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33章 溅血冰湖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939651.html
    咔嚓!

    秦墨手掌用力,祁羽的颈脖在其手掌中变形,拉长,仿佛是一只鸡被掐着脖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逆命境强者的肉身,在秦墨的变态力量面前,根本如纸糊的一样,只需稍稍用力,仿佛就能捏碎祁羽的脖子。

    “放开祁羽!小混蛋,你敢下杀手,青曦宗与你不死不休!”

    远处,青曦宗一众强者脸色骤变,他们真的慌乱了,先是祝泉杰陨落在此。若是祁羽也遭到不测,宗门两大盖世强者都会震怒,也会引来祁麟的敌视,他们返回宗门都要倒大霉。

    “小畜生,死!”

    祁羽忽然大吼,其嘴中冲出一道璀璨剑光,显化为一个身影,持剑斩落。

    这一瞬,整座大厅一片空明,一切事物的运转,都在这一道剑光中静止,只见一道青朦剑影疾掠,如天外青鸿,令人感到窒息。

    这一剑的威力,并不比刚才的【金极幻杀】强大,但是,剑意的层次却要胜过数筹。

    青剑祁麟的剑意!

    秦墨颈脖发寒,一瞬间明白过来,这是祁麟打入其弟体内的一道剑意,等于是青剑祁麟斩出的一剑。

    四周,许多强者瞪大眼睛,眼神似在这一剑中静止。在场不乏绝世强者,亦不乏绝世剑手,但是,却无人能挥出这一剑。

    “青曦宗的无上镇宗剑技!青剑祁麟看来练成了。”二楼,蒙鹤波脸色连变,他终于明白现在祁麟的实力如何。

    青曦宗的镇宗绝学有数种,却是有最强的一种剑技,除去青曦宗开宗立派的祖师之外,再无人练成。传闻,青曦宗名字的由来,也正是因为这种剑技而出。

    许久岁月之前,青曦宗开派之初,其开派祖师曾依仗这种剑术,纵横整个北域,未有敌手。那个时代,是北域群星闪耀的一个时期,各大势力皆有不世天才横空出世,却都败在青曦宗的开派祖师剑下。

    那是青曦宗最光辉的一段岁月,自那之后,这种剑技便再未有人练成。

    如今,祁麟修成这种无上剑技,难怪青曦宗如此高调,是笃定祁麟将来的武道成就,不逊色青曦宗的开派祖师,会为青曦宗带来一个兴盛时代。

    “这门剑技,再次出世,青曦宗是想冲击一品势力的层次吗?”一些老一辈强者很震惊,想到了许多,预感不久之后,北域的势力格局很可能发生剧变。

    “哼!”

    秦墨一声冷哼,双眸变幻,隐隐浮现一个“卐”字,这是他体内的剑魂之力受到触动,自主迎敌。

    刷!

    一道透明光华闪过,快到不可思议,犹如不存在的剑刃,与青朦剑光碰撞,瞬间将青剑光华斩成两段,并且去势不止,割下了祁羽的一只耳朵。

    祁羽凄厉嘶吼,感到耳部剧疼无比,痛彻心扉,这并非是断耳之痛那么简单,有一种恐怖而冰冷的毁灭剑气,直袭入体内,将他丹田瞬间绞成稀巴烂。

    砰!

    祁羽腹部破开一个洞,鲜血喷射而出,其中还有一些脏器,显是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

    “羽少……”

    青曦宗一众强者大吼,睚眦欲裂,祁羽丹田被破,武基尽毁,宗门这样一位绝世天才就这么被废了。

    “你们别不忿!”秦墨目光如电,扫射青曦宗一众强者,丢了一块牌子在地上。

    叮……,这是青曦宗的一块令牌,且是长老级人物才能持有。

    一双双眼睛看着这块令牌,许多人了然,皆是明白过来。难怪这位运道奇人如此狠辣,出手毫不留情,原来是青曦宗暗中派人,想对这少年不利。

    数天前,在【玲珑奇宝】殿的赌局,圣城早已人尽皆知,祁羽等许多人都损失惨重。只是,在场众人没有想到,祁羽竟会暗中派人,想要抢回这些神物,这等手段着实太不光彩。

    “这件令牌的由来,你们应该比我清楚。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夺我宝物不成,现在是该还债的时候了。”

    秦墨冷笑,转头看向祁羽,目光冷冽如冰。

    轰隆!

