑棍,奕铭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其身上刻满阵纹,传授了一门功法。

    “再加把劲,在天亮之前,将这件地级阵器完成。否则,又要挨板子了。”

    冬东咚捂了捂屁股,这半个月来,他屁股都被打肿了。不仅暗叹,跟着一位绝代阵道大宗师修炼,还真是严苛,一旦不能按时完成功课,就要挨罚。

    不过,胖少年很清楚,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若是不努力抓住,他就是一个愚不可及的胖子。

    砰砰砰!

    冰川顶端,寒风如刀,呜咽不止,万丈霞光冲天而起,在月夜中无比璀璨,疑似仙人降临。

    秦墨凌空而立,踏风而行,一步一玄奇,每一步踏下,皆有缕缕瑞彩喷涌。

    嗖!

    一条阵纹如蛟龙,斜抽过来,角度刁钻的无以复加,抽在了秦墨的小腿肚子上,令其一阵踉跄,却是没有乱了步伐。

    “不行。步伐很稳,却是灵动不足,耗时半月,连麒麟踏瑞的门径都尚未达到,不合格。”奕铭风的声音响起。

    秦墨小腿抽搐,疼得龇牙咧嘴,半个月时间,遁天步即将初成,这进步度算是很快了吧。

    毕竟,秦墨除去地脉阵道术,对于阵道研究并不精深。

    “啊啊啊……,本狐大人终于凝成一根孔雀阵翎!”

    忽然,另一边传来狂嚎,银澄前爪凝成一根翎羽,古老阵纹交织,羽色璀璨,如同一根神羽。

    秦墨两眼直,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

    在万年古墓中,奕铭风早就现这狐狸的存在,并没有说什么。并承诺,若是银澄能够修炼祖阵之三,就传授这门惊世阵技大梦孔雀。

    不过,奕铭风也断言,这门祖阵之技,若是人族修炼,还有成功的可能。换成一个妖族,成功的可能性极低。

    银澄一练之下,却是根本不得其门而入,这可恼了狐狸,它自诩阵道绝世天才,若是与奕铭风生于同一时代,必定不让这老家伙专美于前,如何能接受这个事实。

    想不到,半个月后的此刻,这狐狸真的凝成一根孔雀阵翎。

    “老家伙,你说话算数,将大梦孔雀的阵诀尽数传我!”银澄窜了过来,显摆着这根孔雀阵翎,死皮赖脸的说道。

    “你这小狐狸,这是求教的态度吗?”奕铭风板着脸,喝斥道。

    “奕师,你看我阵道天资何其不凡,虽不是地脉阵道师,却比这小子出色百倍。这门大梦孔雀,不传授给我,难道传授给这个鱼腩小子吗?”银澄放低姿态,一边自夸,一边斜眼瞅着秦墨。

    这个死狐狸!

    秦墨黑着脸,很想一脚将这狐狸踢下冰川,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诋毁他。

    奕铭风却是被逗笑了,抚着长须,让秦墨、狐狸准备一下,摆下拜师酒,这是传授祖阵的规矩。

    月洒银辉,寒风刺骨,冰川顶部,一座冰亭拔地而起,四周布满阵纹,刺骨寒气无法侵入,里面摆着玉桌,煮着琼浆,燃着神香,温暖如春,说不出的怡人。

    奕铭风端坐案,身披阵袍,周围缭绕光华,置身冰川顶端,俯瞰冰原月夜清辉,仿佛是神仙中人。

    “奕师!”

    秦墨举杯敬酒,他修习麒麟踏瑞,自是奕铭风弟子。

    旁边,银澄一口咬过去,秦墨手腕剧疼,差点端不住酒杯。

    “你这狐狸,干什么!?”秦墨怒道,这等场合,这狐狸还在胡闹。

    “你小子先敬酒,是想做本狐大人的师兄吗?门都没有。”

    八条尾巴一扫,将秦墨生生挤开,银澄端着酒杯,低眉顺目,给奕铭风敬酒。

    这情景,很梦幻,一只八尾狐狸给一位老者敬酒,只在传说中生过。

    秦墨却是揉着手腕,很想与这狐狸当场打一架,半月来,这狐狸的第八条狐尾彻底生成,战力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不过,这狐狸重修境界,此刻是地境九段的修为,秦墨估计全力迎战,应该能打成平手。

    “第一杯酒,确实该小狐狸你来敬。”奕铭风接过琼浆,一饮而尽,“千年之前,我与一位狐族有旧,曾传她大梦孔雀,可惜她是狐族,难以修成。后来做出承诺,要传给狐族后辈。不过……”

    奕铭风扫了银澄一眼,摇头叹息,狐族皆是举止优雅,谈吐不俗,怎么这小狐狸却是如此肆无忌惮,在狐族地界恐怕是一个混世小妖王。

    “奕师,你怎能这般诋毁我。我在狐族,是所有狐族年轻一辈的楷模,是万狐的偶像。”银澄睁着真诚的眼睛,这般说道。

    秦墨一口酒差点喷出来,这狐狸好不要脸,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它若是狐族楷模,那狐族的优雅就完了。

    随即,银澄谄着脸,询问狐族那位先辈的名讳,它有预感,奕铭风与那位狐族先辈的关系很不一般。

    奕铭风品着琼浆,陷入回忆,随口说了一个名字。

    银澄露出惊容,这是它那一脉的一位先辈,在千年前的狐族中,可谓是惊才绝艳,几乎盖压了当时的妖族皇室。

    “她一直如此,那般惊才绝艳,曾与我远赴中域,一起布置上古大阵,镇封一个域外邪魔武尊……”奕铭风神情缅怀。

    “那位狐族先辈艳冠妖族,却是一生未嫁……”银澄看了看奕铭风,神情有些古怪。

    随即,这狐狸以心念传音,告知秦墨:“那位狐族先辈,不仅一生未嫁,至死还是完璧,身为一个雄性,奕师好丢脸呀……”

    “好花堪折直须折,何况是一位倾国绝色,奕师,不应该啊!”秦墨也是扼腕,以心念传音交谈。

    顿时,奕铭风脸色黑了下来,挥袖将一人一狐扫飞,这两个小家伙以心念传音交谈,以为他听不到

    冰亭中,光华幽幽,有洪音传出,如洪钟大吕,如同是天地之音在回荡。

    “祖阵之技,以天地之祖脉为源头,上古之时,祖阵有十二技,后来散落,如今有流传着,唯有老夫的两种……”

    奕铭风谈及祖阵之技,自上古以来,皆是只能修炼一种,若是强修第二种,则会遭到天地之力反噬,最终消弭于世间。

    秦墨、银澄皆是骇然,奕铭风就是兼修两种祖阵之技,大梦孔雀、麒麟踏瑞皆已至大成,难道在其身上,会遭到天地之力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