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30章 战地境无敌
    青曦宗祝泉杰,指名挑战圣城运道奇人?

    在场人群一呆,旋即明白过来,青曦宗这是在报复。前几日在【玲珑奇宝】殿,祁羽在赌局中损失惨重,这是要找回场子。

    只是,这样的用心着实令人不耻,这位运道奇人运气如鸿,但是武道实力却是不显。

    从修为上看,运道奇人是地境后期的强者,确是称得上武道天才,但比不上祝泉杰这样的不世天才。

    祝泉杰这样邀战,分明是存心刁难,并要打击【赤阳门】的威望。

    一些有心人更是猜测,青曦宗这番举动,恐怕是暗中与北寒门有联合,达成了协议。这段时间,这两大宗门走的很近。

    “王小友,这是我圣城之事,你是西域中人,不用搀和。”三楼中,传来赤阳门门主蒙炎的声音,他唤着秦墨的化名,要制止这场交锋。

    “王兄弟,你……”单炀豪张口欲喊,忽然想起在赤阳谷中粉碎的竹楼,话到嘴边,则又缩回了肚子里。

    蒙鹤波则是面无表情,赤红脸庞看不出喜怒,但在旁人看来,蒙鹤波恐怕是怒到了极点,如同一个一触即爆的火药桶。

    此时,秦墨已经下场,站在一楼大厅,与祝泉杰相对。他笑着谈及,此来圣城,也存着与北域绝顶天才切磋之心,正好趁此机会,领教青曦宗的绝世武学。

    这个时候,北寒门数位大高手出面,其中还有一位太上长老,乃是武圣巅峰的绝世强者。

    这数位绝世强者占据大厅四角,言称是维持秩序,以防有人干扰这场战斗。

    “年轻人,就该多与同辈强者切磋,才能有所进步。运气总有用尽之时,自身强大的实力才是根本。”北寒门这位太上长老抚须说道。

    秦墨躬身行礼,表示受教,感谢这位前辈的教诲。并坦言,他也是这样想的,天道有循环,运气总有尽时,他想要尽快提升自身的实力。

    见秦墨如此说,在场许多人即便有心阻战,也不好再出面。只能摇头叹息,这运道奇人还是太年轻,分不清善恶美丑,以祝泉杰刚才的出手狠辣,运道奇人不死也要脱上几层皮。

    “说的好。既是运道奇人如此说,我自要尽心演绎宗门绝学,让你不虚此行。”祝泉杰笑了起来,透着一丝狰狞。

    “还请青曦宗高足指教。”秦墨拱手回礼,态度很诚恳。

    不远处,祁羽与祝泉杰交换眼神,前者点了点头,嘴角翘起,浮现一丝冰冷杀意。

    “嗡”!

    祝泉杰率先出手,一声低喝,袖中弹出一柄晶莹长剑,刷得一阵轻鸣,剑华展开,如夜空月陨,苍澜大地一片凄凉。

    那剑光如此凄美,又充满无边杀机,将秦墨笼罩在里面。

    这一式,正是【六玄天剑】的第一式【苍澜剑陨】,祝泉杰毫不保留,第一招就用上了杀招,并灌注了十成功力。

    这剑光太炫目,化为光幕般的雾丝,如月华泄地一般,覆盖了整个一楼大厅。

    人群纷纷色变,祝泉杰太狠了,这一剑比之刚才的拳剑,强盛何止十倍,分明是要运道奇人的命。

    也有一些人很震撼,这一剑展现了祝泉杰的真正实力,确是惊才绝艳,将【六玄天剑】第一式修至大成。单凭这一式剑技,北域地境的年轻人中,恐怕真找不出一人是其对手。

    洛千机美眸连闪,有一些担忧,秦墨给她的感觉很奇怪,总觉得这少年藏得很深,能够在神曲中保持清醒,必定有着非凡之处。但是,面对祝泉杰这样的对手,洛千机担心秦墨接不下这一剑。

    “呵呵,单以剑式而论,这一式【苍澜剑陨】比祁羽使得还好。”秦墨暗中笑着。

    不过,秦墨心中毫无波澜起伏,一直以来,他经常是跨越五六个境界,与敌手交战。斗战圣体,本身就远古最强大的战体之一,不断创造越阶挑战的传奇战绩。

    面对同阶的敌人,秦墨早已竖立无敌的信心,他心目的对手,从来没有同阶的存在。

    “轰!”

