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20章 炼龙池
    “一件断裂的圣器,竟然还通灵!好东西呀,小子,一定要将它赢过来。”银澄看到宝物就走不动路了。

    秦墨翻了翻白眼,却是没有言语,他正运转耳纹如视,探查这座偏殿的阵势踪迹。

    不得不说,布置这座偏殿阵法的阵道师,实是一位绝代大宗师,估计不逊色于奕铭风。

    这里的阵势与天地相合,根本无迹可寻,难以捕捉到一丝薄弱处。

    不远处,单炀豪、洛千机有些担忧,那件断匕的价值太大,秦墨即使能“碰”出一件宝物,也未必能胜过这件断匕的价值。

    秦墨抬头望去,看向偏殿的一处台阶,那阶梯呈葱翠之色,郁郁葱葱,犹如一片葱翠草丛。

    他目光一动,走了过去,弯下腰身,在一个台阶上摸索了一阵。只听得“咔嚓”一声,那个台阶露出一个缺口,一个翠绿瓶子滚了出来,落在秦墨手中。

    那个瓶子很小,只有拇指盖大小,里面盛装着葱翠的液体,散着缕缕生机。

    “这小子还真碰出了宝物?”

    “这是什么?一小瓶灵药吗?”

    “这瓶子也太小了点,能与那件断匕的价值相比?”

    周围人群既是惊讶,又是怀疑,这个翠绿瓶子有些不起眼,怎么看也无法与那件断匕相比拟。

    “哈哈哈……,小屁孩,你转悠了半个时辰,就碰出这么点东西?快跪着过来,将这件东西献给我。”长脸男子大笑,很是得意,他自认已是赢定了。

    这么一小瓶灵药,就算是天级神丹又如何?充其量也只相当于一颗而已,也比不上那件断匕的价值。

    毕竟,一件断裂的圣器,本身就价值连城,何况,那件断匕还通灵,相当于天级通灵神兵。

    一颗天级神丹,一件天级通灵神兵,两者之间的价值,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秦墨握着瓶子,端详了一下,淡淡道:“你说赢就赢了?也要等在场前辈鉴定了再说。”

    这时,不远处洛千机容颜一动,露出惊异之色,轻声招呼秦墨,要看一看这瓶灵药。

    “这是……”

    洛千机一看之下,美眸露出震撼之色,握着瓶子的纤手,竟是抖了抖,差点拿捏不住。

    幸亏秦墨手疾眼快,将她纤手托住,才免去瓶子摔下去的后果。

    “洛小姐,怎么了?”单炀豪低声问道。

    此时,人群中数名老者掠出,窜至近前,仔细端详这个瓶子,其中一个老者失声惊呼,探手就抓了过来。

    “你这老头作甚?想抢东西?”

    单炀豪劈手一挥,一记手刀斩出,刀气如大龙般翻腾,横亘于空。

    砰!

    那老者措不及防,硬接了这记刀气,身形剧烈颤抖,连退十数步,手掌抽筋似的颤抖。

    他神情惊骇,凭自身王者境的实力,竟被单炀豪一记手刀迫退,西域龙刀的战力实是深不可测。

    “不要误会,老夫等只是鉴定一下,这件东西的来历。”那老者连声喊道。

    其余老人亦是点头,有单炀豪这位绝世强者在此,他们不敢伸手抢夺。

    “就站在那里,不要靠近,你们几个老头意图不轨,分明是想抢夺我兄弟的神物。”单炀豪沉声喝道。

    这几个老人只能站在那里,仔细端详这个瓶子,辨认其来历。

    这个时候,在场人群也看出来了,这瓶子里的灵药必定很不凡,否则,不会引出这些老家伙。

    这数名老者的身份非同一般,皆是圣城各大势力的名宿,不仅修为高绝,亦是卓有威望。

    “王兄弟,你将这瓶塞,拔开一些……”洛千机贴近秦墨耳边,低声呢喃。

    秦墨依言照做,刚将豆大的瓶塞拔开一些,顿时,一缕翠绿气息溢出,随即化为漫天灵雾,充斥整个偏殿,闻上一口,全身充斥勃勃生机,仿佛四肢百骸都被洗练了一遍。

    生命本源之气!?

