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26章 冰仙醉酒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917308.html
    秦墨第三脚踏出,五大逆命境强者支撑不住,纷纷口喷鲜血,倒飞出去。其中两人更是被踏碎胸骨,出气多进气少。

    这五大强者惊骇莫名,本以为此次袭杀万无一失,想不到这少年竟是如此可怕,以地境修为,就能独战五大逆命境强者,并摧枯拉朽般击溃。

    “想走?你们以为现在还走得了吗?”

    秦墨又一脚踏足,漫天阵纹涌动,化为一只巨脚,如同一座小山,将五人镇在下方,巨脚来回碾动,下方传出一阵骨骼碎裂声。

    “饶命……”一个微弱的求饶声响起。

    秦墨神情很冷,脚底用力,麒麟踏瑞的力量爆,将五大强者震成粉碎。

    同时,也震碎了四周的场域。

    轰隆!

    整栋竹楼不堪负荷,化为漫天竹屑粉碎,秦墨从五个强者的碎尸中,搜出了几件信物,有北寒门的,也有青曦宗的,还有几个三品势力。

    “北寒门、青曦宗……”秦墨把玩着几件信物,嘴角泛着冷笑。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劲风呼啸,单炀豪、蒙鹤波闻讯而至,两人看到粉碎的竹楼,以及断指残骸,都很震惊。

    “这是谁?敢在赤阳谷内,偷袭我赤阳门的贵客!”蒙鹤波震怒不已,须怒张,真焰在头顶翻腾。

    单炀豪也是脸色冰冷,他感受到这些偷袭者的实力,竟是五大逆命强者,来偷袭一个地境武者。

    “单兄,蒙兄,我不是毫无伤吗?这件事,就交由我来处理。你们就不用管了。”秦墨微笑说道。

    单、蒙两人面面相觑,他们这才醒悟过来,一个地境武者,在五大逆命强者的袭杀中,不仅毫无伤,还反杀了敌手,不管是凭借自身实力,还是其他手段,皆是惊世骇俗的事情。

    由此可见,这位王兄弟的手段、来历,皆是相当惊人。

    不过,蒙鹤波还是不能释怀,表示赤阳门绝对会追究到底,能够无声无息的进入赤阳谷深处重地,说明谷中的防御有漏洞,一定要彻查。

    ……

    圣城中部,有一处冰湖,圣城最著名的酒楼冰仙醉酒居就坐落在这里。

    这片冰湖很广阔,占地万丈,寒冬临至,一朵朵冰莲盛放,沁人清香逸散,化为缕缕白雾,笼罩了这片冰湖。

    雾气缭绕中,可见一缕缕冰光闪烁,那是冰莲子的光芒。

    冰湖冰莲子,以之入药,乃是镇定心神,防御心魔滋生的灵药。

    八座冰桥架起,直通冰湖中央,那里就是冰仙醉酒居的所在。

    咚咚咚……,一辆辆名贵马车飞驰,朝着这座数千年历史的酒楼而去。

    “真是美轮美奂啊!由冰玉雕砌而成的街道店铺。”

    “东咚哥,你看那些神驹,毛皮雪白,如同冰玉雕成的一样。”

    一辆马车中,冬东咚、黑棍透过车窗,看着冰湖畔的一条冰街,皆是惊叹不已,惊叹这里的美丽情景。

    这条街道一片雪白,地上铺砌着雪白的雪钢石,四周的店铺皆由冰玉雕砌而成,寒风吹过,路旁一棵棵雪树摇曳,令人仿佛置身于雪国。

    街道上,不时有雪白神驹驰过,那是北寒圣城特有的雪驹,可在酷寒的地带奔行,乃是极其罕见的神驹。

    “这条雪街上,有圣城许多特产售卖,王兄弟,到时你们可以去购买一些。”蒙鹤波介绍着这条雪街,以及冰仙醉酒居的过往。

    这片区域,一直是圣城最热闹的地方,从早到晚,人潮都是熙熙攘攘,其中有许多外来者,到这里购买各种东西。

    昔日,这座巨城尚是神城之时,乃是整个北域的中心。之后,神城没落,更迭为圣城,这里依然是北域的重城之一。

    雪街上,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以致于大6其他地域的人,都会不远万里前来,采购一些稀缺的东西。

    距离圣城的惊世拍卖会,只有不足一月的时间,致使这条雪街异常热闹。

    “天境强者都混迹人群,与一些先天武者竞价购买东西,也是怪癖!”

