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28章 独奏的条件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924272.html
    请东岭传人独奏一曲?

    酒楼各处,各大势力的天才武者面带冷意,皆是很不痛快。

    古往今来,东岭传人每到一处,都会邀请一处的绝世天才,以神曲奏之,这已是一个惯例,亦是一场盛会。

    对于世间武道天才来说,皆认为是莫大的机缘,能够受到邀请,亦是一种认可和荣幸。

    而青曦宗的一个门人,却想邀请洛千机,为青曦宗祁麟独奏一曲,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分了。

    诚然,在北域的霸主级势力中,青曦宗现在如日中天,青剑祁麟更是北域地界的地榜前五,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可是那又如何?在场的各大势力,也不乏霸主级势力,单是圣城之中,赤阳门、北寒门就不弱于青曦宗,凭什么青曦宗想获此特例,是想藐视北域其他天才吗?

    还是说,青曦宗自认,自身即将步入一品势力,真正能够称雄北域,再无抗手?

    事实上,青曦宗距离一品势力的层次,还相差很远,唯有当初的北域神城,麾下盖世强者云集,神城之主君临北域,才能称之为一品势力。

    “呵呵,为青曦宗祁麟独奏一曲?三年前,我与祁麟一战,他在三千招之外,才险胜我一招。他有什么资格,让千机小姐为他独奏?”

    说话的是圣城【转宇门】年轻一辈第一人·陈研燃,转宇门虽不是二品霸主级势力,但是,却出了一个绝世天才陈研燃。

    在场人群都知晓,三年前,祁麟与陈研燃一战,激斗至三千招之外,祁麟才险胜一招,由此确定了两者的北域地榜排名。

    许多人纷纷附和,祁麟固然惊才绝艳,但又不是北域年轻一辈无敌,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格让洛千机为其独奏?

    “哼!祁麟他很了不起吗?让他到圣城来,与我过上两招。”

    蒙鹤波咧嘴,露出森白牙齿,散发如火山喷发般的气机。青剑祁麟和他分列北域地榜第三、第四,蒙鹤波一直想与祁麟战上一场,分出地榜牌排名的先后。

    谁知道蒙鹤波还没约战,青曦宗的一个嚣张门人就跳了出来,要洛千机为祁麟独奏。

    此时,三楼上也传出冷哼,有老一辈强者发话,斥责青曦宗这门人大言不惭。

    “东岭传人,向来没有为人独奏的先例。”洛千机秀眉微颦,说道。

    咯吱!

    那个雅间的门打开,祁羽率先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个少年,十六七岁的年纪,却是气势凌厉,如出鞘宝剑般锐气逼人。

    “东岭传人真没有为人独奏的先例吗?我听到的传闻,可不是这样。”那青曦宗少年开口,咄咄逼人,刚才放话的也是他。

    “确实没有先例。”洛千机秀眉皱起,她有些不悦。

    “泉杰,不得无礼!”祁羽喝斥一声,拱手道:“洛小姐,这是我师弟祝泉杰,他少不更事,说话心直口快,你不要见怪。”

    闻言,洛千机神色淡淡,没有言语。

    在场人群的脸色更加难看,说话心直口快?也即是说,青曦宗这小屁孩刚才说的话,你祁羽也认同?真是大言不惭。

    一时间,各大势力的绝世天才们皆是冷笑不已,青曦宗出了一个青剑祁麟,整个门下弟子却是越来越骄狂了,真以为数十年后,青曦宗能凭借一个青剑,凌驾其他霸主级势力之上?