    在场人群大惊失色,许多人很机灵,立时鼓足功力,猛吸不止,这种灵雾价值连城,吸上一口都相当于一颗灵丹妙药。

    “快塞上,快塞上啊!我的小祖宗!”其中一个老者直跳脚,差点飞扑过来,却被单炀豪挡在中间。

    秦墨塞上瓶盖,他心中大定,虽是不知这瓶灵药的来历,却是清楚,其价值绝对在那件断匕之上。

    “传说,昔日神城之主掌握一个炼龙池,武者在其中修炼一天,可抵三年苦修。一个人一生,可在炼龙池中修炼十天,相当于三十年的苦修。这瓶灵药,应是炼龙池的原液,若能研究出如何炼制,则能重现炼龙池……”

    洛千机浅笑轻语,说出这瓶灵药的来历,这是一个惊天的秘密,震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

    此时,偏殿周围,人群虽然数量很多,却是很安静,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响起,一双双眼睛紧盯着秦墨手中的瓶子,恨不得将之抢夺过来。

    炼龙池?

    一天可抵三年苦修?

    一个人一生,可以修炼十天,相当于三十年苦修?

    对于武者来说,修炼十天,可抵三十年苦修,这比任何神功、神丹都要有诱惑力。

    毫无疑问,这瓶灵药是神城之主埋下的,留给后来者。

    许多人叹息,先不说这瓶灵药的真正效用如何,就冲神城之主随身神物这一点,就价值一件天器。

    “小兄弟,这瓶灵药你出个价吧,一件天级神兵,一本天级功法来换,如何?”一个老者急急喊道。

    砰!

    一道恐怖的气机暴开,之前出手拦截断匕的老者走过来,这是一位武道圣者,他来到几个老人面前,劈头就骂。

    “一件天兵,一本天功,就想换这瓶炼龙原液?你当人家小兄弟是冤大头呢?”

    这位武圣老者冷笑,转头看向秦墨,立时换上和蔼笑容,“十万万上阶真元石,一件通灵天兵,一本古之天功,换取这瓶炼龙原液,小兄弟可愿意?老夫是代表圣城之主,来达成这笔交易。”

    四周,人群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虽然知晓这瓶灵药价值连城,但是,这些名宿开出的价码,也太惊人了点。

    天级功法,一个二品势力也才几部而已,就随口报出来交换,让许多武者嫉妒得眼睛喷血。

    不远处,长脸男子脸庞抽搐,如同吃了屎一样难受,他可是“碰”出了一件通灵天兵,竟然还被这小屁孩压了过去。

    “圣城最近,不是有惊世拍卖会吗?还是将这瓶灵药,放到那里去拍卖吧。”秦墨笑着说道。

    他心中很想留下这瓶炼龙原液,却也清楚,在这样的场合下,想要强留,是不可能的。先找一个借口,到时再说。这件炼龙原液价值如此惊人,拿去拍卖也不吃亏。

    那几个老者很不甘愿,却被单炀豪拦在那里,这位西域汉子很干脆,直接取出一枚乌竹刀牌,插在那里。

    人群中不乏绝世强者,见此乌竹刀牌,立时变了颜色,如同见了鬼神一样,不敢再强逼。

    “希望王小友言而有信。”那武圣老者低沉道。

    “这位老前辈放心,我待会就将此物,拿给聚宝斋寄售。至于能否拍得此物,就看圣城之主的财力了。”秦墨笑着说道,给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话锋一转,秦墨又道:“当然,还请老前辈公平裁判,这场赌注到底谁胜谁负?”

    一时间,一双双眼睛看向长脸男子,人群既是震惊,又是意外,谁也没有想到,这场赌注的结果竟是如此。

    长脸男子脸色青白交加,却是迫于压力,将这件断匕,以及一件神物赌注,都交了过去。

    “我不服!”长脸男子咆哮起来,双目赤红狂乱,指着秦墨吼叫起来,“小屁孩,敢不敢赌第三局,爷爷我要踩死你!”

    他的心在滴血,不仅丢了脸面,还丢了两件价值连城的神物,让他内心如万虫噬咬,快要疯狂了。

    “第三局?有何不可,不过,这赌注可要换一换。”

    秦墨不置可否的回应,淡淡冷笑,“凭什么我输了,就要我从这里爬出去?第三局,如果你这长脸家伙输了,也给我像狗一样,从这里爬出去,从狗洞钻出去,你敢赌么?”

    此言一出,四周人群都安静下来,许多人看看长脸男子,又瞧一瞧秦墨,一时难以断定,这第三局真要开始,究竟谁赢谁输。

    此时,人群中,祁羽走了出来,露出矜持笑容,道:“既是要赌第三局,何不赌大一点?”

    见此情景,秦墨也是笑了起来,祁羽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