    在剑光乍起的同时,秦墨身躯一动,一步踏出,无数奇异的纹路浮现,犹如是上古神秘的祭文,他的足部如笼神光,踏足之间,地动山摇。

    这是经过变化的【麒麟踏瑞】,收敛瑞气,只以天地之力轰击对手。

    其威力,却是一样的惊天动地!

    这一瞬间,【冰仙醉酒居】中所有人都产生了错觉,只觉这个瘦削少年的身躯迅速暴涨,化为一头遮天蔽日的凶兽,踏着山岳般的巨足,一脚踩了下来。

    在这样震撼的一脚面前,一切的技巧,一切的锋锐剑光,都失去了色彩,完全抵挡不住这样的威势。

    前方,如月华般的剑光崩碎,祝泉杰脸色大变,竭尽全力持剑,想要抽身而退。却是漫天的阵纹笼罩过来,化为一张无形之网,缠在晶莹长剑上,让他难以后撤。

    砰!

    【苍澜月陨】的剑光碎尽,晶莹长剑倒飞出去,钉在门梁上,剑身剧烈颤抖不止。

    祝泉杰持剑的手腕裂开一个大口子,腕骨清晰可见,甚至能看到剧烈跳动的血管。

    然而,秦墨踏出的这一脚,却仅是踏出了一半,脚掌落下,如一座山岳压了下去。

    噗!

    一只脚板踏在祝泉杰的俊脸上,将之踏翻在地,冰屑飞扬,冰钢石铸成的地面,出现一个人形的大坑。

    秦墨踏着脚,踩在祝泉杰脸上,脚板来回摩擦,不时传出骨骼咯吱作响的声音,仿佛下一刻,祝泉杰的头颅就会像西瓜一样被踏碎。

    这一刻,现场鸦雀无声,人群的眼睛皆是失去焦距,仿佛一瞬间失明了。祝泉杰被人一脚踏倒,【苍澜月陨】的绝世剑技被瞬间破去,这情景着实有些虚幻,让人怀疑其真实性。

    而后,整个【冰仙醉酒居】一片哗然,一片片惊呼声响起,人们的嗓子不受控制,发出惊愕呼声。

    祝泉杰之前一战展现的实力,乃是有目共睹,许多人甚至断言,十年之后,此子会继祁麟之后,成为青曦宗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亦是北域地榜前十的有力争夺者。

    这个评价,可谓是极高。

    可是,一转眼,祝泉杰就落败了,被人踩在地上,一只脚板还在其脑袋上摩擦。

    咔嚓!

    秦墨脚踩着祝泉杰的脑袋,而后脚步下移,对着其胸骨狠狠踩动,瞬间震碎了胸骨,发出令人磨牙的骨骼碎裂声。

    顿时,祝泉杰再也忍受不了,嘶吼不已,这种碎骨之痛直入心中,让他差点晕厥过去。

    “住手!你这外来的小子,快点滚开!”青曦宗一名长老怒喝,翻掌拍出,直袭秦墨。

    同时,北寒门的那位太上长老也是出手,屈指一弹,一道匹练指劲射出,无声无息,袭向秦墨的背心要害。

    轰隆!

    整座酒楼忽然抖动,一股强绝于世的气势爆发,震得虚空寸寸龟裂,一道道赤红漩涡出现,震得青曦宗、北寒门的强者纷纷倒退。

    “怎么?这一战尚未结束,你们青曦宗、北寒门就要出手干扰。当我们在座的都不存在吗?刚才姓祝的这小畜生施展绝杀剑技,我们都没出手,现在,你们这些家伙,都给我乖乖看着。”蒙炎的声音响起,在空间中震荡。

    一霎那,酒楼中射出一道道目光,如惊雷疾电,刺在青曦宗、北寒门强者们的脊梁骨上。

    青曦、北寒两大势力的众强者心中一凉,知晓刚才的一番作为,得罪了在座大部分的势力,若是在有异动,恐怕会惹来盖世强者的出手。

    “抱歉!青曦宗的这位,忘了告诉你。我从跻身宗师境以来,同阶中从无人是我三合之将,本以为你至少能挡我一招。想不到,同阶无三合的战绩,还是无人打破呢。实是抱歉的很,太高估你的实力了。”

    秦墨笑得很真诚,非常诚恳的说出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