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31章 直接踩死
    可是,落在祝泉杰耳边,却是充满了无情的嘲弄。刚才,他还豪言,整个北域的地境强者中,无人是其对手,现在,却被一个地境武者一脚踏倒在地。

    这样的耻辱,令祝泉杰急怒攻心,差点气晕过去。

    二楼,单炀豪嘴角浮现一丝笑容,眼中则有着惊奇,之前在赤阳谷竹楼发生的战斗,他并未亲见,无法揣测秦墨的真正实力。

    不过,单炀豪心中有种感觉,这位王兄弟的天资之高,绝对不逊色于他,绝对是地境中近乎无敌的存在。

    想不到,秦墨展现的战力之强,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旁边,蒙鹤波脸庞抽搐,拼命忍着笑,令他面容看起来很扭曲。

    冬东咚、黑棍则是眉飞色舞,毫不掩饰的放声大笑,早就看祝泉杰不爽,这个嚣张的小子终于蹦跶不起来了。

    从秦墨出脚的那一刹那,蒙鹤波就想放声大笑,青曦宗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这位王兄弟才是真正的地境无敌。

    远处,洛千机红唇微微张开,呈现一个无比诱人的形状,她眼眸跳动异彩,充满了惊奇。从数天前,在【玲珑奇宝】殿的赌局,到刚才的聆听神曲,再到这一战的结果,这少年带给她太多的意外。

    “能够清醒的聆听神曲,这少年才是地境修为而已,难道说,他是……”洛千机喃喃低语,声音渐渐微不可闻。

    此时,就听祁羽怒喝,道:“小子,快放开我泉杰师弟,你刚伤我青曦宗门人,不想活了吗?”

    见到祝泉杰受伤,祁羽又惊又怒,再难保持矜持笑容。祝泉杰乃是青曦宗一位太上护法的爱徒,地位尊崇,并不比祁羽逊色多少,若是在此出现意外,祁羽也要受到责罚。

    “臭小子,你敢伤我,我师傅绝不会放过你!”祝泉杰也是破口大骂,不堪被人这样踩踏。

    砰!

    忽然,一股森寒杀气蔓延,犹如北寒冰原最深处的酷寒,席卷整个酒楼。秦墨黑发狂舞,杀机毕露,那森然的杀气肉眼都可看到。

    在场许多人暗呼糟糕,祝泉杰在青曦宗真是被宠溺惯了,在这样的处境中,还敢出言威胁对手。

    这位运道奇人战力如此之强,乃是不世出的武道奇才,惊才绝艳,又岂会受这种威胁,恐怕当场要下杀手。

    一声闷响,秦墨脚下瑞光一闪,将祝泉杰直接踏为肉泥,死得不能再死。

    “敢威胁我?我倒要看看你们青曦宗的一宗三无敌,到底有多么无敌!”

    秦墨伫立大厅中,脚下是一滩烂泥血肉,他却是俊秀少年,清秀稚嫩,这情景如此诡异,令人心中直冒寒意。

    呼呼呼……

    秦墨胸膛滋生战意,越来越炽烈,刚才聆听神曲还不觉什么,现在一战之后,只觉心中战意无法抑制,如同喷发的火山一般,需要找到一个宣泄口。

    此时,秦墨也不清楚,这到底是神曲之故,还是窥及斗战圣体的第七层壁障,才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秦墨现在只求一对手,痛快一战。

    “我自宗师境以来,从来是跨越一个大境界挑战,姓祁的,滚过来一战!”秦墨指着祁羽,喝斥道。

    一时间,在场人群皆是震惊莫名,这少年一招击溃祝泉杰也就算了。竟还放言,要挑战祁羽,这可是一名逆命境强者,实力在同阶之中,难逢敌手。

    事实上,在场的一些大势力高层,已是得到消息,青曦宗所谓的一宗三无敌,指得就是地境祝泉杰,逆命境祁羽,还有青剑祁麟。

    这三个年轻天才,如今是青曦宗的三位骄子,被青曦宗寄托厚望,将来要执掌一方牛耳的绝世天才。

    现在,秦墨一脚踏死祝泉杰,又要挑战祁羽,这是脑袋充血,被战意蒙蔽了双眼吗?

    “王小友,不要胡闹,快回来!”蒙炎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于秦墨这少年,赤阳门门主一直很欣赏,否则,以一位武尊的身份,也不会三番两次,让其子邀请秦墨加入赤阳门。

    此刻,秦墨展露惊人战力,在地境近乎无敌,更是引动蒙炎的爱才之心,不想这个奇才有所闪失。

    轰!

    三楼的一个贵宾房间里,冰冷刺骨的寒气涌动,笼罩了整个【冰仙醉酒居】,冰钢石的地面、墙壁都覆上了一层冰霜。

    一个冰凰的虚影出现,占据了虚空,气机强大绝伦,似要将这个酒楼湮没。

    在座众人皆是身体僵直,惊骇不已,这股寒气太可怕。即使是武道王者,也是感到吃不消,四肢都有些僵直。

    北寒门门主!?