    “洛小姐,我曾听闻,东岭也有特例,会为人独奏一曲。只要此人能够一域同阶无敌,就有此资格,这传闻是否属实?”祁羽拱手,矜持笑道。

    酒楼中的众人都是一惊,只要一域中同阶无敌,就能聆听神曲独奏?这样的传闻从未听过。

    “祁麟兄是否能够北域同阶无敌,尚未可知,需要来此一见,才能知晓。”洛千机开口道。

    她这样的回答,等于间接承认了这个事实。

    在场诸多天才皆是心跳加速,若能聆听神曲独奏,是否会有更大的好处?或者说,聆听的神曲,与刚才的并非是同一首?又或是说,这是跻入天榜的一个契机……

    许多人脑海中转悠着各种念头,他们都充满了渴望,若能让洛千机独奏一曲,恐怕堪比一场旷世机缘。

    “我兄长如今在北域,确实已是同阶无敌,洛小姐只需前往青曦宗,便知我所言非虚。”祁羽这般说道。

    砰砰砰……

    二楼的一个个雅间,房门一扇扇洞开,这些冰钢石制成的房门皆是布满裂痕,可以想见推门的这些人力道有多么可怕。

    这些人,皆是西域、北域二品势力的绝世天才,乃是各自势力的骄子,如何受得了祁羽的言辞。

    “祁羽,你给老子闭嘴!吹牛皮谁不会,你说祁麟在北域同阶无敌,就真的无敌了吗?让他滚过来,与老子一较高下,能百招内战胜老子,就算他同阶无敌!”

    蒙鹤波怒发冲冠,隔空点指祁羽的鼻子,像骂儿子一样喝斥。

    祁羽脸色一冷,他在青曦宗的身份贵不可言,比之蒙鹤波在【赤阳门】的地位,并不逊色多少。被蒙鹤波指着鼻子怒骂,令祁羽心中怒火翻腾。

    “什么,北域无敌?本狐大人当初,也不敢说在妖族能够同阶无敌,这个祁麟真是狂翻天了,青曦宗,祁羽,哼哼……”

    银澄从神曲的余韵中清醒过来,乍一听到这番话语,顿时也怒了,它是狐族数千年难得一遇的盖世天才,也不敢自称在妖族能够同阶无敌。

    祁羽却敢为他兄长这般吹嘘,这脸皮真是长到屁股上了,不堪入目。

    “同阶无敌,纵观大陆五域,还没人敢夸这样的海口。我此次前来北域,算是长了见识,你们北域的人牛皮吹破天,原来连眼睛都不睁的。”说话的是一个黑金劲装的青年,目光如电,身上翻腾的气血之盛,犹如一头上古凶兽般炽烈。

    在场人群认得,这是西域一个庞大势力的传人,身上流淌着纯净的古兽王血脉,修为堪比天境巅峰,真正的战力更是可战武道王者。

    “我青曦宗的门人,向来不会说虚言。若是三年前,我兄长自不敢称同阶无敌,但是士别三日,都要刮目相看。何况是三年呢?相信一时三刻后,诸位就能明白,我所言非虚。”祁羽淡淡开口,笑得依然很矜持。

    那笑容看起来非常可恶,尤其是冬东咚目睹过西翎主城之战,对于这家伙非常痛恨,恨不得冲出去,一拳将祁羽的笑容打烂。

    此时,【冰仙醉酒居】中许多人意识到不对,祁羽敢当着这么多势力的面前,夸口祁麟在北域已是同阶无敌,必定是有所依仗。

    一些人小声议论,询问青剑祁麟这段时间,是否有什么惊人的战绩?

    酒楼中有些安静,人群不再言语,静静等待,看看一时三刻后,到底有什么惊人消息传来。

    片刻后,远处天空浮现一只只飞禽,那是各大势力豢养的信使。

    冰湖的八座雪桥上,飞奔来一道道身影,接踵而至,带来一个震撼的消息。

    两天前,青剑祁麟远赴北域边境,剿灭那里的妖族大盗,与妖族三大绝世强者交锋,以一己之力,尽诛敌寇。

    这三大绝世强者,有两名是王者境初期,另一名是王者境中期的大高手。

    这个消息,震得酒楼中人群纷纷色变,有些人甚至拿捏不住杯子,哐铛铛……,不时传出酒杯坠地的声响。

    以一己之力,尽斩妖族三大武道王者,这样的战绩,在北域年轻一辈,已经数百年来的第一人。

    事实上,不仅在北域,即便是西域的年轻一辈,也无人能够有此惊世骇俗的战绩。

    “青剑祁麟,难道已经跻身武道王者的境界?”有人想到这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