    一片炽烈火光升腾,将秦墨笼罩在中,这是【青焰琉璃火】所化的地焱之火,阵纹自生,其他人想闯进来,要耗费一番功夫。

    此时,秦墨抬头,他面容缓缓发生变化,露出一丝真容。

    “你……”祁羽眼睛霍然圆睁,他难以置信,将自己击溃的人,竟是西翎主城的那个乡巴佬剑手。

    这才多久,短短半年多而已,祁羽这段期间,修为突飞猛进,他本来还想着,在过一年半载,就前往西翎主城,将秦墨狠狠击溃,狠狠羞辱,并凌迟处死,才能一泄心头之恨。

    却是想不到,竟会在圣城,【冰仙醉酒居】中,再次与秦墨相遇。这少年甚至没有用剑技,就彻底击溃了自己,这个事实祁羽无法接受。

    “羽少,我很期待,你兄长祁麟来复仇的那一天!”秦墨笑了起来。

    这笑容落在祁羽眼中,如同恶魔般可怕,他意识到不妙,这少年显出真容,分明是存着灭口之心。

    “不……”

    一声惨呼,而后戛然而止,祁羽的脖子直接被捏断,头颅掉落下来,在半空中,又被秦墨踢了一脚,如一个西瓜般粉碎,白花花的脑浆四处飞溅。

    秦墨又轰出一拳,直接将祁羽的身躯轰成碎末,没有一块是成形的,地上的血肉尚在微微蠕动,这是逆命境强者超强的生命力的体现。

    一时间,所有人呆住了,祁羽死了?这可是青剑祁麟的弟弟,就这么被人捏断头颅,踢碎了脑袋,轰碎了身躯。全身连一块完整的都没留下来。

    并且,这少年还很清楚祁羽的跟脚,竟还如此狠绝,下手毫不留情。

    “啊……”

    青曦宗一众强者癫狂了,纷纷冲上前,想将秦墨袭杀。

    砰!

    一只赤红手掌拍落,将青曦宗众强者全部拍飞,赤阳门门主蒙炎的身影在三楼出现,俯视下方,狂暴霸绝的气势如岩浆般涌动。

    “刚才的小辈交锋,本座没有插手,怎么?你们青曦宗还想聚众行凶不成,在圣城,在赤阳谷内,派人袭杀本座的贵客。呵呵,青曦宗,本座会和你们宗主好好谈一谈,让那老东西给本座一个交代!”

    蒙炎低沉冷笑,双眸如火,有着两团太阳般的火轮在转动,气势冲天,覆盖了整个冰湖。

    呼、呼……,冰湖上多出冒起火焰,一朵朵冰莲都被焚毁。冰湖上,缕缕清香弥漫,这是冰莲子烤熟的香气。

    这样的威势太可怕,在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武尊强者的气势实在恐怖,如同山岳崩裂一般,让人仿佛在面对一场天灾。

    在场一些绝世强者脸色骤变,有着深深的恐惧,武至天境之后,才能真正体会到,武道尊者是多么可怕。

    武道尊者,将天地之力纳入体内,不断压缩,出现一种质变,形成比罡气更可怕的力量,即是真罡。

    真罡之力,乃是武道尊者掌握的最可怕的力量,对于境界下位者,能够形成最直接的压制,这才是武道尊者无比恐怖,而又不可战胜的地方。

    突然,一股寒气弥漫,交织于空,化为漫天雪花飘落,将蒙炎的赤阳真罡湮灭。

    “蒙炎门主,你这般咄咄逼人,又是为何?祝泉杰、祁羽,皆是我北寒门的贵客,王姓此子却将他们悉数击杀。本座还为问此子之罪责,你又发什么火气?”三楼上,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同辈较技,生死由命。你这老家伙,有什么资格问罪王小友?你给本座闭嘴,不服气,咱们今日就打过一场,让赤阳门、北寒门分出一个高下来!”蒙炎狂笑不已,瞪眼直接邀战。

    “老爹,好样的!干死北寒门这帮孙子!”蒙鹤波嗷嗷叫唤,恨不得当场开战。

    在场众人头皮发麻,早就听闻,赤阳门门主,还有其子,皆是两个战斗疯子,往往不会和人讲道理,一切都是血战一场,胜者说话。

    可以说,赤阳门有如今的盛况,与北寒门分庭抗礼,蒙炎是其中的最大功臣。

    “不会真要打吧?”

    “两大二品势力全面开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人群忐忑不安,北寒门、赤阳门若是开战,那整个圣城就乱套了,也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

    二品势力,可是比镇天国要强大得多的庞然大物,相当于两个庞大王朝。

    这样一场战争,等于是两大王朝的交锋,无论胜败,都是无比残酷,会波及整个北域,甚至波及到毗邻的西域。