    圣城的许多强者骇然,知晓这人的身份,正是北寒门的门主,与赤阳门蒙炎并称,乃是圣城的两位盖世强者之一。

    “蒙炎,小辈之间提出邀战,你身为前辈,何必要阻挠?况且,青曦宗的门下弟子,乃是我北寒门的贵客,一位青曦宗弟子死在圣城,本座总要给青曦宗一个交代。”北寒门门主缓缓说道,其声音如冰,听都人们心中发寒。

    “哼!这位王小友是我赤阳门的贵客,年轻人容易冲动,我身为长辈,自是有责任把他拉回来。你唐奉尘若有不满,尽管找我来,青曦宗若有不满,本座也一并担下。王小友,你回来!”

    蒙炎断然开口,掷地有声,令秦墨心中感激,这是一位长者,让人尊敬。

    “蒙门主,多谢厚爱!晚辈自有分寸。”秦墨对着三楼,遥遥行礼致谢。

    “你这小子……”蒙炎不禁气结。

    砰!

    剑吟如雷,祁羽身形一动,已是出现在场中,他手持一柄长剑,面容冰冷,杀机四溢。

    祝泉杰在这里,被人一脚踩死,令祁羽暴怒不已,此次返回宗门,就算有其兄、其祖的庇佑,也是逃不脱一番严惩。想要减轻责罚,唯有手刃这少年。

    想及数天前,在【玲珑奇宝】殿损失的数件神物,祁羽心中杀机翻腾,无法自抑。

    “小混蛋,同辈切磋,你却下次杀手!其心恶毒如蛇,手段狠辣如魔,将来必是一个祸害,我今日先诛杀了你,将祸害扼杀在摇篮中!”祁羽森然道,周身剑气,气势迅速攀升至巅峰。

    秦墨很平静,半年多前,他就见识过祁羽的丑恶言行,若非当日顾忌西城、宗门、亲人、友人的安危,他早就下杀手,将祁羽置于死地。

    面对比半年多前凌厉许多的剑意,秦墨没有再说什么,双足踏开,摆出一个奇异的架势,正是【麒麟踏瑞】的起势。

    半年前的那场交锋,今日要在这里落幕!

    周围,青曦宗、北寒门等强者冷笑,祁羽在半年前的一场交锋中失利后,便被关在青曦宗,进行一场炼狱般的修炼。现在的祁羽,已是逆命境后期,真正战力在同阶中几无敌手。

    青曦宗此次这般高调,正是有祁麟、祁羽两兄弟,还有祝泉杰,三个年轻天才在各自境界中几近无敌,是青曦宗自傲的资本。

    一个地境武者,就算在地境无敌又如何?妄想跨越一个大境界,挑战逆命境的无敌天才,与以卵击石有何区别?

    “杀我青曦宗不世天才,老夫要将此子的头颅斩下,拿去喂狗!”青曦宗一个长老低沉自语。

    嗡!

    祁羽已是出剑了,剑光一闪,漫天月华纷飞,化为一轮明月,盖压下来,仿佛银月陨落,大地一片凄绝。剑吟之中,有着莫名之音飘荡,震动虚空。

    这一式【苍澜月陨】,真正达到了大成,比之半年多前,祁羽的剑技精进太多,判若两人。

    轰!

    秦墨在一只脚踏出之时,忽然收回脚步,运转【暴体天功】,灌注双臂,纯以肉身,连续轰出九拳。

    拳劲如排山倒海,轰击虚空之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一圈圈的虚空涟漪扩散,与这记绝艳剑华碰撞,顿时,整个大厅被气劲湮没,若非有强大阵纹护持,这里立刻就崩碎了,一切有形之物都会泯灭,什么都不会留下。

    一声闷响,漫天光华散落,两个身影出现,秦墨倒飞出去,身形在半空一转,落在地上,除去双袖布满剑痕,并无损伤。

    祁羽身形一动,如浮光掠影,出现在大厅另一端。

    “竟能挡住大成的【苍澜月陨】?”祁羽眼中迸射奇光,有着难以置信,以及森寒无比的杀意。

    一个地境后期武者,能以一双拳头,九拳之间,化解逆命境剑手使出的【苍澜月陨】。这样的事情骇人听闻,这样的少年天才,若是成长起来,必成一代武雄,会成为青曦宗的大敌。

    嗡!

    祁羽毫不迟疑,再次出剑,剑鸣震天,一道道剑光宛如山岳,封闭虚空,形成一片奇异可怕的场域,置身其中,仿佛是陷入剑之泥潭,下一刻就会被绞成粉碎。

    【剑傲森罗】!

    【六玄天剑】第二式,时隔半年多,祁羽在这一式上的造诣,也达到了大成的境界。

    不仅如此,剑式再变,森罗如狱的场域中,一轮凄诡银月从天而降,似要将这片场域碾成粉碎。

    【六玄天剑】,两式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