    秦墨目光敏锐,看到数位天境强者结伴,打扮的如同普通人,与一些先天境强者互相竞价,购买一些材料。

    这样的情景,在镇天国是难以想象的,因为天境强者在镇天国的地位,实在太高了,乃是一个王朝的顶层战力。

    可是在这里不同,天境强者固然强大,但是,却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势。因为在圣城,不乏武道王者,说不定在大街上,还会撞见武道圣者。

    在这样一座巨城,唯有绝世王者之上,才能获得所有人的敬畏。

    秦墨想到半年多前,在西翎战城生的事情,那些二品宗门的绝世强者们,只对羿帅羿武狂有所尊重,其余人皆不放心眼里。正是因为羿武狂的修为,乃是绝世王者,持有本命王器,就算在二品势力中,也有资格受到礼遇。

    “今夜的宴会,非同一般呐!炀豪老弟,到时咱们能够痛快战一场了。”蒙鹤波咧嘴笑着,眼中跳动战意。

    “与你一战就免了。我只挑感兴趣的对手,还有,我应该比你年长几岁,谁是你老弟?”单炀豪皱眉,对于蒙鹤波这个武痴,他已是不堪其扰。

    咚咚咚……

    神驹拉乘车厢,越过冰桥,蹄声如雷,却难以在冰钢石的桥面上留下一丝痕迹。

    周围,还有一辆辆车驾飞驰而过,朝着中央的冰玉雕砌的酒楼而去。

    ……

    冰湖中央,一栋建筑耸立,如同一头冰凤匍匐在那里,这里即是冰仙醉酒居。

    冰玉台阶隐隐光,每踏一步,就有光华流转,仿佛踏足一片仙楼。

    乐曲袅袅,在楼阁中回荡,轻歌曼舞,丝竹如诗,酒香沁人,令人流连忘返。

    秦墨等人坐在二楼的一个雅间,看着醉酒居中来往行人,皆是各大势力的年轻俊杰,天资绝顶,或是身份尊贵。

    其中,不时有老一辈强者前来,径直上了三楼。冰仙醉酒居的三楼,年轻一辈难以上去,大多都在一楼坐下。

    “那是圣城转宇门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陈研燃……”

    “那是北域金玄宗的核心弟子第一人丁雨珂……”

    ……

    蒙鹤波身为圣城之人,自是一尽地主之谊,为秦墨、单炀豪介绍前来的北域各路天才。

    秦墨目光一动,他看到了祁羽,与北寒门的那位武圣老者一起,走进了酒楼。

    “什么?偷袭失败了?怎么可能?”

    “很可能是被赤阳门现,五大逆命强者一个也没回来。”

    “哼!赤阳门蒙炎,这家伙若是袒护那走运的小子,还真不好办。”

    “不用担心,老夫得到消息。今夜的盛会,那小子会随蒙鹤波一起前来,到时……”

    祁羽、武圣老者等人以传音交谈,却是瞒不过如今秦墨的耳闻如视,隐隐捕捉到一些话语。

    秦墨端着酒杯,喝着冷冷的冰酒,酒入腹中,顿时化为热流蔓延至全身,心中一丝杀意也炽腾起来。

    “青曦宗祁羽,北寒门……”秦墨心中冰冷嘀咕。

    这个时候,雅间外传来敲门声,洛千机随之走了出来,整个房间顿时一亮,变得绚烂起来。

    与前几日的淡雅装束不同,为了今夜盛会,洛千机换上了盛装,白束长袍飘逸,腰间系着一条缠金流光束带,缕缕金光荡漾,衬得她整个人如笼一团光华中,朦胧淡雅,犹如神仙画人。

    她淡淡浅笑,唇齿晶莹,乌如水倾泻,一双美眸投注过来,令人不禁生出惊艳之感。

    “咕噜……”

    “咕噜……”

    “咕噜……”

    蒙鹤波、冬东咚和黑棍皆是吞咽口水,不受自身控制,三双眼珠子直,差点要凸出眼眶。

    这样盛装的洛千机,实是太过美丽,倾国倾城,已是完全具备祸国殃民的祸水一级的美貌风情。

    “洛小姐,真是久仰,久仰!”

    蒙鹤波刷得站起来,捋了捋头,自认很潇洒的站立,“在下赤阳门蒙鹤波,年不过三十,尚未婚配。请问洛小姐,在下可符合你的伴侣条件。”

    闻言,冬东咚、黑棍怒容满面,这枣红脸的老兄好不要脸,哪有见面就这么问的。再者,所谓金童玉女,能配得上洛千机的,自该是风度翩翩的金童少年,蒙鹤波怎么看都是一个莽夫,根本配不到一起。

    蒙鹤波则是斜眼,以眼神嘲弄这两个小家伙,什么俊男美女,金童玉女?那都是世人的幻想,遇到中意的女子,就该直言开口,才不会错过生命中的美丽。

    洛千机美眸闪烁,轻启红唇道:“蒙兄若想提亲,可前往东岭,若能过了东岭长辈那一关,我会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